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60

        ("穿成万人迷替身后我开始罢工");

        60

        空气突然安静。

        房间内气氛压抑到极致。

        沈秋羽飞快从周钦琛腿上起臀,

        紧张又忐忑地望向门口的顾濯,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什么。

        顾濯黑眸深沉地看这边,

        没说话。

        他默然关门,将买回来的一袋药放在玄关边柜,全程很平静。

        他越是不说话,沈秋羽越是害怕。

        这种反常的安静,完全是狂风暴雨来临前夕的平静,诡异到头皮发麻。

        孩怕。

        真的孩怕。

        沈秋羽腔都不敢开。

        顾濯看他,“过来吃药。”

        沈秋羽低声“哦”了声,

        挪过去吃药,顾濯熟练地递给他水杯药片,面无表情,

        没有再一句话。

        周钦琛施施然起身,

        顾自擦拭后脑勺破皮流血的位置,

        眼睛却一直盯着沈秋羽,

        似乎在想什么。

        突然,他眸色怔了下,视线缓慢上移,对上顾濯冰冷的目光。

        两人如此对视几秒。

        “周先生。”

        沈秋羽忽然转头看向周钦琛,

        “这几天你究竟去哪儿了?怎么没有一点消息,

        你房间里东西也没带走?”

        他这话纯粹是在转移话题。

        周钦琛神色不明,

        “解决一点小麻烦。”

        沈秋羽见他不愿意说,也没追问,吃完药就往嘴里扔颗糖豆。

        周钦琛睇了眼顾濯,转向沈秋羽:“你收拾下行李,等会儿跟我离开这里。”

        沈秋羽差点被糖豆呛住。

        他稳住后,问:“去哪儿?”

        周钦琛道:“这里不安全。”

        沈秋羽:“???”

        沈秋羽正不明白他用意时,

        旁边顾濯开口说话,只是他这话太突然,惊得沈秋羽险些再次被呛。

        “周成海的腿是你派人撞断的?”

        语毕。

        室内沉寂无声。

        周钦琛目光阴冷地盯着顾濯,显得有几分可怖。

        他没说话。

        顾濯也没说话。

        沈秋羽已经惊傻了。

        周钦琛竟然下手这么狠,他得多恨周成海这同父异母的大哥。

        再稍微联想。

        沈秋雨骤然明白周钦琛指的不安全,是什么意思了。

        周钦琛朝周家出手,动的不止是周氏企业,他率先想除掉的就是周成海,这举动惊动周父,周钦琛来芬兰不是看极光,他是躲避周家算账。

        周家洗白上岸,并非什么干净企业,背后势力凶恶,周钦琛想一口吞下周家,斗赢生性狡诈的周父,难度系数很大。

        比如现在。

        周父派来的人就已经找到他。

        恐怕这一周多时间,周钦琛都在外面跟这群人周旋,试图解决他们。

        虽然但是……

        周钦琛拉他一起走算怎么回事?

        死前拉个垫背的?

        他真的有毒。

        傻子都知道现在留周钦琛身边多危险,说不定命都得交代在异国他乡。

        沈秋羽不想去。

        周钦琛看他满脸谨慎,神色不太好。

        周钦琛将沾血的纸团扔进垃圾桶,没有回答顾濯的问题,反而看向沈秋羽。

        “跟我走。”

        沈秋羽企图商量,“我能拒绝么?”

        周钦琛满目阴鸷,“你想死在这儿?”

        沈秋羽不说话。

        顾濯侧身挡在他面前,隔绝周钦琛投来的锐利目光。

        他平静地看了眼手机时间,冷淡道:“再有十分钟,他们将从消防通道抵达现在的楼层,找到你只是时间问题。”

        “如果我是你,会立刻离开。”

        周钦琛脸色阴沉,“你泄漏我行踪?”

