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51

        ("穿成万人迷替身后我开始罢工");

        51

        几天后。

        沈秋羽到医院拿回沈安的检查结果,

        确切得到医生的肯定回答,知道沈安身体指标没问题,他才开始放心地收拾行李,

        准备前去南城。

        杨严让他抵达南城后,

        等夜深避开狗仔,再前去影视基地附近的酒店,届时也会提前安排车辆去接他。

        他又要求沈秋羽进酒店后,

        不能随意离开,

        以防被抓拍,对原尚不利。

        沈秋羽作为一名优秀的替身员工,

        再不喜欢原老板,

        当然也会保质保量地完成工作,

        杨严安排的工作内容,他认真拿自己小本本记下来。

        沈安看他在忙着写东西,

        就顺手帮他整理行李箱,

        却几次发现合不上,低头看了眼,

        箱内满当当的小熊饼干、巧克力曲奇、酸奶面包片、牛肉干巴拉巴拉。

        而两套短袖长裤被卷吧卷吧,可怜巴巴地挤在行李箱角落。

        沈安:“……”

        虽然但是。

        他哥究竟是去度假,

        还是去工作??

        半分钟后。

        沈安默默往外拿出不少零食,腾出位置,放置几身方便换洗的衣物。

        沈秋羽正在拿自个儿珍藏的蛋糕卡,

        没注意沈安给他整理整理着,把他零食拿出来一多半。

        收拾完行李,沈秋羽给沈安留下不少钱,又联系装修公司加快进度装修,原尚现在知道他家在哪里,

        不太安全。

        忙活家里的事,看时间差不多,沈秋羽打车前去北城机场。

        杨严每次给他买机票,都买的头等舱,这次也不例外。

        沈秋羽在座位舒舒服服坐好,依次戴好眼罩耳塞,预备补个午觉,这几夜陆谦非要拉着他开视频写试卷,每张试卷的题型远超过原主能解的范围。

        这让沈秋羽一度怀疑,陆谦是不是发现自己是个冒牌货,但多次试探,又觉察出对方并不清楚。

        那他坚持不懈让自己做试卷究竟是为什么,真是为以前许诺过原主的那句话,而专门每晚腾出时间监督?

        怎么就……那么离谱。

        陆谦给的答案是:“不学习提升自己,你以为自己能走多远多高,一辈子庸庸碌碌做个普通人,生活你是靠脸,还是靠体力?你不能向顾濯学学?”

        沈秋羽:“……”

        当时他手里的哈密瓜都不甜了。

        陆谦这番话,目的性不要太明显。

        沈秋羽笃定他是想把自己打造成满意的替身,一比一复刻顾濯,以实现无法得到顾濯的遗憾,否则真解释不清他这诡异举动背后的目的。

        只是……他能不能换个时间!

        凌晨大半夜的写试卷,真的好困!!

        耽误睡觉,沈秋羽十分不爽。

        幸好最近能借口甩掉陆谦的学习计划。

        登机前。

        沈秋羽特地点开微信,编辑一条请假消息,然后群发给三个老板。

        【啾啾】:回老家探望脑壳有病的七舅姥爷,近期不在北城,请假一周(猛男卖萌.

        jpg)

        北城。

        三个不同地点。

        三个人同时收到同一条微信消息。

        只有远在南城影视基地的原某明星突然打了个喷嚏,被粉饼溅起的粉尘刺激得接连咳嗽。

        化妆师匆忙拿开飞粉的粉扑,非常抱歉地鞠躬道歉:“原老师,对、对不起。”

        原某明星接过助理递来的餐巾纸擦了擦脸,无所谓地笑道:“没事,你不用道歉,继续吧,别耽误时间。”

        化妆师点点头,继续化妆。

        她暗自瞥着这位原姓明星,发觉他今天似乎心情还不错,因为拍戏?

        北城机场。

        沈秋羽群发微信后,没有再看,直接点开飞行模式。

        他把手机收好,正靠在椅背戴眼罩,身边的扶手被敲击着发出声音,伴随着少年特有的不耐烦声音。

        “欸,怎么又是你。”

        沈秋羽懒洋洋偏头,见自己隔壁坐着的人有几分面熟,仔细看看,哦,是那个脑子不太好使的少年。

        似乎叫……傅楠?

