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08

        08

        顾母拉住她儿子的胳膊,扯到沈秋羽面前,笑容和煦道:“小沈,以后你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我这儿子办事效率非常不错,你可以大胆使唤他。”

        沈秋羽嘴角抽动,他不敢……

        这可是被四位大佬攻惦记一辈子的白月光啊!

        他要是敢随便使唤,未来被那四个大佬得知,怕不是分分钟让他领盒饭,他还想多苟几年。

        顾母察觉到他的拘束,牵过沈秋羽的手,安抚地轻拍,“他这人面冷心热,你不要怕。”

        她这儿子惯来不会管理表情,寡言少笑,冷冰冰的俊脸不知劝退多少搭讪的人。

        沈秋羽内心痛哭流涕,我不是怕他,主要是怕他背后那四个人。

        他哭丧着脸仰头,对面的顾濯依旧身着深色系休闲装,黑发被风吹乱,周身透着一股子冷厉的肆意感,令人不可直视。

        顾母见自家二儿子老是一副冷脸,手肘杵他胳膊两下,给他使眼色,示意他说两句。

        顾濯开口道:“沈秋羽,谢谢你救了我妈。”

        顾母听他说“沈秋羽”三个字,讶异问:“你们认识?”

        顾濯唇角似有若无地弯了几分,但消失得很快,漆黑如墨的眼眸看向沈秋羽,眼神中似乎有什么深意。

        沈秋羽突然get他眼神中的含义,万人迷主角一定是不想让顾母知道他们认识,毕竟他们真的不熟。

        他冲顾濯眨了下眼睛,给他一个“我明白,你放心”的表情。

        顾濯:“?”

        于是在顾母不解的目光下,两人同时开口。

        顾濯:“认识。”

        沈秋羽:“不认识。”

        沈秋羽刷地看向顾濯,说好一起装作不认识哪,你为啥半道拐弯。

        顾母:“???”

        顾母神情难以言说,“你们这是认识,还是不认识?”

        沈秋羽不料顾濯临时改口,满脸怨念,只好又说:“我们勉强算认识……吧。”

        顾母视线在两人间一转,恍然明白两人可能是近期认识,不算很熟。

        她了然笑道:“既然你们认识,那就更好。”

        这时,有警察出来让顾母进屋做笔录,她给了顾濯一个“交给你”的眼神,回身跟警察进入办公室。

        沈秋羽伸出尔康手:阿姨,别扔下我一个人啊!

        顾濯不着痕迹挡住顾母离开的方向,沈秋羽霍然跟他对视,嗖地一下缩回手,安静如鸡。

        顾濯慢条斯理摘脱手套,说:“智斗劫匪,勇气可嘉。”

        沈秋羽赧然埋头,“多谢夸奖。”

        顾濯似乎低低笑了一声。

        沈秋羽仰头看他,却见他眉眼疏冷,俊脸一如既往的冷冽,没有半点笑意。

        错觉?

        顾濯目光在他额头掠过,言归正传道:“有件事我很疑惑,你是怎么上错车的?”

        沈秋羽眼神闪烁,“就……不小心把车牌的‘1’看成‘i’了。”

        顾濯:“……”

        沈秋羽明显听到对方笑了声,他飞快抬头,迅速捕捉到顾濯扬唇抿笑的一刹那。

        老实说,顾濯这张冷白俊美的脸扬起笑意,真是好看得一塌糊涂,不怪原著里的大佬攻们为他疯为他狂为他哐哐撞大墙。

        但沈秋羽关注的重点明显不在这里,他瞪圆杏眼,微红着脸,羞恼的“喂”了声。

        “看走眼很正常好伐!”

        他毫无底气的据理力争。

        顾濯虚握拳头抵在唇间,掩饰性地轻咳一声,削弱了几分距离感。

        他认同道:“确实正常。”

        沈秋羽:“……”

        他总有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错觉。

        沈秋羽被笑,很不想跟他讲话,低头盯住自己的jio尖,想用尴尬的沉默劝退这个万人迷主角。

        顾濯睨了眼沈秋羽的发旋,有些好笑地看着他自然卷的黑棕发,额头有一缕卷翘得非常随意,如果再高些,就是一撮呆毛。

        这沈秋羽除去长相,处处与资料中的信息不符,透着一种奇怪的违和感。

        他垂眸看沈秋羽,以他视角,恰好看清沈秋羽浓密卷翘的眼睫,以及尖而薄的下颚,脆弱得仿佛一片雪白的骨瓷。

        轻薄又易碎。

        倏然,目光定格在沈秋羽侧颈的一丝血线,血珠凝结,像一缕极细的暗红蚕丝,缠绕在白皙如玉的颈项间,非常显眼。

        他眸光微动。

        “跟我来。”

        顾濯忽然说了三个字。

        沈秋羽茫然抬头,“啊?去哪儿?”

