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惊悚直聘[无限] > 第121章 第 121 章

第121章 第 121 章

        见秦淮舟脸上的表情突然凝固,  郁夜泊询问道:“……是谁?”

        男人用口型回答他:惊悚任务。

        没错,这就是在几年前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给秦淮舟发布任务的那个声音。

        “什么?”青年的眼睛狠狠地眯了一下,眼神突然变得超凶,  他猛地出手,一把夺走电话听筒。

        秦淮舟微怔,  还没反应过来,便听见他刚才还亲了亲嘴的小可爱男朋友此刻就像变了个人一样。

        郁夜泊浑身炸毛,  眼神冷得能凝出霜来,开口便质问道:“你就是惊悚任务?”

        “是的。”那个电子音仍然没有任何感情的回答。

        “呵呵。”郁夜泊冷冷地笑了一声。

        那凉飕飕的眼神看得旁边的两张道具卡都打了个寒战。

        很显然,  主人生气了!

        郁夜泊草稿都不用打,  直接开怼:“你他娘的现在不装缩头乌龟了?”

        “……”

        “小鳖孙,当初莫名其妙把老子拉来做尼玛个球的破任务,你经过我同意了吗?我手机按破了都没有个回应,  今天知道出来了?”

        惊悚任务仍冷漠地回答道:“是我让你们见面了。”

        “你让?”郁夜泊被气笑了:“你可真有脸,我们任务者死去活来的做任务赚心愿值实现愿望,  你倒是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特么就一个黑心中间商,  躺着赚两边的差价?一个任务s级就给那么一点点心愿值,  钱也只给20万,你好意思吗?我直播一个月都比这多,  还不用冒生命危险,我现在给你一百万,你敢去做任务么?你敢么?”

        “我……”

        “你什么你?嗯?任务不清不楚,心愿值不明不白,规则还玩文字游戏,  我可去你妈的吧!”

        “不是……”

        “怎么?你还不服气?就你那个小破卡池,  我都二十连抽了,  次次空?你这池子概率百分之000000001吗?你不知道国家早就规定过了,任何抽奖游戏都必须公布概率,否则就是欺诈,你就是个黑心骗子平台!”

        郁大爷这暴脾气,心情不好了,天王老子都敢怼,别说区区一个破a了。

        他保证,要是现在这个a站在面前,他绝对一拳打爆它的狗头!他不但要打,还要让男朋友一起打!

        “不……a是有规则的,是你太黑。”

        “呵呵!你放屁!我问你,我图鉴14个达成的奖励呢?我的心愿呢?吞了我的奖励屁都没一个,你好意思在这儿跟我说规则?”

        “……”惊悚任务还真就被怼得哑口无言,好半天才说话,只能岔开话题,那语气也明显是弱了几分。

        “我和秦淮舟做过约定,我帮他复活你,还把他送到你的身边,而你们必须……”

        “必你个头!”郁夜泊根本不给他开口的机会:“闭麦吧你,当黑心商吞心愿值就算了,当初抹去我们的记忆你经过我们的同意了吗?现在想起了来要承诺?你配吗?你配个几把,爬!”

        从抢听筒到喷人一气呵成,而且说完再也不给对方任何说话机会,直接“砰”一声砸了电话。

        惊悚任务:???

        敢砸它电话的任务者这还真是第一个。

        作为一个合格的u主,单口相声那都是必备技能,而作为一个游戏区u主,郁夜泊不但能用中文讲单口相声,还能英语日语一起讲,整个跟个机关枪似得,火力全开,句句精准点草,把这一年多来的憋屈全部给怼了回去,怼得惊悚任务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精彩,精彩!

        秦淮舟简直想当场给他优秀的男朋友鼓鼓掌。

        虽然的确是因为a,两人才得以见面的,但就像郁夜泊说的那样,从一开始就不公平,规则不清不楚,心愿值也不明不白,现在好歹还能看到一个心形图标,当初的秦淮舟电话上连图标都看不见,全听这个声音汇报进度,它说是多少就是多少。

        凭什么?

