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44

        ("穿成万人迷替身后我开始罢工");

        44

        周末连续两晚的醋溜菜,

        酸得沈秋羽怀疑人生,等顾濯离开,他后知后觉的顿悟一件事。

        顾戳戳他好像在生气。

        但……

        为什么?

        沈秋羽百思不得其解。

        那天他在车里问过,

        顾濯明明说没生气,

        怎么现在又突然生气,是工作不顺心?或者顾氏集团最近有什么难事?

        更或者是别的原因?

        他越想越头秃,却得不出答案。

        这时。

        洗衣店老板忽然联系他,

        称有两身衣服在店里放置许久,

        请他过去拿,沈秋羽恍然想起,

        他先前借顾濯的两件衣服没还,

        一直放在干洗店。

        他跑去取回衣服,

        给顾濯发了微信。

        顾濯让他把衣服放在顾氏集团一楼前台,届时吩咐助理去取。

        沈秋羽照做。

        顾氏集团。

        一楼。

        前台正在整理资料。

        有人寄放东西,

        她以为是员工快递什么的东西,

        顺手接过并递去记录册,要求填写简单的个人信息。

        对方填完拿给她,

        前台无意识地扫过信息栏,猛地瞥见“顾濯”两个字,

        她倏然顿住,飞快抬头。

        柜台外面站了个明艳秀丽的青年,他身穿简单的浅色休闲装,

        背着深色帆布挎包,很白净俊秀,正笑盈盈的看着她。

        青年笑出两颗梨涡,“顾副总的助理等下来拿,麻烦你交给他,

        谢谢。”

        “不客气。”

        前台愣然点头。

        她再看手里拿的干净纸袋,见袋中似乎是衣物类的私人物品,心头顿时掀起惊涛骇浪。

        卧槽卧槽卧槽!?

        这帅哥是谁?跟顾副总什么关系??

        好奇。

        超级好奇。

        沈秋羽倒没注意到前台的激动,他给完东西就离开,折身走了几步,脚步微顿,又想起什么。

        前台暗自猜测这漂亮青年跟自己公司顾副总是什么关系,会拿着顾副总那么私人的衣物过来公司给对方。

        说是朋友,似乎又亲密了些,说是恋人,私人物品送来公司转交,又奇奇怪怪的。

        前台正在心底八卦着,冷不防对方突然掉头折返回来。

        前台立刻标准式微笑,“请问先生还有什么事么?”

        沈秋羽从兜里摸出一袋水果糖,认真脸道:“麻烦把这个一起给他。”

        前台:“?”

        直到沈秋羽离开,前台都盯着那包糖。

        她很懵逼。

        给顾副总……一袋糖。

        这什么操作?

        *

        沈秋羽从顾氏出来,想了想,又开始给顾濯发微信消息,他虽然想不出来顾濯心情不好的原因,但自己作为朋友,那肯定得关心关心他。

        沈朋友立马开始关心。

        于是。

        顶层办公室的顾副总突然被微信消息轰炸,旁边正在做汇报工作的助理闻声,睨了眼他嗡嗡直响的手机,屏幕不断有新消息弹出来。

        好像是三个字的备注。

        什么什么鼠。

        顾濯倏然抬眸睐他,助理匆忙移开目光。

        顾濯神色平淡地将手机反扣。

        “继续。”

        助理点头,接上刚才的汇报。

        他心底却在嘀咕,是谁在给顾副总发的消息,顾副总居然要藏起来。

        等助理离开办公室。

        顾濯睇了眼手机,默然拿起来划开锁屏,点进沈某某的对话框。

        几十条未读信息刷然划过。

        最终目光定格在末尾两条消息。

        【啾啾】:阿戳,生气会伤肾阳*

        【啾啾】:你快别气了(认真脸)

        顾濯:“……”

        而楼下。

        沈秋羽发完超多“关心”消息,又特别提醒顾濯生气的危害,简直要被自己感动落泪,非常心满意足地摁灭手机。

        刚坐上网约车,手机“滴”地一响。

        他瞥了眼,见是来自【zhuo】的微信。

        沈秋羽激动:肯定是顾戳戳在感谢我!

