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46

        ("穿成万人迷替身后我开始罢工");

        46

        杨严交代完原尚的安排,

        便挂断通话。

        沈秋羽捏着手机,整个人都在风中凌乱,凌乱两秒,

        他又跑去翻日历,

        整页看完下来,月底似乎也没有很多吉日,怎么大家都开始扎堆办宴会?

        有钱人的世界他真不懂。

        看看时间,

        距离月底大概有一周,

        他就把这些事暂时搁置,全神贯注地盯新房子那边的装修。

        这套一居室他和沈安两个人住确实有些拥挤,

        尽早住进新房子比较好。

        他对装修不熟悉,

        需要边学边看,

        盯装修就盯得很紧,以防出现自己疏忽的地方,

        以后再来修整就非常麻烦。

        在新房子那边没忙两天,

        杨严发消息来说原尚会提前两天回北城,届时由他陪着原尚,

        又特意提醒他住酒店时要检查有没有偷拍摄像头和私生跟踪。

        原尚对私生活很随性,杨严怕又招来什么黑料给对家当木仓使,

        最近原尚对家某男明星在抢代言,拉踩他很严重,杨澜那事也是这人公司暗中操作,

        简直像条咬住肥肉不松口的狗,烦人得紧。

        杨严把条条框框列得特别繁琐。

        沈秋羽沉默听等他说完,表示道:“杨哥,做保镖这是另外的活,得加钱。”

        杨严:“……”

        很快,

        沈秋羽收到杨严打来的一笔奖金,喜滋滋买了些新房需要的电器,比如洗碗机空调什么的,甚至还请顾濯吃了次饭,选了上次那家中餐厅。

        没错,沈秋羽依然没死心,他特意带顾濯过去,就想试试能不能听完袁叔嘴里那话的后半截。

        可惜不凑巧,袁叔回老家探亲去了,回来时间暂时未知。

        沈秋羽坚定表示,他一定要弄清楚顾濯是什么样子的棘手!

        顾濯:“……”

        原尚是周六航班。

        沈秋羽趁着他没过来,周五先去花鸟市场,找找顾濯说的金边小桃红,买来给顾母做生日礼物。

        他提前查阅过不少兰花资料,顾濯提到的金边小桃红品种很适合新手,也比较好养活,如果顾母真的不擅长养花,这个品种确实很合适。

        在花鸟市场来来回回逛了几小时。

        沈秋羽在角落一家花店看中一盆养得非常好的兰花,枝繁叶茂,叶绿花繁,每片花瓣上有一点殷红。

        这倒很符合金边小桃红的特点。

        每盆植物都用小纸条标着它的品种名称,沈秋羽伸手去翻挂在叶片上白色的小纸条,想看它是不是金边小桃红。

        他手还没碰到小纸条,旁边突然横来一双手,飞快截胡,对方动作又快,他肩膀还被猛撞了下,差点摔倒。

        沈秋羽皱眉,不爽地看向肇事者。

        对方大概十五六岁,五官英挺,长相很俊朗,浑身自带一股恃强凌弱的倨傲。

        他见沈秋羽不悦地盯着自己,上下打量沈秋羽,看他穿得很穷酸又寒碜,满脸不屑地哼了声,半句道歉也没有,抱起盆栽就走开。

        沈秋羽:“???”

        世界上竟然有这么欠揍的人。

        拳头硬了。

        沈秋羽叫住他,“你等等。”

        少年抱着盆栽回头,不耐烦地看他,“干什么?”

        沈秋羽指指盆栽,“你抱盆栽的时候撞到我,不说句道歉就走,你觉得合适么?”

        少年撇嘴,“我哪有撞你,你碰瓷吧。”

        他拒不认错,态度相当恶劣。

        沈秋羽微眯杏眼,“你确实没撞到我。”

        少年讥讽道:“那你还不滚开。”

        沈秋羽笑着说:“刚才是狗撞到我,错怪你,真不好意思。”

        少年:“……”

        少年脸色骤变,“你阴阳怪气骂我?”

