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42

        ("穿成万人迷替身后我开始**");

        42

        酒店泳池。

        沈秋羽慢悠悠地拖来座椅,

        在泳池边坐下,单手托腮地睨着踩在泳池里的面瘫脸,嘴角微微上扬,

        两颊晕出两颗可爱的梨涡,

        一派悠闲。

        整容脸紧张道:“你、你想做什么?”

        沈秋羽拿扫帚在地面划拉,不说话。

        他一言不发,反倒让整容脸胆战心惊。

        整容脸看着沈秋羽手里的长柄扫帚,

        背心被捅过的地方隐隐作痛,

        可见那一下多用劲,那天沈秋羽拿板砖砸来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当时但凡自己偏一分,

        脑袋能当场开花。

        这沈秋羽根本不是什么小白花。

        他特么是魔鬼!

        整容脸也不知是冷的还是吓的,

        他瑟缩着抖了下,说:“我、我我不是故意推你下海的,

        这事儿不赖我,

        是你自己没站稳掉下去的,跟我没关系,

        我真的没想害死你,况且当时徐峥太也在……”

        “对!徐峥太,

        是他!是他威胁我推你下去的,他老早就讨厌你,恨不得你死,

        你害得他家破产,在北城混不下去,这次来这里就是为了找傅二少整你!”

        沈秋羽抬眸看他,“傅二少?谁啊?”

        整容脸以为抓住生机,卖力说道:“是南城傅家的老二,

        叫傅臻,他跟徐峥太认识,他俩蛇鼠一窝,徐峥太就是他的狗腿子,有什么事都告诉他。”

        沈秋羽觉得好笑,“那你是蛇还是鼠?”

        整容脸迟疑,“我是……”

        他刚张嘴,超长扫帚迎面扇来,把他一下捅进水底,来不及闭嘴,被迫喝了好几口水,呛得他只咳嗽。

        沈秋羽施施然收回手,眯着眼看他。

        “对不住,我手滑,不是故意的,都赖这扫帚不听话。”

        他笑得乖巧甜美,两颗梨涡深旋,瞧着人畜无害,但手里的动作却没那么可爱,拿着扫帚柄的一端,戳在整容脸的脑门上,一下又一下,气得整容脸满脸扭曲,玻尿酸都快移位了。

        整容脸也装不下去,张嘴就骂人,怎么难听怎么来,见他骂得直喘气,沈秋羽冷漠脸“哦”了声,手一扬,又把他摁下水,动作又快又狠。

        “嘴巴这么脏,多洗洗。”

        整容脸气得嘴都快歪斜,又愤然骂了几句,毫不意外地被沈秋羽又捅进水底,呛得他嗓子眼冒烟。

        反复多次,他人就萎了,狼狈趴在泳池边大口喘气,咳得满脸惨白,好不可怜。

        沈秋羽拿扫帚柄戳在整容脸肩膀上,轻描淡写道:“我最讨厌的三样,你让我经历了十天,又害我错过三十顿饭,我揍你三十下,不过分吧?”

        正在咳嗽的整容脸:“???”

        两分钟后。

        整容脸肿着猪头趴在地上,吐出满口血沫,两颗门牙摇摇欲坠,疼得他不停嘶凉气,又不敢有太大动作,动作一大,就扯着全身疼。

        这特么全是暗伤,他都怀疑肋骨断了。

        沈秋羽拍拍手站起身,环顾四周,不见徐峥太人影,又听泳池浴室那边传来水声,微眯着眼睛,扛起扫帚朝着那边走过去。

        整容脸窸窸窣窣地往边上爬。

        他想躲起来,可沈秋羽走得急,比他快两步,一脚踩中他往后缩的手,疼得整容脸快厥过去。

        沈秋羽毫无诚意道:“不是故意的,抱歉。”

        这话刚结束,又一脚踩中他另只手背,说:“这次是故意的。”

        整容脸:“……”你踏马!

        整容脸痛嚎着晕过去。

        浴室内。

        徐峥太放下手机,心头直嘀咕,怎么傅臻不接他电话,连打好几个都处于关机状态,这人怎么回事?