        顾濯没说。

        沈秋羽莫名其妙的跟他走到停车位,见他摁了下车钥匙,一辆黑色迈巴赫车灯闪了闪。

        等沈秋羽回过神,他已经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顾濯微垂着头,认真地为他颈项的划伤上药。

        沈秋羽:“???”

        车厢这种逼仄狭窄的空间让他十分别扭,连呼吸都放轻几分,整个人努力偏头看窗外,企图转移注意力。

        顾濯无情地把他头拨回来,跟拨皮球似的,手下抹药的力度加剧,沈秋羽登时“嘶”了口凉气,抱怨一句“好痛”。

        顾濯瞥他,“痛的话,就别乱动。”

        沈秋羽这次不敢动了。

        顾濯给他擦药,他目光无处可放,百无聊赖地转了圈车厢,最终落在顾濯那张近乎完美的俊脸。

        原著作者形容顾濯“漱冰濯雪”,那真是一点儿不差,顾濯是那种男女通吃的长相,骨相非常好看,眉眼冷洌,薄唇浅霜,不沾丝毫女气。

        单从外形判断,很难看出他其实是个“受”。

        沈秋羽竟想象不出,将来会是哪个大佬攻让顾濯为爱做受,但无论是谁,被这样优秀的天选之子喜欢,也是一种幸福。

        虽然但是……他明明可以做攻啊!

        沈秋羽槽点满满,不由生出“这本书好多bug”的想法。

        顾濯给沈秋羽擦完药,微微后退坐直身体,抬眸却见沈秋羽满目怜惜的望着他,不发一言。

        顾濯面无表情,“你在想什么?”

        沈秋羽摇头,“我没、没想什么。”

        心虚的表情瞬间出卖他。

        顾濯没再追问,抬手将药膏扔给沈秋羽,“不想留疤,就每天准时上药。”

        沈秋羽把药膏送回,挺起胸膛正儿八经道:“不用,有疤的男人更帅气。”

        语毕,见顾濯忽然低头划拉手机,面色严谨。

        沈秋羽瞥了眼,发现他在看手机地图,好奇问:“你看地图做什么?”

        顾濯不紧不慢道:“看哪家脑科医院离这儿最近。”

        沈秋羽:“……”

        *

        顾母做完笔录出来时,沈秋羽和顾濯安静站在大厅一角,中间隔着好长的距离。

        沈秋羽单方面跟顾濯划清界限。

        顾母看了眼自家儿子,见他神色少有的轻松,隐隐有些愉悦的情绪,而小沈则满脸麻木的在花盆边扒拉金钱树的叶片。

        顾母:“?”

        她离开这四十分钟发生了什么,怎么两人突然成这样。

        沈秋羽见顾母过来,拽了下挎包肩带,靠近她说:“郁阿姨,我还有事要忙,先走了。”

        顾母点头:“我记得你要去北门是么,过去挺远的,老二,你替我送小沈过去。”

        沈秋羽连忙婉拒,“我自己过去就行,不用麻烦。”

        然而顾母再三坚持,沈秋羽迫于无奈,赞同她的做法,坐上顾濯那辆迈巴赫。

        沈秋羽在副驾驶如坐针毡,顾濯默然发动引擎,却迟迟没动。

        沈秋羽疑惑转头,发觉顾濯也在看他,黑眸格外深邃。

        两人面面相觑半分钟。

        顾濯问:“好看么?”

