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57

        ("穿成万人迷替身后我开始罢工");

        57

        傅家。

        二楼卧室阳台。

        沈秋羽往下看了眼,

        保姆正在给傅衡他们上茶,原尚冷脸对傅衡,

        傅衡也拧眉看他,两人都没说话。

        顾濯正在旁边打电话,不知在跟人交代什么,时不时蹙起眉心。

        不多时。

        顾濯挂断通话,转身时跟二楼沈秋羽视线撞上,沈秋羽嗖地钻进卧室。

        顾濯:“……”

        傅衡看了眼二楼阳台,再看对面冷眼的原尚,

        说道:“顾濯,你大哥几点到,我等下跟厨房说一声。”

        顾濯落座,

        “大概七点。”

        傅衡点头,

        “那时间差不多,

        傅臻也快从医院回家,

        上次顾伯母生日,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叙旧。”

        顾濯冷淡道:“见过。”

        他没细说,傅衡也不便多问。

        保姆又端来茶点和水果。

        原尚对饮食把控很强,近乎不吃任何高热量高糖分的甜品,

        水果也鲜少吃,

        就喝茶在旁边玩手游。

        他是受傅母邀请过来的,

        傅母很喜欢他,是他半个粉丝,只是傅母下午临时有事不在家,过会儿才到家。

        傅衡正在看剧本,检查有没有不适当的内容,看是否需要增减。

        顾濯平静喝茶。

        整个花园陷入诡异的安静。

        二楼卧室。

        傅楠把自己珍藏的原尚等身高海报翻出来,

        非要沈秋羽跟他一起欣赏,原因始于他知道沈秋羽是原尚“助理”。

        傅楠态度简直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先前趾高气昂地“喂”来“喂”去,现在对沈秋羽一口一个“秋哥”,比秦洛喊得还热乎,沈秋羽直接无语三分钟。

        这大概就是饭圈里说的。

        只要你喜欢xx,我们就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

        傅楠迷醉欣赏海报,“秋哥,你看原哥在《星际特工队》演的巴赫鲁多帅,看这身银黑色战甲,简直酷毙了!”

        傅楠絮絮叨叨夸个没完,沈秋羽默默戴上耳塞,看看自己手机时间,焦急等待着开饭。

        大概半小时过去,傅楠说得口干舌燥,终于闭上嘴不说话。

        保姆给楼下几人备好茶水果盘,又给楼上两人端来茶点和饮料,她先前特意问过大家的喜好。

        保姆端着托盘放在茶几上,正一一摆盘,一只手介入,帮她摆起来,她抬头和善笑着,说了声“谢谢”。

        话落,她看清对方的长相,愣了下。

        这人长得……

        怎么那么像太太。

        沈秋羽帮忙摆完,见保姆阿姨看着他出神,不由喊了她一声。

        保姆醒神,尴尬道歉。

        沈秋羽咧嘴笑着,“没事没事。”

        保姆拿着托盘下楼,临出门口,又忍不住扭头看一眼,在沈秋羽敏锐察觉时,她匆匆移开目光。

        应该是巧合,真正的二少爷现下在北城,这人或许恰巧长得像太太。

        保姆如是心想。

        沈秋羽奇怪地望了眼门口。

        他慢慢敛回视线,端起餐盘中的红丝绒蛋糕,用餐叉吃起来。

        傅楠依然兴致勃勃地翻找原尚一些出道作品,比如什么六岁演的小皇帝,八岁演的街边小乞丐等等。

        原尚出道时间早,作品又多又杂,傅楠能尽心收集这么多角色照片视频,看得出来他是原尚真爱粉。

        只是……

        沈秋羽好心提醒,“这些东西你自己珍藏就好,最好别拿给他看。”

        傅楠疑惑,“为什么不能给啊?我还想等会儿让原哥帮我签个名。”

        沈秋羽一脸看傻子的表情。

        原尚这张俊脸典型是越涨越好,简而言之,小时候又黑又胖,跟现在判若两人,他又极其在乎自己那张脸,看见黑历史,不见得会高兴。

        傅楠狐疑地看着沈秋羽。

        他怀疑这厮是在公报私仇,借口不想让他亲近原尚,沈秋羽不让他给,他偏要给原尚,而且全都给他看。

        傅楠有了主意,立刻去自己活动室,翻找所有周边,势要全部找出来。

        沈秋羽面无表情看他忙活,不紧不慢地吃红丝绒蛋糕。

        说真的,这红丝绒蛋糕真好吃,是他目前吃过最好吃的一款,口感绵密松软,奶油甜而不腻,入口即化。

        沈秋羽没忍住,拍了张照片发给顾濯。

        顾濯那边也秒回。

        【啾啾】:[图片]

        【zhuo】:[图片]

        图片中是撒着黑芝麻的麻薯团子,流心芝士奶油纸杯蛋糕,豆乳盒子,水果拼盘等等。

        沈秋羽:“???”

