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34

        ("穿成万人迷替身后我开始罢工");

        34

        沈秋羽住在顾濯家,

        除了晚餐时间能见到顾濯,其余时间,顾濯很少在家露面,

        他似乎非常忙碌。

        沈秋羽不好意思白吃白住,想做点力所能及的事,

        证明自己不是咸鱼,

        哪知在家转悠一圈,居然没找出他能做的事。

        顾濯表示:“我书房有几盆兰花,你帮我照顾下。”

        沈秋羽疯狂点头,

        想快点体现自己的价值。

        于是演变成顾濯在书房忙工作,沈秋羽在书房沙发咸鱼躺,兰花摆在他手边,他时不时拨两下叶片,

        可以说是非常“照顾”了。

        顾濯:“……”

        在顾濯家没呆两天,沈秋羽再次接到那通陌生来电,解锁接听。

        打电话的居然是蒋玉淑。

        在他跟沈富强言明断绝关系那天,就把两人号码给拉黑,

        这种恶心人的养父继母,他这辈子不想再看见,至于户籍,

        他特意了解过。

        原来沈家老房子面临拆迁时,

        原主户口单独迁出沈家,

        所以他根本没有后顾之忧。

        沈秋羽没给蒋玉淑说话的机会,

        直接准备挂断,那边却惶恐地大声喊出一句话。

        “你爸他出车祸瘫痪了!”

        蒋玉淑声音急,沈秋羽一时没听清,就愣住没挂通话。

        见他没挂断,

        蒋玉淑简直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飞快卖惨,把她和沈富强塑造成无比可怜的凄惨形象,妄图让沈秋羽动动恻隐之心。

        沈秋羽无动于衷的听完她的话。

        蒋玉淑那边带哭腔的说:“秋羽,你爸他现在瘫痪,一辈子都得躺在床上,医院里住院费也还有一半没交,这恐怕又是一大笔钱,你说这可怎么办啊。”

        “说完了?”

        沈秋羽语气平淡,“说完我就挂了。”

        蒋玉淑:“???”

        没等蒋玉淑张嘴,沈秋羽利落挂断通话,又顺手拉黑,并下定决心不接陌生电话。

        放下手机,沈秋羽跑去厨房门口,隔着玻璃门眼巴巴看着里头。

        今天是周末,顾濯休息。

        顾濯系着干净的白围裙,站在烤箱前调整温度预热,系带勒出他的腰身,宽肩窄臀,身材比例优越得不行。

        他穿着黑色衬衣,袖口挽在手肘关节,露出来的臂肌劲韧有力,线条流畅,肤色冷白如瓷,令他整个人看着像美术室的石膏雕塑。

        沈秋羽心头不禁感叹,顾濯作为原著中的万人迷,被无数人喜欢,那可真是一点没错,他多好看啊,关键还特会做饭。

        他吸溜一下口水,往里探脑袋。

        “顾濯,今天吃什么啊?”

        顾濯道:“美式烤肉。”

        沈秋羽眼睛发光,“好!”

        不多时,烤肉制作完成,端出烤箱。

        今天天气不错,两人在院子里搭好餐桌餐椅,开始用餐,美式烤肉的接受度比较低,但沈秋羽不是挑食的人,给什么都吃。

        沈秋羽用餐叉挑出一块长条牛排,切下小块放嘴里,美味得他眼睛都眯成一条缝。

        美式烤肉保留了牛肉最原始的香味与鲜美,牛排烤制七分熟,不柴,入口油脂的奶香在唇齿间弥漫,混合饱满肉汁,好吃得令人落泪。

        牛肉也非常鲜嫩,一口放在嘴里,不用费力咀嚼,像要融化似的。

        沈秋羽两三下解决几块牛排跟鱼肉,又喝完一杯饮料。

        然后眼巴巴盯着顾濯……的餐盘。

        顾濯:“……”

        顾濯姿态优雅的端坐在餐椅,背脊挺得笔直,手下缓慢切割着餐盘中的牛排,对沈秋羽虎视眈眈的眼神,视若无睹。

        他做饭习惯均衡饮食,不会多增加单一食材的量,比如今天午餐的牛排和鱼肉,足够成年人的食量,再多吃,会增加胃部负担。

        但某馋鬼不一样。

        沈秋羽暗戳戳盯着顾濯旁边餐盘中的鳕鱼,看他没动餐叉,眼巴巴的问:“顾濯,你不爱吃鱼肉么?”

