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04

        04

        沈秋羽背对房门,一只手紧紧抓住门把,不让室内的阿辉出来逼逼,阿辉嘴没把门,万一说漏嘴,他就完犊子。

        他迎面冲陆谦笑了笑。

        “我在这里兼职。”

        说话时,他小频率地眨动眼睛,这是撒谎微表情的一种。

        陆谦对他的私生活没兴趣,不予瞩目,或者说,只要沈秋羽安分在他身边做那个人的替身,无论他做什么事,都与他无关。

        一个替身而已,能让他费多大的心。

        沈秋羽听着屋内传来阿辉暴跳如雷的吼声,眼皮一跳一跳的,盼着陆大总裁快点圆润地滚出视线。

        可陆谦偏偏不走,看了眼沈秋羽额头的大包,忽地问:“缺钱?”

        沈秋羽全神贯注跟门后的阿辉较劲,哪注意到他的话,含糊不清的“唔”了声。

        陆谦敛回视线,猝然听房门砰咚震响,似乎被什么东西重击,动静很大,夹杂着怒火中烧的痛斥声。

        他转头看向沈秋羽,蹙起眉头,像是疑惑为什么会有这种声音。

        “我同事!”

        沈秋羽飞快说道:“我同事狂躁病犯了,在里面砸垃圾桶。”

        他语速特别快,生怕说慢一点,陆谦会直接过来。

        陆谦有洁癖,闻言皱了下眉,倒也没再问,视线在沈秋羽脏兮兮的卫衣裤腿短暂停留,继而朝助理看了眼,助理了然点头。

        助理上前,从公文包中取出一张卡,递给沈秋羽。

        助理:“陆总给的。”

        沈秋羽:“???”

        助理将卡塞给沈秋羽,转身快步追上陆谦。

        沈秋羽看看手里的银行卡,又看看空荡荡的走廊尽头,仍旧满头问号。

        陆谦这是……提前发工资?

        他哪知道这纯粹是陆谦洁癖发作,看不惯他这身邋遢的打扮,拿给他去买衣服的。

        沈秋羽开心的揣好卡,琢磨改天找机会把债款还清,顺便举报一下那群非·法借贷的高·利贷。

        这时,阿辉费劲打开门,见沈秋羽呆愣着杵在门口,火气蹭蹭蹭地直窜天灵盖,烧得他理智全无。

        他这辈子都没被人动过脚,姓沈的居然敢拿脚踹他!

        “沈秋羽!”

        阿辉厉喝一声,猛地揪住沈秋羽领口,跟拎小鸡仔似的拎起,举拳就要朝沈秋羽的脸揍去。

        **不打脸的规则被他抛之脑后,满腔都是沸腾的怒火。

        沈秋羽眼神锐利,屈起膝盖,正要再给阿辉两脚,让他感受感受来自社会的毒打。

        倏然,有只修长胳膊横来,轻松截住阿辉的拳头,也截住沈秋羽踹人的想法。

        阿辉怒道:“谁他妈——”

        他抬眸看见来人,眼睛蹭地一亮,高兴的喊出声。

        “厉哥!”

        沈秋羽转过头,撞见一张侧颜完美的俊脸,面容线条硬朗,颇具白种人的深邃特点,很符合他混血儿的身份,红黑相间的赛车服更衬得他身量挺拔,比例优越。

        厉北野瞳仁是非常漂亮的翡翠绿。

        沈秋羽第一次见有这种颜色的瞳色,很稀奇,多看了几眼。

        厉北野垂眸睐他,微抬下颚。

        沈秋羽率先移开视线,心虚地低下头。

        厉北野盯着他发旋看了两秒,放开擒住阿辉拳头的手,嗓音低沉的问:“怎么回事?”

        阿辉立刻小学鸡式告状:“厉哥,沈秋羽这小子不老实,敢拿脚踢我!一定不安好心!”

        沈秋羽默默赞同,对对对,我不安好心,快让你厉哥反悔违约,最好拿支票狠狠打我的脸!