        短短瞬间。

        沈秋羽连后面几天宵夜吃啥都想好了。

        他飞快划开锁屏,切入对话框。

        在看清内容,脸上缓缓冒出无数个问号。

        【zhuo】:吃太多,也会

        【啾啾】:???

        消息发过去,顾濯没有再回。

        沈秋羽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顾濯那句话指什么,他顿时好气哦,终于明白顾濯为啥长这样依然没对象。

        肯定是因为他太毒舌!

        沈秋羽立刻决定晾晾这个朋友,让他好好反省反省自己的行为,这已经严重危害他们的友谊。

        他关闭手机,直接去沈安所在的医院,没有再给顾濯发消息。

        沈安转院后,医生安排手术前让他做全身体检,目前结果已经出来,在决定做手术前,医生需要跟家属谈谈,说清楚手术的利害关系。

        这种手术很特殊,危害与好处并存。

        医院。

        沈秋羽先去病房看望沈安,买了一些少年人会喜欢的零食,以及绘画材料,他看得出来沈安很喜欢画画。

        沈安收到画笔和绘本非常高兴。

        他当场给沈秋羽画了只嫩生生的小白兔,栩栩如生,看上去毛绒绒的,相当肥美……啊不对,是相当可爱。

        沈秋羽夸道:“这小白兔看着真好吃。”

        沈安高兴附和道:“是啊,我也觉得它真可爱……嗯???”

        沈秋羽没注意自己说漏嘴,把零食放边柜上,给沈安递去一包海苔,沈安慢吞吞咬着吃,时不时看沈秋羽一眼,好像又什么话想说。

        沈秋羽盘腿坐在座椅上,姿势懒洋洋的,也咔嚓咔嚓咬着酥脆的海苔片。

        “有什么话就说吧。”

        沈安犹豫道:“哥哥,这里住院费是不是特别贵?”

        沈秋羽往嘴里塞了两三片海苔,边吃边道:“不贵,很平价,你哥我负担得起,你安心在这里住就行,等你治好病,我就带你回家,这里住着不方便。”

        沈安微愣,继而沉默地低下头。

        他不吭声了。

        “怎么了?”

        沈秋羽抬眸看他。

        沈安闷声说:“哥哥,我们不住家里,搬出去住吧。”

        沈秋羽满脸懵逼,“好端端家不住,为什么要搬去外面住,家里不好么?”

        “在家,哥哥只能住阳台。”

        沈秋羽愣住。

        几秒后。

        他反应过来沈安在说什么。

        他俩的信息不对等,沈安目前并不知道沈富强和蒋玉淑的事,更不知道他已经和沈家断绝关系。

        许久前蒋玉淑在电话里提过,沈富强车祸瘫痪,但他没去了解沈富强住在哪家医院,也没去看过他。

        沈富强待原主差,他看不过眼,自然不可能去探望。

        这件事沈秋羽没打算隐瞒沈安。

        沈富强虽不是原主生父,却是沈安的生父,至于要不要去探望他,也得沈安自己决定,他无权干涉对方。

        沈安听沈秋羽说完有关沈富强的前因后果,脸色煞白,肩膀轻轻颤抖着。

        他摸索着抓住沈秋羽的手,红着眼圈道歉:“哥、哥哥,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对不起……”

        沈秋羽有点手足无措。

        他忙拿起边柜的餐巾纸递给沈安,“这也不是你的错,你不用给我道歉,如果你真觉得很抱歉,就快点把病养好,回家给我帮忙做家务吧。”

        沈安扬起笑脸,“好。”

        沈秋羽又问:“你要去看他么?我帮你查查他在哪个医院。”

        沈安摇头,“他没有好好养过我一天,一直都是哥哥在照顾我,他不要哥哥,我也不要他,况且血管关系并不能代表一切,有时候我宁愿没有他这个父亲。”

        “我有哥哥就行了,其他人不重要。”

        沈秋羽安抚地摸了摸他的头。

        沈安很自然地抬头蹭了蹭。

        他这样的亲昵举动,沈秋羽始终有点不习惯,他不是原主,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沈安的亲近,就默然抽回手。