        沈秋羽无奈地摊手,“谁应骂谁。”

        少年顿时气得脸色铁青,想反驳,又无从下嘴,憋得满腔火气。

        沈秋羽看他那副有气没处撒的模样,笑道:“小朋友,下次出门记得带礼貌。”

        教训对方两句,沈秋羽转身到旁边继续看兰花,无视少年怒瞪而来的目光,心情格外好,他很喜欢让没礼貌的熊孩子领略社会毒打。

        沈秋羽顾自翻着盆栽小纸条,店老板正从里屋出来,见他在找兰花,给他指了下金边小桃红的位置。

        正好在少年背后那排花架。

        沈秋羽越过少年头顶看向后方花架上的盆栽,那排兰花枝叶翠绿,品相非常不错,他径直绕过少年走去。

        少年眼底闪过一丝恶意,故意伸脚绊他。

        沈秋羽假装没看见,抬脚用力踩下去,踩中他穿运动鞋的jio尖,比他更恶劣地碾了下。

        少年:“……”

        下一秒。

        少年发出杀猪般的嚎叫。

        沈秋羽毫无诚意,“对不住,没看见。”

        他嘴上说着道歉的话,但表情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全写着“踩你踩你,就踩你”。

        少年嘴都要气歪了。

        他握着拳头想揍沈秋羽,可又抱着腿,没法腾开手。

        沈秋羽施施然撤回脚,越过抱脚痛嚎的少年,直接去花架边,选了一盆品相更好的金边小桃红。

        店老板看了眼旁边的少年,过来帮沈秋羽把兰花端下来。

        沈秋羽正要问价格。

        少年瞪着沈秋羽,跟店老板说道:“他看那盆兰花多少钱,我出价的十倍,你把它卖给我。”

        店老板神色为难,“这……”

        少年继续加价,“二十倍,不,三十倍!”

        沈秋羽指着另一盆:“那我要这盆。”

        “这盆我也要。”

        少年财大气粗的说道。

        沈秋羽瞥他,一脸看傻子的表情。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人傻钱多?

        接下来。

        少年不依不饶地抢夺。

        沈秋羽选一个,他抢一个,直到把那整排花架的兰花全抢完,见沈秋羽没得买,他洋洋得意地看向沈秋羽。

        沈秋羽不慌不忙地把二维码拿给他。

        “扫吧。”

        少年:“???”

        店老板突然卖出这么多盆兰花,收获一大笔钱,别提多开心,当场白送沈秋羽两盆自珍金边小桃红,还偷偷给他提成发微信红包。

        两人相谈甚欢。

        沈秋羽乐呵呵抱着两盆兰花离开。

        少年:“???”

        就……好像哪里不对劲??

        等他快速付完兰花的钱,急匆匆追出来,街道左右两边,人来人往,已经不见沈秋羽人影。

        少年愤然踢了脚路边石台,石台倒是安然无恙,他自己反而痛得嗷叫一声,陡然想起脚趾头被那人踩过。

        他气得不行。

        “傅楠。”

        有人叫他。

        傅楠满脸憋屈地抬头。

        旁边那家室外花店慢步走出一个高挑身影,他撑着一柄太阳伞,很瘦弱,脸色病白到近乎透明,看上去孱弱多病。

        他掩唇轻咳,眉宇间透着浓重病气。

        傅楠立刻站直身,小跑着过去扶住他。

        “臻哥。”

        他喊了声。

        *

        沈秋羽抱着两盆兰花离开花鸟市场,直接坐上网约车回北门的欢跃小区。

        他下车后,又顺便在楼下买了些调料,上次顾濯两顿晚饭把家里两瓶黑醋白醋以及一瓶香醋全都给用光,他忘了补上,今天正好记起。

        到家后出了满身汗,他忙去浴室洗澡。

        进去没多久。

        他搁在沙发上的手机响起。

        沈安坐在茶几边画画,倏然听见来电声,扭头看了眼嗡嗡震响的手机。

        屏幕上是没有备注的陌生号码。

        而且是外地的。

        他往浴室喊了几声“哥哥”。

        淋浴水声大,沈秋羽那边没听见。

        手机连续响着,起码打来三次。

        沈安担心对方有急事,便拿过来帮忙接听,他不熟练地划开接听提示,音筒那方很快传来男人语调轻松的低沉声线。

        “我提前回北城,两小时后来机场接我。”

        沈安等对方说完,开口道:“他在洗澡,不方便接电话,等下——”

        “你是谁?”