        顾濯面无表情:“你该质疑的,是自己避人耳目的能力。”

        周钦琛冷冷看他一眼。

        等沈秋羽抬头时。

        房间门被人砰地关上。

        周钦琛离开了。

        沈秋羽慢慢舒了口气。

        真神奇。

        顾戳戳现在能这么轻松的解决周钦琛,但在原著中,却被疯狗周钦琛拘在别墅里,无法逃离。

        难道周钦琛有别的手段对付他?

        比如拿顾氏威胁?

        沈秋羽有点好奇。

        他边舒气边琢磨这问题。

        然而这口气舒到半截,他抬眸时,倏然撞见顾濯凝视他的沉沉黑眸。

        沈秋羽心脏陡然快跳一下。

        他要开始算账了。

        顾濯冷漠脸,“做饭次数扣十次。”

        沈秋羽:“!!!”

        沈秋羽非常不服,“顾戳戳你这也扣太多了,我明明啥也没干啊?!”

        顾濯冷嗤,“是么。”

        沈秋羽理直气壮,“我只是不小心坐他腿上,啥也没干啊,况且这好像跟你也没关系吧,也不是坐在顾哥腿……”

        他气壮中的“气”,在顾濯冷淡眸光的注视下,分分钟化成水蒸气。

        顾濯没什么表情的看他。

        沈秋羽敏锐地发觉顾濯生气了,而且非常生气,不想理他那种。

        果然。

        顾濯沉默背过身,慢条斯理脱下沾满落雪的外套,挂在衣架上,一言不发。

        做完这些,他给自己泡了杯咖啡,坐到落地窗边的沙发上,忙碌着敲键盘,一点也没理沈秋羽。

        沈秋羽后悔了。

        他不是故意说那话气顾濯。

        只是……

        顾濯突然要扣做饭次数,还怪他坐周钦琛腿上,这分明是周钦琛拉他手造成的误会,又不是他想坐。

        沈秋羽简直冤死了。

        沈秋羽坐到顾濯对面,眼巴巴看他,贼委屈道:“阿戳,我不是故意那么说的,在我眼里,我们俩一直是最好的兄弟,我也是真心把你当异父异母的亲兄弟。”

        “我的事就是你的事,你想管就管吧,你别扣做饭次数行不行,原本就没剩多少次,做完你就不给做了,我好亏啊。”

        沈秋羽小嘴叭叭个没完。

        听他絮絮叨叨念了十来分钟,顾濯目光从电脑屏幕抬起,“说完了?”

        沈秋羽愣愣点头,“说完了。”

        他留神着顾濯反应,想知道他在生气没有,要是还在生气,他就继续烦他,直到他不生气。

        沈秋羽心底小算盘打得飞起。

        顾濯惯来心思藏得深。

        沈秋羽看半天,再多的就看不出来。

        顾濯看他直盯着自己,合上笔记本电脑,说:“今晚去看极光。”

        沈秋羽“啊”了声。

        他懵了两秒后反应过来,惊喜地看着顾濯,“阿戳你不生气了?”

        顾濯道:“我没生气。”

        沈秋羽心说,我信你个鬼。

        接下来。

        两人预备夜里看极光的装备。

        装备不多,先前就备着。

        沈秋羽刚整理完,就收到原尚微信消息,问他什么时候回北城。

        沈秋羽正准备回复,顺便看了眼手机日历,徒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按照原尚当初在新加坡时,更改过时限的协议,现在他们的协议已经结束。

        沈秋羽:“!!!”

        远在南城。

        影视城。

        原尚在休息棚卸妆,化妆师小心地取他的假发套,动作谨慎。

        刚把消息发出去,原尚被傅衡整得颇为不爽的心情似乎好了些。

        他查看最近旅行路线,想着拍完这部戏,带沈秋羽出去放松一下,选个沈秋羽喜欢的地方,就不带别人。

        似乎瑞士不错,那边风景好。

        原尚正愉悦地等着沈秋羽回复。

        手机倏然屏幕亮了下。

        他眉眼带笑地点开跟沈秋羽的微信聊天框,在慢慢看清上面那行字时,神色骤然一变。

        【啾啾】:抱歉

        【啾啾】:替身协议到期,恕不奉陪

        【啾啾】:薪资麻烦打卡里,谢谢

        原尚像是不相信,紧盯着瞧了几秒。

        确实没看错,他猛吸了口气。

        协议到期?

