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52

        ("穿成万人迷替身后我开始罢工");

        52

        这声音来得突然,

        两人都吓了一跳。

        沈秋羽和青年循声回头。

        两米外的休息棚里。

        原尚正冷冷盯着他们,脸色奇差,

        他身上那套黑红长袍戏服没脱,高马尾假发也没摘,显然是刚巧路过这里。

        同行的杨严看过来,也皱了皱眉。

        沈秋羽:“……”

        什么破事。

        这也能让原尚撞上。

        原尚冷着脸把手里的保温杯扔给杨严,步伐飞速地朝两人走来,越来越快,脚底碾碎枯枝落叶的声音叫旁边的青年寒毛直竖,

        瑟瑟发抖。

        他走近两人身前,倏然站定。

        青年半退在沈秋羽背后,略怂地喊了声“原哥”,

        跟刚才一口一个“原尚”的张扬模样截然不同。

        沈秋羽心说,

        你怂就怂,

        干什么要躲到我的背后,

        这不坐实原尚猜测么。

        原尚脸色阴沉,“秦洛,我的人你也敢碰,你想找死?”

        “原哥我不知道他是……啊呀!”

        这句狡辩的话刚出口,

        秦洛整个人瞬间被原尚从沈秋羽背后给揪出来,

        大力扔边上,

        离开沈秋羽三米远。

        秦洛趔趄了两步,险些摔倒,立刻满脸不服地看向原尚,正要说什么,就见原尚眼神冰冷地瞪着他。

        “滚。”

        秦洛看他神情,不由怔愣。

        他跟原尚拍过几场戏,

        也算了解他,性格不算好,对待感情敷衍又凉薄,但对情人还挺不错,很温和。

        物质上有求必应,他给钱给资源也没含糊过,在整个圈子里很受欢迎,背后又是豪门原家,不少人上赶着爬他床。

        但他从没见原尚露出这种表情,凶得像要吃人,好像自己抢了他老婆一样,难道原尚对这个是认真的?

        秦洛轻撇着嘴,什么嘛,他又没真睡到这漂亮小哥,连摸都没摸到几下,原尚这么凶做什么。

        原尚狠盯着他,“还不滚?”

        秦洛耸耸肩表示认输。

        他余光瞄向沈秋羽,这张脸真的让他很喜欢,只可惜,这么漂亮的帅哥,年纪轻轻就眼瞎看上原尚。

        原尚家世再好,脸再俊,不也是个花花公子么,原尚有他年轻帅气么?这帅哥居然还不肯跟自己约。

        秦洛惋惜的神色过于明显,甚至露出一副“你怎么那么眼瞎”的表情。

        沈秋羽:“???”

        这人在脑补什么??

        原尚见秦洛还敢当自己面馋沈秋羽,完全把他当透明人,俊脸都快气绿。

        “还看!赶紧滚!”

        他声音拔高,旁边立刻有人看来。

        杨严皱眉,制止原尚后,迅速放下休息棚的一侧门帘,隔绝外面的打量目光。

        秦洛也不逞强,飞快跑路。

        他倒是迅速跑没影,留下沈秋羽傻愣在原地,跟震怒的原尚面面相觑。

        沈秋羽干巴巴道:“要不……你先听我狡辩一下?”

        原尚双臂环胸,冷声道:“狡辩什么?说我来得刚好,你俩还没约上?还是说我要是来晚一步,你俩就好上了?”

        原大明星现在心情极度不爽。

        前脚走了个厉北野,后脚就来个秦洛。

        这沈秋羽怎么这么勾人,做替身都极其不安分,协议解除不得浪上天。

        原尚隐隐后悔改动协议时间。

        现在距离协议结束只剩一个月不到,协议失效后,沈秋羽恐怕会立即再找别的男人,他会找谁?

        厉北野?秦洛?

        或者……

        顾濯。

        啧。

        原尚不爽地咬紧牙。

        沈秋羽看原尚脸色几变,脸上缓缓冒出一排问号,怎么他老觉得原尚说话酸里酸气的,是错觉?

        但又觉得不像。

        他仔细想想,顿时恍然大悟。

        沈秋羽拍拍原尚肩膀:“原哥你放心,我没那么随便,不会跟那种把感情看成儿戏的人约,尤其在协议期间。”

        原尚膝盖突然中了一箭。

        沈秋羽又补充说:“见一个约一个的,也不在我考虑范围,我挺讨厌的,所以你放心吧,我对秦洛没兴趣,不会跟你抢人,你可以跟他继续约。”

        膝盖连中两箭的原尚:“……”

        旁边杨严不禁暗笑,心说综上两点,你直接报原尚身份证得了。

        原尚脸色时青时黑的。

        他直直盯着沈秋羽看了半分钟,咬牙切齿道:“所以你也看不上我?”