        对方语气不悦地打断他。

        沈安微愣,正要回答对方。

        通话那方突然毫无预兆地挂断,留下一串“嘟嘟嘟……”的忙音。

        沈安:“?”

        沈安疑惑地看着来电,这是打错了?

        沈秋羽舒舒服服冲完澡出来,盘腿坐在沙发上啃哈密瓜时,沈安就把这事儿跟他说了,沈秋羽点开看了眼那陌生号码,再联想最近买房后各种装修电话打来,快烦死他了。

        他觉得多半也是骚·扰电话,顺手拉黑。

        然后他懒散地躺在沙发啃水果,沈安也边吃边画画,他画的是哈密瓜。

        两人悠闲呆至晚餐时间,沈秋羽正打算点外卖,房门忽然被人敲响。

        沈安起身去开门,见门口站着个非常俊美的陌生青年,不禁愣住。

        对方看到他,也是一愣。

        两人默不作声地对望。

        谁也没说话。

        玄关那边突然安静。

        沈秋羽疑惑地扭头看向那边,倏然瞥见门口拎着两袋菜的顾濯。

        他没留神,顿时从沙发滚下去,摔得“哎哟”叫了声,又麻溜儿地爬起来。

        “阿戳?”

        沈秋羽喊道。

        十分钟后。

        顾濯在厨房慢条斯理地清洗蔬菜。

        沈安目光从厨房收回,疑惑道:“哥哥,他是厨师么?”

        沈秋羽摸摸鼻尖,“算……半个吧。”

        沈安:“???”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这哪有算半个的?

        沈安麻木脸看他哥。

        沈秋羽没再跟他说这个,撸起袖口钻进厨房,死皮赖脸地挨着顾濯要帮忙,顾濯不让,他还着急。

        有些人表面是去帮忙,实际就是去蹭吃蹭喝。

        顾濯瞥着沈某某边洗菜边往嘴里夹凉拌胡萝卜丝,没一会儿,一小碗就被他给吃光,顾濯足足“……”了三分钟,才伸手没收作案工具。

        竹筷被没收。

        沈秋羽也不着急,开始蹲糖醋排骨,嘴里叭叭道:“戳戳,还是你做的菜最好吃,我跟你说……”

        他回头看了眼客厅,鬼鬼祟祟靠近顾濯,在他耳边压低声,轻轻道:“小安做饭只比我好一点点,说不定我努努力,就跟他差不多了。”

        压低声线后的尾音略显沙哑,像带着小钩子,在心间轻轻戳了下,麻酥酥的。

        顾濯眸色微动。

        他不着痕迹地偏开脸,似乎在避开什么。

        沈秋羽不仅没发觉他的异样,更没发觉两人姿势有多亲密,勾着顾濯肩膀哥俩好地说个不停。

        顾濯黑眸睨着搭在自己肩膀上那只手,白皙莹润,纤细劲韧,薄薄肌肤下隐约透出青色筋脉,清晰漂亮。

        他敛回目光,将沈秋羽搭在他肩头的手放下,继续翻炒铁锅中散发诱人肉香的长条排骨。

        沈秋羽正要再勾上去。

        他忽然瞄见什么,又停住。

        片刻。

        他伸手在顾濯耳垂捏捏,“你缺氧么,耳朵怎么这么红?”

        顾濯:“……”

        砰地一声。

        厨房门关上。

        沈秋羽被赶出厨房。

        他眨巴眨巴眼睛,满头雾水,完全想不出自己被赶出来的原因。

        但回去又怕顾濯生气,只好坐回沙发,继续啃他自己的哈密瓜。

        啃到第二块。

        他手机响了声,有人发微信消息。

        是杨严。

        【杨哥】:你家地址发过来

        【啾啾】:?