        为什么楼上楼下差距这么大。

        沈秋羽突然想下楼,但没走两步,又想起那里坐着原尚和顾濯,他贸然介入,原老板肯定会不爽他打扫他们。

        他又端着红丝绒蛋糕转身,陡然撞上背后路过的人影,半块暗红蛋糕混合着奶油一下撒在对方身上。

        沈秋羽端着盘子,忙跟对方道歉。

        “我没事。”

        来人声音温润文弱。

        沈秋羽抬头。

        视野中出现一张苍白病弱的俊脸。

        青年瞧着很瘦弱,脸色病白,眉眼间有股病郁神色,瞧着神色恹恹的,似乎身体不是很好。

        他长相很清俊,却莫名让沈秋羽觉得他跟沈安有几分相似。

        说跟沈安相似也不全面,应该说他们都跟原主养母姚兰很像。

        真的很像。

        “沈先生?”

        对方困惑地喊了声。

        沈秋羽思绪回笼。

        他不好意思地放下盘子,忙去傅楠房间抽纸巾给他擦。

        青年淡笑道:“没关系的,我正好回房间换身衣服,等会儿换好,我让保姆清洗就可以了,不用麻烦。”

        沈秋羽看了眼被他越擦越花的衬衣,心虚低头,又给对方说了句“抱歉”。

        这时。

        傅楠抱着海报从活动室冒出头。

        他看青年站在走廊这边,高兴地喊了声“臻哥”,海报一扔就屁颠屁颠跑过来,满头大汗。

        傅臻给他递去手帕,“擦擦。”

        傅楠胡乱擦了下,拉着沈秋羽介绍道:“臻哥,这是我新朋友,他是原尚的助理,就是那个原尚。”

        傅臻温和地笑着,“你好。”

        沈秋羽也咧嘴笑道:“你好。”

        傅楠着急让沈秋羽看东西,忙拉着他钻进活动室,把门砰地关上。

        傅臻神色平静地目视活动室。

        片刻,他移开视线。

        *

        晚餐时间很快到来。

        保姆王妈和另一名佣人在餐厅摆好碗筷和餐具,通知傅母。

        傅母也安排众人入座。

        沈秋羽和傅楠最后下楼,沈秋羽急着干饭,被傅楠缠着差点没揍他,幸好傅楠及时醒悟,无形中拯救自己狗命。

        沈秋羽到餐厅时,没注意顾琤也在。

        傅母让他随意落座,他笑嘻嘻点头,目光掠过几个空位,遵从本心,利落坐在最靠近炙烤羊排的座位。

        不偏不倚,正好在顾琤旁边。

        顾濯:“……”

        原尚:“……”

        顾琤温雅浅笑,“小沈,好久不见。”

        沈秋羽目光从大餐抽回,扭头看了眼旁边,惊然发觉顾琤也在。

        “顾、顾哥?你怎么也在。”

        顾琤指了下傅衡,“他是我老同学,教你功课的陆总跟他也认识。”

        沈秋羽暗戳戳瞄了眼对面的顾濯,果真见他脸色冷淡,很不高兴。

        现在再换座位会显得刻意,沈秋羽只好悄悄挪动餐椅,稍微远离顾琤,至少得让顾戳戳明白,他真的对顾哥没有兴趣,也不想当他大嫂啊。

        傅楠见原尚旁边座位空着,顿觉自己有机会挨着偶像坐,跑过去羞涩落座。

        “原哥,我能挨着你做么?”

        原尚冷脸瞥他,看他跟黏在座位上似的,明显是先斩后奏,心情非常不爽,但考虑到对方是粉丝,被迫忍住。

        傅楠高兴得像个二傻子。

        全程乐呵呵的。

        傅父有应酬没回来。

        傅母在款待众人,一切由她安排。

        用餐至中途。

        傅母抬眸看整张餐桌,众人沉默用餐,气氛压抑。

        她正要说点什么缓和这诡异的沉静,忽然瞥见右边最角落的位置,那个年轻人丝毫不受影响,有条不紊地恰饭。

        傅母有些新奇地注视他,看他啃羊排时微微眯起眼睛,腮帮子被羊肉塞得鼓起来,手里不带停地切着牛排。

        对方动作飞快,一下接一下,不会显得狼吞虎咽,反而有种仓鼠死命往嘴里塞东西的既视感。

        傅母顿时掩唇低笑了声。

        这孩子有点意思,看着瘦瘦弱弱的,这么爱吃东西,倒挺招人疼的。

        她转头吩咐保姆。

        对方点点头,去二楼取下一盒消食片。

        傅母不知不觉看了他十来分钟,忽地感到饥饿,也跟着吃了些东西。

        她胃口浅,向来吃东西少,今天却难得有胃口,多喝了半碗鲍鱼粥。

        保姆王妈看见都直惊叹。

        她在傅家工作有二十多年,很少见太太有这么好的胃口。

        保姆王妈立刻把这好消息报告傅父。

        傅衡也多看了沈秋羽两眼。

        旁边傅楠跟沈秋羽抢炙烤羊排,都快打起来,傅母见状,立刻让傅楠松手,不但这盘给沈秋羽,还专门让厨师加餐。

        傅楠:“???”