        沈秋羽没想到他会对号入座。

        还……

        挺有自知之明的。

        原尚见他迟迟不答,呼吸滞住。

        喉咙口像压着块更住的石头,那种不爽中又夹杂着无法言述的微微酸涩,让心情都沉甸甸的。

        他脸色冰冷,“你还真看不上?!”

        沈秋羽忙道:“不是,是原哥你太优秀,简直是人间极品,是我不配。”

        原尚充满质疑:“我怎么感觉你在骂我。”

        沈秋羽又接连哄了好几句。

        原尚心情终于阴转晴,撩着眼皮看他,装似不经意地一问:“那你说说最喜欢什么样的人?”

        沈秋羽不由愣住。

        他倒没想过自己会喜欢什么样的人。

        大概……得是个很温柔又好看的人,最好要像顾戳戳那样做饭好吃,但别像顾戳戳那样,脾气那么古怪,动不动就生气,还喜欢精准怼人。

        当然。

        这话他没敢跟原尚说。

        顾濯是原尚的暗恋对象,要是被他知道自己拿来比较,恐怕又是一场腥风血雨,到头来惨的还是自己。

        于是沈秋羽非常熟练的扯谎。

        他“羞涩”低头,慢悠悠的说:“我当然是喜欢像原哥这样优秀的人。”

        原尚忽地愣怔住,再看沈秋羽的眼神就很奇怪,是沈秋羽形容不上来的古怪,像是很讶然,又像是很……高兴?

        高兴?

        他为什么要高兴?

        沈秋羽陷入沉思。

        他想问题时,喜欢吃东西,情不自禁就摸到旁边果盘里的葡萄。

        等他醒神,旁边原尚已经逼逼叨说了好几分钟,但他一句也没听进去。

        原尚问:“我跟你说话你听到没有?”

        沈秋羽乖巧点头:“听到了。”才怪。

        原尚额头青筋一跳,“听到了你还吃?”

        沈秋羽把葡萄送过去,“一起吃?”

        原尚:“……”

        原尚捏着突突直跳的眉心坐下折叠椅,盯着沈秋羽,又说:“我在问你刚才秦洛靠你那么近,在跟你说什么?”

        沈秋羽随口道:“没说什么,问我是不是昨晚在你房间。”

        原尚不信,“真的?”

        沈秋羽看他,“不然?”

        原尚神色不虞地睐着沈秋羽,试图从他这张漂亮脸蛋看出什么,但很可惜,什么也没有看到。

        沈秋羽表情很淡定,迎着原尚审视的目光,一颗一颗往嘴里塞葡萄,动作不缓不急,盈白的指尖沾染莹润水光,慢慢划过红润唇瓣,露出嫩红的舌尖。

        莫名的……叫人口干舌燥。

        原尚桃花眼渐发沉暗,喉结不自觉地滚动着,强行移开自己的目光。

        旁边杨严给他递去保温杯,原尚跟杨严对视数秒,接过保温杯,几口就喝完杯中降火的金银花茶。

        他心底那股躁动也渐渐平复。

        沈秋羽刚吃完半盘葡萄。

        原尚那边站起身,“杨严,找人把他送回酒店,口罩帽子都戴好,走地下室,别让人拍到。”

        杨严“嗯”了声。

        原尚走出休息棚,撩开门帘时,偏头看了眼沈秋羽,但沈秋羽没注意他,正低着头吃自己面前那盘葡萄。

        原尚眉梢轻扬,似乎心情又很不错。

        随后杨严找人把沈秋羽送回酒店。

        接下来几天,沈秋羽要么呆在酒店,要么去剧组看原尚拍戏,每次去剧组时,他都被杨严安排在不同的隐蔽位置。

        不是在原尚单独化妆间,就是在原尚保姆车副驾驶,总之远离旁边,不让人有机会跟他搭话。

        这天。

        沈秋羽正在化妆间的帐篷里吃牛肉干,顺便看成人高考试题的视频集。

        是陆谦让王助理转发给他的。

        虽然沈秋羽挺烦陆谦,但又不得不说,陆谦这人还挺热心,这么久以来,坚持不懈地监督他写试卷,又经常给他转发做题视频,活得宛如班主任。

        沈秋羽:我都要感动哭了:)

        他刚看完视频,准备切下一个。

        门口就被人撩开布帘,他回头看了眼,衣着休闲装的青年站在帐篷内,正笑盈盈看着他。

        是前几天出现过的那个秦洛。

        秦洛笑道:“哥哥,真巧。”

        沈秋羽继续啃自己牛肉干,没理他。

        秦洛自来熟地走过来,坐到沈秋羽旁边,自顾自的说:“原尚把你藏得真严实,我这几天想找你都找不到。”

        沈秋羽看他,“有事?”

