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侗郎枪王 > 第二章 孤命一搏

第二章 孤命一搏

        

        鼓楼前三个穿着侗家服饰的家丁正使劲按住石江水的头,他试图向上抬头看看打伤他父亲的恶人本村族长儿子保长石本来。涨红面部两眼喷火牙根咬得咯咯作响作响,恨不得扑上前一把撕碎他。

        “什么东西!你家世代给我家当牛作马,难道还想翻了天,这几天你们这些穷鬼,听说前些天广西百色的红七军打下了下江府一点小地盘,你们以为要变天了?嘿嘿!我告诉你们想得美”他得意的说道。

        “本来少...少少爷我们家江水年纪小,不懂事你放过他吧,我这把老骨头求求您高抬贵手”躺在地上的江水爹用双手捂住不断流血的腹部,语言中接近于哀求。

        这时石本赖睁着一双雌雄眼一脸不屑的走过来蹲下,对江水爹冷笑道:“我这人很讲道理,也很公平,俗话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那片山虽说原先曾是你们家的,你们可得认两家上辈人立的字据吧?!”

        “你们爷俩说火不是你们放的,也没有说是别人放的,难道是鬼放火吗?!谁作证?”

        江水胫部青筋暴涨,咆哮喊道:“天上的萨岁(明末侗族反抗压迫的起义女领袖,死后受百姓尊奉由人及神)可以作证,今天我和爹按族长规定做护林活路,这样的活儿我们做的也不是一两天了,难道这样就说是我们放的火吗?”

        “听你在背后老是叫我石本赖,我是真的是无赖吗?“他撇撇嘴说道。

        ”这次可是在火场见到你们爹俩,两旁可没别人,傻子都知道你们恨不得烧了那片林子,嘿嘿!“

        ”那些杉木烧了也就烧了,我都不在意,但面里有20多颗金丝楠木,运到广东那可是大价钱呐。”他用手用劲拍了拍江水的脸说道。

        “不但这样,有几颗还是省城当大官的朋友预订好了的,用作百年老木,光是订金大黄鱼都是5大根,你们这么一烧赔得起吗?但今天还必须得赔。“

        他怒目圆睁,狠狠地从嘴里挤出两字:赔命!

        “少东家,哦说错了保长大人,不行啊!”他不顾伤痛爬到石本赖跟前报住他大腿哀求着。

        “咣”江水他爹当胸挨了一脚,身子飞出两米之处晕死过去。“老东西你找死”恶少骂了一声。

        江水急切地喊道:“爹你没事吧?爹你怎么了?”“石本赖你不是个东西,有本事你朝我来。”

        那恶人得意地哈哈在大笑,“这样我们来玩一玩,我家里有三个高价钱请来护院的武师,我看身体有些块头,如果你能赢得了他们,我就放你们爷俩走,假如输了...."他停顿了一下,用一指村后一处悬崖,“就把你们扔下去同下面的百年老骨作个伴。”

        江水一看就明白,那是摔人崖,专门是族里族长执行家法的地方。打小的时候放牛经过那地若逗留或玩撒,回家后被老爹知道后,难免先是一顿臭骂,然后就是竹笋焖鸡肉(用竹条胖揍一番),整个流程走下来,两三天内就不要想好好走路了。

        今天,父子俩的性命却要和此地紧紧联系起来,真是造化弄人啊!他怒道:“你说怎么个比法?”

