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花开后百花杀 > 第137章:失去色彩

第137章:失去色彩

        沈羲和看得忍不住摇头失笑。

        紧接着他才说了正事,他发现今年各地军费被动了手脚,很可能不是陛下所为,而是与这一次秋粮被盗有关联,现在除了西北,各地军卫都在商议是否要暗中联名上书告发军费之时。

        他们在观望是拿不准这件事情到底牵扯多少人,又是否陛下默许,谁也不敢出头,担忧成了出头鸟,故而一直迟疑着。

        这么重要的事情沈云安就写了几句,简略带过,若非沈羲和聪慧,她怕是读不懂深意。

        沈云安会这般写,绝不是怕他们的信泄露,而是在他心中,第一重要的是让妹妹别担心,故而先报了平安,接着是他吃醋的事情必须让妹妹深刻体会并且反省,所以写了大篇幅,占据了这封信的十之七八的内容。

        才刚读完沈云安的信,紧接着就是沈岳山的信,沈岳山在信上表达了对她的思念,对她送来的礼品开心,叮嘱她别操劳,在京都莫要惧怕,委屈谁都不能委屈自己。

        关于想要嫁给谁,都依她,只要她快活便好。

        这些零零散散占据了一半的内容,余下一半就是嫌弃贬低儿子,沈岳山常常以在女儿面前诋毁儿子为乐,仿佛这般就能降低沈云安在沈羲和心中的位置。

        对于沈羲和要嫁给萧华雍之事,沈岳山就一笔带过,丝毫不吃味儿,这意味着沈岳山就没有把萧华雍放在眼里。

        大概是他已经从沈云安口中得知沈羲和要嫁萧华雍的缘由,在他眼里,萧华雍不过是个沈羲和利用的棋子罢了,他没什么看不顺眼的。

        不过信的末尾,沈岳山极其厚颜无耻地提到:“年节之际?  为父亦可上京。”

        这是艳红沈云安来陪她过了端正月和重阳节,告诉她下次有这等好事儿?  记得想着父亲。

        沈羲和看着信心口微暖?  从头到尾都情不自禁笑着。

        沈岳山就是吃儿子醋,她几乎能想象到接下来几日?  这对父子又要连续动手?  阿兄至少要扫半个月的马粪。

        此刻西北王府,沈岳山摩挲着女儿送来的酒杯?  当着儿子的面倒了一杯香醇的西域美酒,故意很大声地砸吧砸吧嘴,不顾儿子沉沉的凝视,晃着翘着的腿:“早闻藤实香杯喝酒香醇绵长?  千杯不醉,还是呦呦最贴心。”

        沈云安咽了咽口水:“阿爹,给儿喝口。”

        “这是阿爹的杯子,岂能与你共用?”沈岳山义正言辞。

        都是糙汉子,瞎讲究什么?在军营里别说同一个水囊杯子,同一个被窝都是常事。

        “阿爹?  你知道么?呦呦长高了,面色也红润了。她挽着儿的胳膊,在京都的大街小巷,看到有卖糖葫芦的,还晃着儿的胳膊?  央求儿给她买?  她的声音又甜又软……”

        沈岳山顿觉酒没滋没味?  看向洋洋得意的儿子眼神都变了,不似看亲生儿子?  更似看仇敌!

        沈云安不惧?  不就是被罚么?他皮糙肉厚习惯了,被罚也要先给阿爹心口插一刀:“儿在京都?  她每日都为儿做朝食,还给我灌了个平仲叶枕头,每日枕着枕头,儿都不想起身……”

        忍无可忍的沈岳山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一跃而起,一掌朝着沈云安劈来:“混账东西,你妹妹体弱,你竟只知让她操劳,不知心疼她……”

        沈云安一边迅速闪躲,见招拆招,一边露出鄙夷的眼神:什么不知心疼,不就是这些不是为你做的么?

        王爷和世子爷又打起来了,王府的奴仆都十分淡定,视若无睹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总之最后的结果就是世子爷被王爷痛打一顿,然后王爷以世子爷学艺不精,武艺退步为由,将世子爷罚去牧监扫马粪……

        沈羲和的目光似乎穿透了万里,落在了西北,西北父兄的状况化作了画面印入她的脑海,令她想着想着,就情不自禁笑出了声。

        碧玉等人也开心,这世间只有王爷和世子爷,能够让郡主笑得这般动人和容光焕发。

        而此刻的萧华雍也被送到了洛阳,圣手令狐拯替他把脉之后,脸色就没有好看过。

        憋着一口气,为他重新整理好其他伤势,才道:“殿下,老头是医者,不是仙神。你若这般不爱惜自个儿,趁早让老头给你配一份毒药,一口喝下去,包您一觉不醒,酣然长逝,省得您受诸多苦楚。”

        自知理亏的萧华雍脾气甚好:“有劳令狐先生。”

        “不敢,老头不过是为殿下奔走的无名小卒,怎担得起殿下一句有劳?”令狐拯抖着花白的胡子,阴阳怪气,“左不过老头还能活个几年,兴是碍了殿下的眼,殿下不如赐下毒酒,让老头去得干脆些,也免得被殿下气得升天。”

        “是雍之过,白费了先生这些年的心血,望先生原谅一二。”萧华雍放低姿态。

        好歹也是皇太子,又是自己看着长大,天资聪颖的晚辈,令狐拯也不刺他了:“殿下此次毒发凶险,毒素已经难以控制,老头只能将毒素释放一些,才能抑制住。”

        “如何释放?”萧华雍问。

        “七经八脉,五脏六腑总是要损伤其一,殿下自行选择吧。”令狐拯冷声道。

        萧华雍沉默了许久,最终与令狐拯几经商议,选择了用损伤最浅的法子逼出一些毒素。

        为了日后还能随心所欲动武,萧华雍最终损了眼睛,倒没有瞎,只是放毒之后,他再也看不见色彩。

        “这已然是最好的结果。”令狐拯对此已经千恩万谢,“殿下若是再寻不到解毒之法,不止是看,嗅、听、感……六识会渐渐衰退,接着便是内腑衰竭。”

        “还有多少时日?”萧华雍面色平淡。

        “若不再经历此次凶险,有老头的拖延,还能撑个三五载,若是再如此次一般急发,殿下莫再来寻老头,老头不再见殿下。”令狐拯隐含警告。。

        萧华雍听着,等到令狐拯离去,他才打开被玉箱放置的雪莲,拨弄了一下在他看来灰蒙蒙一片的花瓣吩咐:“加急送入京都。”

  https://www.lewen.cc/84/84145/338548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