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43

        ("穿成万人迷替身后我开始罢工");

        43

        晚夜七点。

        一辆闪灯的救护车在行车道哇呜哇呜地鸣着笛,

        连闯数个红灯,直奔麓谷别墅区就近的三甲医院。

        直至厉北野被送进急症科,随行而来的沈秋羽和阿辉对视,

        慢慢舒了口气,

        两人到走廊外休息区等候。

        阿辉抓着头发道:“讲道理吃见手青不会中毒的,只要彻底煮熟。”

        沈秋羽也很疑惑这事,说:“我计算过时间,

        距离厉北野把见手青倒进炖锅有半个多小时,

        应该都是煮熟的,除非后面又加进去新的,

        时间没煮够。”

        阿辉跟着点头,

        “这种可能性大,

        但是谁加——”

        他陡然顿住,不说话了。

        沈秋羽:“?”

        阿辉僵着脖颈转头看沈秋羽。

        他摸了把满脸热汗,

        哪知汗水哗啦啦流得更厉害,

        又眼巴巴看着沈秋羽,没说话,

        表情却格外丰富。

        沈秋羽福至心灵,忽然意识到问题在哪里,

        嘴角不禁抽搐。

        “该不会是你……”

        阿辉迟疑地点了下头,肯定他的猜测。

        沈秋羽:“……”

        阿辉惊恐问道:“厉哥不会骂我吧?”

        沈秋羽安抚他说:“别紧张,往好点想,

        他可能只想打爆你的狗头。”

        阿辉:“……”

        结果正如沈秋羽说的那样。

        厉北野苏醒后,得知罪魁祸首是谁,那火气噌地直冲脑门,举起拐杖就从病床爬起,揍得阿辉鼻青脸肿。

        阿辉痛嚎地夺门而逃,

        好几天没人影。

        厉北野脸色超差地躺在病床上,他特么出院不到24小时,居然又回来这鬼地方,光想想,这火气就烧得噼里啪啦的。

        沈秋羽或多或少有点责任,他专门给厉北野煮清热的蔬菜粥,弥补一下下。

        哪知厉北野收到蔬菜粥,心情更差,黑着张俊脸,盯着桌面的“蔬菜粥”猛瞧几秒,冷哼道:“你确定这不是烧糊的米饼?”

        沈秋羽表示:“水是少了点,也比较稠,但味道应该可以。”

        他照着食谱做的,为增加口感,特意加了些配料,味道肯定不会出问题,要是出问题,多半是厉北野味觉失调。

        厉北野狐疑地瞥着这碗看不出是粥的“粥”,忽然回忆起半个多月前被黑炭面糊支配的恐惧,警惕问道:“这里面你没加什么辣椒吧?”

        突然遭到质疑,沈;菜鸟厨师;秋羽瞪直眼道:“当然没有!你可以质疑我人品,但不能质疑我的厨艺!”

        厉北野放心端起粥,在喝之前,他表情别扭的问道:“这是你专门做给我吃的,没给阿辉?”

        沈秋羽反问:“为啥要给阿辉?”