        顾濯睐他,“你主食吃了?”

        沈秋羽只好往嘴里塞面包,眼睛却一错不错黏在鳕鱼上,顾濯端开餐盘,沈秋羽眼珠子也跟着转,顾濯抬头看他。

        沈秋羽:(

        o﹃

        o

        )

        顾濯:“……”

        顾濯把餐盘放过去,“吃吧。”

        沈秋羽好感动,高兴地拿干净餐叉把鳕鱼分成两份,一人一半,他挑走一半,剩下的又给顾濯端回去。

        顾濯想起前段时间在秋雾山时,沈秋羽也是这样认认真真的分食,挺有意思的。

        午餐结束很快。

        沈秋羽帮忙收餐盘,对面顾濯忽地说:“我过几天出差,不在家,到时候会有保姆过来做饭,你喜欢吃什么,可以直接告诉她。”

        沈秋羽“哦”了声,心头估算时间,他下周也要出门,去新加坡陪那个大佬旅行。

        想着想着,他苦恼皱眉。

        哎,不知道新加坡的饭菜好不好吃,不好吃怎么办,顾濯也不在,没人做饭。

        顾濯看他低头收拾东西,眉头时皱时舒,一时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事,脸上能做出这么多丰富的表情。

        *

        医院。

        蒋玉淑挂断通话,看向旁边躺在床上没法动弹的沈富强,他车祸受伤严重,伤到脊椎,下肢完全瘫痪,这辈子都只能躺着。

        短短几天时间,沈富强已经像换了个人,脸颊凹陷,面色蜡黄,带着氧气罩,整个人病怏怏的,说话上气不接下气。

        蒋玉淑唾弃的骂了句脏话,说:“你儿子把电话挂了,他不来。”

        沈富强立刻抬手挣扎起来,像是气得不行。

        蒋玉淑把他按回去,说:“实在不行,我们先自己缴费,我去找我娘家借点钱,你也把你钱拿出来,我取来一起交。”

        沈富强浑浊眼珠子转向蒋玉淑,看了半晌,艰难动了动嘴唇。

        蒋玉淑立刻殷勤地端水喂他,嘴里好话说尽,各种哄着沈富强拿钱出来,又帮着骂沈秋羽,说他是个没良心的贱种。

        沈富强呼吸时粗时缓,停歇一晌,他有气无力地指了下窗户,“……沈安。”

        “老沈你放心,只要有我在,不会亏待小安,我会让他好好在医院治疗。”

        她又拍胸脯又口头保证。

        沈富强这会子伤重,脑子也不如原来灵活,听她这番掏心窝子的话,就把银行卡放心交给她,还说了密码。

        蒋玉淑喜不自胜,忙说:“那我先回家去找人筹钱,拿到就立马回来交住院费和手术费,你在医院等着我啊。”

        她抓起旁边的包就往外走,脚步踩得飞快。

        远离病房,蒋玉淑立马拿手机查两张卡余额,见里面总共的金额数目,顿时高兴得不得了,干净拨通某个电话号码,乐滋滋的报喜。

        “哎呀!钱到手了,有整整五十万!”

        沈富强在医院一等两天,连护士都奇怪他怎么没家属,直到第三天,沈富强摆脱隔壁床打电话给蒋玉淑,居然已经关机。

        一阵强烈恐慌袭上他的心头,压下不安,再换号码打过去,那边接听的人,却是个粗声粗气的陌生男人。

        对方“喂”了几声。

        沈富强正不明白怎么回事,音筒那方传出一个熟悉的女声。

        “老公,谁啊?”

        这声音!

        沈富强瞠得眼白起血丝,怒道:“你他妈是谁?蒋玉淑哪!”