        这发展怎么好像哪里不对劲啊??

        沈秋羽正吃着炙烤羊排,一碗鲍鱼粥倏然推到他面前。

        他抬头看,是顾濯给他的。

        餐桌上餐具繁多,顾濯这小小举动,很难被众人察觉。

        沈秋羽悄悄端过来,又低头给顾濯发了条微信消息。

        这次顾濯倒没立刻回复。

        对面原尚把两人细微互动看在眼里,脸色极沉,桃花眼中冰冷无比。

        沈秋羽刚舀一口粥,没塞嘴里,猛地觉察到锐利视线,他倏然抬头。

        原尚正冷冰冰看着他……的鲍鱼粥。

        沈秋羽:“?”

        沈秋羽看看原尚,恍然明白过来。

        他把保姆盛来的一碗鲍鱼粥推给原尚,笑嘻嘻道:“原哥你也尝尝,这个鲍鱼粥很好喝,很鲜。”

        原尚:“……”

        晚餐很快结束。

        傅母将消食片递给沈秋羽,叮嘱道:“这个吃两片就可以。”

        沈秋羽有些惊讶,赶紧道谢。

        傅母笑了笑,又跟他闲聊几句,知道沈秋羽名字后,就很亲切的叫他小沈。

        沈秋羽羞赧地摸了下鼻尖。

        这位傅伯母娴静温柔,跟他想象中母亲的形象实在太接近。

        他都有点不好意思。

        不远处。

        正跟顾琤说话的顾濯转眸看来。

        傅母恰好跟他对视上,顾濯轻轻点头。

        傅母轻轻一笑,“阿濯好像有事要找你,你快过去吧。”

        沈秋羽点头,“嗯,谢谢傅伯母。”

        “不客气。”

        傅母莞尔一笑。

        沈秋羽飞快走向顾濯。

        还没接近,他手腕倏然被人擒住,拽着他往旁边走去,速度还挺快。

        沈秋羽疑惑,“原哥?”

        原尚一言不发拉着他走。

        直至停在花园角落,原尚停下来。

        沈秋羽心脏七上八下的。

        他压根不知道原尚要做什么,但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不会是好事。

        原尚冷眼看他,“昨晚你和顾濯到底做了什么?你最好一五一十告诉我。”

        沈秋羽头秃:“啊这……”

        原尚深吸一口气,“说。”

        沈秋羽脑壳很痛。

        他也想知道昨晚他和顾濯做过什么,但关键他不记得啊。

        原尚看他不说,咬肌抽紧。

        “你是不是跟你做了?”

        沈秋羽条件反射问:“做什么?”

        原尚隐忍火气,“你说做什么?”

        沈秋羽懵逼脸,“两个零能做什么?”

        空气突然安静。

        原尚:“……???”

        沈秋羽也猛地发觉自己说漏嘴,忙打哈哈糊弄过去,但没成功。

        原尚表情古怪,“两个零?”

        沈秋羽一本正经道:“你听错了。”

        原尚光盯着他看,没说话。

        他表情很古怪,有种难以言述的复杂。

        沈秋羽:“?”

        仔仔细细看了沈秋羽几眼,原尚突然短促地笑了声,这笑声居然有点松了口气的意思。

        沈秋羽又慌又懵。

        大哥你别笑,倒是说句话啊。

        原尚抬手朝他伸来。

        沈秋羽正警惕着准备动手,那只手轻轻落在他头顶,揉了几下他头发。

        直到原尚离开,沈秋羽都一头懵。

        沈秋羽:“???”

        原尚这啥情况,到底信没信?

        他可千万别跟顾戳戳说啊!

        沈秋羽赶紧追过去,想抢救一下。

        没走两步,手机微信响起。

        他疑惑拿出来看。

        是许久没联系他的周钦琛。

        【伦勃朗】:周日晚八点飞机

        【啾啾】:?

        【伦勃朗】:[图片]

        沈秋羽满头雾水点开,是一张飞往芬兰的航班截图,显示购买成功。

        他仔细一看,杏眼刷地瞪大。

        这机票是他的信息。

        【伦勃朗】:一起去看极光

        作者有话要说:  顾戳戳:那么喜欢坐我大哥身边?

        秋崽: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更喜欢坐烤羊排边上

        原哥:没想到顾濯居然是……啧

        顾戳戳:?

        周老板:极光:约?

        秋崽:不约

        周老板:包饭

        秋崽:(火速前往.

        jpg)

        ————————————

        二哈:今天我日八成功了!(自己夸自己)

        2("穿成万人迷替身后我开始罢工");

  https://www.lewen.cc/88/88005/356110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