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侗郎枪王 > 第十二章 藏宝图

第十二章 藏宝图

        江水得意地在江边洗去唱戏的颜料,把杨芳馨的裙子掸了掸尘土收折好。

        江水决定完璧归赵,江水向街坊打听终于找到到杨芳馨家。

        一见面就被她追问:“龙涛,整个上午你忙什么去了?你不让我不要出门,那你要替我去城南买学校明天粮油。”

        “上午我找了个好时辰,用你的衣服这作为信物,祈祷萨玛神在天上保佑你,估计从今起歹人不敢对你有非分之心。”

        “灵验吗?你年纪青青又不是大祭师。”

        “我能与上天通灵,有人已为此受到惩罚。”江水诡的一笑。

        城南关帝庙。

        登上平整的石阶,两扇朱漆斑驳木门大开,门框上横批:忠义千秋,上联:忠心为主昭明月,下联:胆气冲天震九霄

        武圣关帝神像威严,右手捧《春秋》书卷,左手捻长髯而俯视,左侧周仓一脸黑胡怒目圆睁,手持青龙偃月刀站立;右则白面关平按住剑柄直视前方。

        殿内香火缭绕,出入的香客不断。

        漫步入后殿,只见一位道长一身青灰色道袍盘座于蒲团上。此人年纪大约四十开外,直到江水走近他才微微睁开眼睛。

        “你终于来了,看来你是个守信之一呐!”

        “昨晚心切求成晚辈行事鲁莽,前辈多多包涵。”

        “年青人不必拘礼,贫道道号清风,出家前俗名封钢,年少时留洋德国,从军十余载,因受小人媾陷出家。此次望能助我一臂之力而水火不避?”

        “多谢前辈看得起晚辈,只要是扶危济困的我在所不辞。”

        “你我算是有缘,本派的掌门信物就算是赠予足下了。”

        “昂拳刚猛,遇高手你要学会杀招贵于在藏,寻机而出才是胜算之道。”

        “多谢前辈子指教,小辈受益非浅。”

        “想那刘义守祖上本为清庭镇西将军之后,当年剿灭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之后,搜罗了大批金银珠宝藏于深山之中,而其后人代代都享受这着批财宝。”

        “俗话说有钱则能通神明,买官做官然后继续搜刮民脂民膏,我想有因必有果,你作为昂拳的后人,师尊难道没有示下贵派与此人有不共戴天的世仇吗?”

        也许是八臂拳黄不想让江水卷入这仇恨的死结,只授拳艺从未提起过往,从不在人前承认师承关系,从某角度上讲也是对江水的保护,让这门拳术后继有人。

        “若不是您说起,晚辈不知,但此人的表亲与我有杀父之仇,接下来他要对龙坡寨屠村,事皆由本人而起,我岂能置身事外,此人不除天理难容。”

        “这些都均为不义之财,贫道想从那姓刘的手中夺取,事成之后用于行有利于天下苍生之义举,但苦于找不到其世代相传的藏宝图,世人也无人一窥其中之奥妙。为此,曾多次夜探刘府未能得图。”

        “不怕外人笑话,我南传八卦门下赴汤蹈火忠义之干不乏其人,但鲜有头脑机敏之人,昨夜与你切磋技击方知后生可畏呐。”

        “前辈!只要是能除掉那姓刘的,我石江水任您差遣。”

        杨芳馨所托之事办毕。晚饭后,为养足精神便于夜探刘府他在屋间倒头便睡。

        子夜,江水一身黑衣,身上带齐攀爬应手之物和改装的长枪盒斜背在肩上,为不流动旁人从学校越墙而出,消失在茫茫黑夜之中,不久在关帝庙与清风道长会合,随即直奔朝火龙营驻地。

        两人一前一后脚步生风,远远望见岗哨的灯光,团丁来回巡逻。

        正在这时营中人马沸腾,有人高喊:“刘司令夜间外出巡察,请速开营门,再慢点,老子就崩了你!”