        沈安满脸不解地望着他。

        沈秋羽尴尬地摸了下鼻尖,又怕心思敏感的沈安多想,找补道:“你主治医师已经在诊室,我先过去找他。”

        沈安乖巧地点点头。

        沈秋羽飞快遁走。

        在转院前,沈秋羽特地了解过每家医院,看他们在地中海贫血方面有没有相关专家,有合适的,再安排沈安转院。

        目前这位主治医师在地中海贫血这种遗传病方面很有经验,沈秋羽到他诊室后,他很清晰地条列出手术的利害,方便沈秋羽去理解。

        沈秋羽跟他沟通后,依然决定进行手术。

        手术固然有风险,但不做手术,沈安时刻会面临生命危险,而做手术,成功率有百分之八十,如果成功,那沈安活下去的可能性就越大。

        沈秋羽跟沈安说过这个问题,他也愿意接受手术治疗。

        定好手术日期。

        医生让沈秋羽回去准备准备,手术之后的那一周,需要家属在病房陪护。

        沈秋羽便回去收拾东西。

        *

        顾家别墅。

        餐厅。

        一桌四人安静用餐。

        无人说话。

        直至晚餐结束。

        顾父特意留下顾家俩兄弟,顾琤和顾濯随同他进入二楼书房。

        顾母看三人上楼,以为有什么工作上的事要商量,便没放在心上,她到客厅跟自己小姐妹视频。

        视频联通后。

        镜头那方的中年女性非常温和地打了声招呼,两人开始聊天,相谈甚欢。

        顾母笑着说:“你前几天来北城怎么也没跟我出来聚聚,难得过来一次,可惜又没见到面。”

        那边道:“这不是被我家那臭小子吓得来北城的,去玩什么赛车,腿都摔断了,我们险些被蒙在鼓里。”

        “你儿子没事吧?骨折可不是小事,养不好后期还得遭罪。”

        “应该没事,有人照顾。”

        对方似乎想起什么趣事。

        她笑得合不拢嘴的说:“我儿子最近找了个对象,挺乖的,专门在家照顾他,我们到家时,那孩子都吓傻了,怕我们反对,俩人还合伙骗我们,说是他是我儿子请的专厨。”

        “我自己生的儿子我还不清楚,他看人家那眼神跟他爸当年看我如出一辙,不然怎么说是父子,就这样还想骗我。”

        顾母闻言也笑,继而想到自家两个儿子,叹气说:“不知道我家俩儿子什么时候有对象,真是愁死我了。”

        两人又你一句我一句闲聊起来。

        楼上书房。

        谈完事的父子三人坐在沙发边喝茶。

        顾父沉吟道:“下周是你们妈生日,今年也订北城酒店,生日宴的邀请事宜,老大你去安排,记得把小沈也加上,他救过你妈,对待他一定要有礼数。”

        顾琤温雅轻笑,“好的。”

        “至于老二,你负责联系酒店人员,亲自去查看菜单,预备好菜品和酒水,今年依然别太张扬,关系不近的,就不必请过来,照着去年的邀请名单来。”

        顾濯轻轻颔首。

        顾琤余光睨过自家二弟,腔调和缓道:“爸,小沈住的地方远,宴会当天过去恐怕不方便,我那天提前去接他。”

        顾父顿觉老大想得很周到,正要点头,旁边全程寡言的二儿子倏地开口。

        “既然远,大哥开车也费时,在北城酒店开间房更好。”

        顾父认可说:“确实开间房更方便。”

        顾琤看了眼自己二弟,温温和和地笑了。

        顾濯眉眼云淡风轻,没什么表情。

        顾父目光在两人间扫过,隐约觉得这俩兄弟似乎有什么暗涌在波动。

        谈话结束。

        顾濯和顾琤各自回自己房间。

        临开门,顾琤喊住顾濯。

        顾濯转眸看他。

        顾琤笑容温煦,“老二,别生气。”

        顾濯语气很平静,“我没生气。”