        【杨哥】:有用

        【啾啾】:[欢跃小区.地址]

        地址发过去。

        杨严那边没再回复。

        沈秋羽看着聊天界面,心想杨严要他家地址做什么,难道明天原尚来北城会到他家?或者原尚让他寄什么东西?

        他想了几点,顿觉都有可能。

        反正可能性就这些,总不可能原尚今晚提前到北城,还专门跑他家里来吧?

        这想想都不可能。

        沈秋羽继续啃完这块哈密瓜。

        等着顾濯开饭。

        不多时。

        顾濯将晚餐做好,沈安忙活着拿碗筷,端菜上桌。

        沈秋羽也慢悠悠加入其中。

        今晚顾濯做的四菜一汤。

        既有莲藕排骨汤,又有麻辣水煮肉片、梅菜扣肉和糖醋排骨,最后是一道炝炒时蔬,满足饭桌上三个人的需求。

        沈秋羽馋得直流口水,没想到顾濯真的信守承诺,把那天他没吃到的三样菜,在今晚做给他吃。

        这种好兄弟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

        他愈发坚定要跟顾濯做异父异母亲兄弟的想法。

        沈秋羽超级高兴,顺手拍了两下他旁边顾濯的大腿,暗示自己的开心,却没发觉这举动过分暧昧。

        顾濯身形倏忽一僵。

        对面的沈安也皱着眉看过来。

        沈秋羽依然嘻嘻傻笑,又大大咧咧地把手挪到顾濯背上,哥俩好地拍了拍。

        顾濯:“……”

        顾濯无情地把他爪子拿开。

        沈秋羽也不在意,夹起糖醋排骨塞嘴里,裹着排骨的肉块外焦里嫩,一点也不柴,咸甜美味。

        他舔舔嘴角的赭色糖汁,准备再夹一块,门口倏然传来敲门声。

        三人循声看去。

        沈秋羽说:“我去开门,你们先吃。”

        他嘴里说着让两人先吃,实际上手里正捏着根糖醋排骨。

        沈安:“……”

        顾濯对他这些行为早已免疫,见怪不惊。

        沈秋羽到玄关边,伸手开门。

        室外声控灯灭,玄关灯也没开,门外黑漆漆一片,模模糊糊的什么也看不清。

        他拧了下眉,正要关门。

        突然。

        浓烈黑暗中有一双手倏地朝他伸来,速度极快。

        而沈秋羽反应敏锐,速度更快,猛地擒住对方手腕大力一扯,眸色锐利地挥拳揍出去,正中对方脸颊。

        被揍那人痛叫着让他住手。

        沈秋羽偏不。

        对方气得骂了声“shit”。

        沈秋羽心说,哈呀,这种时候你还敢骂人,我打。

        又连揍对方三拳,等他撤回手,想看对方还骂人不,哪知霎时看清对方的俊脸,不,现在已经不太俊了。

        原尚捂住红肿侧脸。

        他那双深情桃花眼中一片冰冷,却半句话也没说。

        沈秋羽默默拿起手机,拨出某个号码。

        沈秋羽:“喂,120么?”

        医院。

        冰敷着侧脸的原尚戴上墨镜和鸭舌帽走出就诊室。

        沈秋羽小步跟在他背后,怂怂哒。

        其实他也不是故意的,谁让原尚一声不吭跑来,还想拿手擒住自己,他只是条件反射,下手快了一点点,重了一点点,不是诚心要公报私仇。

        原尚默不作声地到休息区坐下。

        沈秋羽低头道歉,“……对不起。”

        原尚惯来爱惜他那张脸,这件事沈秋羽再清楚不过,前段时间两人在a岛同住,他见原尚每天都在护肤做面膜,外出去沙滩时,也会谨慎地用着防晒喷雾,精致得不行。

        而现在……

        他把原尚那张引以为傲的俊脸给打肿。

        沈秋羽欲哭无泪。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不打脸。

        原尚冷着脸看沈秋羽一眼,又转眸看他后方的顾濯,问沈秋羽:“那个人是他?”