        “生死各安天命,下手不留情,你敢吗小仔子?。

        “好!今天就算是龙潭虎穴,我也要闯一闯,奉陪到底。”

        “好有胆量,那就看你的命硬不硬了。

        ”他一招手,对那20多名家丁说“带上那老不死的,如果他儿子打输了,把两人一起扔下那升仙的地方,到阴间一起作个伴。”

        那老族长吸着水烟壶躺在靠抬椅上,眼睛时闭时开,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仿佛置身事外。殊不知这老东西那么些年来,在村里说人话就是不干人事,一两条人命对他们来说就象踩死只蚂蚁或臭虫一般。

        今天借此又可以抖抖他家的威风。四名彪形大汉头上扎着侗家黑色头布巾,腰间捆扎宽大的腰带双手叉腰站在两旁。

        摔人崖上是一个宽阔的平地,一颗大榕树就长在悬崖边。江水听老人说有了这个村就有了这颗古榕树,它就象一位老人看透人世间沧桑,又象一把大伞为地面带来夏日的一片阴凉。

        这时有许多闻讯赶来的乡亲,纷纷站在江水的身后都希望他们躲过此劫。

        那恶霸保长石本来一步三晃走到空地中央,清了清嗓子。

        “各位父老乡亲,你们也知道了,石老根这一家今天放火烧了我的山,烧掉了我家20多颗金丝楠,他赔不起,怎么办?那就让儿子江水同我的拳师比一比,他三场要是都赢了,我们就放过他们父子,只要是输调一场就得扔下崖,这就怪不得我不讲人义了,来的时候我们就是这样约定的,让大家见个证。”

        这时上来的是一个肩胸宽阔留着两撇八子胡,一副东瓜脸的灰衣人进入场中,两手一抱拳“我叫付魁,外乡人到贵村已经三年有余,今天的比武双方是不死不休,生死各安天命。”

        “石江水你如果不敢应战,可打断你一条腿,我同老爷说一声可饶你们两人当中一人的性命。”

        江水看了看被捆着的老爹,心中一股热浪涌上脑门。他扎紧裤带,把头巾扯成四根布条,一根布条打活节缠在左手中指根,逐步将其余四根手指根部缠绕住,在掌心收尾,右手也是这般如法炮制,两只手臂上端位置用布条捆住,他将镰刀割开宽大的裤脚,最后一条刚过膝盖的短裤这就这样弄好了。

        那付魁半天看不出个门道,“喂!你搞好了吗?还没打就准备好死的东西了卵仔。”

        双方摆开架式,江水弓着上身双拳护住头,两足交替呈八字形进退(昂拳古壮族挙种,广西古狼兵军队博击杀人技)。

        江水瞪了他一眼。两道充满杀机的目光也让那姓付的打了一身寒战。

        相互走位掂量对手,伺机找出对破绽。

        付彪比江水高出一个头,脑部太阳穴外鼓,此人有一定的横练功底,转了三圈后,他主动向江水逼近。

        “唿”的一拳破空朝江水门面打来,江水头也不避,用脑门迎击,只听到“跨擦”随着那拳师啊的一声惨叫,脸色大变心中一惊:好个横练的小崽子。江水也不给他有过多喘息的机会,一了记低扫腿踢断对方右小腿。

        在一旁观战的石本来惊得张大嘴下巴都快掉下,噫!“这小崽子年纪不大身上好象都是铁打似的。”

        “来人!把付师傅抬走,上好药。”

        “黑龙,快给我把这卵崽的腿打折了,气死老子了。”

        从人群后面挤出一个身材中等汉子,脚穿一双薄底布鞋,身穿一件白布坎肩,边走边活动着身上筋骨,颈部指关节咔吧咔吧作响。

        他话不多说满脸杀气腾腾,坚起食指示意江水上前打斗。

        在几个回合的试探性出招过后,这位拳师也是上肢力量极好之人,下盘步法稳健。在江水指东打西凌厉攻势下,那人两只手如同两扇门防守密不透风,头部咽喉裆部要害一时间无法触及。

        用低扫高鞭腿技法一时难以奏效,只能进入内围寻找机会。

        十多个回合过后,黑龙手脚也感到阵阵火辣,豆大的汗水从额头渗出。心想照这样打下,自己的手和脚不定也被那小崽子踢断。

        他强作镇定,想通过缠抱绞死以对方,于是先前防守的双手也大开大合故意露出破绽,以此引诱江水中圈套。

        黑龙想右手虚晃一拳,乘着江水向左躲闪的空档,左手一把抓住施以巨蟒锁命........