        谁允许沈秋羽私自结束协议!

        他不同意!

        化妆师看他脸色很差,以为自己弄痛他头发,偷偷放开手,没敢继续。

        原尚哪里还顾得上卸妆摘假发,他现在又惊又怒。

        他从没见哪个情人床·伴敢这样对他,沈秋羽简直越来越不知好歹,他真是太宠他了,宠到他忘记自己什么身份。

        原尚立刻沉着脸给沈秋羽发消息,质问他什么情况,但发过去那条消息前面,突然多了个刺目的红色感叹号。

        界面更有两排灰字提示。

        [消息已发出,但被对方拒收]

        [啾啾开启了好友验证,您还不是她(他)朋友,请先发送朋友验证请求……]

        原尚捏着手机,指节喀嚓作响。

        草。

        沈秋羽居然把他删了。

        把他删了!

        *

        北城。

        医院地下停车场。

        一辆低调豪车停在车道旁。

        停顿片刻,继而驶入停车位摆好。

        车厢内。

        坐着几个人。

        尖嘴猴腮的青年被两名壮硕保镖挤在后排座中间,他扯着嘴角干笑两声,看向前排副驾驶的人。

        他小心翼翼问:“傅哥,咱们来医院做什么,不去回南城家里见爸妈么?”

        副驾驶傅衡回头睇他,眼神锐利地审视着青年,目光像刀似的刺在他身上。

        “派出所那边给到的信息是你匹配上,但我做事喜欢追求精准,以防万一,再做一个鉴定,如果鉴定结果没问题,我会郑重向你道歉。”

        “……是、是么,保险点好呵呵。”

        青年脸上肌肉不适地抽搐一下,额头已经开始沁出层层冷汗。

        不知是吓得,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傅衡冷声吩咐,“带他下车。”

        听闻吩咐,两名保镖架着青年下车。

        青年双腿发抖,软趴趴地站不稳。

        他心底已经开始发虚,为自己一时虚荣,更为自己一时鬼迷心窍,妄想借这机会偷梁换柱,一步登天。

        可现在看来,这傅家人显然没那么好糊弄,聪明又谨慎。

        要是检查结果很快出来,他就完了。

        青年脸上浮现出一丝丝恐惧。

        他真的太想当然了。

        现在他要么跑,要么硬着头皮做检测,不知道这检查哪天出来,该不会当场拿到结果吧?

        如果这傅家人得知他是冒牌货,会不会送他坐牢,肯定会!

        青年反应尽入傅衡眼中。

        他敛回落在青年身上的目光,低头点开手机上朋友发来的照片。

        是一份关于唾液检测dna的结果。

        数据显示概率值为99.

        99%

        朋友给他发完图片,又建议他再用血液方式鉴定一次,唾液准确率不如血液样本精准。

        傅衡摁灭屏幕。

        谁是他亲弟弟这件事,只能依靠科学鉴定,他现在不做任何评断。

        *

        芬兰。

        某片靠森林的冰湖。

        沈秋羽和顾濯协力在扎营的地方弄了顶挡风帐篷,夜里温度实在太低,没法直接暴露在风雪中。

        等两人弄好帐篷坐进去,已近十点半。

        极光最好的观赏时间在十点至次日凌晨两点,也只在这个区间出现,错过就看不到了。

        两人准备了厚毛毯。

        一人一条披着,往天际看去。

        沈秋羽话痨又开始,他边吃浓郁香甜的巧克力豆边絮絮叨,“在芬兰语中,北极光被称为‘revontulet’,翻译成中文的意思,是狐狸之火,曾经的芬兰人认为是狐狸在雪山奔跑时,狐尾扫过满天雪花,绘出这片惊艳璀璨的北极光。”

