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61

        ("穿成万人迷替身后我开始**");

        61

        沈秋羽杏眼直愣愣看着顾濯。

        他手虚搭在顾濯额头,

        浅薄热度穿透薄薄皮肤,电筒微光勾勒出两人剪影,

        也衬顾濯那张冷白俊美的脸庞愈发精致。

        顾濯有一双极其漂亮的黑眸,沉静又神秘,格外秾丽,如隐匿在深海之下的漆黑宝石。

        而现在。

        这双阗黑如墨的眼睛凝视着他。

        眸底倒映出他的身影。

        目光沉炙。

        ……好像眼里只容得下他。

        室温渐渐上浮。

        沈秋羽脸颊不禁发烫,这突兀乍现的想法太不可思议,他怎么会觉得顾濯眼里只能看到他。

        这这这这这……太羞耻了!

        沈秋羽又羞又臊,飞快抽回手,

        却在付诸行动瞬间,被宽厚手掌锢住手腕。

        他神色微惊,立刻看向那只手。

        顾濯握住他手腕的力道不重,

        只是虚圈着,

        却让莫名他觉得那掌心滚烫如铁,

        烧得他满脸发烫。

        心脏也失去控制,

        在胸腔里砰砰乱跳,每跳动一下都有丝丝麻痒,像是细微电流顺着手腕爬过。

        “你你你你、你抓我手做什么?”

        沈秋羽瞪直杏眼,脸颊又红又烫,

        嘴里的话也因为紧张而磕磕巴巴。

        顾濯没说话。

        他手肘撑着支起身,

        倏然拉近两人距离,

        静静注视沈秋羽,目光细致描摹着眼前青年的轮廓。

        他脖颈颀长,弧度优美纤细,瓷白肌肤染上一层浅浅薄红,犹如镀着薄釉的白瓷器,待人描摹出精致的色彩。

        锐利喉结在浅薄皮肤下剧烈滚动。

        手掌渐渐放开,

        再抬起。

        他指腹轻柔擦过青年细腻雪白的脸颊。

        对方讶然地睁大杏眼,鸦羽似的浓密眼睫轻轻颤动。

        顾濯薄唇抿直,眸色渐暗。

        在指尖靠近瞬间。

        沈秋羽呼吸猛地滞住,不由攥紧双手。

        顾濯他要做什么?

        他是不是……

        然而。

        那只骨节漂亮的手越过他侧脸,在背后轻轻拉起毛毯盖在他肩膀上,细致地拢紧在他身前。

        沈秋羽:“???”

        顾濯声线微哑,“盖好。”

        沈秋羽“哦”了声,说了声谢谢,心底却莫名有点点失落。

        他以为顾濯想摸他脸。

        顾濯看他低头不说话,默然转开脸,给他递去两颗巧克力豆。

        “冷的话,先吃点补充热量。”

        沈秋羽接来塞嘴里,情绪不高的样子。

        顾濯也没说话。

        帐篷外寒风阵阵。

        帐篷内的暧昧温度倏然被吹散了。

        沈秋羽独自缩在边上吃巧克力豆,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思绪乱成麻花。

        虽说他觉得顾濯想摸他脸这事儿本身就挺不可思议,但顾濯伸手到半截怎么又不摸了,他是要摸还是不摸?

        顾濯到底什么意思啊?

        啊啊啊啊啊啊!

        烦**!

        沈秋羽幽怨瞪着旁边始作俑者。

        凭什么是他在这里疯狂纠结,而罪魁祸首顾某某却没事人一样!

        沈秋羽好气哦。

        他使劲朝顾濯飞眼刀。

        顾濯:“?”

        沈秋羽不是那种会藏心事的人。

        他暗自憋了老半天,实在没忍住,就出声喊住顾濯。

        顾濯偏头看他。

        沈秋羽一下卡带,“你你、你……”

        他深吸了口气,打算一鼓作气问出来。

        “你刚才到底是什么——”

        “omg!”