        厉北野哼笑:“他安的什么心,我用你提醒?有本事你找个跟他脸像的来。”

        阿辉哑口无言。

        纵然他讨厌沈秋羽,但又不得不承认沈秋羽那张脸确实长得不错,明艳秀丽,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的,盘靓条顺,比女人还好看。

        但那又怎样,脸好看能当饭吃?

        厉北野不知道阿辉的心理活动,抬手把他拨开,拎上沈秋羽卫衣的兜帽,拖着往室内走,另只手则抱着他的赛车头盔,背脊挺直,步姿矫健,看上去十分英武。

        阿辉疾步追来,不甘道:“厉哥,他这脸算什么,姓顾那小子的脸不比他好看?他今天也来这里——”

        厉北野脸色一变。

        阿辉立刻闭嘴,意识到自己在雷·点蹦迪。

        厉北野跟顾家那位有旧仇,众所周知,但具体什么恩怨矛盾,他不太清楚,仅知道不能在厉北野面前提那个人。

        他这次闯祸了。

        沈秋羽听到“姓顾的”三个字,唰地抬头,能让厉北野闻之色变的人,原著中只有一个。

        万人迷主角。

        阿辉的意思是,他今晚也在秋雾山的赛车训练场?

        这怎么跟原著写的不一样,原著剧情里他不是刚到半山腰就因事折返,最后没来训练场么?

        等等。

        也就是说……

        现在这所训练场内,集齐两个大佬攻和万人迷主角,以及他这个炮灰替身。

        这是什么狗血修罗场!

        沈秋羽腿一软,险些站不稳。

        门口的阿辉察觉大事不妙,丢下一句“我妈叫我吃饭”,迅速遁走。

        沈秋羽尔康手:兄弟,你等等我啊。

        然而阿辉跑得贼快,一溜烟儿消失无踪。

        沈秋羽挪挪脚尖,也想遛。

        咔嚓。

        突然有什么东西裂开。

        他僵着脖颈转头,见厉北野脸色阴沉,宛如风雨欲来,他大掌扣紧赛车头盔的护目镜,左侧镜面已经有明显蛛网裂纹,手背青筋凸起,可见用了多大劲儿来碾镜面。

        沈秋羽没由来联想到自己,以及那份一对一替身协议,后颈凉凉。

        他果断道:“厉少,我想起我还有——”

        “东西哪?”

        厉北野忽然出声,语气冷飕飕的。

        他翡翠绿的瞳仁映出沈秋羽的身影,阴沉着脸摊开手。

        “拿来,我饿了。”

        沈秋羽欲哭无泪,极力挽救:“厉少,在饥饿时,往往需要补充高热量的食物,更容易恢复体力,比如马卡龙,你看。”

        他拿出最后几颗马卡龙小蛋糕,送到厉北野面前,眨巴眨巴眼睛,笑着晕出两颊梨涡。

        厉北野语气危险,“你让我吃这个?”

        沈秋羽小心询问:“不行么?”

        厉北野咬牙切齿道:“老子最讨厌甜食!”

        他霍然拎起沈秋羽兜帽,一把将他甩出休息室大门,凶巴巴道:“滚去厨房做饭!”

        房门“嗙”地关紧,昭示着房主的怒气值。

        沈秋羽:“……”

        这厉北野脾气是真的暴躁古怪,难怪后期会追妻火葬场。

        他慢吞吞拆开一袋分装马卡龙,咬了一口,吃着吃着,又有些苦恼地皱起眉。

        让他做饭啊……

        沈秋羽默默打开手机的搜索引擎,输入一行字。

        【新手怎么学做饭】

        出来的链接内容五花八门,看得他脑壳痛,浏览一段时间,有了大概方向,沈秋羽向工作人员询问厨房位置,朝那边走去。

        途中他接到沈父的来电,便拐进盥洗室接听。

        原以为是关心自己什么时候回家,结果对方是来兴师问罪。

        沈父压低声音问:“你妈今天在家病倒,是不是你给气的?”

        沈秋羽懵然了一瞬,他离开时,那个继母活蹦乱跳的,哪有半点发病的征兆?

