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珠玉长安 > 第六十七章

第六十七章

        听十四皇子提到自己上次在长安城街头遇到盗贼偷窃,衣衫褴褛十分落魄,还向十四皇子借了一袋钱,不过借了钱就一溜烟溜走的事情,赵采玉直觉不可思议。

        她哈哈笑道:“十四弟,你想要讹你十七姐的钱就直说,编这么蹩脚的故事,你是弟弟,我是姐姐,弟弟想跟姐姐讨点零花钱,天经地义啊!”

        赵采玉当即就让灵芝去娶了一袋金元宝来给十四皇子,说道:“十四弟在宫外,远离父皇和你母妃照应,不如姐姐在宫里,得父皇赏赐也近些,这些金元宝十四弟拿着,想怎么花就怎么花,日后要是手头紧了,还可以进宫跟十七姐说,不过编故事就省了。”

        十四皇子觉得受到了侮辱。

        “十七姐是当真借了我的钱。”

        灵芝就说:“就算你的故事是真的,那公主殿下还你这么多金元宝对曹王殿下来说也是一本万利了。”

        十四皇子抱着那袋金元宝,还是难以抚平心中愤懑,冷哼骂赵采玉:“十七姐嘚瑟什么?十七姐的母妃和本宫的母妃一个五十步一个百步……”

        楚明珠和曹王殿下能混到一起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各自的母妃出身,向贵妃过去是前太子的姬妾,而巢刺王妃杨氏则是前齐王妃,前太子与前齐王在北宫门之变里双双死于还是秦王的皇帝的箭下。

        都是以兄弟遗孀的身份成为皇帝的女人,这让两个女人生出来的楚明珠和曹王殿下有了惺惺相惜的理由。

        过去以这个理由走到一起,现在就以这个理由互相伤害。

        赵采玉顿时了解曹王殿下是个什么样的孩子了,这简直是问题少年啊。

        偏偏这问题少年过去跟着问题少女楚明珠干了不少混账事,比如咸猪手。这问题少年伸出咸猪手的对象还是宫里一个品阶比较低的下嫔,那下嫔平日里与巢刺王妃杨氏来往甚密,一日在巢刺王妃宫里一起午休。巢刺王妃有事先起了床,曹王殿下仗着自己年岁小就冲进寝殿,爬到了床上,吓了那下嫔一大跳。

        这曹王殿下不但没有任何忌惮,反而纨绔本性尽显,说什么这位娘娘你的xx好大啊!诸如此类污言秽语,惊得那下嫔连滚带爬逃出去。

        那下嫔自然不敢把这件事告诉给巢刺王妃,因为巢刺王妃对唯一的儿子十分宠溺,无论他做什么都给他找借口,他欺负其他小公主,巢刺王妃就说他是想跟你们一起玩,但是不懂得怎么跟你们一起玩,他是因为喜欢你们才打你们的。

        曹王殿下最夸张的一点是,仗着年纪小,就常常解下裤子,对着女孩子们露出....见到小宫女小公主吓得四处逃散,他就得意地大笑。

        从灵芝口里听到曹王殿下所作所为,赵采玉简直惊呆了,对曹王殿下顿时生出满满的恶感。

        “这个孩子也太缺管教了!父皇就不管管他吗?”赵采玉对灵芝抱怨。

        灵芝看着一脸嫌恶的赵采玉很是唏嘘,说十七殿下失忆前失忆后对曹王殿下的态度真是南辕北辙,又说了殿下以前对曹王殿下知如何如何好的事,赵采玉听完只觉毁三观,想那十七公主楚明珠也忒不是个东西了,这也就理解了历史上高阳公主为什么能做出谋逆僧俗之恋等违法违背公序良俗的丑事恶事来。

        赵采玉对曹王殿下只想敬而远之,反正又不是她的儿子,她也管不着他。

        曹王殿下抱着一袋金元宝出了宝华殿,心头还是挺郁闷的,相比金元宝,他更想要要十七姐的怀抱。

        但是没有了十七姐的的怀抱,有金元宝也聊以安慰了。

        “我十七姐以前最喜欢我了,现在为什么就不喜欢我了呢?”作为一名问题孩子,楚明珠是曹王殿下唯一的朋友,坏人也需要朋友的啊。曹王殿下十分苦恼,冲陈公公抱怨。

        陈公公就安慰曹王殿下,十七公主殿下患了“离魂症”,还没有康复呢,等她的病好了自然和以前一样,对曹王殿下好了。

        那十七姐什么时候病才能好啊!曹王殿下真是恨不得立刻就能找到神医治好十七公主的病,他又让陈公公去打听现在到底是谁在治疗十七公主的病,他要去找那个太医好好了解一下情况,威逼利诱一下,让他尽快把十七公主的病治好,把那个疼他爱他可以和他一起鬼混的十七姐还给他。

        翠凤儿将打听到的十四皇子去了宝华殿找十七公主的事情汇报给了七公主,七公主一颗心就悬着,她心里还是很忌惮楚明珠这个混世魔王的,生怕楚明珠会为十四皇子出头,万幸没有,一切太平。

        楚明珠这一场病生得好!

        七公主一声慨叹,顶着满脸包,也要去御花园透透气。

        翠凤儿正陪着七公主走到御花园,就见两个太监抬着白衣郎走过来,那白衣上血迹斑斑,那一头青丝瀑布般从担架上倾泻下来。

        这是又有一个男人被去势做了太监啊。

        七公主不以为意,只是不经意朝那担架上的人多瞥了一眼。

        晴天霹雳般吧。

        那白衣郎正仰躺在担架上,双目紧闭,貌似昏厥。

        就那么一眼,七公主整个人站立不稳,翠凤儿扶住了她,问她:“七殿下,你怎么了?”

        七公主哪里有力气回答翠凤儿,扶着翠凤儿的手,深一脚浅一脚地追那白衣郎而去。

        “七殿下!”两位抬担架的太监被突然出现的七公主吓了一跳。

        七公主面色骇人,眼睛死死盯着担架上的人,再看向白衣上的血迹,整个人像一头即将要发狂的野兽。

        “这是怎么回事啊?他是不是已经变成太监了?”七公主说不出话,问话的是翠凤儿。

        两位太监点点头,并说他们要赶着去向定襄县主复命,就急急抬着担架走了。

        “余桃,小丁……”看着他们的背影,七公主只觉心如刀割,眼泪簌簌落了下来。

        “定襄县主,去向定襄县主复命,凤儿,本宫没听错吧?”七公主抓住翠凤的手。

        翠凤儿诚惶诚恐点头:“殿下没听错。”

        “定襄县主!”七公主握紧了拳头,牙关咬得咯咯响。

  https://www.lewen.cc/86/86099/350737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