        厉北野轻哼一声,没说话,但他莫名心情就很爽。

        厉北野眉眼轻松地舀起一勺“蔬菜粥”,慢慢送进嘴里——

        *

        当天。

        医院内科。

        突然收到住院部一位急诊病人。

        病因:过敏。

        *

        沈秋羽被厉北野勒令不准探病。

        他没想到蔬菜粥里加胡椒粉,厉北野依然会过敏,又害他嘴巴肿了好几天,红彤彤的,配上他凶神恶煞的怒脸,跟吃过小孩的修罗一样。

        厉北野接连两次惨遭“毒手”,发了好大的脾气,沈秋羽怂怂哒,没敢去厉老板那里打卡,安心给自己放几天假。

        期间,沈秋羽特地多跑了几个楼盘,综合分析后,看中一套两居室现房。

        总价在八十多万,地处近郊,距离市中心比较远,但胜在交通便利,楼下有地铁,周围设施和环境,也比他现在租的那套一居室更完善。

        销售员带沈秋羽看过清水房,沈秋羽很满意,预备全款买房。

        刚交完定金,又接到小区物业那边的电话,说是派出所在采集居民dna,让他在规定时间内去小区的辖区派出所,录一下血样。

        随着科技发展,技术也在不断更新,派出所做血样采集,沈秋羽没穿书前也遇到过,他回复物业人员后,便在当天去辖区派出所。

        最近陆谦似乎很忙,只吩咐王助理给沈秋羽发了不少网络教学视频,沈秋羽粗略看过,感觉得到对方的用心。

        看来陆谦当老师当得很上头。

        王助理非常恪尽职守,发完视频又寄试卷和参考资料,让沈秋羽本就忙碌的生活,雪上加霜。

        沈秋羽特地发了条微信“感谢”陆谦。

        陆谦没回。

        周钦琛那边更是销声匿迹,他不联系沈秋羽,沈秋羽反而觉得自在。

        至于原尚,前两天杨严给他转了笔钱,便没有再联系他,沈秋羽刷微博时看见热搜,知道原尚接了新的电影角色,预备进组拍戏,恐怕也没空搭理他。

        他安心忙活自己的事。

        转眼一周过去。

        厉老板重新召唤他。

        他差不多痊愈,今天下午办理出院手续。

        沈秋羽这次没亲手做饭,他在医院附近的高档酒店买了清淡米粥和配菜,直接去住院部。

        他拎着饭菜跨进病房。

        厉北野正在看电视,屏幕内晃过原尚略带邪气的俊脸,桃花眼尾微微上挑,眸色深浓带笑。

        沈秋羽脚下差点一滑。

        厉北野转眸看他,冷哼了声。

        沈秋羽“……”了两秒,把饭菜摆上桌,又递去餐具,厉北野非常受用,接过来顾自吃饭,脸色比前几天好很多。

        沈秋羽偷瞄着背后的液晶电视。

        正在播放的画面内容,源自原尚成功转型的代表电影《星际特工队》,在几年前非常受欢迎,火得出圈。

        原尚这人对待感情随意散漫,但不得不说,他在演技方面天赋惊人,塑造的反派角色非常经典,跟他本人反差极大。

        厉北野喝粥时,抬头一看。

        他脸色顿时就黑透了,冷哼道:“怎么,这人那么好看,盯着看半天?”

        沈秋羽懵逼脸,“谁?”

        厉北野伸手用遥控器把电视剧给关闭,屏幕骤黑,他冷脸瞥着沈秋羽,心底那股烦躁火气满心窜。

        这姓沈的签约时不说喜欢他么,怎么现在不看他,看别人倒看得那么欢!

        看看看,这种小白脸能有个屁看点!

        厉北野又气得把电视机打开,瞪着沈秋羽说:“这反派是长得不错,有鼻子有眼的,你平时就喜欢这类型?呵,我看也不怎么样嘛,。”

        沈秋羽:“……??”

        沈秋羽莫名其妙地看他,心说厉北野在说什么鬼,每个字他都认识,但组合起来怎么就听不懂了。

        厉北野见沈秋羽这云里雾里的表情,心头火气更烧得啪啪响,直接把电视机关上,命令道:“看着我。”

        沈秋羽问:“看你做什么?”

        厉北野恼怒道:“看我吃饭!”

        沈秋羽:“……”

        厉北野气得吃不下饭。

        他没注意到沈秋羽满脸都写着“你是不是有啥大病”的麻木表情。

        午餐结束。

        沈秋羽帮忙办理出院,两人打车回麓谷别墅区,经过中毒和过敏,厉北野暂时没让沈秋羽动厨房。

        下午时,保姆过来做饭。

        沈秋羽时不时跑去厨房看看。

        保姆做的是中餐,偏清淡,不是很符合沈秋羽的口味。

        沈秋羽突然有点想念顾濯做的饭菜。

        他细细想了想,给顾濯发了条微信过去,顾濯回复得挺快。

        【zhuo】:周六可以

        【啾啾】:好!