        顾琤看着他,但笑不语。

        顾濯垂眸避开他的视线,转身回卧室。

        顾琤笑了声。

        *

        次日清晨。

        沈秋羽准备再多看几家装修公司,在家装市场逛着时,突然收到来自消失已久的周钦琛的微信消息。

        他没废话,只有四个字。

        【伦勃朗】:今晚过来。

        过去哪里这人也没说,但凭着沈秋羽对他的了解,估计是在他家,至于哪个家,这就很难说。

        沈秋羽假装没看到,正捏着手机往兜里揣,一抬头,跟对面刚走出电梯间的周钦琛撞个正着。

        沈秋羽:“……”

        沈秋羽以为被抓包,满脸方得一批。

        方着方着,他陡然发现,周钦琛好像并没有看见自己,他目不斜视地和身旁那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朝反方向走廊步去,两人根本没注意到对面的他。

        沈秋羽暗自松了口气,非常庆幸,匆忙从旁边消防楼道快速下楼。

        他正跑到一楼,停下来休息。

        手机“滴”地响了声。

        拿出手机看了眼,差点没拿稳。

        【伦勃朗】:你跑什么?

        【啾啾】:……

        俩小时后。

        沈秋羽坐上周钦琛的车。

        周钦琛“……”地看了他半分钟,冷着脸道:“你跑后驾驶坐什么,想让我当你司机?”

        沈秋羽远离周钦琛的想法瞬间破灭。

        他灰溜溜坐回副驾驶。

        周钦琛开车期间没说话。

        他不说话,沈秋羽也安静如鸡。

        这份诡异的平静,一直持续到目的地。

        打瞌睡的沈秋羽被周钦琛叫下车,他“哦”了声,慢吞吞下车,环顾周围环境,认出这是麓谷别墅区,并不是上次那栋关他好几天的深山别墅。

        周钦琛在门口见他没跟上,转头看他。

        沈秋羽立刻跑过去。

        周钦琛露出满意的微笑。

        两人进入玄关。

        沈秋羽不自觉地瞄了眼鞋柜,又想起上次周钦琛企图让他换上女仆装,心底忐忑的想,这次不会又要换什么乱七八糟的女装吧。

        沈秋羽全身都发出拒绝的气息。

        这份忐忑延续到进入画室。

        沈秋羽立刻被宽敞明亮的油画室惊得目瞪口呆,瞳孔地震。

        他震惊的不是油画室场地宽阔,而是整间画室中,竟有上百幅不同的肖像油画,每面墙壁上都挂满了。

        然而令人头皮发麻的是——

        这些油画头像。

        都没有脸。

        所有油画人物非常精致,面部却没有五官,空荡荡的,显得异常诡异可怕。

        尤其在这种天色已暗的夜晚。

        沈秋羽:孩怕。

        周钦琛坐在画架边,熟练系上防止沾染颜料的罩衣,金棕短卷发梳拢在颈后,露出他俊美阴郁的五官。

        沈秋羽站在门边,看着面前肤色苍白面容沉郁的周钦琛,脑海中不禁浮现一部部吸血鬼电影。

        雷雨交加。

        深夜古堡黑暗又阴森。

        无数可怕的蝙蝠藏身阴暗角落,伴随苍白阴郁的俊美吸血鬼隐匿暗处,黑暗中,殷红眸子虎视眈眈凝视着他的猎物。

        视线仿佛会咬破薄薄的皮肤,吮吸流动的香甜鲜血。

        沈秋羽刷地捂住自己侧颈。

        他目光警惕地盯着正在用松节油清洗画笔的周钦琛,拳头硬了。

        如果他敢咬自己,立马把他打成猪头。

        周钦琛放下画笔和松节油,见沈秋羽立在门口迟迟不进来,皱眉看他。

        “你愣在那里做什么?进来。”

        “哦。”

        沈秋羽磨磨蹭蹭进门。

        周钦琛指着窗边的皮椅,“到那里坐下。”

        沈秋羽慢吞吞坐下。

        他等着周钦琛下一步指示,但接下来,就没有指示了。

        沈秋羽:“?”

        没有女装了么?