        很快他明白过来,这继母是想借沈父的手折腾他,以此达到要钱的目的,这对夫妻八成早就勾兑好说辞。

        都说有后妈就有后爸,这道理一点儿没错。

        沈秋羽嗓音温和的说:“爸,你喝醉酒了吧,我妈在墓地躺着哪,怎么会被我气病。”

        沈父被他呛了一句,登时噤声。

        沈秋羽说:“没事就挂了,我还在忙。”

        沈父喊住他道:“家里没钱了,你转十万到卡里,再把你弟的医药费缴清,医院催好几天了。”

        沈秋羽差点气笑,这是亲爹么?难怪原主铤而走险跑去借高·利贷,身兼四职却依然穷得一比,甚至半夜去爬陌生人的床,原因居然在这儿。

        真是一家子吸血鬼。

        见沈秋羽迟迟不吭声,沈父音量拔高些:“听到没有?”

        沈秋羽反问:“你考虑过原……我身上没钱的情况么?”

        沈父理所应当道:“你每个月工资那么高,怎么可能没钱。”

        沈秋羽抿直唇角,眉心渐渐拢紧。

        他穿过来时,原主身上真没什么钱,穷得不行,最后一百零两块皱巴巴挤在脱皮的钱夹里,边边角角被捋得很平整,看得出来这是原主仅存的余款。

        沉默间,沈父又说:“家里最近来客人,住不下那么多人,你今晚别回来,在朋友那里将就住几天。”

        沈秋羽没说话。

        沈父顾自说完后,在挂断通话前,再次叮嘱:“你记得周末前,把钱转过来,你弟住院那边也等着用。”

        嘟嘟嘟……

        通话截止。

        全程对话没有关心原主一句。

        沈秋羽默然盯着黑屏手机,几次想口吐芬芳,但最终也没骂出声。

        这种家庭,原主能共同生活到二十三岁,也是难为他了。

        他从盥洗室隔间出来,想顺便整理自己脏兮兮的衣服,再去厨房。

        高档场所的盥洗室配备设施齐全,有吹风机等基础用具,他打算清理衣服和裤腿的污渍。

        出来时,洗手池那边正传出哗啦啦的水声,有人弓着腰在清洗脸颊,袖缘挽直手肘,露出原本的冷白皮,头盔搁在大理石台面,折射着冷光。

        对方黑绿相间的赛车服衬出他的宽肩窄臀,他额发湿漉漉的,水珠在俊美脸庞肆意滚动,眼睛半敛,显出几分疏冷。

        察觉动静,他偏头看来。

        两人视线相撞。

        沈秋羽心头猛地一跳,差点脱口而出“**”。

        是那个机车酷哥。

        *

        休息室内。

        厉北野陷入皮质沙发,脚下随意踩着脚凳,整个人臭着一张俊脸,心情差到极点。

        姓顾的居然敢来。

        他居然敢来!

        想到对方那张极其讨人厌的脸,又想到赛场被对方碾压,厉北野就气得磨牙,浑身上下非常不爽,一脚把脚凳给踹飞出去,“咚”地撞上墙壁。

        他又捶了一拳沙发,奈何软绵绵的,没什么感觉,正要再捶几拳出气,衣兜里忽然滚出一颗分装马卡龙小蛋糕。

        是沈秋羽先前塞给他的。

        厉北野黑着脸捡起,脑海中倏然冒出一张笑脸,两颊的梨涡像藏着醇厚美酒,一眼看去,甚至有点醉人。

        最初找沈秋羽做替身,他怀揣报复羞辱的心思,两人原本相似度不大,但他看着那张漂亮脸蛋,莫名想起那个姓顾的。

        厉北野眉心慢慢拧紧,高举着手,想把小蛋糕扔进垃圾桶,行动前,突然又收回手。

        他盯着粉红色的马卡龙看了几秒,鬼使神差地拆开,咬了一口,甜腻瞬间席卷味蕾,齁得他两眼发直,险些吐出来。

        呸呸呸,这玩意儿哪里好吃了!

  https://www.lewen.cc/88/88005/352001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