        沈秋羽从悲观中抽离,反问:“什么那个人是他?”

        原尚有种对牛弹琴的既视感,他深吸一口气,隐忍火气的说:“今天让你洗澡的人是他?”

        沈秋羽:“???”

        他怎么越来越听不明白原尚在说啥?

        什么让他洗澡的人是他?

        这又关顾濯什么事??

        什么乱七八糟的?!

        这俩人完全不在一个频道,鸡同鸭讲半天,原尚黑着脸把沈秋羽赶走。

        沈秋羽在原地踌躇不动。

        顾濯说:“你先回去,这里交给我。”

        沈秋羽看看原尚要心梗的表情,心想顾濯留在这里,原尚应该会更高兴,就点点头,从医院门诊楼离开。

        门诊楼内。

        原尚看向顾濯,“你什么意思?”

        顾濯道:“去酒店再说。”

        原尚顺着他视线往外看,隐约在角落见到几个可疑人物,扛着小型摄像机,似乎在偷拍这边。

        原尚不爽地冷着脸,却也起身跟顾濯从门诊楼内部电梯下楼,去地下停车场,避开偷拍跟踪的几个狗仔。

        两人坐上宾利。

        顾濯拧动汽车钥匙,发动引擎,驶出地下停车场,一路上两人都没开口说话。

        直至宾利车停在北城酒店地下室。

        原尚没下车。

        他手里的墨镜挑动着中控台面的一袋水果糖,没有拆封,但这袋甜蜜糖果的画风与车厢内整体沉闷格格不入。

        原尚语气平常道:“你什么时候变得爱吃水果糖了?”

        顾濯没有说话。

        原尚探手拿起那袋水果糖,正要撕开包装,眼前倏然晃过暗影,水果糖袋瞬间被拿走,手里空空如也。

        他抬眸看主驾驶。

        顾濯将糖果放置在方向盘后的中控台,和手机并列,明明只是简单的举动,却莫名令人觉得他很珍视那袋平平无奇的水果糖。

        原尚面容上的轻松渐渐敛去。

        “你也想尝尝水果糖的味道?”

        顾濯不答反道:“你该上楼了。”

        原尚桃花眼中笑意消失,“水果糖不适合你。”

        “这话应该说给你自己听。”

        顾濯神情依旧平静而冷淡。

        原尚冷着脸下车,摔上车门离开。

        顾濯面无表情摇上车窗。

        启动车时,他低头看向挨着仪表盘的水果糖,数秒过去,默然抽出干净的餐巾纸,认真擦过糖袋上被原尚碰过的地方。

        做完后,他将水果糖放回原处。

        引擎发动,宾利很快驶离酒店停车场。

        *

        深夜十一点。

        沈秋羽到家时,沈安正缩在沙发上熟睡。

        他过去把沈安摇醒,沈安还云里雾里的没睡醒,半天醒神后,问他原尚怎么样,伤得重不重。

        沈秋羽道:“放心,不是很严重。”

        他又跟沈安说了几句,然后哄着他回床上休息,自己也洗漱后回卧室休息。

        次日清晨。

        沈秋羽被厉北野夺命连环call吵醒。

        他迷迷糊糊地伸手解锁手机,接听来电,也不顾厉北野那头说什么,默默戴上耳塞继续睡。

        这耳塞购于厉北野第二次吵他。

        厉北野那边说了半晌也不见回应,试探性喊了声“沈秋羽”,音筒中只余下均匀的呼吸声。

        厉北野:“……”

        等沈秋羽再醒来,他发现厉北野居然没有挂断通话,拿起手机喊了声厉北野,那边含糊地应了声,显然也在通话那头睡着了。

        沈秋羽:“……”

        这是什么绝世奇葩。

        沈秋羽简直不想理他。

        他算算日子,不到两个月就能摆脱厉北野,拿到高薪替身工资,他觉得自己又可以了。

        那就看在钱的份上,再忍忍他。

        反正钱不嫌多。

        厉北野察觉沈秋羽醒了,强行醒过来,命令道:“你今天过来遛崽崽。”

        沈秋羽问:“崽崽是谁?你都有儿子了?”