        沈秋羽算算时间,还有四天。

        他开始思考让顾濯做什么好吃的。

        保姆很快做好晚餐,沈秋羽和厉北野吃过后各自休息。

        沈秋羽在一楼客房住下,一觉天明。

        他身穿休闲睡衣,揉着眼睛往客房外走,手里捏着自己带来的电动牙刷,正在摁开开关刷牙,经过客厅时,倏然对上两张陌生面孔。

        沈秋羽眨眨眼,陡然醒神。

        而客厅中。

        气质颇好的中年男女在沙发坐着,手中拿出购物袋中的衣服,俩人有说有笑,冷不防瞥见走廊晃过的沈某某。

        六目相对。

        那两人:“……”

        沈秋羽:“……”

        这时。

        厉北野杵拐杖从二楼房间出来。

        他见沈秋羽手拿牙刷呆楞在楼下,眉头轻皱,满脸不爽的说:“沈秋羽,快去做早饭,我要吃牛肉馅儿肉包。”

        语毕,他猝然看见客厅坐着熟悉的俩人。

        “……爸、妈?”

        *

        客厅。

        沈秋羽换了身整洁的常服,坐在沙发角落,迎着厉家夫妇的探寻目光,默默啃油条,喝豆浆。

        厉北野解释说他是请来的私厨,负责三餐,厉家夫妇明显不信,这哪家私厨在主人家那么随意,况且这私厨长得也不像私厨,有点过于好看。

        厉母不禁多看沈秋羽两眼。

        沈秋羽惯来脸皮厚,装作没发现。

        反正多看几眼,他也不会少块肉。

        厉北野察觉厉母的目光,侧身挡住沈秋羽,厉母微愣,看了眼自家儿子,再望向沈秋羽的眼神就有点奇怪了。

        厉北野及时将她注意力转移,问道:“你们今天怎么过来了?”

        厉母不悦地看他,“你说我们为什么过来?要不是阿辉他爸昨晚说漏嘴,你受伤这事儿,我们到现在还被瞒在鼓里,你怎么也不跟家里说一声。”

        厉北野哼道:“这有什么说的,小伤。”

        厉父突然抬腿踹了脚厉北野骨折的腿,厉北野立刻痛嚎,“你踹我做什么?”

        厉父呵笑,“不是小伤么,你嚎什么?”

        厉北野:“……”

        厉家三人又聊了会儿。

        厉母把话题转到沈秋羽身上,“小沈做厨师,那厨艺应该很不错。”

        沈秋羽眼皮跳了下,“……还行。”

        厉母文雅笑道:“不如今天午餐就由你来做,试试法餐吧,会做么?”

        沈秋羽:“啊这……”

        他只会吃……

        厉母敛笑,正要开口。

        厉北野倏然打断道:“不行,他只给我一个人做饭。”

        这话原本没啥毛病,是在为沈秋羽解围,可落在厉母的耳朵里,却俨然成了另一层意思,她盯着沈秋羽若有所思。

        旁边的厉父也不明原因地多看了沈秋羽几眼,全程皱着眉,似乎在深思什么。

        最后是在别墅区对面的星级酒店用餐。

        厉北野要带上沈秋羽同去,但沈秋羽不太想去,跟厉北野父母吃饭,似乎哪里奇奇怪怪的。

        厉北野不爽的黑脸。

        沈秋羽思考后说:“让我去也行。”

        厉北野神色稍缓。

        沈秋羽认真脸:“协议里没包括这项,你非要我去,那是另外的价钱,得加钱。”

        厉北野:“……”

        于是。

        沈秋羽既蹭上午餐,又拿到加班费,整个人爽歪歪。

        他心情好,连厉母频繁投来的视线也自动屏蔽,顾自吃饭,时不时履行替身员工的职责,用公筷给厉北野夹菜。

        厉北野似乎心情也不错,沈秋羽夹进他餐盘中的各类菜,他全部吃光光,这点倒让厉母很诧异。

        厉母很了解自己儿子,挑食是常态,这毛病居然自己痊愈了?还是说因为夹菜的人不同?

        厉父吃东西很慢,目光时不时掠过沈秋羽,每看一次,眉头拧得就深一寸,让人难以忽视。

        沈秋羽倏地抬头时,跟他对视一眼。

        厉父也没挪开自己视线,似乎想从沈秋羽脸上看出点什么。

        一桌人吃出四个心态。

        午餐很快结束,四人回厉家。

        接下来,厉家父母在厉北野这里呆了三四天,沈秋羽很少过去,只有午餐时会去厉家,其余时间在自己家,抽空去跑跑装修公司。

        厉北野不太高兴,但也没说什么。

        这天,沈秋羽去装修公司逛了几圈,出来时,接到一通陌生来电。

        他点开接通,那边竟传来厉母的声音。

        对方定好地址,邀他见面。

        *

        咖啡厅。

        沈秋羽坐在厉母对面,小口啜着杯子中的抹茶芝士奶盖,平静望着厉母。

        他总觉得这一幕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眼熟。

        好眼熟。

        对面厉母气质如兰,谈吐得体。

        她温温和和的看着沈秋羽,说:“小沈,你别怕,阿姨这次单独找你,是有事要跟你说,你不用太紧张。”

        沈秋羽点头,“您说。”

        厉母轻声笑道:“你不是北野的私人厨师,他那次说你是他的私人厨师,是骗我的,对么?”