        “哇哦!”

        帐篷外突然爆发惊叫,伴随着大家的狂喜、欢呼、雀跃。

        沈秋羽后半截话登时被嘈杂声覆盖。

        这片区不止沈秋羽他们扎营等极光,有不少人组团扎帐篷,大家都等着今夜的“狐狸之火”。

        欢呼声夹杂着各国语言,沈秋羽猛地听清,瞬间把问顾濯的事抛之脑后,一把撩开帐篷门帘,惊喜望向苍穹。

        皓月星空。

        极其绚烂缤纷的美丽极光以震撼人心地姿势现身,华丽光幕横过天际,犹如卷轴画卷,在黎明破晓前夕展开,明亮整片黑暗夜空。

        那是一种非常强烈且震撼的美。

        是自然馈赠。

        茫茫雪地。

        极度静怡极度黑暗中,极光变化着点亮漆黑夜幕,色彩时时在变。

        沈秋羽:“!!!”

        他立刻把顾濯拽出来,满脸欣喜道:“阿戳,我们等到了!真的是极光,真好看,跟画似的。”

        顾濯在他身边站定,转眸望向沈秋羽。

        沈秋羽明艳眉眼全是惊喜,极光映在他眸底,亮得像宝石,他雪白脸颊也晕出两颗甜甜梨涡,很可爱。

        沈秋羽转头想说什么。

        忽然撞见顾濯正看着他,他眸光很深很沉,仿佛攒动着极其茂盛的情绪。

        光是对视一眼,沈秋羽立刻就有种被可怕野兽盯上的感觉。

        “……顾戳戳?”

        沈秋羽抿着唇看他。

        顾濯敛回视线,低声“嗯”了声。

        沈秋羽舔舔嘴唇,继续看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他一把牵住顾濯的手。

        顾濯下意识抽动。

        沈秋羽紧紧拽着不松手。

        顾濯皱眉睨他,没什么表情,但沈秋羽知道他没生气。

        沈秋羽赧然地摸了下鼻尖,把顾濯手掌慢慢按在自己脸颊,眼睛亮亮道:“我知道我脸好看,你想摸就摸吧,我很大方,不跟你生气,谁让咱俩是好兄弟。”

        顾濯:“……”

        许久。

        顾濯压直唇角,轻嗤道:“只要是你好兄弟就能摸你脸?你也不生气?”

        沈秋羽:“啊这……”

        倒也不是什么好兄弟都能摸他脸,他也是要看人啊。

        没等沈秋羽开口说话。

        顾濯神色冷淡道:“我明白了。”

        沈秋羽:“???”

        你明白什么了??我还啥也没说啊。

        半分钟后。

        沈秋羽瞄着旁边独自整理装备的顾濯,可以说是满头雾水、一脸懵逼。

        好端端的他怎么生气了?

        奇怪,明明是他自己想摸啊??自己都给他摸还不高兴。

        顾濯不理他。

        沈秋羽单方面宣布暂时结束友谊。

        两人又呆了几小时,开始收拾装备坐车回酒店,一路上谁也没说话。

        沈秋羽偷瞄他一眼,见顾濯正偏头看车窗外茫茫夜色,没有要理他的意思,他不爽地扭过头,干脆也不理顾濯。

        刚出酒店电梯,沈秋羽就看见消失几天的周钦琛站在他房间门口敲门,他苍白俊脸上有几道擦伤。

        听闻走廊动静。

        周钦琛转头看来,见裹得严严实实的沈秋羽和顾濯一前一后走来,他目光掠过顾濯,落在沈秋羽那张漂亮脸蛋,眉宇间霎时拢着一点暖意。

        “我找你有事,过来。”

        沈秋羽下意识看了眼顾濯。

        顾濯没看他,也没说话,有种拿他当空气的感觉。

        沈秋羽顿时很不高兴,“哼”了声,快步走向那边的周钦琛,拉着周钦琛刷卡进自己房间,砰地关上门。

        走廊外。

        顾濯看着那扇紧闭的房门,黑眸沉得有些可怕。

        *

        沈秋羽进门后。

        他胸腔那股邪火就瞬间跑没影,把装备放床边,就顾自吃东西缓解焦躁。

        看沈秋羽一颗一颗往嘴里塞糖豆,动作有点暴食倾向。

        周钦琛皱眉切住他的手。

        沈秋羽抬头看他。

        周钦琛问:“吃这么多糖做什么?”

