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茧

        “嘎巴”。

        北乔口中嚼着牛肉干,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拎起洒水壶给盆栽浇水。

        阳光从窗外斜射入室内,正好照在那小小的盆栽上。碧绿的多肉叶片娇嫩饱满,尖端的红色显得俏皮可爱。

        皮鞋轻踏的脚步声传来,有人站到了北乔身边。戴着白手套的细长手指伸向北乔面前的多肉盆栽,被北乔用手一下子拍开。

        北乔几口把牛肉干咽下去,偏头瞧着来者:“别动它哦,西佑首领。我护着小红衣,就像你护着你的玫瑰花。”

        “护着是一回事,护不护得住是另一回事。”西佑双手抱臂环绕在胸前,视线越过落地窗望向室外,“这里仅仅只有一千万平方米,连整个南区的五十分之一都算不上,却聚集了南区大约五分之一的人口,这些人群一旦崩溃,恐怕整个南区都会被波及。”

        “担心反噬啊。”北乔拿纸擦了擦手,把小红衣的盖子扣好,重新放回到背包里,“但是不采取行动的话,等你被蓝海侵蚀到死亡,这里还是会崩溃,而且情况还要严重。”

        等待了大约两分钟的时间,北乔终于听见西佑开口。

        “听你的,我尊贵的客人。”西佑露出适宜的微笑,“作为委托报酬,我会把东一区和东二区的地图都交给你,只要你能帮忙渡过花域的难关。”

        北乔从椅子上站起来,朝西佑伸出手,点头道:“放心,我会努力帮你把损失降到最低。”

        此后,北乔待在二楼的房间里足不出户,就连饭菜都是西佑给他端到房间让他吃,北乔也不怎么和西佑交流,每次见面就简单地“嗯”一声算是打了招呼。

        第三天傍晚,北乔终于走出房间,他脸上带着水珠,显然是刚刚洗了一把脸。

        他倚着二楼栏杆旁边朝下看,只见西佑正站在客厅的镜子面前给自己系围巾——蓝海对他皮肤的侵蚀已经蔓延到脖颈,他要遮挡黑灰色的表皮。

        北乔单手撑着栏杆翻身而过,直接从二楼跃了下去,落地轻巧又稳当。

        西佑并没有被北乔的突然登场惊到,他从镜子里瞟了北乔一眼,脚步向后一错,转过身来。

        “处理地差不多了,还差最后一件事情没办,办完这件事我就能重启程序运行补丁。”北乔拍拍手,朝西佑走过去。

        他一如既往地穿着白色t恤衫,外面套着防护服,看他口袋鼓鼓的样子就能猜到那里面一定还装着防护面罩。

        “西佑首领长期住在花域,肯定没准备防护服,这时候我提前带来的备用套装就派上用场了。”北乔从背后拎出一套防护服拿给西佑,“喏,穿上吧。”

        西佑接过防护服,看了一眼自己的西装。他小心地将黑玫瑰别针从胸前取下来,脱掉西装外套换上了防护服。

        “嗯,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北乔说。

        西佑不由得瞥了北乔一眼——他以为北乔是要启动程序,让整个花域的环境重新与南区其他地区融合,才会让他穿上防护服做准备。可现在听北乔这句话的意思,好像并不是这么回事儿。

        北乔和西佑出了公寓,沿着城中心的街道一路朝着大门的方向而去。

        夕阳西斜,路上行人纷纷朝西佑行礼问好,西佑一一回应着,同时不忘询问北乔到底要带他去哪里。

        “反正这地方你比我熟悉多了,还怕我把你拐跑吗?”北乔开玩笑似地说。

        行至半路,街旁店铺中突然冲出来一个抱着花盆的小男孩儿。男孩儿穿着一身红色斗篷,戴着遮挡的兜帽。

        他奔跑的速度太快,以至于见到西佑时大吃一惊没刹住,直接连人带花盆摔在地上。陶制花盆碎了一地,连带着盆中娇嫩的玫瑰花一起散落。

        小男孩儿怔怔地看着枝叶弯曲的玫瑰花,店铺里突然又冲出来一个人,样子看上去是店老板,手里拿着个棍子挥舞着,异常气愤地喊着:“站住臭小鬼!把我的花放下!那可是数量极少的香槟玫瑰!”