        沈秋羽心头咯噔一下,没说话。

        他不知道厉母是不是在炸他的话,万一是套话,可不就穿帮了么。

        厉母料准他是这个反应,也没非逼着对方承认,反正这件事大家心照不宣就行,不必说得那么清楚。

        她从钱夹中取出一张崭新的银行卡,慢慢从桌面推到沈秋羽面前。

        沈秋羽:“?”

        厉母见他惊讶地睁圆杏眼,不禁笑道:“这张卡里有一百万。”

        沈秋雨先是愣住,然后震惊地反应过来。

        这特喵不是电视剧里的剧情么?!

        卧槽?

        厉母这是要甩钱让他离开厉北野?

        居然有这种好事!

        沈秋雨按耐住心底的狂喜。

        他试探性问道:“厉阿姨,您这是要我离……”开厉北野?

        刚说到“离”字。

        厉母忽然拉住他的手,语重心长地叮嘱道:“小沈,北野以后就交给你了,你好好治治他挑食的毛病。”

        沈秋羽:“???”

        沈秋羽愣愣道:“阿姨,你误会了,我和厉北野不是你想的那样。”

        厉母点头,“对对对,阿姨都明白。”

        沈秋羽:“……”

        不,我觉得你不明白。

        沈秋羽刚张嘴要继续解释,厉母低头看了眼腕表,说:“阿姨跟叔叔得赶时间去机场,以后让北野带你来家里玩,这钱你收着,喜欢什么自己去买。”

        “阿姨,我们不是……”

        “北野他没恋爱经验,他嘴又笨,不会说话,如果让你受什么委屈,你只管跟阿姨打电话,我帮你教训他,刚才联系你的号码就是我手机号。”

        “他真是我老板……”

        “阿姨先走一步,账单阿姨已经买过了,你可以在这里慢慢喝。”

        厉母匆匆说完几句话,站起身告辞,根本没给沈秋羽解释的机会。

        沈秋羽尔康手:先听我解释啊!

        然而厉母拎着包,走得飞快,眨眼消失在咖啡厅正门口。

        沈秋羽:“……”

        他默然收回手,心说这误会大发了。

        “顾总?”

        背后忽然有人疑惑地喊了声。

        沈秋羽猛地顿住。

        紧接着。

        很熟悉的冷越嗓音响起——

        “没事。”

        沈秋羽刷地扭头。

        他果真对上顾濯深邃黑眸。

        顾濯和先前见过的清秀青年正坐在他背后的那桌,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又来了多久。

        沈秋羽心虚问道:“你什么时候在的?”

        顾濯抬眸看他,“一直。”

        沈秋羽:“……”

        他现在想连夜打包逃去火星。

        *

        行车道。

        一辆奔驰直奔机场。

        奔驰车厢内。

        厉母神色挺高兴道:“小沈这孩子我还挺喜欢的,长得也乖巧可爱。”

        她说完,却见自己丈夫一直沉默望着窗外,似乎在思考什么。

        厉母问:“怎么了?这几天你老是这样。”

        厉父转头反问:“你不觉得小沈长得很像一个人么?”

        厉母微愣,“像谁?”

        厉父摇头道:“暂时没想起来。”

        厉母笑道:“这世界上相似的人很多,大概只是偶然。”

        厉父拧着眉,没说话。

        *

        跟顾濯谈事的清秀青年离开。

        沈秋羽坐在顾濯的边上,继续喝着自己那杯饮料,时不时瞄一眼顾濯。

        他心底直犯嘀咕,顾濯难道不好奇么,怎么没问自己?