        秦洛反道:“我没事就不可以找你聊天么,哥哥你真冷漠,不过我喜欢,长得好看的人,脾气差点我能理解。”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的颜狗?

        沈秋羽面无表情:“你先把舌头捋直了说话,我听着怪难受的。”

        秦洛:“……”

        秦洛眼睛在化妆间转了一圈,落在沈秋羽那张精致的脸上,抱着期待问:“你真的不考虑跟我约一约么?”

        沈秋羽继续啃牛肉干,“不约。”

        秦洛眼睛直勾勾盯着沈秋羽,问道:“哥哥,你该不会是……处·男吧?”

        沈秋羽瞬间被呛:“咳、咳咳……”

        秦洛托腮看沈秋羽,满眼兴味,笑得非常的……不怀好意。

        沈秋羽瞪他:“我处我骄傲,要你管。”

        秦洛欣赏道:“你真有意思。”

        沈秋羽被他烦得不行,扣上鸭舌帽,拿起那袋牛肉干走出去。

        他往人少的建筑走,这个影视基地占地宽广,分了好几个区域,适合各个年代历史的剧组拍摄,周边随处可见群演和其他剧组在活动。

        沈秋羽穿着短卫衣混在其中,又戴着鸭舌帽,不会显得很突兀。

        背后秦洛紧步跟出来,小跑到沈秋羽旁边并肩,他侧目看了眼沈秋羽秀挺的侧颜,越看越喜欢,怎么会有人长得那么对他胃口,真的超喜欢。

        秦洛比沈秋羽稍微矮一些,沈秋羽有意甩开他,走得很快,秦洛不死心地穷追上来,嘴里话也不停。

        “哥哥,这些天我仔细想了想,其实你偷懒做下面那个,好像也没什么不好,如果你真的不做上面,我可以为了你在上面,我不怕累。”

        “你躺着就行,其他的让我来,我肯定会让你舒舒服服的出来,好不好?”

        沈秋羽非常无语,“大兄弟,这是好不好的问题么?这是不行的问题。”

        沈秋羽简直欲哭无泪,他真没想过秦洛会馋完前面馋后面。

        秦洛絮絮叨叨念个没完,正琢磨他要怎样才能把这喜欢的帅哥睡到,忽见对方猛地刹车停下,他多往前走了两步。

        秦洛也停下来,回头看沈秋羽。

        他表情惊喜,“哥哥,你愿意了?”

        沈秋羽无语道:“我愿意个鬼,你听着,不管你做上面还是下面,我都不会跟你约,我、我我有喜欢的人了!”

        沈秋羽及时找到借口。

        这下秦洛总不会再缠着他了吧?

        秦洛疑惑地“啊”了声,羞涩提问:“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么?你只是有喜欢的人,又不是有老公。”

        沈秋羽:“……”

        岂可修。

        他竟无法反驳。

        秦洛企图哄骗,“哥哥,就一晚,做完我就不缠着你,也保证不告诉原尚。”

        沈秋羽冷漠脸,我信你个鬼。

        看来这秦洛睡不到他,就不死心,他得再想想其他办法,要不直接告诉原尚?

        以秦洛怕原尚的情形来看,好像可行。

        沈秋羽掏出手机,想给原尚打电话。

        刚摸出来,旁边一个群演跟人玩闹,不小心撞到沈秋羽手肘,他没拿稳手机,一下摔地上,屏幕瞬间摔得稀巴烂。

        秦洛立刻热情拿出手机,“哥哥,你要打电话么,用我手机打吧。”

        沈秋羽:“……”

        沈秋羽没用他手机。

        秦洛甜甜笑着看沈秋羽。

        他能不知道这人想联系原尚么,但没用,原尚今天戏排得满,恐怕没空接听电话,不然他也不会去原尚的化妆间。

        沈秋羽继续往前走,越走越快,朝着人多的地方钻,要把背后的秦洛甩掉,这人可真像牛皮糖,甩也甩不掉。

        两人很快走到另一个剧组拍摄地的边缘,再往里走就会影响别人剧组的拍摄,沈秋羽被迫停下。

        四下无人,他看向背后紧跟着的秦洛,问他到底想怎么样。

        秦洛脸颊红扑扑的,“……我就想睡你。”

        沈秋羽:你还真是直白:)

        沈秋羽盯着他看了许久,决定拿出杀手锏,直击要害。

        沈秋羽认真脸,“我不行。”

        秦洛:“?”

