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12

        12

        沈秋羽余光瞄了眼驾驶座的顾濯,他掌握方向盘,目光专注地望向前路。

        今天顾濯衣着深黑西装,规整地打着领带,气质疏冷,没有在秋雾山初见时的凛厉肆意。

        车厢内清冽的木质调冷香渐渐沉甸,暖烘烘的空气中弥漫开一抹草莓的清甜果香。

        “你在吃零食?”

        顾濯突然开口问道。

        正往嘴里塞糖的沈秋羽差点噎住,鼓着腮帮子狡辩:“我没、没吃。”

        顾濯:“……”

        顾濯轻呵,没戳破他。

        沈秋羽突然牙酸,瞄着他说:“要不……你也吃一颗?草莓味的,很甜。”

        这时,正遇上红灯,顾濯轻踩刹车,慢慢停稳汽车。

        “不用了。”

        顾濯刚说到“不”字,嘴里迅速被塞进一颗酸甜清香的草莓糖,味蕾敏感地裹住糖果。

        沈秋羽咧嘴笑道:“是不是特别甜?”

        甜。

        顾濯抿直薄唇,酸酸甜甜的草莓味在味蕾狂欢,甜而不腻。

        他不咸不淡地“嗯”了声,脚下松开刹车,继续前行。

        沈秋羽瞥着他抿紧的薄唇,心说顾濯是不是不高兴?

        顾濯似乎不喜欢跟人有太亲密的接触,上次自己挠他手背,他还嫌弃的用纸巾拭擦。

        沈秋羽忐忑地等着顾濯说话,但接下来顾濯没有再说话,直至抵达麓谷别墅区。

        麓谷别墅位于北城有名的高档住宅区,地段非常好。

        整片区域宽阔,绿植枝繁叶茂,环境优美,入出车辆皆是难得一见的顶级豪车,顾家同在其中,地位可想而知。

        顾濯驰车进入小区,在自家别墅的地下车库停好迈巴赫。

        沈秋羽慢悠悠地下车,目光晃过周围,险些被车库内十数辆豪车闪瞎狗眼,每辆均是市面少见的限量款。

        贫穷真的限制他的想象。

        顾濯带他坐电梯上楼,两人到客厅时,顾母及几名佣人正在花园里摆放食材,旁边顾父等人在喝茶闲聊。

        为让沈秋羽不过于拘束,顾母选择氛围更轻松的bbq,聘请的主厨擅长西式甜点,便吩咐对方在厨房烤制点心,以及准备主菜。

        顾母见沈秋羽露面,立刻进屋拉他出来,给顾父及保姆琴姨介绍一番,顾琤也跟沈秋羽打了招呼。

        顾濯上楼换了常服回来,看沈秋羽在花园撸起袖口帮忙,已经融入氛围。

        他长相乖巧,又会讨人喜欢,顾母等人被他逗得直乐呵,向来严肃的顾父也难得露出一抹笑容。

        顾濯目光定在沈秋羽那张雪白漂亮的脸蛋,不由想起会议室里沈母泪目控诉的画面。

        他眸光沉敛。

        顾母看他默不作声地站在窗后,招他过来说:“老二,你带小沈先在花园逛逛。”

        她话音刚落,身后响起琴姨一声急呼。

        “小心!”

        哐啷震响。

        装辣椒酱的玻璃罐落翻在地,溅了沈秋羽满身红彤彤的辣椒酱。

        他今天穿了身浅色衣服,这一浇上去,整个人跟掉进红色颜料桶似的。

        顾母赶紧拿纸巾给他擦,琴姨也愧疚得不住道歉,是她没端稳托盘,导致玻璃罐滑倒。

        沈秋羽嘿嘿傻笑,“没事没事。”

        他说着,偷偷伸舌·头·舔了下嘴角沾到的一点辣椒酱。

        目睹全程的顾濯:“……”

        顾母满含歉意,“小沈,真不好意思,请你过来吃晚餐,还弄脏你衣服。”

        沈秋羽说:“没关系,我回去洗洗就行。”

        顾母却格外在意这事,忙把事交给顾濯:“老二,你带小沈去换件干净的衣服,上周新送来那几套衣服中有套小一个尺码,应该适合小沈。”

        顾濯睐向满身辣椒酱的沈秋羽,点头应好。

        沈秋羽挠挠眉尾,想拒绝,然而顾母坚持让他上楼更换,沈秋羽在她催促下去了二楼。

        顾濯带他进卧室,自己则去衣帽间给他找尺寸合适的衣服。

        沈秋羽目光环视四周。

        顾濯卧室很整洁,整体装修风格偏性冷淡,呈灰黑色,摆件极少,零星一点浅色北欧风装饰品,不至于让室内显得沉闷空荡。

        顾濯很快出来,沈秋羽拿上衣服去浴室清洗,等他穿衣服时,有什么黑乎乎的东西滑落,反应敏锐地接住。

        他低头看清自己拽了什么东西,耳根子腾地通红。

        这这这……

        居然是一条崭新的纯色内·裤!

        沈秋羽捏着这条内·裤,不光脸烫,连掌心也火烧火燎的,宛如捏着什么烫手山芋,扔也不是,留也不是。

        他僵了半分钟,门外倏然传来敲门声,惊得他差点滑倒,手忙脚乱地抓住玻璃门把手。

        “你洗好了么?”