        沈秋羽顺口答:“好看。”

        他答完立刻后悔,表情管理逐渐失控。

        顾濯“……”了一下,指着副驾驶,提醒道:“安全带。”

        沈秋羽“哦”了声,伸手扣上安全带,顾濯挂挡开车,驶出派出所的停车位。

        两人全程沉默,顾濯送沈秋羽抵达目的地,留下一张名片便离开,沈秋羽随手揣进挎包,进小区跟房东在约定地点见面。

        这套独居房非常不错,家具齐全,沈秋羽很满意,愉快地跟房东签合同,等他忙完出来,天色已晚。

        沈秋羽吃过晚饭,回沈家取原主的个人物品,决定当天搬家。

        到沈家时,沈家那堆亲戚正在窄小的客厅打麻将,没开窗透气,屋子里扑面而来一股浓烈的二手烟气味。

        他立刻捂住口鼻,眉心拢紧,立刻退出门口。

        室内众人正在兴头上,忽听大门这边传出动静,纷纷看来,见沈秋羽背斜挎包,笔直站在门外。

        亲戚们倏然噤声。

        继母蒋玉淑也转头望来,愣了一下,笑道:“秋羽你回来了,怎么没跟家里说一声。”

        沈秋羽没理她,呼吸几口新鲜空气,接着屏息走入室内,飞快打开窗户通风。

        一桌子亲戚看他这样,表情相当精彩,蒋玉淑脸色也不太好,这满屋子都是她娘家的亲戚,沈秋羽这番举动,多少让她丢了面子。

        她对外宣称把这继子治得服服帖帖,现在当众被打脸,心情差到不行,这小贱种最近愈发难管教。

        沈秋羽冲淡室内的烟味,他回头静静看向众人,笑了下。

        “你们继续。”

        亲戚们瞥着沈秋羽,静默几秒,继续投入麻将的快乐中,唯有蒋玉淑阴狠地将指甲掐进掌心,气得要命。

        沈秋羽快步走到生活阳台,想收拾原主的东西,却见俩小孩早把那堆衣服扯出来,踩在脚下玩耍,甚至拿剪刀胡乱裁剪。

        看着满地狼藉,他沉沉吸了一口气,心情瞬间跌至零点。

        俩熊孩子看沈秋羽直勾勾盯着自己,眼神锋锐,吓得哇哇大哭,旁边大人见状走来,大声呵斥沈秋羽。

        “沈秋羽,你欺负我儿子做什么!”

        沈秋羽一句话没说,对方喋喋不休的指责他以大欺小,蒋玉淑默然围观了片刻,等沈秋羽挨骂挨得差不多,她施施然介入。

        “秋羽,他们还小,不懂事,东西坏了能再买,你是哥哥,大气些,不要跟小孩子计较。”

        蒋玉淑明面上劝架,实际话里有话,一个劲儿恶心人。

        沈秋羽安静听她说完,忽而明白过来,蒋玉淑是搁这儿收拾他,专门找来的一堆奇葩亲戚。

        认真就输了。

        他轻轻一笑,浑不在意的向俩熊孩子和熊家长道歉。

        熊家长阴阳怪气说:“我儿子爱玩什么要你管?那么爱管人,你怎么不管管你爸妈,他们都快吃不上饭了,你好意思一个人出去潇洒么。”

        沈秋羽丝毫不被她的话影响。

        蒋玉淑见他被教训又不敢还嘴,心情舒爽,暗说早该把亲戚带过来治治这小贱种。

        这场小闹剧结束,众人回到麻将桌娱乐,对那俩熊孩子的行为,沈秋羽不再加以阻止。

        他俩脾气跟他们母亲如出一辙,迎着沈秋羽的目光,挑衅地推翻阳台的花瓶,总共十个,依次被推倒,在地面砸得稀巴烂。

        俩熊孩子砸得特开心,为自己鼓掌后,自豪地扬起下巴。

        沈秋羽看他们一眼,继续忙碌收拾自己的东西,没理他们,俩小孩开始越来越过分。

        等蒋玉淑再空闲回头,满屋都是陶瓷和玻璃的碎片,她不经意看向主卧,见房门大敞开,心头猛地一惊,意识到什么,飞快冲进卧室。

        俩熊孩子在她床上高兴蹦跶,踩得满床脚印,而她妆台上那块最贵的岫玉手镯在地上碎成两半,其他首饰也没幸免,均惨遭毒手。

        她险些气晕过去,扶墙站稳,倏然回头看沈秋羽。

        沈秋羽轻倚着墙壁,眉眼带笑,两颊梨涡深深,将那句话原封不动的还回去。

        “妈,他们还小,不懂事,东西坏了能再买,你是长辈,大气些,不要跟小孩子计较。”

  https://www.lewen.cc/88/88005/352001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