        周钦琛拿起铅笔,在全新油画布上起稿,看沈秋羽乱动脑袋,他阴郁眉眼登时露出不悦神色。

        “别动。”

        沈秋羽立刻坐好,不动。

        周钦琛神情稍缓了些。

        沈秋羽安静坐在皮椅上,但他坐着坐着就开始打瞌睡,脑袋一点一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

        周钦琛:“……”

        他嘴角压直,神色冷郁。

        沈秋羽正瞌睡着,冷不丁被什么砸了下脑袋,他猛地睁开眼,目光锐利地瞪向攻击物的出处,反应相当敏捷。

        在对上周钦琛目光时,他轻轻眨了眨眼,迅速醒神,再扭头看地上。

        有块橡皮擦。

        他捡起橡皮擦掷回去。

        周钦琛抬手接住,看着沈秋羽微微皱眉。

        不对。

        沈秋羽很不对劲。

        上次在餐厅时,沈秋羽以利落过肩摔把他狠掼在地,他就察觉沈秋羽不对劲,跟当初签合同前判若两人。

        难道他对自己有所隐瞒?

        周钦琛沉眸盯着他,眼神渐冷。

        沈秋羽打着哈欠问:“周先生,我得保持这个动作多久?”

        周钦琛敛回视线,继续画草稿。

        “直到我画完。”

        周钦琛话音刚落。

        沈秋羽立刻露出满脸晴天霹雳的表情。

        他没学过油画,但也知道画一副完整的油画怎么也得画个三四天,所以他就得在这里坐三四天??

        沈秋羽有点想口吐芬芳。

        周钦琛没说话,继续画自己的。

        沈秋羽哭丧着脸坐在皮椅上,低垂脑袋,开始在心底亲切地问候周钦琛,顺便诅咒他这辈子都追不到顾濯,做一辈子单身狗。

        周钦琛看沈秋羽满目幽怨的望着自己,顿觉他那副焉嗒嗒的表情很有意思,唇角不禁上勾,噙着一抹笑容。

        等周钦琛彻底起稿结束。

        时间已到深夜十一点。

        他直起身看了眼窗边,沈某某靠着墙壁已经睡得熟透了,半边窗帘被他扒拉着盖在身上,完全把这儿当床,丝毫没有作为绘画模特的自觉。

        周钦琛:“……”

        哒。

        周钦琛放下铅笔走过去。

        沈秋羽睡得很熟,没察觉有人靠近。

        周钦琛目光掠过他露出来的半截脖颈,纤细又白皙,锁骨处那颗小红痣若隐若现,很漂亮。

        周钦琛视线在整个油画室划过。

        最后再落在沈秋羽那张精致秀丽的脸庞,他五官不算深邃,很精致,鼻梁秀挺,眉眼明艳,唇瓣色泽莹润,唇形饱满好看,属于耐看型的明秀美人。

        他长相跟顾濯相差很大。

        顾濯五官偏冷冽,眉眼深邃带有薄戾感,气场很强,一般人都会敬而远之,不敢直视靠近。

        当初找沈秋羽当替身,是因为他短时间内找不到更合适的赝品,他要的替身是能被他掌控在手里的傀儡玩偶。

        沈秋羽很合适。

        至少签合同前的他很合适。

        但最近。

        他发现这个玩偶实在不听话。

        会反抗他。

        他很不喜欢。

        周钦琛想。

        他沉默地看了沈秋羽片刻,微微弯下腰,想将他打横抱起,送去房间休息。

        谁知他刚附身靠近,对方手臂陡然抬起,朝着他飞快挥来,动作快得惊人,他匆忙避开,不幸撞上画架,显得有几分狼狈。

        哐啷。

        巨大声把沈秋羽瞬间惊醒。

        他猛地睁开杏眼,凛然望向声源。

        周钦琛脸色难看地靠着画架,画框层次不齐地散了一地,他正冷眸盯着他,心情似乎非常之差。

        沈秋羽:“?”

        周钦琛声线沉冷。

        “我是让你来这儿睡觉的?”

        沈秋羽睡眼惺忪,“应该不是。”

        周钦琛:“……”

        作者有话要说:  现在

        顾戳戳:肾虚阳*?

        秋崽:对!

        以后

        顾戳戳:肾虚阳*?

        秋崽:我说过么?(选择性失忆中)

        顾戳戳:试试

        秋崽:不了不了

        2("穿成万人迷替身后我开始罢工");

  https://www.lewen.cc/88/88005/354868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