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28

        欢跃小区。

        没要到一分钱的沈富强在楼底下踢花坛,嘴里操·蛋的脏话接连不断。

        骂完抽出一根香烟点燃,边抽边琢磨怎么从那混账东西的手里撬钱,赌场那边限期三天,再还不上,他这条老命都得交代。

        他越抽越烦闷,恨不得冲上楼捶人。

        在掌心随便拿捏的人突然不听使唤,这叫他气得牙痒痒,但又不禁怀疑,是不是有人撺掇沈秋羽。

        左想右想,沈富强决定在附近找个住处,明早再来堵沈秋羽。

        他抽着烟离开小区,刚到路边,停靠的白色面包车刷地打开门,两名壮汉迅速下车捂住他嘴,使劲往里拖。

        沈富强腿瘸,敌不过,很快被扯进车厢。

        他被压在后排座的瞬息,一把水果刀霎时架在他脖子上,寒气森森。

        副驾驶的人慢慢转头,露出那张熟悉的脸。

        “老沈,真是好巧。”

        沈富强顿时面如纸色。

        “魏、魏哥。”

        魏哥使了个脸色,壮汉立刻在沈富强腹部重击一拳,疼得他直咳嗽,差点没把肺咳出来。

        沈富强被揍了三拳,忍不住哀嚎,但又被壮汉死死捂住嘴,只能呜呜直叫。

        魏哥抽着烟,“知道我找你做什么么?”

        沈富强涕泗横流,疯狂摇头,心里怕得要死,但又想不明白魏昌怎么会找上自己。

        没等他弄清楚怎么回事,魏哥突然探身,用刀在他腿上狠扎一击。

        鲜血流淌,痛得他近乎晕厥,可紧接着头皮剧痛,又活生生让他清醒过来。

        沈富强脑袋被压到魏哥面前,魏哥狰狞脸上布满伤痕,他低笑指着自己,“知道我这满脸伤怎么来的么?”

        沈富强满头冷汗,一句话说不出来。

        “都他妈是你好儿子干的!”

        魏哥怒吼,不小心牵扯到脸侧淤青,疼得嘶了口凉气,“要不是老子关系硬,这辈子都得蹲大牢,操!”

        沈富强抖如筛糠,心下却反应过来是沈秋羽那混账东西没还钱,还惹怒魏昌一伙人,顿时气得满嘴冒泡。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

        沈秋羽非但没还钱,甚至把给出去的债款又硬生生抢回去。

        魏哥冷笑着拍打他的脸,“说吧,那贱种现在在哪儿?”

        沈富强抬手正要指向小区,魏哥忽然改变主意,叼着烟猛吸一口,喊住沈富强。

        “你那儿子是不是喜欢男人?”

        沈富强肿着一只眼看他,迟疑地点头。

        魏哥阴冷一笑,仿佛想到什么不错的主意,拽着沈富强过来,在他耳边说了句话。

        沈富强猛然睁大眼睛。

        *

        顾濯弯腰坐进来接他的宾利,司机发动引擎,正要驶离停车位,顾濯无意间往窗外瞥过,背后那辆白色面包车后座趔趄下来一个人。

        身影和长相有几分面熟。

        是沈父。

        “等下。”

        顾濯吩咐道。

        司机依言停车。

        他拉上手刹,等着顾濯下一步指示。

        这时,面包车内又依次下来两名壮汉,以及衣着花衬衫的中年男人,那三人个个面目狠厉,满身匪气。

        花衬衫那人伸手整理沈富强领口,又拍拍他肩头,“回去好好想清楚,明天给我答复,决定权在你,看你是愿意把那钱还上,还是把人带到我面前。”

        “放心,只是玩玩,出不了什么问题。”

        沈父抖着肩膀,“……我想想。

        不多时,几人坐上面包车,驰车离开。

        顾濯则望向车窗外的人,轻皱眉心。

        他没有久留,短暂停留几分钟,又吩咐司机开车,等上行车道一段时间,他拿出手机拨通某个号码。

        “查个人。”

        *

        沈秋羽单手托腮,小口咬着哈密瓜,眼睛瞄向手机屏幕,画面中,陆谦正通过他拍的试卷截图查看情况。

        等沈秋羽啃完小瓣哈密瓜,镜头那方的陆谦摘下金丝眼镜,轻轻捏着眉心。

        陆谦眉宇间有几分疲倦。

        沈秋羽问:“陆总……你今天很忙?”

        陆谦不咸不淡地“嗯”了声,就没了后话。

        沈秋羽酝酿两秒,后半截那句“要不咱们以后别整这乱七八糟的辅导,互相放过吧”,话没出口。

        陆谦忽地道:“我既然答应帮你考上北城大学,就会做到,你不用担心。”

        沈秋羽:“???”

        沈秋羽满头雾水了几秒,再琢磨陆谦那句话,顿时明白过来,合着是原主想考北城的重本,顺便利用老板帮忙。

        原主真是个懂得物尽其用的人才。

        沈秋羽腹诽时,音筒内又传出陆谦沉冷暗哑的嗓音。

        “你离镜头近些。”

        “哦。”

        沈秋羽不明所以抬眸,看陆谦没戴眼镜,以为他看不清,就听话地凑近,他脸小,又五官精致,临近手机屏幕,更显明丽漂亮。

        不知道是网速问题,还是别的原因。

        沈秋羽眨眼睛的频率很慢,仿佛一帧帧卡点的照片,落在陆谦眼中,像是忽闪的轻薄蝶翼,在掌心轻轻地扇动,带起一丝丝电流划过背脊的酥痒。

        他嘴里咬着鲜嫩多汁的哈密瓜,嘴唇红红的,有一层薄薄的莹润水光。

        很欲。

        陆谦喉结倏地有些发紧。

        他伸手去端手边的咖啡杯,苦涩的美式咖啡很快压下那股奇怪的躁动。

        半会儿,他戴上金丝眼镜,恢复成平时那张冷漠俊脸。

        沈秋羽没注意到他的异样,吃完哈密瓜,又用水果签去扎葡萄,葡萄是顾濯走之前帮他处理过的,颗颗干净又晶莹。

        他边吃边想,顾濯这人真心不错,是个值得深交的朋友。

        陆谦在镜头后不着痕迹地后退几分,掩着唇轻咳一声,他这声音突兀得不行,沈秋羽猝然思绪回笼。

        陆谦道:“你想在海城发展么?”

        沈秋羽:“???”

        这人话题怎么转这么快?

        沈秋羽静默片刻,摇头。

        陆谦脸色微变,“你不来?”

        沈秋羽继续摇头,满心莫名其妙,这陆大总裁又是抽哪门子风?

        谁知在他两次摇头后,陆谦脸色肉眼可见的变差,说了句“最近出差,有事留言”,便结束视频。

        沈秋羽捏着手机,表情可以用六个字概括——

        地铁,老人,手机。

        陆谦这点小插曲完全不影响沈秋羽,他好好休息一晚,次日清晨去楼下粥店打包外卖,准备去厉老板那里打卡。

        最近厉北野没联系他,恐怕还在生气。

        到医院时,刚好是早餐时间。

        沈秋羽拎着清粥和酸萝卜丁推开病房门,忽见里面不止厉北野,床边坐着一个非常漂亮的年轻女人,她正把盛好的小米粥递给厉北野。

        厉北野笑得像只傻狗。

        沈秋羽一愣。

  https://www.lewen.cc/88/88005/352001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