        顾濯把笔记本放桌面。

        他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在键盘上敲击,脊背挺得很笔直,不同沈秋羽懒散地靠着坐椅,他姿态端直又优雅。

        他一言不发地继续工作。

        半小时后。

        顾濯结束工作,“走吧。”

        沈秋羽正在打瞌睡,一时没反应过来,顺嘴问:“去哪儿?”

        顾濯:“你家。”

        沈秋羽“哦”了声。

        两人下楼坐进顾濯那辆宾利。

        今天司机没来,是他自己开车出来的。

        车厢中两人没说话,顾濯脸色一如既往的冷淡,没什么表情,沈秋羽莫名觉得顾濯好像不太高兴。

        沈秋羽问:“顾濯,你是不是心情不好?”

        宾利正好停在红绿灯路口。

        行人慢悠悠经过斑马线,从两人视野中晃过,车窗隔绝外界的嘈杂。

        很安静。

        沈秋羽等着顾濯回答。

        顾濯低声道:“没有。”

        沈秋羽瞥着他冷冰冰的脸色。

        不信。

        沈秋羽家距离那家咖啡店并不远,开车回去四十分钟,两人很快到家,顾濯安排送食材的人也恰好赶到。

        顾濯进厨房做菜,沈秋羽扒着墙壁往里看,馋得不行,顾濯切菜炒菜,动作很流畅利落,姿态优雅,不像在做菜,反而像在创作什么艺术品。

        沈秋羽没见过有人能把做菜这种事,做得那么赏心悦目。

        沈秋羽问:“顾戳戳,今晚吃什么呀?”

        顾濯头也不抬道:“排骨,土豆,藕片,鸭汤。”

        “好!”

        沈秋羽馋得舔舔嘴唇。

        他没再打扰顾濯,去卧室写陆谦布置的试卷,他最近复习过高中各科的知识点,做题很快,几张试卷没多久便写完了。

        做完后,拍照发给王助理。

        王助理那边秒回。

        等他出去卧室,顾濯正巧坐好晚餐。

        他将今晚做的三菜一汤端上桌。

        沈秋羽早就饿得肚子直叫。

        他馋得流口水,飞快夹起一块香喷喷的排骨塞嘴里,刚嚼一下,明艳漂亮的脸蛋立刻被酸得皱起来。

        沈秋羽摸着被酸得发软的腮帮子,哭丧着脸问:“怎么这么酸?”

        顾濯神色平淡,“醋溜排骨。”

        太酸了。

        这跟平时的醋溜排骨不在一个酸度。

        完全酸出新高度。

        沈秋羽放弃排骨,转而夹了块藕片,准备缓缓嘴里那股酸得掉牙的酸味,可这藕片放嘴里,又是一股醋酸味,简直像把他整个人扔进陈年醋缸。

        他迅速转头看顾濯,表情愤愤。

        顾濯平静地夹起藕片,慢悠悠地吃,连眉头都不皱一下,他似乎完全不受这醋酸味影响。

        沈秋羽:“……”

        沈秋羽开始自我怀疑,莫非是我酸度接受度低?

        沈秋羽看着最后一道清炒土豆丝,心说这个颜色不深,看起来清清淡淡,总不会也是酸的吧。

        他试探性夹了些,小心翼翼地尝尝。

        好家伙,又特喵是酸的!

        而且超酸!

        顾濯今天是把他家白醋和黑醋全倒菜里了么!

        沈秋羽偏不信邪。

        他盛了碗面前的萝卜汤,往嘴里塞,结果毫不意外,酸得他直想哭,眼尾都泛起一点薄红。

        顾濯黑眸睐他,“这是酸萝卜老鸭汤。”

        沈秋羽:“……”

        酸酸酸酸酸酸酸×10086

        沈秋羽简直要被“酸”字占领大脑了。

        他这辈子加上辈子,都没同时吃这么多醋溜的菜。

        顾戳戳今天这是故意的!

        他肯定是故意的!

        作者有话要说:  顾戳戳:明天继续

        秋崽:牙要酸没了(痛苦面具)

        ————————————

        二哈:我似乎越来越晚了啊啊啊,大家可以早上起来看,睡觉啦,大家晚安,笔芯

        谢谢大家的营养液和留言,以及地雷,比心心

        2("穿成万人迷替身后我开始罢工");

  https://www.lewen.cc/88/88005/354868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