        是顾濯的声音。

        沈秋羽竭力站稳,表情一言难尽地放下内·裤,回应道:“马、马马上就好,稍等。”

        顾濯没再说话,但沈秋羽知道,他肯定在门口附近没走。

        沈秋羽默默把这条干净内·裤叠好,放上旁边的置物架。

        穿是不可能穿的,这太羞耻了,虽说是全新的,但光是想想穿上的画面,他已经开始头皮发麻。

        放好后,沈秋羽又怂怂地往里推了几厘米,保证它处于一个能看见又不太显眼的位置。

        确认无误,他满意点头,在外间洗了个冷水脸,强行降温,反复多次,直到脸没那么红才开门出去。

        他到卧室时,顾濯正在落地窗边翻阅什么文件,室内静悄悄的,只有纸张沙沙翻页的声音。

        听闻动静,顾濯转过脸,跟沈秋羽视线交汇,停顿半秒,他突然偏开头,掩唇笑了声。

        沈秋羽迷惑道:“你笑什么?”

        顾濯没回答,反而点了点浴室的方向,“自己照镜子。”

        沈秋羽满头雾水地回到浴室,擦净镜面,明亮镜面映出他鸡窝般乱糟糟的发型,简直翘出花样来了。

        顾濯轻靠墙壁,撩着眼皮看他,薄唇边的笑意更明显几分。

        “你是自然卷?”

        沈秋羽含糊其辞,“大……大概吧。”

        他哪知道原主头发是不是自然卷,原著里也没写啊,再说他穿书过来时间短,平时也没照镜子的习惯,自然没留意过头发问题。

        另外……

        这值得笑么!

        顾濯笑点多少有点低。

        沈秋羽扒拉扒拉卷翘的发梢,说:“你等我下,我把头发吹干。”

        顾濯应了声,回到原地拿起文件,翻至下一页。

        页面中有一张寸照,青年长相秀丽,杏眼若星,面对镜头没有笑,木着脸,眼神透出浓浓疲惫,眉心始终拢着,似乎心事重重。

        同一个人会在短时间内,有那么大的差距?

        顾濯微垂眼眸。

        十分钟后两人下楼,花园里已布置好bbq的材料,主厨的助手正在烤制腌制好的食材,扑鼻香气登时四溢,馋得沈秋羽直流口水,他快步到烤架旁想帮忙。

        走到半路,沈秋羽后领倏地一紧,整个人被拎到远处。

        沈秋羽气道:“你拦我做什么?”

        顾濯松手:“拯救我的晚餐。”

        沈秋羽:“???”

        反应两秒,他立马理解这句话的深层含义。

        岂可修,顾濯竟拐着弯嫌弃他做的是黑暗料理!虽说他的确不擅长做饭,但他可以学,上次那是失误!失误!!

        沈秋羽非常不服,力图抗争,旁边的顾母与顾父闻声过来,被两人幼稚的谈话内容险些逗笑。

        顾母没想到惯来沉敛的老二也会在这种事上较真,倒挺有趣。

        顾父也无所谓道:“小沈想试试就让他试试吧,烤肉这东西,只要烤熟,不会难吃到哪里去。”

        顾濯欲言又止,“他……”

        顾父抬手制止后话,顾濯闭口缄默。

        沈秋羽顺利从厨师助理那里接过活儿,上手烤肉,烤好后,由厨师助理切片端上餐桌。

        所有人盯着桌面上那盘瞧不出原貌的黑炭,全都“……”了一分钟。

        顾濯惯来冷静的面庞,也出现一丝裂缝。

        顾父擦着汗,为沈秋羽强行挽尊,“或许……味道不错。”

        顾母点头。

        顾琤伸手欲尝,但被顾濯抢先一步。

        顾濯道:“我先尝。”

        所有人都露出钦佩的表情。

        顾濯拿起餐叉,面无表情地品尝,全程没皱过眉。

        沈秋羽跃跃欲试的问:“好吃么?”

        顾濯举止文雅地擦净嘴角的烤肉糊渣,觑着沈秋羽那副馋样,慢声说:“很好吃。”

        沈秋羽心底直哼哼,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沈秋羽说:“我也试试。”

        他往嘴里塞入一小片黑不溜秋的牛排,嚼了没两下,脸色骤变。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咸!好辣!好麻!好柴!!

        沈秋羽眼尾和鼻尖迅速泛起一抹红,眼眶湿润地含着泪花,他哀怨地瞪了顾濯一眼。

        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沈秋羽几下咀嚼,强行吞咽,差点噎住。

        顾濯给他倒了杯果汁,“不好吃还非要吞,你是傻的?”

        沈秋羽抽抽鼻子,“要不是你骗我,我能吃么,再说也不能吐出来,那多浪费。”

        顾濯递去干净纸巾,“你不动手就是最大的节约。”

        沈秋羽:“……”

        沈秋羽理亏,没再辩驳,老实巴交地擦眼泪花,小口啜着酸甜果汁,压下嘴里的怪味。

        接下来半小时,在顾濯幽深黑眸的瞩目下,他没能再靠近烤架半步。

        百无聊赖时,他看顾母在装食盒,凑过去帮忙,得知是送给隔壁别墅的小孩,立刻自告奋勇地表示他去送。

        顾母怕他待在这里不自在,便同意他去跑腿,顺便叫自家老二跟去陪同。

        可沈秋羽跑得飞快,这边顾濯没跟上,那边他人已经穿过花园,在门口摁铃。

        很快有人开门,随着门隙增宽,空气中也渐渐散开油画颜料与松节油的奇特味道。

        沈秋羽身前微暗,有道高挑身形站定门前,投落的暗影整个罩住他,令人颇具压迫感。

        对方背光,沈秋羽看不真切他的长相。

        沈秋羽礼貌道:“晚上好,我——”

        “想清楚了?”

        对方倏然打断他的话。

        沈秋羽:“?”

        对方侧身让步,“既然想清楚,那就进来换衣服。”

        沈秋羽:“???”

  https://www.lewen.cc/88/88005/352001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