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侗郎枪王 > 十五章 你就带路吧!

十五章 你就带路吧!

        在刑场上直视生死,加上伤势过重,江水被人架着到了牢房后一直躺在牢房地上的稻草上深度昏睡。

        刘义守人看着牢房里的江水和清风道长,加头对看守的团丁“:看好了!把人给我弄丢了,可别怪我不客气,改天就换成你们被一阵‘突突’喽!”

        清风道长背靠墙根,又目微闭,慢慢地导引吐呐已进入无我境界,半个时辰后踝关节的疼痛消失,他活动活动双足劲力十足,望着牢门他陷入深思....不知我那当年刚满十二岁的女儿现在是否尚在人世,若站在眼前不知有多高了,刘义守啊刘义守我们之间的账还没有完,只要我一息尚存,我一定要你加倍奉还,“啪”的一掌击在墙上,一个手掌印深深入留在青砖墙上,他两眼喷出复仇的怒火。

        江水全身发烫嘴唇发白,说了一晚的糊话:爹、妈你们别走,别走....我要要..取个媳妇给你给生个大胖孙子,给给...你们抱..抱

        清长道长喊几次话,让人弄些水来给江水喝,哪知两个兵丁伸着懒腰揉搓着睡眼惺忪的眼睛,用一个破瓦罐装了些水放在铁牢门下面一小开口前,骂咧咧来看了一下,又骂咧咧的走了。

        清风道长把瓦罐揣到江水嘴边,慢慢地倒入他干裂的嘴唇。

        有时候水不得不说是个神奇的东西,渐渐地江水恢复了意识,有气无力地说道:封老前辈,我还是这样称呼您习惯些,我们是不是在阴曹地府啊?刚才记得被那黑白无常用抽了几个嘴巴,我想不就杀了些穷凶极恶的恶棍,难道这些小鬼也被他们收买了?难首到哪里都没有我们穷人说理的地方不成?若是那样,只要我江水还有双手在,就同他们斗到底,人挡杀人,神挡杀神。”

        “小兄弟,我们现在还活得好好的,一定会有转机的。”清风道长安慰道。

        他倚用衣袖沾些瓦罐里的水擦去江水脸颊的血迹,然后靠在墙根,静静地看着这九死一生的侗家小伙,回想当年自己同现江水相仿的年龄,乘法国“海鸥号”客轮远渡重洋去德国柏林军事学院,普鲁士皇家风格的建筑,严苛的校训,多么意趣风华的时光.....

        突然听到一阵链锁的响动,“咣当”  铁牢门被打开。几个团丁和那张副官走进牢房,后面跟着斜挎红十字标药箱大夫,头发稀疏鼻梁上顶着一副圆框眼睛,额头横亘着几道皱纹。

        “这小子还有气吧?”张副官冷冷地问道。

        “他没死,喝了几口水好些了。”

        那身穿制服的大夫单膝下蹲,用助听器放在左胸上,仔细在听他上心跳。

        一会儿,他回头看着张副官说道:“本人从医多年,却从未见此等体魄强健之人,在重刑之下虽有仍有如此稳的心率,少见真是少见。”他连连称奇

        “但他身体还在烧,刘司令还让我开药给他明天就进山这.......”军医一脸为难的样子。

        “郝军医这你就不是你要担心的事情,就是明天他走不了,我们这些当差的抬也要把他抬走。”说罢递过一物给那军医。

        这姓郝的军医接过一小玻璃,定睛一看:药瓶上全是英文子母。

        出于是军医多少接触过洋药,pe

        icilli

        (盘梅西林俗称青霉素)这几个字母他一眼就认出。

        “哎呀呀!这可是黑市上的硬通货哟,这刘司令可真舍得哟。”

        他用针液注入那药瓶,三指又拿着玻璃药瓶来回摇晃,然后注吸入射器用手指弹了几弹针头。

        拨开江水满是血迹的上衣,对准粗壮的手臂打了这一针。随后整理好医疗器械走了。

        张副官与清风道长对视几秒钟。

        “希望这一针能让他把烧给退了,明天天亮就依刘司令的军令必须出发,否则军法从事。”他面沉似水地说道。

        门开了,一伙夫拎着一提笼走进牢房,一干净空地摆上酒菜。

        “这是照刘司令的吩咐给二位享用,快吃吧!”