        沈秋羽乘胜追击:“我石更不起来,硬件设施不允许,你放弃吧,你在我身上是得不到一点快乐的。”

        秦洛:“???”

        沈秋羽看秦洛被唬得一愣一愣的,暗中窃喜,这可真是个绝佳的劝退办法。

        然而沈秋羽没高兴三秒。

        智商突然上线的秦洛表示:“你骗人,原尚不可能找身体有问题的,你非说自己不行,我可不信,除非你把证据拿出来,让我看看。”

        沈秋羽:“?????”

        这特喵的怎么拿??

        他严重怀疑这家伙在搞黄·色。

        秦洛看着单纯可爱,实际出道不知道多少年,早看惯这圈子里的脸色和眼神,是个人精,哪能没明白沈秋羽这套路,无非是想借口劝退自己。

        哼,他差点就信了。

        秦洛趁沈秋羽愣住,迅速黏上去抱住他胳膊,“哥哥,你难道不想爽一下么,我技术不错,肯定能把你草爽的,上面下面都能满足你,你就跟我试试吧。”

        沈秋羽嘴角狂抽,这特喵是什么虎狼之词,太可怕了!

        他疯狂甩动胳膊,“你先放开我。”

        秦洛眨着眼睛,“哥哥你先答应我。”

        秦洛长相偏甜美奶狗系,属于很讨人喜欢的类型,如果不是他张嘴就草来草去,沈秋羽不至于这么怕他。

        秦洛整个人都依偎在沈秋羽怀里,吓得沈秋羽手足无措,他连忙后退躲开,却不小心撞到别人。

        沈秋羽赶紧道歉:“对不起啊哥们。”

        “没事。”

        被撞那人声线冷冽清越,却莫名有一丝极寒的冷意。

        这声音好像有点耳熟。

        沈秋羽一抬头。

        对上顾濯那张冷白俊美的脸。

        熟悉到他头皮发麻。

        沈秋羽:“……”

        顾濯低垂那双沉沉黑眸,跟沈秋羽短暂对视,俊脸没什么表情,神色很冷漠,看沈秋羽的眼神也非常陌生。

        沈秋羽心脏突兀地狂跳了一下。

        他突然感觉到顾濯不高兴。

        顾濯平淡移开目光,看了眼双臂紧抱沈秋羽腰身的秦洛,秦洛恰好也仰头望去,两人目光有一瞬交汇。

        秦洛肩头瑟缩,这人眼神好可怕,冷冰冰的,没感情。

        他不自觉地抱紧沈秋羽,攫取温暖。

        沈秋羽避了下,没避开,超尴尬地拨开秦洛。

        他看着顾濯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顾濯神色冷静,“路过。”

        沈秋羽“哦”了声,正想跟顾濯解释这个秦洛是谁,倏然看见顾濯旁边站了个高个青年,很陌生。

        他不禁一愣。

        这青年穿了身简约的深色休闲服,留着利落干净的极短头发,背脊挺得笔直,双腿修长,跟顾濯差不多高,看着非常干练清爽,大概二十七八岁。

        他长相英俊,眉眼冷肃,在看自己时,眉心却紧蹙着,似乎非常不喜欢他。

        沈秋羽抬眸跟青年对视,对方眉头皱得更厉害,表情也更冷峻。

        沈秋羽正满头雾水时,顾濯侧身挡住青年,面色冷淡地伸手把秦洛手臂掰开,他看似力道不大,但落在秦洛胳膊上,就显得有点过分疼痛。

        秦洛痛得飞快松手,这人好像很不喜欢自己,难不成他跟自己看上的漂亮帅哥关系不对劲?

        秦洛目光来回扫视这人和沈秋羽,似乎又不见两人间有什么暧昧氛围。

        奇怪。

        真奇怪。

        沈秋羽理理被秦洛扯皱的衣服,冲顾濯干笑两声,有点尴尬。

        秦洛倒是笑脸看顾濯,凑近沈秋羽问道:“哥哥,这是你朋友么?”