        厉北野:“……”

        厉北野气道:“我养的那只德牧。”

        沈秋羽:“哦。”

        沈秋羽心说,你可真是人瘸心不瘸,骨折的腿还没好,就养只精力旺盛的小奶狗,还不遛它。

        沈秋羽越发觉得他这四份替身工作奇奇怪怪,跟别家穿书成替身一点也不一样,他仿佛穿了本假书。

        他起床洗漱收拾,先去新房子查看装修进度,然后打车去厉北野家,接到小德牧,帮他遛狗。

        结果他遛狗遛到半路,原尚又打电话让他过去,沈秋羽索性抱着狗一起过去酒店,因为宠物狗不能进酒店,他就找借口骗原尚下楼。

        不多时。

        穿戴严实的原尚出现在楼下,他走过来正要开口说话,冷不丁瞥见沈秋羽怀里的小奶狗,鼻梁下那半截俊脸刷然惨白,整个人迅速后退,动作慌乱,险些摔倒。

        他声音发颤道:“……这、这东西哪儿来的?你快点把它扔掉!快点!”

        沈秋羽:“???”

        沈秋羽提示说:“这是狗。”

        原尚极其不爽道:“我不知道它是狗么,快扔掉!扔远点!”

        沈秋羽看他那过度的反应,突然福至心灵,明白了什么。

        “你……是不是怕狗?”

        原尚抿直发白的唇瓣,没说话。

        沈秋羽也有恐水的毛病,也算能跟他感同身受,这种来自心灵深处的恐惧,一般很难克服,他就抱着小德牧走远些。

        原尚看他走远,又把他叫住。

        沈秋羽停下看他。

        原尚迟疑几息,说:“算了,你把它抱好,跟我保持我三米距离。”

        沈秋羽不明白他为啥突然又没那么怕,但也没细究,按照他吩咐行事,站在距离他三米的位置。

        他看了眼原尚,冰敷一晚,原尚侧脸稍微消肿,但看着依然有点左右脸不对称,昨晚下手确实有点重。

        沈秋羽心虚低头。

        原尚看过去时,见他有几撮头发不听话地卷翘起来,迎着习习夏风一颤一颤的,莫名可爱。

        他不自觉地扬起唇角。

        徒然。

        笑意顿住。

        原尚移开目光,沉沉吸了口气。

        他是个相当颜控的人,对长相符合他口味的情人床·伴容忍度一向很高,只要求对方在来往期间不和别人有亲密关系,从不过问对方感情生活问题。

        但昨夜……

        他情绪确实有些失控。

        这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他不喜欢被束缚。

        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

        沈秋羽余光瞄着原尚,见他脸色时不时变化,心想这人怕狗居然怕成这样,要不自己再坐远点。

        他正挪着,忽听原尚问了句话。

        “协议结束后,你打算做什么?”

        沈秋羽抬眸看他。

        原尚离他远,又戴着宽大墨镜和鸭舌帽,他看不清他的神情。

        沈秋羽思考着说:“我大概想换个城市生活,暂时没想好去哪里。”

        原尚点头,“你这样想,很好。”

        沈秋羽满心莫名其妙,原尚这话说得好像怕他缠着他似的。

        两人原地坐了片刻。

        原尚说:“前段时间的安排改了,你不用陪我去看长辈,我带别人去。”

        沈秋羽高兴点头,“那好啊。”

        他这副迫不及待的样子很让人不悦。

        原尚语气危险,“你很高兴?”

        沈秋羽隐约听出他不爽,头摇得像拨浪鼓:“没有没有,我这是泣极而喜。”

        原尚:“……”

        诡辩。

        原尚想。

        他又问:“昨晚顾濯在你家做什么?”

        沈秋羽如实回答,“做饭。”

        原尚眯眼,“他为什么来给你做饭?”

        沈秋羽认真思索,“大概因为……我长得好看?”

