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10

        10

        沈秋羽做梦也没想到,最后会发展成四人拼桌,三人轮流看他试卷挂满红叉的尴尬场面。

        他宛如被多名老师查成绩的小学生,安静如鸡的坐在座位上,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

        试卷转了两圈,落到顾濯手里,他视线轻轻掠过卷面的一排红叉,什么也没说,只端起薄荷水轻抿。

        沈秋羽被他这举动弄得抓耳挠腮,迫切想知道这啥意思。

        倏然,捕捉顾濯眼底的细微笑意。

        他在笑自己。

        沈秋羽:“……”

        我人没了。

        我选择社会性死亡。

        顾濯将试卷递还给沈秋羽,语调轻缓有度的说着话,他嗓音很冷越,却格外好听。

        他说:“把心思放在自己身上,做题就容易多了。”

        沈秋羽接过试卷,狐疑地瞄他,心说这顾濯说话怎么还带拐弯的,他心思不放自己身上放谁身上?

        细细琢磨两秒,又骤然反应过来。

        他没有,但原主有啊,原主曾经爬过顾濯大哥的床,可不是一门心思扑别人那里么。

        顾濯他大哥不就是……

        对面这位么。

        沈秋羽惊讶抬头,直愣愣看向餐桌对面的俊逸青年。

        他跟顾濯有两分相似,眉眼不如顾濯冷冽飞扬,更谦和儒雅些,嘴角天生上扬,眉眼温和。

        看人时,有着天然的亲和力,没有久经商战权谋的锋利尖锐,倒像是授课的大学教授,文质彬彬。

        兄弟俩简直是两个极端。

        相较之下,不苟言笑的顾濯反而比他更像博弈争锋的上位者。

        原著中关于主角大哥的描述不多,只提及他名叫顾琤,能力出众。

        他偶尔与顾濯同框出现,内容大多言简意赅叙述两兄弟如何如何优秀,又如何在商圈立足登峰,再创顾氏企业巅峰辉煌。

        看原著时,沈秋羽倒挺欣赏这位顾家长子,温文儒雅,言行举止体现出良好的修养,各方面能力丝毫不逊色万人迷主角。

        整篇恋爱故事中,也就顾琤和顾濯专心致志搞事业,但顾濯作为被四方势力争夺的目标,自然没法避开诸多闹心事。

        尤其全文后半部分剧情,他不是被四个人抢,就是在被四个人抢的路上。

        沈秋羽有心远离原著剧情,又想苟命,首先得选个大腿抱,且这大腿不能喜欢男人,也不恋爱脑。

        他看顾琤就很合适。

        沈秋羽看顾琤的眼神更热忱几分。

        大佬看我啊!

        餐桌对面的陆谦聊天间隙,状似不经意地睐了沈秋羽一眼。

        他见沈秋羽直勾勾盯着顾琤,那双漂亮杏眸亮得像映满群星,水盈盈的,特别好看。

        陆谦不由皱眉。

        沈秋羽对旁人不加掩饰的喜欢,让他心底陡然升起一丝不悦。

        顾濯轻轻放下玻璃质地的高脚杯,渐渐拢紧眉心,眼眸黑沉沉的,薄唇抿直,不知在想什么。

        沈秋羽的目光太直白热切,顾琤似有所察,转目看来。

        他见沈秋羽正瞧自己,便礼貌点头,和善微笑。

        对晚辈,他惯来很温柔,何况陆谦刚才也说过,这年轻人是他朋友的弟弟,最近专门带在身边教导。

        沈秋羽得到回复,赧然低头,实际内心超级兴奋。

        看来三个月的替身协议结束后,他找工作有着落了,可以抱主角他大哥的大腿。

        既可远离剧情,又能落实工作。

        完美,他可真是个小天才。

        没人知道沈秋羽内心的小九九,只见他“羞涩”低头,脸颊微红,似乎是不好意思看顾琤。

        陆谦眉心拧得更深,眸子冰冷的扫过沈秋羽。

        他拿沈秋羽当别人的替身,不在意他的私事,也不代表在合同存续期间,能容忍沈秋羽当着自己的面,肆无忌惮地以“爱慕”眼光看别的男人。

        尤其这人是自己认识多年的老朋友。

        一个足够俊朗优秀的男人。

        他微微压直唇角,递去菜单,说:“沈秋羽,点自己的晚餐。”

