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62

        ("穿成万人迷替身后我开始罢工");

        62

        顾濯眉眼冷冽,

        隐隐浮现薄戾。

        他抓着沈秋羽的手腕一路前行,全程沉默,

        一句话也没说。

        尽管这样,他也没有用很大力气禁锢对方,将力道控制在一个适合点。

        沈秋羽跟着他走了两步。

        他低头看看锢住自己的手,又看看前面的顾濯,后知后觉回过神,忙止住脚步喊停。

        “等等!你带我去哪儿?”

        话音未落。

        “咔哒”轻响一声。

        隔壁房间被门卡刷开。

        沈秋羽被顾濯直接拉进去,紧接着房门被合拢,

        光线被门板彻底隔绝。

        室内没插房卡,漆黑无比。

        空荡黑暗的房间内。

        视线受阻,其余感官会在静寂中被无限放大,

        变得格外敏锐,

        细微动静落在耳膜上,

        都相当清晰。

        沈秋羽闻到顾濯身上淡淡的薄荷气息。

        浅淡,

        不浓烈。

        很清爽干净。

        顾濯圈住他手腕的手没有松开,他稍微抽动,依然没有放开。

        什么意思?

        两人如此僵持半晌。

        沈秋羽不见顾濯刷卡开灯,舔舔唇瓣,

        在黑暗中望向的顾濯,

        疑惑问道:“怎么不开灯?”

        顾濯没说话。

        沈秋羽:“?”

        黑暗里他看不清顾濯的脸,

        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表情,又是不是还在生气。

        虽说他不明白顾濯生气的点在哪里,但他不想顾濯生气,也不想跟他绝交,跟顾濯绝交,那以后是真的就再也吃不上他做的饭菜。

        沈秋羽陷入沉思。

        他是不是应该大度点,

        哄哄顾戳戳?

        朋友间相互谦让,似乎更能维持两人间的友谊,总要有一方大度点。

        于是沈秋羽决定先让让顾濯,不跟他生气,况且本来就是小事。

        沈秋羽张口道:“阿戳,今晚——”

        嘴里陡然被塞进一颗巧克力豆。

        沈秋羽:“???”

        没等沈秋羽反应过来,接二连三被塞好几颗巧克力豆,嘴都快塞满合不拢,腮帮子也鼓起来。

        什么情况?最后一颗巧克力豆强行挤进唇瓣,沈秋羽把嘴闭紧,说什么也不吃,他现在嘴巴鼓得酸胀,真挤不下了。

        巧克力豆被唇温炙烤,渐渐融化,变得黏腻湿滑,在唇瓣滑来滑去,直至最后一点被抹开,冰凉指腹停在唇角,带着一丝冷淡的薄荷冷香。

        手指没有再动。

        沈秋羽嘴里的巧克力豆徐然融化,被他慢慢吞咽。

        咕咚。

        动静在静寂中格外明显。

        沈秋羽怕顾濯再给他塞巧克力豆,委屈巴巴地卖惨道:“阿戳,我嘴巴好酸。”

        停在嘴角的手指微微僵了瞬息。

        继而无意识地轻轻摩挲他的唇瓣,似乎带有安抚的意思,但力道却压得有点重,磨得沈秋羽感到一丝丝刺痛,忍不住去咬那根作祟的手指。

        嘴唇含住手指,齿尖抵在指背,制止它的一切举动。

        手指没有试图脱离唇齿,有点纵容的意思,沈秋羽发觉自己反应过激,不禁放轻咬合力,松开嘴,舌尖却无意间舔过被他咬出来的齿痕。

        这动作无端多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

        沈秋羽心脏快跳一拍。

        他下意识微抿唇瓣,火速后退。

        匆匆看了眼顾濯的方向,沈秋羽老脸微红,很不好意思,自己那举动好像在撩拨顾濯似的。

        他怎么可以去撩一个同为零的兄弟。

        沈秋羽立刻谴责自己的行为。

        他开始忏悔,“阿戳,对不起,我不该咬你,也不该舔你。”

        好像哪里不对劲??

        “不是,我的意思是舔你手指。”

        等等,好像更奇怪了??!

        沈秋羽接连改口,却感觉自己似乎越描越黑,干脆闭嘴不说了。

        顾濯仍然没说话。

        借着极佳的夜视能力,他低头看了眼自己冷白指背沾染的一抹水光。

        简直暧昧极了。

        那里仿佛残留着某人柔软舌尖的温度。

        黑暗中。

        那双黑眸愈发深沉。

        沈秋羽等不到顾濯开灯,皱眉去摸索他手里的房卡,想刷开壁灯。

        这里实在太暗。

        他一贯不喜欢特别暗的封闭环境,这会令他联想到那所破烂老旧、混杂着木屑霉臭的乡下福利院。

        那时候他不是常规乖小孩,院里大孩子欺负他首选方式就是关小黑屋。

        那间又臭又小的破屋子,老鼠乱窜。

        他很讨厌。

        顾濯抬手将房卡放入卡槽。

        室内霎时明亮,掩盖沈秋羽眼底一闪而过的晦暗。

        顾濯垂眸看了眼他,似乎发现了什么,餐巾纸拂过他眸梢薄红。

        沈秋羽:“?”