        他气急攻心,情绪波动都影响旁边检测的仪器,顿时喘不上气,两眼一翻,直挺挺的倒回病床,不停抽搐。

        隔壁借手机那人吓得不轻,连忙摁响床头的呼叫铃,把护士叫过来。

        等沈富强抢救过来,中风导致他嘴巴歪斜,口水止不住的流,手也抖得都没办法吃饭,惨得令人唏嘘。

        他心底悔不当初,不该娶蒋玉淑这个贱人,更不该虐待沈秋羽,至少病倒时,床边还能有个人照顾。

        至于蒋玉淑那边。

        她带着从沈富强那里骗来的五十万,和情夫两人连夜买火车票离开,本来她和沈富强就是半路夫妻,连结婚证都没有,想走就走。

        两人远去南城山区,那里是男人的家乡。

        蒋玉淑怀揣结婚的心思,谁知道跟男人同居一段时间,对方也没说要跟她领证结婚。

        蒋玉淑年龄大,没领证心里没底,多次催对方结婚,哪知道惯来对她温柔的男人发了一通火,竟动手把她打了一顿,还强行抢走钱。

        她不给,又遭了顿毒打。

        从那以后,男人每次回家要钱,她如果拿不出来,就得挨顿打,山区天高地远,村民彪悍,她想跑也跑不了。

        久而久之身上没了积蓄,她被迫去村里帮忙做农活,赚点微薄的钱维持生计,然而可恨的是,她那情夫居然拿着她血汗钱养别的小贱人,还带回家被她撞见。

        蒋玉淑气得跳脚骂人,既骂情夫,又骂小三,结果被情夫和小三活生生给打成傻子。

        当然,这是后话。

        *

        顾濯离开当天,沈秋羽又接到一通电话。

        这次不是蒋玉淑,而是他租房小区那边的快递员,对方在他小区派送快递,让他方便的话,下午签收快递。

        沈秋羽琢磨半晌,他没买东西啊。

        等他下午赶去租房小区门口,拿到一个超重快递,寄件人信息已经被模糊掉,而他自己的信息却很详细。

        沈秋羽不知道是谁给他寄来的,但这么大个快递,只能打车回住处,于是他不辞辛苦,嘿咻嘿咻把快递扛进家门。

        打开一看——

        一堆书哗啦啦散落开,满地都是崭新的书。

        《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真题汇编及全真模拟》

        《成人高考应试教材》

        ……

        沈秋羽:“………………”

        这一幕真是该死的熟悉。

        沈秋羽终于明白什么叫“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泪目。

        他下次不坑厉憨憨了。

        这报应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这时,手机微信响起,有人在拨语音。

        沈秋羽看着这满地的书,头很大,他捏着眉心走过去接听微信语音电话。

        打微信语音的人,是陆谦。

        不用想也知道,他打电话过来的目的。

        陆谦问:“我让助理发的东西收到了么?”

        沈秋羽心道果然。

        他说:“收到了,谢谢陆总。”

        说实话,陆谦这教书爱好实在有点让人承受不住,万一以后他找对象,两人要有点成年人的快乐,他立刻板着脸爬起来,在最关键的时刻,让人解个反三角函数,不解不做,这特喵谁遭得住。

        反正他想想,如果他以后对象像陆谦这样,那还有什么快乐。

        陆谦那边不咸不淡的“嗯”了声,就不说话了,他不开腔,沈秋羽怪尴尬的,等了几秒,心说我到底挂不挂。

        在他刚要张嘴说挂电话时,陆谦又不紧不慢地开口说了句话,只是他这话听起来,让沈秋羽觉得奇奇怪怪的。

        陆谦那边轻咳一声,语气不太自在道:“你有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沈秋羽:“?”

        你想让我说啥?

        沈秋羽思考两秒,想起一件事,问道:“陆总,你在新加坡周边的a岛出差?”

        陆谦反问:“你要过来?”