        他这会儿困得慌,没理傅楠,起身调整了下空调出风口,戴好眼罩耳塞,顾自睡自己的,全当他是空气。

        傅楠:“……”

        傅楠好气,他怎么老在这人身上吃瘪。

        他正要张嘴说什么时,背后座位有人低声喊着他名字,不认同地制止他打扰别人的行为。

        对方又跟他说了几句话。

        傅楠撇着嘴,不大乐意地回应了句“我知道了,臻哥”,他瞪了戴眼罩的沈秋羽一眼,规规矩矩坐下。

        沈秋羽昏昏沉沉睡了不知多久,闹钟震动的动静吵醒他。

        以防吵到别的乘客,他午觉前把闹铃关闭,只留下震动效果,方便提醒自己。

        他掀开眼罩,看了眼舱外天色。

        全都黑茫茫的,看不清。

        他又看看时间。

        距离抵达南城机场还有十五分钟。

        沈秋羽麻溜儿地收拾眼罩耳塞,做好下飞机的准备。

        不多时。

        飞机准时抵达南城机场。

        沈秋羽睡觉太久错过飞机餐,这会儿正饿得不行,空乘将舱门打开,乘客开始陆续下飞机时,他拎上自己的小行李箱跑得贼快,直奔机场能吃饭的地方。

        他跑得快,没注意后方有人正目光沉静地看着他离开。

        直至他消失在机舱,那人淡淡移开视线。

        傅楠揉揉眼醒过来时,见旁边没了沈秋羽人影,舱内也没剩几个人。

        傅楠:“???”

        那家伙人哪?!

        傅楠傻眼,赶紧东张西望。

        “在找什么?”

        背后座位传来青年低缓的问声。

        傅楠顿住,敛回目光看后面那个病弱的青年,见对方轻轻咳了声,苍白如纸的脸仿佛更白了几分,他忙关心地凑过去顺了顺对方的背。

        傅楠问:“臻哥,你没事吧?”

        傅臻摇头,“没事。”

        傅楠看了眼排队离开的人群,说:“我们也赶紧出去吧,这里面闷。”

        “好。”

        傅臻点了下头。

        两人缀在乘客背后,依次离开机舱。

        餐厅中。

        沈秋羽捧着热腾腾的海鲜馄饨,慢慢喝了口撒了小虾米的汤汁,浓郁鲜香的味道把他馋虫勾得足足的。

        尤其他看见餐勺中颗颗晶莹饱满的鲜肉馄饨,薄透面皮裹着细嫩粉红的肉糜,鲜汤中滚动着细薄的紫菜碎末,葱花浮在高汤表面,为整体增色不少。

        沈秋羽呼呼吹凉馄饨,咬了口薄皮,鲜味在味蕾狂舞,他舒服地眯起眼睛。

        真好吃。

        他吃完海鲜馄饨,又点了店里几样热门小吃,最后满足地擦了擦嘴。

        距离杨严派车过来接他,还有俩个小时,沈秋羽悠然戴好鸭舌帽和口罩出店,准备在附近快餐店等着。

        这鸭舌帽和口罩也是杨严要求的,近期跟原尚传绯闻的人有点多,很影响原尚接代言接剧本,这段时间公司在尽力公关,但相对的,也在控制原尚的私人生活,让他乖乖收敛。

        沈秋羽从杨严话里听出来中心意思。

        原尚约不到人,拉他来凑数。

        他原本不太情愿,但无意间刷到原尚在个人微博更新的减脂餐,品类繁多,餐餐不重样。

        有黑椒鸡片、秋葵蒸蛋、白酌西兰花、柠檬酸辣虾……

        吸溜。

        沈秋羽突然又可以了。

        他其实也不是馋那个轻食减脂餐,主要是想见识见识是不是真的能减脂。

        想着想着。

        沈某某觉得自己好像又有点饿,他在餐台点了杯热饮,坐回窗边,托腮望着室外浓重夜色。

        今夜天朗气清,星云密布。

        明天应该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沈秋羽盯着看了半会儿,低头拿手机对着天空拍照,然后点进微信发给顾濯。

        顾濯那边回得挺快。

        【zhuo】:你在南城?

        沈秋羽懒散神色瞬间跑没。

        卧槽!