        沈秋羽正好有点饿,接过菜单,按着上个英文菜名,随意点了一堆。

        陆谦轻皱了下眉,倒也没说什么。

        他不至于吝啬这些,只是沈秋羽豪迈点菜的方式多有不雅,很明显他看不懂复杂的英文,所以乱点一通。

        唯有顾濯撩着眼皮看了沈秋羽一眼,情绪难明。

        沈秋羽将菜单递至应侍生手中,察觉旁边的视线,下意识偏头看来,跟顾濯视线倏然交汇。

        沈秋羽干笑两声,心虚转开脸。

        他明面上乱点一通,但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他点的晚餐非常有序,正餐甜点饮品,一样不差。

        没有一样重复。

        沈秋羽嘀咕,顾濯该不会看出来什么了吧?

        很快,他的烦恼消失在陆续端上餐桌的晚餐间。

        沈秋羽干饭期间从不废话。

        在这种高端酒店,用餐礼仪最忌嘈杂,需保持安静,用心享受厨师准备的佳肴。

        一顿晚餐平静结束。

        顾琤和顾濯有事,先一步离开。

        只是走之前,顾濯微顿脚步,侧过脸看了沈秋羽一眼,沈秋羽正眯着眼吃甜点,没注意顾濯在看他。

        顾濯敛回目光时,恰巧与陆谦视线碰撞。

        陆谦一言不发看着他,表情算不上高兴,顾濯平静回头,与顾琤并肩出去餐厅。

        沈秋羽吃完最后一份甜品,意犹未尽舔了下嘴角。

        这家酒店的餐后甜点比上次那家酒店味道更醇厚绵软,香甜得让他心情都弥漫着甜味。

        陆谦十分嫌弃,“把嘴擦干净。”

        沈秋羽:“……”

        他默念“别生气,他是老板”三十遍,打消把陆谦打成猪头的念头,默默擦净嘴边沾到的甜汁。

        两人回到顶层豪华套房,陆谦扭头睇向身后的沈秋羽,又要求沈秋羽去洗澡。

        沈秋羽攥紧拳头。

        这陆谦不是重度洁癖,是有病!如果他再洗澡,就要洗秃噜皮了!

        陆谦脱下西装外套挂在衣架,随手解开领缘纽扣,偏头看他,金丝眼镜划过一丝幽光。

        “还不去?”

        沈秋羽憋屈的说:“去就去。”

        他又走进次卧的盥洗室洗澡,边洗边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再忍忍再忍忍,协议只有三个月,期限一到,他立刻离开北城,远离剧情,不陪这憨批折腾!

        *

        与合作方谈话结束,对方由酒店经理安排至酒店独栋别墅休息。

        顾琤与顾谦则前去酒店主楼的顶层房间。

        进入电梯梯厢,顾琤余光看了眼自家二弟,忽而问:“你跟陆谦那个朋友的弟弟认识?”

        顾濯没想隐瞒,直言道:“他是沈秋羽。”

        顾琤讶然,“他就是击退绑匪,救了咱妈那个恩人?”

        顾濯“嗯”了声。

        顾琤不禁失笑,“那年轻人看上去很瘦弱,一点也不像能击退壮硕绑匪的人,真是人不可貌相,我竟一点也没看出来。”

        顾濯说:“不光是你,我也没想到。”

        看上去那么瘦弱的人,能在狭窄的车厢中秒杀两名健硕的绑匪,多不可思议。

        当天他从警察询问得知,沈秋羽近乎一击秒掉绑匪,像他这样瘦弱的人,正常情况不可能身手那么灵活,况且在个人信息中,也没提过他曾学习防身技巧。

        沈秋羽身上有太多矛盾点,每一个都围绕着重重谜团。

        顾濯微抿薄唇,黑眸幽深。

        顾琤疑问:“你刚才在餐厅怎么不告诉我。”

        顾濯说:“这次绑架的事,未必是临时起意。”

        顾琤微愣,无奈笑道:“你这缜密的心思啊,陆谦跟我认识那么多年,我敢保证这件事跟他没关系。”

        “况且警方那边没给出实质性的证据,证明两名劫匪是蓄意谋划,更没什么接头人跟他们沟通,目前线索来看,更偏向随机作案。”