        随后。

        在他不解的眼神中,那只宽厚温凉的手掌轻轻覆在他双眼上。

        顾濯倾身靠近,又微微低下头,他线条优美的冷白下颚慢慢出现面前,隔着手背跟他靠得很近,好像要做什么。

        沈秋羽能明晰感受到他的灼热气息,那张冷白俊脸离他也越来越近,近到他以为顾濯要亲他,但却不是。

        顾濯只停留在他自己手背,轻轻挨了下,不知道做了什么,又很快站直身体,手掌也随之拿开。

        沈秋羽:“???”

        他到底做了什么?

        沈秋羽仰头看他,“你……”

        倏然。

        有张柔软餐巾纸落在唇角。

        帮他仔细擦拭那些巧克力渍,动作轻柔。

        沈秋羽把疑问揣回心底,转而问顾濯说:“……你消气没有?”

        这次顾濯回应了他。

        顾濯冷淡道:“没有。”

        语气虽然冷漠,但脸色却没那么冷。

        沈秋羽没注意到这个,他“啊”了声,颇为不满说:“你这还没消气啊,又是做那么超酸的菜整我,又让我吃那么多巧克力豆,你生气是不是有点废人。”

        沈秋羽又叭叭个没完,最后又问他:“那你要怎样才不生气?”

        顾濯说:“没想好。”

        沈秋羽小心翼翼道:“那个……你能不能不扣做饭次数?要是再扣就真没了,以后我都吃不到你做的饭了。”

        顾濯抬眸,“为什么吃不到?”

        沈秋羽:“?”

        沈秋羽懵逼脸:“做饭次数结束,我们饭友关系不是结束了么?”

        顾濯:“……”

        沈秋羽瞅着顾濯脸色,心说他这句话有错么,怎么感觉顾戳戳不是很高兴?

        沈秋羽喊了声“阿戳”。

        顾濯睇他,“我有说以后不给你做饭?”

        沈秋羽愣愣道:“那倒没有。”

        他说完又很快反应过来,高兴道:“以后做饭次数用完,你还会来我家里给我做饭?你没骗我?”

        顾濯唇角轻扬,“嗯,不骗你。”

        沈秋羽贼高兴跳起来抱他,双腿一下夹在顾濯腰上,没抱两秒,他猛地意识到这好像不妥,又飞快下来。

        沈秋羽有点不好意思,低头摸着自己鼻尖,就没注意到顾濯耳尖也是红的。

        沈秋羽说:“那说好了。”

        顾濯:“嗯。”

        沈秋羽高兴跑回房间。

        周钦琛阴沉着脸问他去哪里了,沈秋羽随便找借口糊弄,把他果断踢出自己房间,舒舒服服洗澡睡觉。

        门口。

        被赶出来的周钦琛满目阴鸷。

        *

        北城。

        拘留所。

        尖嘴猴腮的精瘦男人缩在角落,战战兢兢看着室外的冷肃男人。

        傅衡目光冰冷,慢慢敛回视线。

        旁边警官看了眼傅衡,说:“这人就是惯犯,平时就小偷小摸,没想到他居然敢做这种冒充的事。”

        傅衡不太想听这人的事。

        他默然打断对方,开始了解别的事。

        警官听他说完,帮他翻找了下电子资料,很快找出一张照片,以及履历。

        “你要找的应该是这个人。”

        “这年轻人应该是前不久跟着欢跃小区那边的业主过来做血样,他不是当地居民,在那边租房住,好像还带着个小孩子,是他弟弟。”

        警官侧身让开些,方便身后的傅衡看电脑屏幕。

        宽大的电脑屏幕上右上角有章寸照,赫然是沈秋羽那张脸,只是照片中的他看上去更青涩,似乎不到二十岁。

        警官在他阅览时,移动鼠标,帮助他看清楚信息。

        他先前看过这青年的少时经历,多少有点同情,如果他真能借此机会找到亲生父母,也是一桩好事。

        傅衡默然看完整篇资料,问了警官他家在欢跃小区哪栋楼多少号。

        警官原想陪同,方便整理案件,但傅衡希望他次日单独去,警官也没强求,赞同他的说法。

        傅衡走出拘留所大门,昂头看星空。

        看到对方那些详细履历,悲惨过去,他近乎能立刻确定他就是自己亲弟弟。

        长得像母亲,年龄对得上,dna也显示出有血缘关系。

        他隐隐不太想再验血样。

        这青年比他想象中要过得惨得多。

        傅衡沉沉叹了口气,拿手机播出一通越洋电话,那头很快接听。

        傅衡掌心在眉心揉按,慢慢开口。

        “顾濯,我有件事跟你说。”