        顾戳戳怎么知道?!

        他在附近?!

        沈秋羽立刻压着鸭舌帽,疑神疑鬼地偷偷打量周围,但没有看到顾濯,更没见到任何疑似顾濯的人影。

        沈秋羽满脑壳问号。

        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在南城的?

        沈秋羽小心翼翼回复。

        【啾啾】:?

        【zhuo】:猜的

        沈秋羽:“……”

        这特喵也能瞎猜。

        关键还猜得那么精准!

        于是他默默地撤回照片。

        假装没发过。

        撤回后,他又暗戳戳发过去一份罗列好的菜单,一划半天不到底那种,企图掩盖刚才那件事。

        网线那头的顾濯:“……”

        沈秋羽看顾濯不理自己,又看看手机时间,正好杨严发来消息,说司机在停车场某偏僻位置等他。

        他合上手机,推着小行李箱从快餐店出来,直往停车场方向走去。

        而不远处。

        刚从机场出来的助理正跟司机确认具体位置,转头见上司面无表情望向停车场方向,微微蹙眉,似乎在看什么。

        “顾总?”

        助理疑惑地喊了声。

        顾濯从那方敛回视线,说了句“没事”。

        不多时,两人坐进前来接他们的黑色奔驰,驶离南城机场。

        停车场。

        沈秋羽也坐进接他的汽车,前往原尚剧组集中住宿的酒店。

        路程大概一个半小时。

        接近凌晨一点时,司机把打瞌睡的沈秋羽送到目的地,沈秋羽打着哈欠下车,刚拿下行李箱,汽车嗡鸣一声,嗖地飞出去,消失在夜色中。

        沈秋羽:“……”

        司机全程半个字也没说,完成任务就立即离开,显然杨严先前特意叮嘱过,不能跟他搭话。

        杨严这些事倒是做得很谨慎。

        他心想。

        沈秋羽拖上自己行李箱,耷拉着眼皮往酒店大厅走,到酒店前他联系过杨严,他刚到大厅入口,就有个年轻人给他送来原尚房间的房卡。

        他捏着房卡进电梯,刷上楼层,直接上楼去原尚房间。

        原尚住的是豪华套房,有单独客房,沈秋羽累得不行,进门后先去客房洗澡换衣服,忙完出来,手里拿着行李箱中摸出来的薯片。

        随便搜出来一个老电影,他边吃薯片边看,不知不觉趴在沙发上睡着。

        不知睡了多久。

        房门哐啷响了声,沈秋羽瞬间惊醒。

        他在昏暗中茫然抬起头,借着沙发边的长脚台灯的浅淡光晕往门口看去,见到两道剪影。

        两人在门口说话,高个子的人好像是原尚,但旁边矮个子那个是……谁啊?

        沈秋羽辨认半天,没认出来。

        他干脆从沙发坐起身,仔细往那边看。

        两人似乎在争论什么事,矮个子去拉原尚的手,但被原尚避开,甚至原尚拒绝地往后退了半步,躲开对方的亲近。

        原尚漠然道:“上部戏结束,我们也结束,这是一开始说好的。”

        那人说:“我不信你真的不喜欢我。”

        原尚轻笑,“这有什么信不信,一开始说后只走肾,难道你现在告诉我,你要开始走心?”

        那人抽噎了下,“我喜欢你不可以么?”

        原尚脸色倏然冷了下来,“我对喜欢我的人没兴趣。”

        那人被他冷脸吓得没吱声。

        沈秋羽看了半分钟,明白过来。

        哦,这是在解决情感纠葛。

        他默默拿出行李箱珍藏的瓜子,开始磕起来。

        瓜子和热闹最配。

        原尚按住门柄,又道:“想走心找别人去,没空理你。”

        他正要关门,不料对方突然发难,抓住他领口冲上来要强吻。

        对方将要凑近时,原尚余光倏然在室内瞥见什么,飞快将凑来亲他的青年推开,那青年趔趄跌出房门,摔在走廊,摔得四仰八叉,特别没形象。

        青年瞬间委屈地眼圈发红,非常羞恼地瞪着原尚,刚站起身要说话,突然越过原尚看见室内有道朦胧人影。

        没等他看清,原尚立刻挡住他视线。

        房门嗙地关上。

        青年抿紧嘴唇。

        他极其不甘心地盯着紧闭的房门。

        难怪急着甩了他,原来有别的小妖精。

        而门内。

        沈秋羽不料原尚突然进来,正抓着一把焦糖瓜子在磕,客厅顶灯刷然亮起,他冷不防跟原尚对个正着。

        沈秋羽:“……”

        原尚慢步走过来,边走边脱去外套,抬眸看沈秋羽嗑瓜子,脸色超差。

        沈秋羽干巴巴问道:“……你吃么?”