        他不但举止亲昵,称呼也格外亲昵。

        顾濯黑眸睐向两人贴近的肩膀,他脸色很沉静,没什么表情,很难判断出他现在是什么情绪。

        沈秋羽看了眼顾濯,忙跟秦洛说:“我不会答应的,你赶紧回去吧。”

        “哥哥,我——”

        秦洛还想说什么,倏然瞥见一道看过来的目光,对方黑眸沉沉,什么也没说,但单凭一眼,就让他脊背发凉。

        不得不说,他有点怕。

        沈秋羽原以为秦洛会继续纠缠不放,都想好下句要说什么,但他居然神奇地放弃道:“哥哥,那我……先回去吧。”

        沈秋羽疯狂点头。

        秦洛小心翼翼看了眼站在沈秋羽身旁的青年,吞咽着分泌的唾液,十分老实地离开,很快消失在人群里。

        摆脱秦洛,沈秋羽长舒一口气。

        他拍拍顾濯肩膀,欣喜道:“幸好有你在,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从他那里脱身,这家伙太能缠人了。”

        顾濯偏头看了眼秦洛离开的方向,默然敛回视线。

        “一周前跟原尚来的南城?”

        这话题开展得太突然。

        沈秋羽心虚低头,细如蚊声地“嗯”了声,没敢抬头跟顾濯对视。

        虽说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什么鬼。

        那天在机场,他也不是故意骗顾濯,谁知道他出差居然也在南城,要是提早知道,他肯定不会脑抽发那张照片。

        顾濯转头跟旁边的青年道:“衡哥,你先走,我稍后自己过去。”

        “好。”

        青年点头。

        他侧眸看了眼沈秋羽,神色有几分奇怪,但没有说什么,安静离开。

        顾濯默然垂眸,视线落在沈秋羽那头迎风翘动的卷毛,翘得张扬肆意,看着非常叛逆不听话。

        令人不禁想要伸手去捋直。

        手刚抬起。

        沈秋羽等不到顾濯说话,偷偷抬头。

        目光倏然撞进顾濯深邃阗黑的眼眸,他眸色很深,平静得如同寒潭,无波无澜,又沉得可怕。

        顾濯沉默看着他,没说话。

        沈秋羽被他看得很不自在,摸了下鼻尖,问:“你、你老看我做什么?”

        顾濯忽然朝他抬手,沈秋羽正警惕着,就见顾濯修长手臂悬在自己头顶,然后手指拽了几下他头发。

        沈秋羽:“???”

        沈秋羽懵逼脸:“你扯我头发做什么?”

        顾濯语调不紧不慢,“下次撒谎,这撮头发就拔掉。”

        沈秋羽:“???”

        沈秋羽气道:“头发招你惹你了?”

        顾濯看他,“不服气?那扣做饭次数?”

        沈秋羽满脸沉痛,“我们说好了,只能拔这撮,多拔要秃的。”

        顾濯:“……”

        顾濯冷嗤,“你意思是还有下次?”

        沈秋羽:“……”

        你到底有多喜欢抠字眼!

        作者有话要说:  炮灰:身娇体软,器大活好,哥哥约么?(娇羞脸)

        秋崽:这玩意儿还可以同时存在??

        顾戳戳:……

        ————————————

        推自己下本预收,请大家戳戳

        《恶毒男配在线抢钱》

        顾浔穿成一本耽美爽文里男主的恶毒继兄

        原主美丽皮囊,歹毒心肠,觊觎家产暗害病弱男主,背地里勾引男主四个拥护者,妄图挑拨离间,最后自食恶果,被男主拥护者们依次搞死

        穿过来的顾浔看看卡内八位数余额,再想想自己预知全文所有赚钱项目

        顾浔表示:抢什么家产,自己搞钱不香么?

        于是他披上马甲开始搞(抢)钱,企图逆袭成男主拥护者们虐不到的爸爸

        *

        男主拥护者们突然开始面临以下问题↓↓↓

        商圈新贵看好的庞大市场,千亿项目,正预备开始合作,惨遭截胡

        商圈新贵:???

        冷酷车手目标的赛车冠军,胜券在握,被半路杀出来的黑马弯道超车

        冷酷车手:???

        当红顶流盯准的电影合同,顶级制作,突然更换投资商,角色内定

        当红顶流:???

        禁欲教授看中的科研人才,精心栽培,半道遭人挖墙脚,期望落空

        禁欲教授:???

        *

        顾浔专心抢钱,赚得盆满钵满

        高兴上头,一不小心掉马,还特喵的一次性掉四个

        商圈新贵的截胡秘书/冷酷车手的黑马敌手/当红顶流的老板对头/禁欲教授的撬墙角学生

        ……都是他

        顾浔:!!!

        病弱男主:我可以帮你,报酬你亲自来给

        顾浔急匆匆:成交!

        后来“亲自”给报酬的顾浔:擦,大意了

        #起初我以为他们馋我钱,结果居然是馋我人,那没事了#

        #馋我人可以,馋我钱不行#

        #还钱是不可能还钱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2("穿成万人迷替身后我开始罢工");

  https://www.lewen.cc/88/88005/356110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