        当右直拳打去,哪知江水根本不避,只见他曲肋护住左脸,身体下弓右腿向前探出,猛地站直身右肋对准黑龙上巴上挑。

        "咔”下巴骨拆了,断骨直接入对方喉部血流如注,血液倒流让黑龙呼吸困难,他双手捂住咽喉发出吱吱的声音,倒在地上抽搐不停,最后腿一伸就再也不动了。

        江水虽习武多年,但从未在人前显山露水。

        今天形势所逼,第一次亲手取人性命。

        当他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性时,开始有点不适应,但很快他双眼中又透出阵阵杀意。

        连输两局,石本来气急败坏,心想高价聘请的拳师,我给他们好吃好喝,今天怎么这么多熊包,这脸一会儿红一会白。

        妈的他暗骂,这小崽难道是在娘胎里都开始练上了吗?基本上都是硬弓硬桥对打而又能致对手于死地,招式太霸道了!邪火得很。

        看来拳脚这里没人是他对手,何不找个善用刀同他比试也许能治住他。

        “阿坤该你了,上来吧,交给你了,就看你怎样把他给大卸八块了。”

        那人听到石本来的喊话,用手揉搓着双眼从斜靠榕树干酣睡中醒来。

        此前的双方搏命似乎与他关,站起后双手叉于胸前,此人尖下巴长脸,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刀疤。

        长着一双鹰眼,消瘦的身材腋下夹着一把黑色长刀,梨花木刀鞘古铜色刀档乌木刀柄,可见此人的来历可不一般。

        那老族长刚才见识了江水的威风,便低声问他那保长儿子:“这位走起来,蚂蚁好象都踩不死,行吗?”

        “他玩刀的时候,江水都还在吃奶,我看接下来就看他怎么一刀刀地把那小崽子活刮了。爹你就看好戏吧。”

        “小崽!你挑一件兵器吧”那人冷冰冰的说。

        江水回顾围观的乡亲,见一中年人肩上扛着一个牛粪钯。他走入人群,“义通哥,我借你的粪钯一用。”

        “这东西能手吗?要不然我叫家人拿把长托柴刀给你?”

        “用不着,粪钯对付他绝配。”

        “那好!你要小心些,大家都看着呢,即便这关你赢了,他们也不会放过你。”

        江水点点头,然后走向那人。

        当他看见江水从人群拿一个粪与他比试,鼻子都气歪了,心想当年西南三省官府都耐何不了他,今天却被这无名小卒当众羞辱,好吧!小崽子你就怪不得我手下无情了。

        他将刀鞘斜插入地面,身体猛扑向江水的同时右手靠后抽刀出鞘,一道寒光直奔江水门面。

        江水也不招架,以右脚根为转轴,左脚贴地面扫向对手支撑脚,手中的钯也扫向其左腰。

        阿坤见招式已老,急忙将收回护住左侧,一招金鸡独立轻松化解,江水也暗自称奇,不愧是老江湖。

        斗过十多回合,粪钯木杆上有着几道很深的刀痕。江水的招式攻中有守,他也意识到再耗下去,自己手中拼命的家伙迟早会变成两截。

        稍分神,坤刀法骤变,唰唰两刀,江水的右臂立即出现两道血痕,此时,江水在刀光的笼罩下险象环生,且战且退。

        江水一转身背对着袭来的刀锋半寸有余,身体猛然一沉弓箭步半跪右脚,倒背在身后的粪钯沿着地面半圆弧线好似“回马枪”,    五根铁钯钉自下而上自奔阿坤的哏桑而来。

        “咔“的一声,木柄断了,对方的刀虽已回防,但无济于事,断了柄的粪钯劲道十足,在惯性的作用下仍然向上飞出,硬生生地从下巴插入咽喉并透出。

        “怎么.......又是下巴.......你tmd.....只会这招?“

        他一左手一把抽出钯钉,右手的刀此时已变为拐棍,血液从喉咙处4个血孔不断地向外喷洒,他看着江水的眼睛一片血红,接着刀“当啷“掉在了地上,双手在空中乱抓了一阵,终于倒下。