        不一会儿,一彪人急匆匆赶奔而出,两人急忙隐入草丛。.

        ...............

        有了前一次的探路,再加上清风道长对地形颇为熟悉,两人一路顺利进入火龙营刘府。

        今晚的岗哨似乎与上次的没什么不一样,机动巡  察活动哨的时间间隔大致相同。两人利用灯光的死角,沿阴暗角落且走且停。屋内西洋灯照亮屋内大厅却空无一人。

        江水手拿弓弩在后警戒,两排木质靠椅沿两厢排列,中间一张楠书案刀架上一把长柄握把战刀,鲨鱼皮刀鞘刀身约有三尺三,桌案右边是个象牙握把的电话机。墙上是的画像刘义守一身戎装,手握西式佩剑正襟危坐。

        客厅正中央上方一横匾:虎踞龙盘

        两人在内屋四下查看,根本没有看锦盒之物。

        当然,宝贝这东西人家不可能平白可以让你轻而易举地找得到,作为是藏宝图就是打开这宝库大门的钥匙。如同家里配的钥匙多了,主人家有一段时间不用了,被不住要用的时还不一定找得对那一把。

        按照经验,挪动物品还得恢复原状,若是粗心的主人一般是不会觉查,要不那位一来,哟!早上起床我衣柜挂的衣服不是这样的啊,得,准有人来过。这一老一少,也都知道这道道。

        找了半天,这些屋子衣柜里除了有几件艳丽的妇人衣物、鞋帽之外就是那年代各色的男式长衫。

        厨柜里存着一大排面带着洋文的洋酒和十多条““万宝路”香烟。屋里屋外,一切皆有可能的地方几乎都找了个遍。

        不可能,这老鬼难到就没有暗室之类地方放这东西吗?!

        几个来回一点头绪都没有,说不定这刘义守还真的“留一手”了。

        书案上的电话响了,清脆的铃声让心里一拌,难道触动机关了不成?情急之下,江水急忙闪身躲到幕帘之后,那清风道长是流过洋见过世面之人,一脸苦地看着江水,任凭电话铃声不停,一会儿终于不响了。

        江水忐忑不安地看着四周,唯恐有变。

        楼下一阵硬底靴子声由远而近,哆...哆.....

        紧接着听到一个女人浪笑的声音,听着皮靴步声一轻一重,似乎喝高了,哼唱着不堪入耳的小调时而唱时而笑。

        “刘司令真是海量,小女子由衷地佩服,你也到屋该歇着了。”

        那刘义守借着酒劲当着张副官和几个贴身士卫的面,“啵”了那女的一口,随即听那女的来一姣嗔:讨厌!

        江水与清风道长躲在大床之下大气都不敢出。

        “小的们,去去快去楼把泳池的水给我换一下,呆会让梦淼小姐给我揉揉肩,这几天可把我累坏喽!”

        随从被他连摧带撵去办置他洗澡的事务,那女的回头:“刘司令我在下面等你,可快点呀!”

        透过床单的底沿,看见刘义守稀稀疏疏在屋内脱衣服,一双脚掌粗厚,毛茸茸的大脚看着有点倒胃口.

        他心想:今天中午幸好我让芳馨躲过一劫,要不然....自己想那么多做甚子,她现在人不是好好的,眼下先把这里的热稀饭吹凉了在说吧,我的哥。

        只见那刘义守在衣柜外侧角落,一处不起眼地方,用脚拇指按了一下原木色的按钮。

        “嘎吱吱...”

        原先的衣柜一分二,中间露出一小门。他向身后看无旁人便走进里面。

        过了一阵子,一双穿着木屐脚走出门外,嘴里哼着京剧唱段:山人自有妙计.....

        脚步声逐渐远去。

        江水看了清风道长一眼,对方点头,江水人侧滚出床底。找到刚才刘义守开启暗门的开关位置,一脚踩下去,不出所料墙体颤动,门徐徐开了!

  https://www.lewen.cc/86/86090/341665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