        沈秋羽被他如此敏锐的洞察力惊到,强行稳住心态后,正儿八经的胡说八道:“不是,我早晨看天气预报说新加坡近期有雨,a岛靠近新加坡,我怕你出门忘记带伞,想提醒你,以免到时候淋雨,容易感冒。”

        陆谦说:“我在c岛。”

        沈秋羽一时激动,“那可太好了!”

        陆谦:“?”

        沈秋羽强忍兴奋,胡乱解释说:“我的意思是,你不用淋雨真是太好了,我怕你感冒没人照顾,我又不在你身边。”

        他内心已经在旋转跳跃,他特怕在新加坡偶遇陆谦,目前合同还有两个月多一点,不能在这时候前功尽弃。

        他得稳住。

        陆谦沉默片刻,说:“既然这样,那你就过来我身边。”

        沈秋羽:“???”

        沈秋羽刚才那番话完全没经过大脑,自己已经忘记说过啥,现在陆谦突然开口,他都有点断片,不知道陆谦在说什么。

        陆谦惯来说一不二,当即让助理给沈秋羽买机票后天飞新加坡的机票。

        沈秋羽尔康手:“陆总,等等,我这边还有很多事情没处理,可能——”

        陆谦语气冷凝,“你不想来?”

        沈秋羽:对,我不想。

        但在老板要求加班的情况下,他哪能拒绝。

        原本他该在周五飞新加坡,这下硬生生提前一天,到时候还得想办法从陆谦那里脱身,这特喵是什么人间疾苦。

        打工人的悲哀。

        沈秋羽只得不情愿的改口,“……那行吧。”

        挂断通话,沈秋羽正要放下手机去收拾那堆书,微信突然“滴”响一声,他顺手点开……

        沈秋羽:“!!!”

        陆谦给他转了五万块钱!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备注上写了三个字。

        【表现好】

        沈秋羽超级激动:哪方面表现好,你倒是展开说说,我还可以再表现表现!

        而远在新加坡。

        王助理忽然发现心情不佳的陆总似乎又好了,神色依旧冷淡,但眉眼间的冰冷明显有缓和,也多了几分柔和。

        他心说,陆总果然是在意小沈先生的。

        陆谦看了看日期,说:“这几天你先暂时别安排工作,找时间做a岛的旅行攻略。”

        王助理:“?”

        陆谦掩唇轻咳,“我带他去a岛,他好像很想去。”

        北城。

        沈秋羽完全不知道陆谦行程更改,正为收到奖金而高兴,他火速给顾濯发微信,表示等他回来请他吃大餐。

        顾濯没回,应该在登机。

        沈秋羽高兴了会儿,又想起周钦琛笑他穷的事,又赶紧给周钦琛截图银行卡余额,用事实告诉他,自己不穷!

        周钦琛那边倒回得很快。

        【伦勃朗】:[图片]

        【伦勃朗】:[图片]

        【伦勃朗】:[图片]

        ……

        数张截图全是周钦琛的银行卡余额,每张数字都是沈秋羽的余额x100000

        后面是房产证,股份合同巴拉巴拉。

        沈秋羽:“???”

        大哥,倒也不必这么较真orz

        【伦勃朗】:够了么?

        【啾啾】:光速投降.

        jpg

        沈秋羽那点小钱钱,顶多是周钦琛的零头。

        他默默撤回截图,关闭手机,假装这件事没发生过,但神奇的是,退出聊天界面后,周钦琛也给他转账几万块。

        备注上写着一个字。

        【穷】

        沈秋羽:“……”

        他感觉自己遭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于是沈秋羽单方面表示不想跟周钦琛讲话。

        *

        机场。

        顾濯和顾琤前后进入头等舱,找到自己位置坐下,助理跟在两人身后,也在自己位置坐好,等待启程。

        不多时。

        飞机准时驶入跑道。

        顾濯转头看室外翻滚的云海,地表已经彻底被白云覆盖,远处霞光万丈,柔和的金芒披洒在云层上,美不胜收。

        他下意识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

        手机相机的拍照提示声是提前关闭的,但也耐不住旁边的人注意他的举动。

        “老二,你拍给谁看?”