        沈秋羽现在心情不好,不想搭理他,甩开他手,继续吃糖。

        周钦琛脸色也很不好看。

        周钦琛沉声道:“你要惹我生气?”

        沈秋羽抽空看他一眼,眼神冷厉。

        周钦琛霎时怔住,他竟从这一眼中看出了不耐烦,沈秋羽居然不耐烦他?

        周钦琛眼神阴鸷,倾身夺走沈秋羽手里的糖豆袋子,“我有话——”

        话刚起头,他大腿被狠踹一脚。

        用力倒是不大,就是非常惹人不爽。

        沈秋羽冷脸,“糖还我。”

        周钦琛满目阴鸷,正要发怒,却倏然愣住,沈秋羽表情虽固执凶厉,但他眼圈红红的,反倒想被欺负的那个。

        周钦琛瞬间噤声。

        算了,他不跟哭包计较。

        周钦琛把他还给沈秋羽,说:“明天跟我回北城,周家那边解决了。”

        沈秋羽磕糖没理他。

        周钦琛又说:“我受伤了,帮我擦药。”

        这次沈秋羽有反应。

        周钦琛正要把药膏等物给他,猛地想起这一幕似曾相识,他登时犹豫,递东西那只手一下撤回。

        沈秋羽:“?”

        周钦琛道:“算了,你笨手笨脚,还是我自己来。”

        他自己拿着药到旁边抹。

        沈秋羽吃着糖豆,时不时看一眼手机,又生气又担心,顾戳戳不会真要跟他绝交吧?他还有几顿饭没吃着呢!

        沈秋羽边吃边琢磨要不要先发消息。

        他正想着时,门口传来敲门声。

        会不会是顾戳戳来找他和好了?

        沈秋羽瞬间弹起,糖豆一扔,惊喜地飞奔过去开门。

        然而门打开后,却是酒店服务员。

        沈秋羽失落地耷拉脑袋,没注意听对方说什么,直到餐盘送到他手里,他才有点反应过来。

        沈秋羽疑惑道:“我没点东西呀?”

        服务员道:“这是酒店赠送给您的。”

        沈秋羽迷惑地端着餐盘进屋。

        周钦琛问他,“哪儿来的?”

        沈秋羽说:“酒店送来的。”

        周钦琛扔开棉签,看了眼餐盘,脸色不佳地嫌弃了声。

        沈秋羽没理他,揭开餐盘盖子,见餐盘里盛着一小份素炒山药。

        他拿餐叉尝了一块,放嘴里没两秒,差点没把牙给酸没。

        沈秋羽:“???”

        他正震惊又无语时,又有人敲门。

        依然是服务员。

        这次还是送了一道菜。

        沈秋羽试探性尝了口,依然酸得掉牙。

        接下来送来五道菜,没一道菜不酸。

        行吧。

        他知道这是谁的杰作了。

        第六次有人敲门时。

        沈秋羽不爽地打开门,用英文道:“大哥,别送了,再送就是——”

        话音突兀地戛然而止。

        沈秋羽整个人被猛地拽出房间。

        房门砰地合上。

        作者有话要说:  顾戳戳:酸么?

        秋崽:酸qwq

        顾戳戳:酸就对了

        秋崽:???

        2("穿成万人迷替身后我开始**");

  https://www.lewen.cc/88/88005/356760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