        “这听上去是不是还挺浪漫的。”

        顾濯“嗯”了声。

        沈秋羽又哈哈笑了两声,接着说道:“其实北极光就是是太阳的高能带电粒子和大气元素碰撞而产生的,是一种发光现象,跟浪漫沾不到边。”

        顾濯:“……”

        沈秋羽边磕糖边闲扯。

        他自己说着说着,就裹住毛毯睡着了。

        顾濯看他一眼,默然将自己身上披着的那条毛毯盖在沈秋羽身上。

        沈秋羽迷迷瞪瞪地掀了下眼皮看他,又困顿地闭眼睡觉。

        顾濯抬眸望向天际。

        清朗夜空没有极光出现。

        沈秋羽睡了不知多久,醒来睁开眼看看,天空依然漆黑,没有极光出现。

        转头看顾濯,他正在用平板电脑,不知在写什么,荧幕的蓝白光线如纱般撒在他俊美深邃的五官,渐渐削弱了他眉宇间的冷戾感。

        沈秋羽直直看了他半会儿,后知后觉发现顾濯身上那条的毛毯不见了,再低头看自己,身上厚厚裹着两层。

        难怪他一点也不觉得冷,是顾濯把自己的毛毯给他了。

        沈秋羽挪过去,喊了声“阿戳”。

        顾濯抬眸,顺手摁灭屏幕。

        他这细微举动,沈秋羽也没在意,谁没点隐私,这情有可原。

        沈秋羽挨着顾濯坐下,把毛毯分他一半,两人一起挤在中间。

        沈秋羽靠过去就感受到冰冷寒气,可别把他好兄弟给冻坏了,自己刚感冒好一半,再顾濯感冒,这也太惨了。

        沈秋羽看看顾濯冷白如玉的手,冷白皮一时间让他分不清顾濯是本身肤色,还是冻成这样的。

        他戴着手套的手戳戳顾濯的手背,问:“阿戳,你手冷不冷?”

        顾濯说不冷。

        沈秋羽说:“你把手拿起来。”

        顾濯把手抬起。

        沈秋羽摘脱手套,把掌心对准顾濯的掌心,慢慢贴上去,顾濯手比他宽厚些,也比他修长,他放上去盖着,反而显得他手很秀气。

        沈秋羽笑嘻嘻问:“有没有暖和点?”

        帐篷内有盏光线微弱的电筒,光芒偏暖,镀在沈秋羽脸颊上,像是拢着一层朦胧柔纱,特别漂亮。

        顾濯喉结轻轻滚动着,黑眸倒映出沈秋羽明艳秀丽的脸蛋,音色极其暗哑地“嗯”了声。

        沈秋羽皱了下眉头,“你真感冒了?”

        顾濯摇头,“没有。”

        沈秋羽不信,立刻伸手去摸他额头,想感受一下有没有发烧。

        他有点怕是自己传染给顾濯。

        顾濯却霎时往后退,似乎在避开他。

        沈秋羽没想到他会往后躲,整个人都被毛毯牵引着压过去,尤其他按着顾濯额头,直愣愣地把顾濯摁地上。

        帐篷随之动荡。

        挂在中间顶端的电筒也晃荡起来,光线在逼仄空间内来回闪过,交错在两人近乎重叠的身影上。

        最终渐渐平息,光影顿在顾濯侧颜。

        沈秋羽低头看顾濯,缓慢眨动眼睛。

        顾濯也凝着黑眸看他。

        两人都没说话。

        沈秋羽莫名感觉到心跳在加速。

        扑通扑通扑通。

        一下又一下。

        跳得很快。

        作者有话要说:  秋崽:对自己兄弟心跳加速怎么办?!在线等,急

        顾戳戳:过来

        秋崽:???

        ————————————

        二哈:明天还是六点的二更

        看到大家说的情况辣,我会调整大纲哒!

        谢谢大家的意见,比心心

        2("穿成万人迷替身后我开始罢工");

  https://www.lewen.cc/88/88005/356110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