        顾琤正看着他,和煦温雅的俊脸上露出一丝深笑,令人有种被看穿的既视感。

        顾濯默然收回手机,冷淡的说了句“没谁”。

        顾琤笑意加深,慢慢合上手中的登机手册,直视自家弟弟,悠然的问:“老二,你实话跟我说,你现在和小沈是什么关系?”

        顾濯拧眉思索,“……应该算饲主。”

        顾琤:“???”

        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劲。

        顾琤好奇:“你养宠物了?”

        顾濯脑海中莫名浮现某人干饭时鼓着腮帮子的画面,真的像极了雪地松鼠,如果再长胖些,大概就是土拨鼠。

        他低笑着“嗯”了声。

        顾琤很少见他露出这种鲜活的年轻人表情,打算再细问,但顾濯已经倚着靠背,闭目休息,一副拒绝再聊的样子。

        顾琤没打扰他,最近公司繁忙,老二也确实累坏了,每天下班都准时离开,恐怕也是想回家休息。

        而顾家大哥不知道的是,他二弟这是准时准点回家做饭喂松鼠。

        *

        次日清晨,

        沈秋羽出门跑步回来,开始准备护照等证件,以及一堆换洗衣服。

        他带来顾家的衣服很少,干脆回家拿,家门口的血渍已经请保洁阿姨打扫过,但那股铁锈腥味依然存留,只能敞敞再回家住。

        收拾好后,他从小区大门出去,走半路时,手机响起,拿出来一看,来电人是前段时间沈秋羽联系过的医生。

        他是原主弟弟沈安的主治医生。

        现在证明原主不是沈富强亲生儿子,那沈安也不是原主亲弟弟。

        沈秋羽一时间很犹豫要不要接听这个电话。

        不接,从此他可以不再管沈安的事。

        假如接听,那他就没法再放下沈安这个弟弟。

        照蒋玉淑说的,沈富强如果真出事,她肯定是第一个跑路,以后父亲和继母都不在,没人管沈安,他还能好好活下去么?

        医院会管他么?

        沈秋羽抿直唇角。

        医生那边见他不接,也没挂。

        手机一直在沈秋羽手里嗡嗡震响。

        在来电即将结束之际,他伸手在屏幕一划。

        “喂,沈先生么?”

        医生问。

        *

        沈秋羽到小镇医院,正是晚饭时间。

        他在医院附近饭店打包一份清淡的饭菜,然后拎着去住院部,这所医院很破旧,四处可见脱裂的墙皮,装修还是七八十年代的双色墙壁,整体色调偏暗。

        走廊弥漫着浓重的消毒水味,很刺鼻。

        沈秋羽皱了下眉。

        住院部不大,人也少。

        沈安住在二楼10号房间。

        沈秋羽到门口时,往里看了眼,见到靠窗病床上坐着的病弱少年,他正捏着铅笔在一个粗制画板上画画。

        画着画着,抬头揉着后颈,露出那张苍白清秀的脸,他很瘦,精神还算好,不经意扫过门口,看见沈秋羽,眼睛瞬间亮起。

        “哥哥!”

        沈秋羽拎着晚餐走进去。

        沈安显得非常高兴,病白脸颊也红润了几分,他忙放下画板,期待地望着自己哥哥。

        沈秋羽在床边木椅坐下,“先吃东西吧。”

        沈安乖巧点头,接过他递去的一次性餐勺跟黑米粥。

        他吃得慢,边吃边问:“哥哥,你怎么突然过来了,不是说月初过来么,工作忙完了?”

