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珠玉长安 > 第二十二章 后生

第二十二章 后生

        “大哥不是刚从宫里回来,怎又要出去?”

        听到王二公子的声音,王大公子驻足,温和尔雅道:“正要去鄂国公府上授课。”

        “大哥真是大忙人,在凌烟阁陪完太子读书,又要赶去教鄂国公府上那群顽童读书,一会儿做学生,一会儿做老师,大哥也不怕精神错乱?”王二公子语气不免酸溜溜的。

        王文爱对王文直这个大哥素来不满,不满的缘由大抵是因为妒忌,妒忌他方方面面都比自己优秀,除了吃喝玩乐之外,而他优秀的方面恰恰是父母、世俗所赞许的方面,而自己优秀的方面只会得到望花楼姑娘们的赞许。

        这并没有让王文爱气馁,反而在心里看轻王文直。

        王子俊这个傻缺虽出生在这等一等一勋贵之家,却至今未尝人间乐趣,成天就知道捧着几本臭书。

        王文爱越看自己兄长越觉得他是个木头、傻逼,越觉得自己才是智者,知道人活一世的真谛是什么。

        “大哥,读死书,死读书,读书死,大哥还是要注意劳逸结合,不如跟我去望花楼放松放松?”王文爱一边在心里瞧不上王文直,一边从嘴里发出热情的邀请。

        “不了,子安,我授课时间到了,先走一步。”王文直说着,冲王文爱点点头,径自去了。

        他身旁,书童雨墨人小腿短,只能小跑相随。

        看着主仆二人离去的背影,王文爱冷嗤了一声,就听有人唤他:“子安,你过来!”

        呀,是他老娘!

        王文爱立即满脸堆笑,撒开两腿屁颠屁颠奔向他老娘——卢氏跟前去。

        王文爱还没到他老娘跟前站稳,卢氏已经噼里啪啦教训一通了。

        卢氏一只眼睛上戴着眼罩,幸好那罩子是绣娘精心绣了纹样的。小小一只,却运用了平绣、打点绣、纭裥绣等多种超越传统的针法。深浅变化、富丽堂皇的唐草宝花,极为精美。

        否则,这瞎了一只眼的狰狞模样是很吓人的。

        卢氏对二儿子的恨铁不成钢、气愤全都展现在另一只好眼睛里。

        好在只有一只眼睛的威力,威吓人的程度也就少了一半。

        王文爱压根就不在意自己老娘老生常谈的骂词。

        他挽住卢氏一只胳膊,笑眯眯撒娇道:“母亲,你干嘛为了孩儿生这么大的气,要是气坏了自己身子,怎么办?那孩儿不成了不孝子了?”

        “你本来就是!”王文爱贱嗖嗖的样子成功让卢氏的怒气消减了一半。

        “孩儿哪里是了?孩儿很孝顺啊!母亲最近咳疾犯了,孩儿专门托人去太医署的药园找到了上好的陈皮,孩儿已经让厨房给母亲熬上了,等熬好了,孩儿亲自喂母亲喝药。”

        听王文爱提到咳疾,卢氏顿觉喉咙口有些发痒,便咳了起来。王文爱立即拍她的背,关切的言语说了一套套。

        卢氏心软,说道:“子安啊,你如果能像你大哥子俊那样勤学上进就好了,不能做一个纨绔子弟,败了咱们诗礼簪缨人家的名声。”

        “母亲,孩儿哪里是什么纨绔子弟了?你可以说孩儿不聪明,但你不能说孩儿是纨绔子弟,孩儿或许不如大哥学业有成,但孩儿的孝心不比大哥少……”

        王文爱一向擅长花言巧语,比起王文直的木讷呆直,有趣了一万倍。

        所以卢氏虽然也怪责他不求上进,但又打心底里喜欢二儿子的性格,甚至想着如果大儿子的性格能稍稍多一些圆通就好了,而这个二儿子圆通又过了头。

        唉,荷花出水有高有低,十指伸出有长有短,龙生九子尚且各有不同,何况她一个肉体凡胎的母亲?

        卢氏看着一脸笑眯眯的二儿子,心里不免叹气,将来要娶一房怎样的儿媳妇才能管束这顽皮的泼猴?家世背景固然重要,最最重要的是能够震慑住二儿子贪玩的性子。

        妻贤夫祸少。自己这个二儿子真的需要一个贤妻。

        王文直的马车抵达鄂国公府的时候,早有小厮打着灯笼将他迎进去,边引路边说道:“大公子,府上的小公子们都已经在书苑那边等着大公子了。”

        上次自从他的画业老师主爵郎中闫辞引荐后,他就到鄂国公府上给这群年纪很小的小公子们上课,小公子们多姓李,是右武候大将军鄂国公李恭几个妾侍所生的娃儿,也有姓苏的,是李夫人苏氏沾亲带故的亲眷。小公子们年纪都很小,八九岁,最大的也不过十三四岁,倒是有一个苏氏的亲戚,十六七了,不过不姓苏,姓杜。

        “今天从宫里出来的时辰晚了,所以只能晚间给小公子们授课了。”王文直一边解释,一边脚步不停。

        他是个生得极英俊的年轻人,个高腿又长,迈开一步,要让提灯的小厮追个两三步。

        王文直很快便到了鄂国公府的书苑。

        此时,书苑数灯齐亮,每个小公子桌案上都掌了灯,壁上一左一右也燃着两根兽脂粗烛,一片亮堂堂,并不比白日里的光线差多少。

        王文直快步到了讲台前,接过雨墨递过来的课本,对着满堂小公子们拱了拱手,开始上课。

        王文直的课比起之前的那些授课老朽可轻松有趣得多,讲解多引事例,将学问讲得深入浅出,虽然是晚间,小公子们也都听得兴味盎然,不觉犯困,却有一人打了哈欠。

        王文直将目光落向最后一桌,那位姓杜的后生立即一凛,连忙敛容收色,挺直背脊,坐正了身子。

        见她改正,王文直也没有点名批评她,等到一节课圆满结束了,小公子们被各自的奶娘丫头小厮领下去,王文直才走到她跟前去。

        “白天没有养足精神吗?”王文直没有责备她,而是关心问道。

        面对老师的询问,后生很不自在。

        她是仗着姨母鄂国公夫人苏氏的关系,才得以女扮男装混在鄂国公府这群小公子里来上课的。但是,她是目不识丁的基础,尽管王大公子的课都是基础课,对她一个文盲来说,依然十分辛苦。

        “我……”后生支支吾吾不知该说什么好,幸而就有苏氏身边的嬷嬷过来请二人去用夜宵。

        王文直客气推托,嬷嬷一再说了是苏氏的好意,后生便也劝道:“老师还是去用一下夜宵吧,不然我姨母她会扫兴的。”

        鄂国公夫人苏氏是出了名的豪爽性子,最不喜欢拐弯抹角虚虚实实那一套,王文直便跟着后生一起随嬷嬷前去。

        路上,王文直随口问后生:“苏夫人是你的姨母?”

        后生点了下头,就听苏夫人站在廊下向她招手:“丽娘——”

        丽娘,杜丽娘?一个后生怎么取一个姑娘的名字?

        王文直皱起眉头,目送后生向苏氏走去:呵,走路的样子也像姑娘。

  https://www.lewen.cc/86/86099/344850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