        想了想,觉得不能浪费这得来不易的机会,万一回国被控制起来,再难联系人给他帮忙。

        他可不想坐牢。

        他又开始给家里拨电话。

        这次接通倒很快,言简意赅说明情况后,家里表示会想办法请最好的律师为他辩护,能花钱就花钱,并要他去联系傅臻,求傅家帮帮忙。

        徐峥太冷嘲道:“找他,算了吧,我刚才连打十个电话,他也没接,这些世家表面装模作样自视清高,实际根本看不上我们小门小户。”

        接电话的是徐母,她道:“我昨个儿打牌,听人说傅家出事了,那傅臻很可能不是傅家的人,是个冒牌货,真正的傅二少在当年那场**案中夭折了。”

        “妈,你听谁说的?这事儿是真的?”

        “是真是假,再过段时间不就清楚了,只是……傅臻如果被傅家抛弃,我们家恐怕也得跟着垮,本来公司就出现资金问题,他再出事,那我们跟傅家那些合作恐怕也得断。”

        徐峥太最不想听这话。

        徐家眼看着是真的快不行了,全家人都忙着救自己的破公司,他妈还整天关注这些,根本没顾及家里,她少去挤那些上流妇女的圈子,能省多少钱。

        徐峥太一直看不上他妈这种做派,胡乱应付几句,把电话挂断,脑海里想着还有谁能在北城说得上话。

        但想不出头绪。

        他拿着浴巾进淋浴房冲澡,泳池水勤换,但他依然觉得隔音,得洗澡才行。

        洗完澡围上浴巾走出来,冷不丁撞见门口多了道身影,正拿扫帚漫无目的地扒拉着地砖,似乎很悠闲。

        再一看对方的脸,徐峥太当场滑倒,一屁;股坐地上,吓得脸色刷地青白。

        “你、你怎么进来的?!”

        沈秋羽扒拉一下被浴室蒸汽洇湿的卷翘发梢,慢悠悠地扬起笑脸。

        “走进来的。”

        徐峥太警惕地盯着他。

        他想跑,可唯一出路被堵住,哪也去不了,只能瞪大眼看着沈秋羽,嘴里干巴巴的威胁着。

        “打人是犯法的,你不要乱来!”

        咔哒。

        沈秋羽回身把门给关上,顺手落锁。

        他看向浑身发抖的徐峥太,微微一笑。

        “我不打人,只打蛇鼠败类。”

        *

        酒店露台。

        原尚坐在沙发晃动高脚杯中的红酒。

        他深情的桃花眼望向远处的沙滩夜海,脸上没什么表情,微敛着眼睫,似乎在深思什么事。

        杨严在他对面用平板电脑翻找着试镜需要的注意事项,找到后,他直接把平板电脑递过去。

        “时间紧张,你先看看这个,自己多注意细节,这次的导演是那个傅家的傅衡,圈里人都知道他脾气古怪,难容瑕疵,你把注意事项记好,明天我们回国直接去京城试镜,这样好……”

        “找个人调查下沈秋羽。”

        原尚忽然打断杨严的后话。

        杨严:“?”

        杨严放下平板电脑,“签合同前已经查过他,没有问题,很干净。”

        原尚转头看他,“谁说要查他签合同前,我说的是查他签合同期间,我怀疑这小子不老实,你找人查清楚,看他跟顾濯什么关系。”

        他始终觉得这俩人关系不简单。

        顾濯不是喜欢麻烦事的人,更不爱多管闲事,却不顾危险跳入海里救他,光这点就很值得怀疑。

        杨严沉默几息,皱眉道:“他跟顾濯会有什么关系?原尚,别把心思过多放在这些事上面,公司对你私人空间管控少,但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现在能上位的新人层出不穷,你需要做的是把握当下,尽早转型,不要一直待在舒适圈。”

        “再有一个多月,协议结束,你们也只是陌生人,你想找合适干净的替身,我帮你找,但你不能把心思放这上面。”

        原尚沉眸看他,神色不悦。

        杨严既是他的助理,也是公司专门针对他情况聘来的顶尖经纪人,对市场把控能力非常强,否则他也不会在短时间内,从籍籍无名的童星一跃成为火遍娱乐圈的当红顶流。

        杨严可以说是功不可没,但他和杨严许多观念有冲突,比如工作安排等等,在替身这件事,杨严更是打从一开始便持反对态度,尽管他也按照吩咐办事。

        “杨严,工作的事我拎得很清,由你安排,但我自己的私事,我不喜欢旁人置喙,包括你。”