        男孩儿抿抿唇,一把拿起已经断枝的香槟玫瑰,顾不上手指被玫瑰刺扎破,拔腿就想跑。

        他的红色兜帽被身后人捏住,男孩儿扭头,只见拉着他的人正是西佑。

        男孩儿顿时没了脾气,垂头丧气地站在一旁。

        店长跑到近侧,一边向西佑问好,一边气呼呼地指责偷花的男孩儿。男孩儿默不作声,只是捏着香槟玫瑰的手渐渐收紧,滴下鲜血。

        西佑静默站立片刻,突然微笑着开口。“改日我会亲自挑选几盆香槟玫瑰给您送过来。”

        店长一愣,紧接着脸上的表情变成了不可思议,他受宠若惊地说着:“哎呀……这怎么好意思,又不是首领的过错。”

        “没关系。”西佑的语气礼貌而疏离,“玫瑰能被你们喜欢,是我的荣幸。”

        店长十分开心,同时有眼色地没再追究小男孩儿的事情,感谢一番后转身回店里去了。

        西佑蹲下身子,拉过小男孩儿的肩膀,将他被玫瑰花刺伤的手打开,从口袋里掏出一方手帕,给他包扎好伤口。

        “以后不要再偷东西,有困难可以来找我。”西佑认真地道,“香槟玫瑰如果你想要,我家里有很多,你和我回去挑。”

        小男孩儿的眼中突然蒙上一层雾,眼泪一颗颗从眼眶中掉落。

        他摇摇头,“妈妈她……喜欢香槟玫瑰,爸爸和她求婚的时候用的就是这种玫瑰花,她养了很长时间。但是她生了好重的病,我想让她高兴起来……这才,这才来偷花。对不起首领大人,我再不会这么干了,再也不会了!”

        西佑摸摸小男孩儿的头,耐心地给小男孩儿重新系好红衣斗篷的领绳,还顺手打了个蝴蝶结。

        小男孩儿朝站起身的西佑鞠躬,随即转身跑走。西佑一直目送着他远去。

        站在一边旁观的北乔终于开口,他若有所思地说:“西佑首领,你真的对小红帽很有感情啊。如果可以,我天天穿着红披风在你面前晃。晃一天换一条线索,怎么样?”

        “你是不是和洛老板待太久了,讨价还价的本事倒是学得有模有样。”西佑岔开话题,“你要带我去的地方还有多远?”

        北乔指了指不远处的大门。厚重的铜钢门在橘红光线的映照下显现出些许瑰色。

        他们一路走到大门口,北乔用金麦商团的通行证刷开了门禁。在大门开启的轰鸣声中,北乔率先走了出去,他站稳转身,看见西佑站在门内边界线的后面一动不动。

        ——按照限制条件,西佑永远也无法离开花域。

        这是小红帽强加在西佑身上的锁链,是他摆不脱的命运。

        他是被囚于笼中的黑玫瑰,扎根于此,也将在此凋零。

        ……

        “可怜的西佑首领,你早在很久以前就跟我说过,想逃离这个囚牢,盼着有人能救救你。”

        “我想委托你,将我从这个世界上抹去。”

        ……

        北乔单手将耳机戴好,嘴角弯起一丝微笑。

        突然间,北乔伸手拉住西佑的手臂,在西佑一脸诧异中,将他猛地拉出了大门的边界线。

        风声,滚轮摩擦声。

        花香,硫磺的刺鼻气味儿。

        所有这一切,齐齐涌向西佑。

        “砰咚——”

        西佑听见自己的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

        他看向北乔,看见北乔身后辉映的巨大落日,看见北乔被镀上一层金边的身体轮廓,以及那开心无比的笑脸。

        他听见北乔说——

        “西佑,从今天起,你是自由的。”

  https://www.lewen.cc/86/86109/341689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