        原尚呵笑,“不躲了?”

        沈秋羽装傻,“躲什么啊?”

        原尚脸色阴晴难定,“那个叫厉北野的跟你什么关系?情人?”

        沈秋羽就猜到来南城,原尚会重提旧账。

        他放下焦糖瓜子,说道:“厉北野是我老板,我跟他在秋雾山赛车训练场认识的,他让我平时在他去秋雾山时,给他做个饭,不信你可以查。”

        原尚桃花眼眸光锐利地盯着沈秋羽,仿佛要将他看穿,揪出来他的谎言。

        可惜沈秋羽经过非常专业的训练,一般情况下不会露出破绽,除非忍不住。

        原尚定然看了他半晌,移开目光。

        沈秋羽悄悄地松了口气,觉得原尚多半是相信了,毕竟这几天他不可能什么也不做,就等着自己来南城解释,他必定私下让杨严做过细致调查。

        调查覆盖的范围肯定包括厉北野常驻的训练场,那里多数人认识原主,但对原主与厉北野关系并不清楚。

        厉北野保密工作做得相当到位。

        沈秋羽压根儿不怕原尚查到什么,除非厉北野不要脸自曝,否则原尚掘地三尺,也找不出他跟厉北野是情侣的证据。

        毕竟……

        他跟厉北野真不是情侣。

        原尚在沙发落座,桃花眼睨向沈秋羽,忽地开口问:“你会做饭?”

        这问题真的很耳熟。

        沈秋羽看他,“……算会。”

        原尚短促地笑了声,听不出喜怒。

        沈秋羽懵逼脸望着他。

        原尚双臂展开,搭在沙发扶手,不紧不慢地说道:“剧组饭菜我吃腻了,该换换口味,你明天做点吃的。”

        沈秋羽:“?”

        原尚皱眉,“你不高兴?”

        沈秋羽面无表情:“我高兴死了。”

        原尚:“……”

        次日。

        原尚很早去剧组拍戏,沈秋羽醒来时,正好收到杨严发来的微信消息,对方表示菜买好放在客厅冰箱中,让他自己看着办。

        沈秋羽:“……”

        我能怎么办,当然只有点外卖。

        沈秋羽对比冰箱中的新鲜菜,熟练点开外卖app,在上面点了几样菜,装进便当盒,又专门装饰了下,看起来真有几分像现做的便当。

        沈秋羽看着两层便当盒,满意地点点头。

        他可真是个小天才。

        杨严那边得知他做好午饭,派助理过来拿,沈秋羽非常自若地把东西交出去,助理是昨夜来送房卡的年轻人。

        对方拿到便当盒就匆匆赶去剧组。

        沈秋羽没吃到原尚的减脂餐,随意点了两份自己喜欢的外卖,在酒店乐呵呵的吃完,然而他没高兴几小时,下午被原尚喊去剧组看他拍戏。

        他满脸不爽地来到剧组,杨严给他找了个极其不显眼的位置,近乎挡住所有人目光,倒也没再要求他戴口罩,只让他把鸭舌帽戴好。

        沈秋羽对剧组拍摄兴趣不大,看原尚拍玄幻剧看得打瞌睡,他脑袋正一点一点时,倏然有人走近。

        对方脚下踩碎枯枝,瞬间惊醒他。

        沈秋羽刷然抬头看来人是谁,那人被他敏锐反应吓了一跳,愣然站在不远处,直勾勾看着他。

        沈秋羽慢吞吞眨了下眼睛。

        对方是个白净漂亮的青年,纤细瘦弱,大概不到二十岁,染了头深蓝短发,穿着似乎是剧组的戏服,跟原尚那身是同一挂。

        沈秋羽:“?”