        原尚:“……”

        他本想呛沈秋羽两句,可看看那张符合他审美的漂亮脸蛋,一时间又挑不出刺。

        于是他说:“你也就这张脸能看。”

        沈秋羽:“……”

        原尚不紧不慢地站起身,“过几天我回剧组,你找时间过来,过来前先联系杨严,别被狗仔拍到。”

        沈秋羽点点头。

        原尚满脸忌惮地瞥了眼沈秋羽怀里的小德牧,命令道:“不准带这东西来。”

        沈秋羽继续点头。

        原尚很满意,转身进入酒店大厅。

        他走后,沈秋羽飞快打车回麓谷别墅区,紧赶慢赶地回到厉北野家。

        厉北野非常不满,“让你遛狗,你这是要遛到西伯利亚去?出门几小时。”

        沈秋羽暗戳戳甩锅,“是崽崽想多玩一会儿。”

        厉北野睐了眼脚边撒欢的小德牧,哼了声,倒也没再追究沈秋羽出门几小时不回的事。

        保姆给沈秋羽倒了杯水。

        沈秋羽谢过后,端起来咕噜咕噜地喝。

        厉北野捞过边柜上一张白金色纸片,随口说道:“顾家邀请我去28号生日宴,你陪我一起……”

        “噗——”

        沈秋羽一时没忍住,被水呛到。

        保姆惊了下,连忙给他递去纸巾和干净毛巾。

        沈秋羽边擦边问:“你说谁家的生日宴?”

        厉北野那双翡翠绿眸看他,“顾家。”

        沈秋羽苦着脸问:“我能不去么?”

        厉北野呵笑,“你觉得呢?”

        沈秋羽含泪点头,心说幸好只是厉北野邀请,他比较憨憨,好糊弄。

        晚餐后。

        沈秋羽回欢跃小区,今晚陆谦没找他,应该是没空,于是他打算整理月底的日程表,方便他周旋。

        整理着整理着,沈秋羽发现日期……好像大概也许可能在同一天。

        沈秋羽:“……?”

        他再一看地址。

        都是北城酒店宴会厅。

        沈秋羽:“!!!”

        妈耶!

        这特喵是什么可怕的修罗场?!

        *

        宴会前一晚。

        沈秋羽尝试所有致重感冒的小妙招。

        然后……

        他第二天更加生龙活虎了。

        沈秋羽:“……”

        看看时间。

        他顶着俩黑眼圈,赶在几波人来小区接他前,生死时速地狂奔去地铁站,险险避开第一个修罗场。

        等他到目的地附近,望向远处高耸的北城酒店,心情可以说是相当复杂。

        这时。

        旁边有民间乐队在征集大家意见,看他们下一首弹奏哪首歌曲。

        沈秋羽问:“大哥,能点歌不?”

        主唱笑着说:“小兄弟,你想点哪首。”

        沈秋羽表情沧桑,“我想点首《凉凉》。”

        主唱:“???”

        在《凉凉》的bgm下。

        沈秋羽步伐飘忽地走向北城酒店。

        没走几步。

        一辆黑色奔驰停在他身旁,副驾驶车窗降下,露出顾琤那张温润文雅的俊脸。

        “小沈。”

        沈秋羽心如死灰的表情顿时宛如看见救星般,杏眼蹭地亮起,整个人都像枯木逢春般活过来了。

        他怎么就忘记顾琤了,跟着他肯定没有修罗场!

        沈秋羽狂喜,“顾哥!你简直是我救星!我太喜欢你了!”

        顾琤温煦笑道:“先上车吧。”

        沈秋羽飞快点头,打开后座车门坐进去。

        然后……

        他对上陆谦、顾濯两张俊脸。

        沈秋羽:“……”

        那什么,现在下车还来得及不?

        作者有话要说:  顾戳戳:你对我大哥没死心?

        秋崽:我想狡辩一下

        陆老师:有空喜欢人,没空多写点卷子?

        秋崽:……

        2("穿成万人迷替身后我开始罢工");

  https://www.lewen.cc/88/88005/354868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