        江水与清风道长经过这一夜的折腾,早已是饥肠辘辘,一只猪蹄、一大肥鸭、一小壶酒外加两碗白米钣。江水也不管这是面有毒与否,见清风道长没有想吃的样子,便说:““这里就算是有毒,也要当个饱死鬼,若这刘司令要弄死我们两个他不可不必这样大费周章,管他呢,先吃个保再说吧!”

        一把扯下一只鸭腿放到嘴里三两下便只剩下骨头,他似乎觉得这清风道长这些荤腥之物劝他吃肯定难上加难,还不如自己率先作个榜样,好让他好意思开吃。

        那清风长自从出家心中敬奉“三清”,但正一派却能娶妻生子,吃劳腥之物(狗牛鱼除外)、饮酒,这是江水这毛头小伙子所不知的。只见清风道人也扯下一只鸭腿放口中咀嚼,他用一种不一样的眼光看着江水。

        “前辈是出家人你这不是破戒了吗?”江水不解地问

        “本正一教派只修心不修口,全真派则不然。”

        “若没有肉吃,手上劲道不足,凡是不能过偏,那佛家高僧舍利子实则为长期食素结出的人体结石,贫道年表之时公学于德国,识得一洋膳食学者解了我心中的凝惑,即便世人知其中玄机但谁又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说出真象,其实这都是信仰使然,罢了!小兄弟不了。”

        清风道长倒了两杯酒水,揣起一杯说道:“小兄弟,你们有缘贫道与你共饮此杯,此次四春峰探宝不知何等凶险,望你我做好万全应对之策。来!干了此杯!”

        两人一饮而尽,相视而笑。通过这几日的短暂相处,江水越发这清风道长前辈丝毫无一派掌门的架子,知道他与刘义守之间的恩怨和受其害之深,对于此,自己是无法作比较的。自已杀人为的只是止杀,让家乡的父老乡亲躲过屠村的血光之灾,也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仇恨,世上没有为仇恨而生的人,有时试想冤冤相报何时是个头。

        门外,铁锁打开之声响起,铁链子叮当作响。

        十多名腰挎德国原厂c36手枪进入牢房,保安司令刘义守就在当中,他一脸不自然的阴笑:“两位差不多了吧?!本司令我已经是手下放生,留你们一条活路,这话我可先撂这儿了,可别给脸不要脸,我一是看在这小子身手千里挑一,而二便是这封大哥封道长也阴阳易卦的行家里手,那孙殿英可没把清东陵摸了个底朝天,虽然报上被国人骂了遍,可人家手里有钱了要扩编多少人马他自己说了算,南京也没拿他没办法这不是吗?之后这小子用地宫里老佛爷生前最喜欢的玉器堵住上面的蒋校长,这事后面也不再追究,说白了,我这里正缺象你们这样的人才呐!再则呢,我那老表弟出手要你爹性命在先,你是为父报仇,我这人从来都是帮理不帮亲,只要你们此次进山把这藏宝洞给我找着了,我呢,钱也有了,就招更多的人马,还愁用不上你们吗?到时绝对亏待不了你们的。”

        一席话,清风道长自然知道这里面的深浅,得了,只要现在这姓刘的没有杀二人,后面还有翻盘的机会,走一步看一步。虽江水正值冲动的年龄,听了刘义守的这么一说,也听得出这家伙还是围绕的“财”字在转,那意思合着的宝洞找着了,接下来他与清风道长还一个接着一个给他当个盗墓的,这名声以后还会好吗?!好阴啊!再走近一点,老子一个肘击弄碎他的狗头。

        这民团司令为在他的手下面前展示大将风度和礼贤下士之气量,走到近前看看江水的伤势,就这当口,他用全身的力量集中右肘准备孤注一掷,清风道长早已查觉,当即再次抱在怀里,江水无奈地闭上眼睛,双方的心理话分别是“你坏我的事”和“小不忍则乱大谋”。

  https://www.lewen.cc/86/86090/344972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