乐文小说网 > 女纨绔的逍遥人生 >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六章

        傅颜是被人用东西扫脸弄醒的,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着站在床前的顾瑾,笑了笑,几日未吃东西,一点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转了转头。

        “你怎的来了。”那声音很小,顾瑾低着头趴在床边才听到。

        “来看看你,昨日那些平日里玩的好的都来找我问你的情况,我跟他们说你没事了。”顾瑾轻声说道,深怕声音大了吓到她。

        “他们有心了,我都听说了,谢谢他们。”傅颜回来便听说了御书房众位大官齐齐求情的事,心中感动不已。

        “他们只想为你做点事,只要能帮点忙也好。”

        “我很欣慰。”傅颜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

        “你休息吧,我坐会就走。”顾瑾给她掖了掖被角。

        见她睡着了,顾瑾才脸色阴沉下来,三皇子太嚣张了,明目张胆的对付傅颜,简直未将自己这些人打在眼中。

        昨夜顾瑾收到红楼的消息,那个手上圆形纹身的人是三皇子府里的侍卫首领,平日里只在三皇子府里伺候,不怎么外出。

        傅昌平回到家,先去见了女儿,见她并无大碍,又才去书房,与儿子们商量事。

        “你妹妹定要我辞官,虽不知缘由,不过就近日发生的事来看,定是必须辞官才能保全傅家,今日进宫我已向圣上说明,圣上也同意考虑一下,年后应当会回应。”傅昌平神色有些沉重的说道。

        一想到女儿被关在牢里那几日自己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的感觉,傅昌平便想早点离的这是非之地远远的。

        “爹,若不然,我与二弟也一同辞官回乡,免得再有人找颜儿的麻烦。”傅家人并不知道傅颜并非表面那般无害,一直以为是自己几人害了她,却不知自她偷了武王爷的密信开始,到青州刺杀静王,再到边关,这一切都是别人连想都不敢想的事。

        “待圣上允了为父的请求时,为父再提起此事。”

        “是。”

        “既如此,你们先下去休息吧,顺便去看看你们妹妹醒了没。”

        顾宸现在只想傅颜一家远离是非之地,待他成就大业那日再将她迎回来。

        今日年节皇宫举行宴会,三品官员需携带家眷一同参加,傅母长年闭居家中,因着之前发生的事,傅颜本不想参加,可家中兄嫂却一定要自己去,季夏茉只道,吃食尽量别进口,尽量别一个人独自行动,无奈何只能硬着头皮去了皇宫参加宴会。

        季夏茉前几日为傅颜准备的襦裙因着去了监牢,已不能穿了,这次她又准备了两套,一套带着供她换。

        都是一模一样的样式,只颜色有一些差别,全是素色为主,淡青色的襦裙,夹杂着一些粉红色边,既不突兀,也不显眼,随意挽了个发髻,插着白玉发簪。

        虽穿越这个世界好几年了,以前来过几次都是半夜偷偷来的,也算将皇宫熟悉了几遍,正大光明的走进来还是第二次,第一次的经历让傅颜太深刻了,深刻的认识到了皇宫这个是非地能远离便远离。

        傅颜跟着季夏茉与父亲大哥二哥进宫后,傅昌平带着傅亦傅泉转道别的路上,傅颜与季夏茉前往慈安宫觐见皇后娘娘。

        到达慈安宫外时,已有好些各府参加宴会时见过的世家小姐,一个个站在外面等待着皇后的召见。

        傅颜带着季夏茉乖乖站在最后面等着传唤,不多时领着他们的女官走了出来,来到他们身边,“傅太师的家眷,皇后娘娘有请。”

        傅颜点了点头跟着季夏茉往慈安宫而去。

        慈安宫内部如梦里见过的一般无二,傅颜此前因年纪稍小,并未来过慈安宫,可是未见过的宫殿竟如同住过好几年般熟悉。

        那皇后娘娘坐着绣着凤凰的软塌,软榻后面是飘落在地的米白色纱帘,都是一样,只梦里的家具都是梨花木做的,而今日见得多是紫檀木的。

        皇后娘娘挽着凤飞髻,头戴凤冠,穿着大红色皇后宫装,端庄典雅的坐在凤塌上,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慈安宫内已坐了好些官家小姐,世家女子。

        傅颜进的慈安宫便跪拜下去,高呼,“傅太师之女傅颜拜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傅家傅季氏拜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都起来吧,地上凉。”皇后遣了身后宫女将二人扶了起来,给季夏茉赐了座,又让傅颜离得近些,拉着她的手,连连道,“真是个乖巧的姑娘,也不知何人有福气娶回家。”

        傅颜脸色绯红,只低头微笑,亦不接话,季夏茉微微一笑道,“此事已在商议了,待家中父母过了眼应是快要定下了。”

        “哦,好好。”皇后又拍了拍傅颜的手,这才放开她。

        傅颜陪着季夏茉在慈安宫坐了好一会,皇后才开口道,“你们这些小姑娘定是坐不住的,便出去到御花园玩玩吧,多结交些好姐妹。”

        好几位小姑娘都齐齐站起身来,给皇后福了礼,才施施然的离开,只坐在皇后近前的一位长的如明媚大方,打扮得体,坐姿端庄的姑娘未起身,傅颜跟着几位小姐身后往外走,刚出了慈安宫,那几位便议论起来了,“看见没,那就是永宁侯府的夏叶青,之前还说淹死了,结果还是活的好好的。”

        “可不是,我还以为自己定是有机会与太子殿下成亲的,现在只能等以后做个侧妃了。”一位世家小姐酸溜溜的说着。

        “你也不害臊,这话也能乱说。”旁边一个小姑娘捏了捏她的脸。

        “她怎的又活了?”一位小姐好奇的问道。

        “好似一口水呛在内里,最后呛出来了,家里找人看了,说要假死才能躲灾。”那人说的邪乎,可是傅颜知道,那是因为药效过了,而未下葬,若不然江澜早已带着一起浪迹天涯去了。

        傅颜想着心事,走着走着竟与那几位走散了,她也不想回头去寻,只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到处游荡,御花园湖水畔有一间房间,傅颜知道这样的房间都是皇上或者妃子用来歇脚用的,她转身正要离开,却被人擒住手腕,她反手手肘向着那人腹部击去,只听那人闷哼一声,虽已知道是他,可是傅颜并未手下留情,继续挣脱着。

        “你别动,我与你说几句就放开你。”他声音低低的,似不想被人发现,傅颜也不想被人发现,只轻轻扭动了两下。

        “我与你又不相识,有何可说的?”

        “我认识你,想跟你说两句话。”他拉着她往湖水畔的小屋里走去。

  https://www.lewen.cc/88/88298/356110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