        顾濯没答,但也无形中坚持着他的不信任。

        顾琤没有再劝,自家这弟弟自小就这样,倒也不是什么坏事,就是太执拗较真,凡事喜欢深究逻辑,有些冷静过头。

        要是这小子以后恋爱也这样,不知道哪个女孩子受得了。

        “叮”地响音。

        电梯抵达顶层,两人先后出梯厢,走到自己所在的房间。

        顾琤刷卡进屋前,顾濯出声喊住他。

        顾琤偏头看他。

        顾濯刻意提醒说:“记得反锁门。”

        顾琤以为他担心安保问题,安抚道:“这家酒店很安全,前段时间我不是帮你订过么,你在这里住过,防备心没必要这么重。”

        顾濯:“……”

        如果不是住过,也不会这么防备。

        顾琤没当回事,道了句“晚安”,开门进去。

        顾濯也转身刷开门,进入室内。

        *

        沈秋羽从盥洗室换好衣服出来,陆谦正在客厅落地窗边,坐在单人沙发上慢慢敲击笔记本的键盘,似乎在忙碌工作。

        客厅灯已经熄灭,点着两盏落地灯。

        陆谦换了身藏蓝色的棉质睡衣,以往打理发蜡的背发也柔软垂在额间,笔记本屏幕的蓝光打在他侧脸,看上去更英挺俊朗。

        单说长相,陆谦长得很不错,近乎能与顾濯媲美,家世背景也很好,倒贴的人估计手拉手能绕北城好几圈。

        但就他这病态的洁癖症,搁谁能受得了。

        原主为了钱也是蛮拼的。

        陆谦抬眸看他,“倒水。”

        沈秋羽不情不愿地走过去给他倒了杯温水。

        陆谦默然喝了几口,放下瓷杯,不紧不慢的展开话题。

        “今晚你跟顾濯说了什么?”

        他当时在和顾琤聊公司的事,没留意两人说的什么,原本他可以不用在意,但仔细回想这事,心情又莫名有些烦躁。

        好像不弄清两人当时说过什么,心情会一直差下去。

        沈秋羽没想那么多,老实说:“他让我把心思放在自己身上。”

        陆谦没说话,手指摁了下鼠标,把笔记本电脑合上。

        他扶了下镜腿,又问:“你跟他认识?他为什么单跟你说话?”

        沈秋羽:“……”

        这种问题你去问顾濯啊,干什么问我?我哪知道他为啥找我说话。

        沈秋羽一阵无语,但很快敏锐嗅到某人身上散发着嫉妒的酸臭味。

        他悟了,这是陆谦在吃醋。

        陆谦不爽暗恋对象跟自己说话,把他晾在旁边,现在回房间来找他这个替身的茬。

        按照某些古早剧本的剧情发展,他现在是要被虐的。

        沈秋羽腹诽,这不就是典型的窝里横么,欺负自己是拿钱办事的底层员工,他跟那些私企黑心老板有什么区别。

        陆·黑心老板·谦蹙眉,“说话。”

        沈秋羽不乐意的瞥他,说:“我不认识他,他跟我说话,大概是因为我们坐在同一边,顺便。”

        陆谦看着他,没接话。

        沈秋羽不认怂的回视,腰杆挺得笔直,全然没有说谎者该有的无措与闪烁。

        然而陆谦不知道的是,穿书前的沈秋羽经过非常专业的训练,无论多可怕的死亡凝视,只要他想,就能做到稳如老狗。

        陆谦没看出蹊跷,敛回视线。

        沈秋羽心头如释重负,这群人真是一个比一个难糊弄。

        陆谦摘脱眼镜,面带倦意地揉着眉心,吩咐说:“你去楼下车库一趟,把我车后座那份文件拿上来。”

        正在打瞌睡的沈秋羽“哦”了声,拿着茶几上的车钥匙和电梯卡出门。

        他到地下车库找到车,带上文件,乘电梯往回走。

        到顶层,沈秋羽打了个哈欠,慢吞吞走至房间门口刷卡,但连刷几次也没打开门。

        他正疑惑怎么回事,是不是房卡出问题。

        隔壁的房门忽然打开,空气中弥漫着清爽皂香,背后霎时响起压低的冷越声线。

        “你在我大哥房间门口做什么?”

  https://www.lewen.cc/88/88005/352001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