        原主似乎跟沈安约定过来的时间。

        沈秋羽找借口糊弄过去,又赶紧转移话题:“你这只小猪画得可爱,还粉黄粉黄的。”

        沈安看他,“哥哥,那是狗。”

        沈秋羽:“……”

        这天突然就聊死了。

        沈安没再说话,安安静静的喝粥,沈秋羽也保持沉默,环顾着病房内的环境。

        病房内有四张病床,没住满,只有门口病床上躺着位正在输液的老大爷,对方在睡觉,还在打呼噜。

        视线转了圈病房,落回沈安身上。

        他看着大概十二三岁,偏瘦,眼睛很大,神色有些病态,实际上沈安应该是十四五岁,他从小生病,看上去比同龄人小几岁。

        沈秋羽低头,睨着沈安右手背上结疤的针孔痕迹,密密麻麻的。

        他心底不禁抽痛,这种病他特意查过,像沈安这样的重度地中海贫血患者,能活到现在已经很难得,但他能活到今天,想必这十多年没少受罪,身体也遭受过难忍的折磨。

        不得不说,沈秋羽是心疼这孩子的。

        沈秋羽不禁问道:“疼不疼?”

        沈安:“?”

        沈秋羽小心翼翼地指指他手背,没敢碰。

        沈安摇头,“不疼,我也不怕。”

        沈秋羽思考后,斟酌的说:“过段时间我给你办转院,去北城最好的医院治疗。”

        沈安一顿,“那哥哥哪?”

        沈秋羽揉揉他脑袋,“我陪你一起去。”

        沈安笑着点头,依赖地拿脑袋蹭蹭沈秋羽掌心。

        他的亲昵让沈秋羽不太适应,讪笑着收回手,察觉沈秋羽的疏离,沈安瞬间神色黯然地垂下头。

        见状,沈秋羽又立马把手按回去。

        沈安再次露出开心的笑脸。

        沈秋羽心说,原主这弟弟似乎情绪很敏感。

        在医院停留的时间不长,明天得去机场,沈秋羽没多呆,他走之前,把先前在医院附近手机店买的手机给沈安。

        沈安好奇的玩着手机,问:“哥哥手机号是多少?”

        沈秋羽直接拨电话过去。

        沈安点开接听,看了看沈秋羽,挨着手机小声“喂”了句。

        沈秋羽被他逗笑,又教他怎么使用,最后把说明书留给他,让他自己好好看。

        临走时,沈安又问:“哥哥,我可以给你打电话么?”

        沈秋羽点头,“当然可以。”

        沈安开心的笑起来。

        沈秋羽看时间不早,就从医院离开回顾家。

        回家洗漱休息,一夜无梦。

        次日清晨,保姆过来打扫卫生加做早餐,沈秋羽迷迷糊糊揉着眼睛下楼,见保姆要做早餐,就说让她做鸡蛋面。

        保姆问:“沈先生,随便哪种都可以么?”

        沈秋羽思考一下,说:“做顾濯那种。”

        保姆:“???”

        沈秋羽反应两秒,又改口说:“哪种面都可以,我不挑食。”

        他转身上楼,边走边挠头。

        突然冒出那句话,难道是太想顾濯……的鸡蛋面了?

        午餐结束后,司机送沈秋羽去北城机场。

        沈秋羽办好值机,又托运行李,最后到时间开始登机。

        杨严给他订的是头等舱机票,沈秋羽第一次坐,有点小紧张,他依照座位号到自己位置,刚坐下,身边座位就跟着坐下一个非常高大的男人。

        这人衣着休闲,戴着墨镜和鸭舌帽,露出半截线条沉毅的下颚线,气场很强,看得出来这是个大帅哥。

        他装束得非常严实,察觉沈秋羽的视线,就偏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沈秋羽飞快扭开脸。

        沈秋羽正盯着窗外看时,那人突然把手横到他身前,懒洋洋的吩咐:“袖口挽上去。”

        沈秋羽:“???”

        见沈秋羽不动,对方又看了他一眼,语气渐渐不耐,“傻愣着干什么,杨严怎么教你的。”

        沈秋羽:“?????????”

        作者有话要说:  秋崽:陆谦以后找对象肯定没情趣

        陆老师:??

        厉憨憨:哈哈哈哈哈哈哈

        秋崽:厉北野这么憨,注定单身一辈子

        厉憨憨:????

        第四位大佬:终于到我了

        2("穿成万人迷替身后我开始罢工");

  https://www.lewen.cc/88/88005/352001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