        原尚慢悠悠放下酒杯,站起身,居高临下睇着杨严,道:“查清楚再告诉我,我希望不超过三天。”

        杨严脸色微冷,却也点头应下。

        原尚冷漠看他一眼,又说:“我认为我们的合作很愉快,但如果你做不到我要求那样,随时跟公司上层说一声,再换个人来,我想你这样的经纪人,多花点钱,应该能替代的有很多。”

        他说完就径直离开。

        杨严坐在原地,脸气极其难看。

        原尚原本心情很差,呛过杨严几句,心情好了些,坐电梯下楼,去沈秋羽房间。

        刚进电梯,却见里面已经站了个人。

        是顾濯。

        顾濯冷淡颔首,俊美脸庞无波无澜,原尚桃花眼盛满笑意地望向他。

        “去哪儿啊?”

        顾濯说:“房间。”

        原尚看了眼层层下降的楼层数字,忽然提议道:“我们很久没切磋了,楼下有击剑室,时间还早,比比?”

        顾濯抬眸看他,那双黑眸深得可怕。

        原尚挑眉,没有改口的意思。

        顾濯:“好。”

        *

        室内泳池。

        浴室。

        沈秋羽拿扫帚抽在徐峥太小腿,打得对方嗷嗷痛嚎,却不得不加快速度地继续高抬腿动作。

        徐峥太叫苦不迭,这他妈是什么事,姓沈这**居然让他做各种运动,他八百年没做这些动作,累得腰酸背痛,还不敢停,一停就要挨打。

        徐峥太内心气得直骂娘。

        沈秋羽见他腿抬得越来越低,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半催促半威胁道:“动作快点,不能停。”

        徐峥太又被抽了下腿,疼得直叫唤。

        直至他累瘫前,沈秋羽大发慈悲地喊停,他正想躺地上歇会儿,又被沈秋羽拿扫帚捅了几下。

        “平板支撑,十分钟。”

        徐峥太满脸崩溃,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饶,“沈哥,我真的错了,我发誓以后不嘴贱,从此做个三好良民,再也不做亏心事,回国我立马交代清楚案件,该坐牢就坐牢,坐多少年都行!就是……能不能不做平板支撑?”

        这玩意儿做完他妈的能半身不遂吧?

        “好啊。”

        沈秋羽倚着门,笑着看他,“给山区捐八个亿,我可以考虑。”

        徐峥太僵住表情,“沈哥,这就是把我卖了,我也没那么多钱……”

        沈秋羽质疑:“有人买你么?”

        徐峥太:“……”

        沈秋羽有点饿,准备速战速决,好快点回房间吃宵夜。

        徐峥太眼珠转动,想琢磨点鬼主意,让沈秋羽心软放过他,反杀做不到,卖卖惨应该能行。

        他刚活络思路,一记飞腿猛地把他踹飞到墙壁上,想抠都抠不下来。

        徐峥太直接晕过去,晕到一半,又被沈秋羽给强行拍醒,“醒醒,十分钟平板支撑和一百个波比跳你还没做,赶紧的。”

        徐峥太哭爹喊娘,恨不得当场死亡。

        他这会儿肠子都快悔青了,怪自己嘴贱,又怪自己招惹沈秋羽,更怪陈强(整容脸)那个**,要不是听他那番话,没把坠海的事告诉原尚,他现在也不至于被沈秋羽盯上,来遭这个罪。

        半小时后。

        徐峥太累得快要口吐白沫,在第三个波比跳时,两眼一抹黑,直接栽倒在地,彻底失去意识。

        沈秋羽拎着扫帚出去,看了眼缩在角落的整容脸,后者吓得瑟瑟发抖,都不敢跟他对视。

        沈秋羽平静地移开目光,径直离开。

        *

        击剑室。

        两个衣着击剑服脸戴面具的高挑身影迅速交手,各自手握细长的弹簧钢剑,每一击都藏着惊人力量,但双方都能轻巧避开对方剑尖的攻击。

        数个来回,胜负难定。

        又过去半小时,顾濯手一转,剑尖刺击在原尚胸膛。

        两人的较量点到即止。

        原尚摘脱金属面罩,俊脸上笼着薄汗,短发洇湿了些,他看着顾濯笑了声,“这么多年,没一次赢过你。”