        许久。

        傅衡挂断通话。

        他离开拘留所前去一所医院。

        医院距离拘留所不远,半小时抵达,他没让人跟着他进去,独自进入住院部。

        值班护士看见他,问他找谁。

        傅衡看了眼病房记录,指着屏幕上“沈富强”三个字。

        “我找他。”

        护士让他做登记。

        傅衡正写着时,护士睇了眼病房,问他说:“你是病人家属么?”

        傅衡抬眸看她一眼,没说话。

        护士当他承认,就继续说:“沈富强最近精神状态不太好,似乎受了什么刺激,你们要是有时间,带他去精神科看看,以免耽误病情,他情况不太好。”

        傅衡打断她的话:“签好了。”

        护士赶紧收拾起来,等她再抬头,那个冷峻帅哥已经不见了。

        傅衡径直进入病房内。

        从门口一路看过去,在倒数第二个床位看到沈富强,对方瘫得抠鼻歪斜,身前挂着汗巾,接那些流出来的唾液。

        他这副样子看上去属实凄惨。

        但傅衡目的不在这里,他想知道沈富强夫妻究竟是怎样把沈秋羽带到北城,又跟当年绑架案有没有关系。

        这些疑问,直至他看清沈富强长相。

        傅衡眉心渐渐紧蹙。

        这个沈富强,竟然是他父亲二十年前聘请的司机。

        成年人长相很难再有变化,哪怕过去几十年,眉眼依稀可辨当年模样,而沈富强也一样,何况他小时候见过他。

        但那时候沈富强根本不叫沈富强。

        他叫沈建。

        他不但从南城来北城,甚至过来后立刻改掉名字,这很难不让人怀疑他的用意,是不是在刻意躲避什么。

        傅衡眉头皱得更加厉害。

        他正打算让人查查沈富强这些年的行踪轨迹,沈富强忽然睁开眼醒来。

        沈富强慢慢恢复意识,陡然瞥见床尾站着的高个青年,看对方与沈秋羽眉眼有几分相似,瞬间以为是沈秋羽来看他了,脸色顿时一变。

        他张张满是口水的嘴巴,含糊不清地喊着:“……秋、秋羽来看爸、爸?”

        一句话他停顿好几次,磕磕巴巴说完。

        他现在迫切要留下沈秋羽,这里太难捱,身上痒死也没人挠,吃不饱穿不暖,还整天被隔壁床那个神经病掐。

        然而等沈富强真正看清那人长相,脸色刷地惨白,浑身抽搐着抖动,似乎见到极其恐惧的东西。

        “……傅、傅傅。”

        他根本说不清一句完整的话。

        如果傅衡先前还在质疑,那他现在几乎能肯定当年的事有沈富强参与,他如果不是头目,也该是其中一员,或者知情人员。

        傅衡面色沉静,立刻联系警方。

        *

        次日。

        他们从芬兰出发回国。

        机票依然是先从现在位置飞芬兰首都,再转机飞京城。

        到芬兰首都,他们按照时间登机。

        过安检时。

        沈秋羽忽然多看了后方那人两眼。

        他看长相应该是欧洲人,又高又壮,浑身腱子肉,穿了身比较显臃肿的黑色长款棉服,从头到脚裹得很严实。

        对方背着旅行包,不大,在不用办托运范围内,戴了顶鸭舌帽,平平无奇,原本没什么值得注意的。

        但沈秋羽发觉他的举止很奇怪,登机前不专注看自己乘坐那架飞机,却频繁压着帽檐打量四周巡警。

        就很奇怪。

        沈秋羽正看着,旁边周钦琛碰了下他手肘,“走了,在看什么?”

        沈秋羽“哦”了声,跟他从通道进机舱,顾濯并肩走在他身侧。

        顾濯问:“觉得他奇怪?”

        沈秋羽惊奇道:“你怎么知道?”

        他真的一度怀疑顾戳戳在他心底安装了监控。

        顾濯道:“猜的。”

        沈秋羽小声逼逼:“好准。”

        顾濯低笑一声。

        随后三人进入机舱。

        那名衣着黑色棉服的男人也跟着登机进入机舱。

        不多时。

        飞机起飞。

        作者有话要说:  秋崽:差点以为他要亲我哈哈哈哈

        顾戳戳:……

        秋崽:我这想法好奇怪,两个零亲亲有什么意思

        顾戳戳:……?

        2("穿成万人迷替身后我开始罢工");

  https://www.lewen.cc/88/88005/356760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