        这哪位啊?

        对方抿了下唇,谨慎地走过来。

        他盯着沈秋羽看了几秒,说:“昨晚在原尚房间里的那人是不是你?”

        沈秋羽没说话。

        杨严叮嘱他的事,他可没忘。

        沈秋羽睇了青年一眼。

        心底大概也猜出,他就是昨夜缠着原尚要强吻的大胆青年。

        原尚那刹那的狼狈,倒挺看头。

        青年见沈秋羽不回答,却仿佛笃定一般,伸手指着他,非常肯定的说:“就是你,我这人眼神很好,昨晚肯定是你这小妖精,是不是你勾引——”

        他说到激动时,没控制住情绪,一下掀开沈秋羽的鸭舌帽。

        日光洒落,沈秋羽眼前瞬间明亮,不适地眯着眼,抬头挡了下光。

        哒。

        黑色带字母的鸭舌帽落在草地。

        青年看着沈秋羽那张非常漂亮的脸蛋,瞠目结舌,瞳仁震颤。

        “你、你你……”

        沈秋羽不爽道:“你什么你,说话就好好说话,怎么还掀我帽子。”

        沈秋羽不悦地看了他一眼,弯腰拾起帽子,拍拍灰,继续戴好。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青年老实道歉,秀气脸蛋却突然泛起可疑红晕。

        沈秋羽见他认错态度良好,也没跟他生气,就摆摆手表示自己不生气。

        青年小声“嗯”了下,却杵在这里没走。

        沈秋羽莫名其妙道:“你还有事?”

        “……有事。”

        青年瞄他一眼,脸又红了几分。

        沈秋羽:“???”

        沈秋羽满头问号。

        大兄弟,我问个问题而已,你脸红什么,这问题很不可描述么?

        青年瞄着看了他几眼,倏然朝沈秋羽走来,他不自然地捋了捋头发,走到沈秋羽近处时,停下脚步。

        然后……

        他在沈秋羽懵逼又震惊的表情下,一屁·股坐他腿上。

        沈秋羽:“???????????”

        青年双手自然地搂住沈秋羽,漂亮脸蛋红扑扑的说:“你长得很对我胃口,你跟原尚可以,那我也可以,你跟我试试吧,我可容易推了,哥哥,□□吧。”

        沈秋羽:“………………”

        我操·你大爷。

        沈秋羽现在满脑海循环一句话。

        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

        青年脸色不佳地从沈秋羽腿上挪开,嗔怪道:“不草就不草,你怎么骂人。”

        沈秋羽无语道:“这种事是能随随便便约的么,你不怕得病啊?”

        青年说:“那你有病么?”

        沈秋羽顺嘴说:“我当然没病。”

        青年又要娇笑着搂过来,“没病不就行了,我也没病,你跟我做吧,肯定舒服,我会让你爽死。”

        沈秋羽嘴角抽搐,原尚这都是些什么情人床·伴,这特喵跟他简直是一丘之貉,都半斤八两!

        沈秋羽把他推开,冷漠脸说:“我不行,咱俩撞号了,你找别人去吧。”

        青年笑意退散,瞬间站得远远的。

        “你看着高高帅帅的,怎么做下面。”

        这话沈秋羽不乐意听,立刻反驳道:“下面怎么了,我人懒不爱动,不行啊。”

        他这话说得相当理直气壮。

        青年:“……”

        沈秋羽以为终于把对方解决,结果青年又火速靠近,问道:“那你跟原尚在一起,也是下面?”

        沈秋羽愣住,“啊这……”

        青年近距离望着那张漂亮脸蛋,简直心花怒放,一见那个钟情,心脏小鹿乱撞,一直砰砰跳个不停。

        他目光紧紧盯着对方殷红莹润的唇瓣,脸红到耳朵根,这人长相可太对他审美了,真好看。

        情不自禁地越靠越近。

        沈秋羽沉思后,正要回答青年的问题。

        突然。

        背后响起森冷惊怒的声音。

        “你们在干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炮灰:哥哥,来嘛

        秋崽:撞号勿扰

        炮灰:???

        顾戳戳:(抵达现场中)

        2("穿成万人迷替身后我开始罢工");

  https://www.lewen.cc/88/88005/354868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