        他捋着额发,转头盯向顾濯,那双桃花眼中笑意没那么深了,仿佛意有所指的说了句话。

        “顾濯,什么时候也让我赢一次。”

        顾濯也慢慢摘下面罩,飞扬冷冽的眉眼依旧很冷淡,闻言微顿。

        他神色不改道:“你可以试试。”

        可以试试赢,但他不会让。

        这真是顾濯说的话。

        原尚心想。

        *

        次日清晨。

        全部人员从酒店离开,除开杨澜和徐峥太等涉及案件的人员,其余众人各自飞各自的地方,沈秋羽他们也不例外,去机场准备回国。

        陆谦在国内有事,先一步回国,原尚抵达国内会转航飞京城,沈秋羽和顾濯等人飞北城。

        他们到机场时,天刚擦黑。

        受理案件的北城警方带走徐峥太和整容脸,顾家司机接到三人,一起离开北城机场,他们吃过飞机餐,不用再吃晚餐。

        顾琤和顾濯先回顾氏集团公司,司机则将沈秋羽送到欢跃小区。

        沈秋羽到家连续休息了三四天,整个人才缓过来,又抽时间跑去医院看沈安,顺便办理转院手续,安排沈安从这种乡下小医院转到市医院,方便接受更好的治疗。

        沈安却对转院有些抵触,担忧道:“哥哥,这里不好么,怎么突然要转院,会花很多钱的,我们没有那么多钱。”

        沈秋羽安慰道:“没关系,我现在找了份工作,薪资很高,让你接受更好的治疗完全在能力范围内,你不用担心。”

        沈安纠结的看着他,“可是……”

        沈秋羽往他嘴里塞了颗砂糖橘,“这个很甜,你尝尝。”

        沈安慢吞吞吃着,注意力彻底被沈秋羽带跑偏。

        沈安转院时,沈秋羽找了网约车,他东西少得可怜,背个双肩包就直接坐上车,两人前往市医院。

        市医院距离沈秋羽租的房子不远,他偶尔过来照顾照顾沈安,也很方便,不过沈安如果能痊愈,他租的房子就不够住。

        沈秋羽又开始琢磨买房子的事。

        这天他正在某楼盘售楼部看户型图,忽然收到厉北野的微信消息,说实话,他都快忘记这号人。

        厉北野发来的消息一般很好猜,通常都是让他做饭,偶尔夹杂些别的事,估计今天也不例外,不过问题不大,点个外卖送过去就行。

        沈秋羽点开看,果真是让他去做饭。

        但当他仔细看了看,眉头又渐渐锁紧,厉北野提前出院回家,而这次居然是让他去家里做饭,说是阿辉送了见手青,让他过去做给他吃。

        这特喵问题就很大了。

        沈;黑暗料理王;秋羽忐忑上门。

        阿辉给他开的门,厉北野腿伤没好,正悠闲地躺在沙发上,受伤那条腿打了石膏,在支架上翘得老高。

        阿辉看见沈秋羽后,破天荒地跟他打了声招呼,非常友好。

        沈秋羽有点意外。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凭借一碗外卖鸡汤,已经成功刷满阿辉的好感度。

        阿辉现在是友军。

        沈秋羽礼貌地冲他笑笑。

        他笑容很明艳,两颗梨涡点缀在嘴角,有几分娇憨的可爱。

        厉北野倏然瞥向阿辉,后者眼睛都快看直了,他心头无名火气,立刻就不爽,拿完好的那条腿踹了阿辉一脚。

        阿辉扭头看他,“???”