        江水手里拿着半截木柄,表情已麻木,脸上血水与汗水交织在一起。

        气息稍定,他回头对场外的石本来说:“三场我都赢了,我们的约定你要兑现了,把我的老爹给放了。”

        ”石江水!你想得太天真了,你杀了我的人,今天你还能活吗?!”

        “石本来,看来我叫你石本赖还真是叫对了,你们家一老一少都不是好东西,今天我就算是死了,也会让你们脱一层皮。“

        那恶霸一招手,20多名家丁恶狠狠地围住江水。

        红了眼的他用余光扫了躺在地上父亲没了动静,正想过去,被身后一名家丁的三尺短棍打中背部,他怒火中烧,未棍离身之际,他左腿已伸到此人身后,左手从其腋下探出手猛抓胸口,使其动弹不得,左转身飞右膝撞击对方腹部应声倒地。

        眼前忽然三道寒光直奔面门砍来,江水往右侧一窜闪开这致命一击,就地一滚顺势捡起地上三尺棍,用力扫向那三个家丁的脚后跟只听啪啪啪三声又倒下三人,三把明晃晃的侗人腰刀也掉在地上。

        三人痛楚地在地上翻滚,嘴里发出杀猪般的嚎叫。

        刚定神,只觉腰间和双臂立马被一双尤如巨蟒怪力的铁臂锢住,两肋疼痛无比呼吸越发困难,心中一个念头闪过,过今天遇上硬茬了!

        “嘿嘿!你卵仔狂,今天老子把你打融了”一个铁塔般的大汉瓮声瓮气地说道。

        此时江水双脚离地双臂被夹住无处发力,他猛用右脚后跟踢向对方裆部,唉哟!一声两人仰面朝天。

        乘着大汉倒地空当,江水急忙一个鲤鱼打挺足尖点地腾空而起,接着双手反拉双脚掌,双膝借身体下落之势重重砸在其腹部,只见大汉口吐鲜血两眼一瞪,脸一歪死去。

        江水得势不停手,一连串眼花缭乱低边正蹬飞膝砸肘格斗技法一气呵成,人体骨骼折断咔咔之声刺激着人的听觉神经,顷刻之间地面黑衣家丁倒下一大片。

        江水弓步左拳平置右拳贴于右耳,正一步步逼近石本赖。

        狗急跳墙,那恶霸大喊一声:”快把石老根扔下去。“

        一直看守的两名家丁立即将江水爹用力抛下山崖。

        ”爹!“江水惊叫一声,就地一滚顺势捡起地上两把腰刀,飞快地掷向那一老一少的恶人。

        因心急没了准头,均伤不到对方一丝毫毛。正要急步上前结果恶人的性命,发现腰间被人抱住,原来是那被他双膝重击的大汉未死,昏死后醒来见江水正背对着自己,他眼睛布满血丝,恨不得一口把江水给吞了。

        此时,两人拼尽全力在地上扭打,所有的招式都顾不上了,如同淋上盐巴的泥鳅翻滚不停。

        俩人相互掐着对方喉咙,睛眼翻白仍未撒手,这当头那大汉定眼一看已到悬崖边他停住脚步,江水侧一看崖下一云雾缭绕人深不见底,脊背发凉。

        耳边听到一句:“你给我下去吧!”

        两缠抱在一起跌入万丈深渊..............

        石本来狂笑:小崽子!你还是被扔了下去是不,哈哈....哈哈“

        围观的人群一正骚乱。

        那恶人道:”谁再大胆胡乱非为,这就是下场。“

  https://www.lewen.cc/86/86090/341665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