        厉北野黑着脸道:“去给我削个榴莲。”

        阿辉科普说:“厉哥,榴莲熟透的话,直接掰开就行,不用削。”

        厉北野横他一眼,“让你削就削,怎么那么多废话。”

        “哦,好嘞。”

        阿辉被支开,厉北野让沈秋羽坐他边上,沈秋羽也没客气,依照吩咐坐下,顺手拿起苹果削皮。

        厉北野见他如此识趣,心情阴转晴。

        等着沈秋羽投喂的厉某某眼巴巴看他削果皮,然后送到自己嘴里,一口一口吃得贼香,完全没有要给他的意思。

        厉北野:“……”

        厉北野张张嘴想训斥这没规矩的替身。

        可目光掠过那沾染果汁的莹润红唇时,艳红舌尖裹着果肉若隐若现,他喉咙倏然一紧,喉结不自觉地上下滚动,心头也像烧了把火,燥得慌。

        他强行转开目光,心底长吁一口气。

        这沈秋羽怎么那么勾人,幸好自己够直,不然就要看上他了。

        道理是这个道理。

        目光却又不受控制地移过去,在他雪白颀长的脖颈短暂停留,沈秋羽肤色清透白润,没有丝毫瑕疵,犹如窑洞里烧出来顶尖的白瓷,雪白又干净。

        真他娘的白。

        厉北野想。

        脸白手白,那衣服下面是不是……

        思绪如脱缰野马般疯狂飞奔,朝着越来越不可描述地方向奔跑,并反复在他心间踩来踩去。

        沈秋羽刚啃完苹果,扔掉果核抬头。

        见厉北野望着他发神,耳根子红得像煮熟的青虾,又像是沸腾的开水壶,正呜呜冒着热腾腾的蒸汽。

        沈秋羽:“?”

        沈秋羽喊了声厉北野。

        厉北野堪堪醒神,怔愣了两秒,望着他的表情格外古怪,那张俊脸很快垮下来,像别人欠他八百万。

        沈秋羽满头雾水,这憨批在脑补啥?

        厉北野恼羞成怒地瞪他,“你看我做什么,还不去厨房做饭。”

        沈秋羽无语看他,起身去厨房。

        他刚走没两步,背后厉北野又让他把阿辉喊出来,于是阿辉抱着一颗金枕榴莲回到客厅,边削边跟厉北野抱怨说榴莲壳太硬,削不动。

        沈秋羽在厨房的**冰箱看到一盒很新鲜的青色野生菌,就是厉北野口中的见手青,颜色很特别。

        沈秋羽抱着盒子到厨房门口,问外面俩人说:“这东西炒多久熟?”

        他没忘记野生菌容易**的事,以防万一先问问,结果外面俩人也不知道,他只好上网查询。

        确认做法,沈秋羽开始在厨房捣鼓,期间厉北野杵着拐杖走进来围观,见沈秋羽忙得不行,突发奇想地打算搭把手。

        他问:“有啥需要我做的?”

        沈秋羽正在切配菜,闻言就指了下见手青,让厉北野帮他倒进汤锅。

        厉北野倒完后非常有成就感,出去跟阿辉炫耀,没多久,阿辉也跑进来帮忙,看到见手青还有几个遗漏在碗里没放进去,就顺手扔进汤锅。

        谁知等他出去没几分钟。

        沈秋羽算算时间,觉得见手青应该熟透,就关火给厉北野盛了一碗。

        这次沈秋羽严格按照食谱操作,卖相至少没问题,他非常放心。

        厉北野喝了口,觉得不错,把整碗都喝光光,并且续了一碗。

        沈秋羽信心爆棚,恨不得立马端去给顾濯尝尝,让他快点热泪盈眶跪地求饶直呼爸爸。

        阿辉见厉北野喝了两碗,馋得也想喝,厉北野心情好,让大家一起喝。

        沈秋羽和阿辉刚端起汤碗往嘴边送,忽见厉北野奇怪地挥了下手,像在胡乱抓什么东西。

        两人齐刷刷看过去,不明所以。

        厉北野神色凝重道:“这蓝精灵好难抓。”

        沈秋羽:“???”

        阿辉:“???”

        作者有话要说:  厉憨憨:草,居然真有蓝精灵!

        秋崽:喂,120么感谢在2021-05-25

        00:39:03~2021-05-26

        01:00: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怜眈

        20瓶;朝阳小狐狸

        5瓶;不吃香菇和花菜、每天都在变穷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穿成万人迷替身后我开始**");

  https://www.lewen.cc/88/88005/354868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