        就算是996打工人,工资单也是开得明明白白,有任何问题都可以去找财务,哪像惊悚任务这个黑心商,忽悠就完事了。

        当初那个什么交易,他们都不记得了,惊悚任务想怎么说怎么说,傻子才要听它的。

        郁夜泊骂完惊悚任务还觉得不怎么解气,炸毛乎乎地蹲地上,气得咬牙。

        妈的,太可爱了……

        秦淮舟又双叒叕被炸毛的芋啾啾给萌了一脸,把人抓过来一阵顺毛。

        “宝贝儿,别气了。”

        “垃圾a。”

        “对,垃圾a。”

        “傻逼a。”

        “对,大傻逼。”

        蓬松的芋啾啾骂骂咧咧jg好半天,心情才舒畅了,毛顺了。

        结果这没点眼力见的a又冒出来了。

        “啧,它又给我发信息了。”

        “它?”

        “就是之前那天神秘信息……原来它就是惊悚任务啊。”秦淮舟有些意外。

        “它说什么了?”

        “它说……”秦淮舟顿了一下,表情变得有些古怪,一字一句地念道:“其实我也不想这样的,口哎口,你们、你们怎么能翻脸不认人呢?太过分了!”

        “口哎口?”

        “就是qaq。”

        郁夜泊:“……”

        语音酷了吧唧的,发信息就卖狗萌,这小东西还挺精神分裂?

        “你问它到底想干嘛?”

        “好。”秦淮舟问了,很快回答道:“它说它虽然是惊悚任务,但又不完全是惊悚任务,它说它一直是在帮我们的。”

        “还说我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就是和当初的那个交易有关系。”

        “什么鬼?”郁夜泊原本极度不耐烦,但一说到秦淮舟身上,还是关心起来:“让它说。”

        “嗯。”秦淮舟花了近十分钟才看了完对方的全部消息,因为信息量巨大。

        简单说来是:“它称自己为惊悚任务的意志,它是诞生于灵魂的‘’中的灵体,从几百年前就存在了,一直以来都依靠吸取心愿值而‘活’。”

        “在它眼里,人类和鬼魂并没有区别,都是一样的存在,所以不论是人类还是鬼魂,只要产生了强烈的要达成某个心愿的时候,它就能够感应到。”

        “曾经的它就是依靠帮助人类或者鬼魂实现愿望,获得他们的心愿值。”

        算是各取所需的公平交易。

        “直到百年前的某一天,它遇见了一个人类,那个人提出要跟它合作一起赚取心愿值——就是他将它改造成了现在的样子。”

        “其实它本身的力量很小,能完成的愿望也很小,放在现代估计也就跟想要一百块钱,想要前排女生电话号码这样的小愿望差不多,所获得心愿值当然不多。”

        “人的‘’与‘执念’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强大许多,而只要收集到足够多的心愿值,那么就能做到很多事情。”

        “巨额财富、至高无上的权利,甚至是长生不老、起死回生与穿越时空,当然,这些都需要很多很多的心愿值才能够达成。”

        听到这里,郁夜泊猜到了什么:“是那个人想出来的,由人类替鬼魂完成心愿?而他两边收集心愿值?”

        “对。”

        好家伙,那他还真是个成功的商人,割韭菜割得溜溜顺。

        起初那人制定的规则也还算公平,任务比较简单,不会要人命,他抽取的心愿值也是少数,而对于意志来说,它能获得更多的心愿值当然也是好事,所以就放心跟那个人合作了。

        直到那个人想要得到更多的东西,他想要财富,想要永生,想要长生不老,想要成为这个世界最顶层的人。

        为了达到这些愿望,他开始疯狂的抽取心愿值。

        以前是只要付出相应代价就能实现愿望,而现在任务者要付出的代价是愿望的几十甚至几百倍。

        惊悚任务意志本身是没有好坏的,它就像是一把武器,在好人手里或许就是个可以实现愿望的“善良小精灵”,而在坏人手里,那就是成了无止境的制造机器。

        “这百年来惊悚任务一直在不断变化,从古代的神龛、庙宇、书信到后面的电视、电话、短信,直到现在的手机a,一步步变成了如今的样子。”

        这信息量的确有够大的……但郁夜泊也并不怎么惊讶,他以前就思考过a的来路,做过各种假设,现在这种“玄学灵异事件”也算是在意料之中了。

        “它为什么现在和我们说这些?”

        “它在几十年前的时候就不想再这样下去了,它虽然是一个仅靠心愿值就能存在的灵体,但并不是没有智慧和判断能力,因为规则的不公平,导致很多人死去,死去之人的鬼魂痛恨仇视它,让它无法安宁。”

        “而且不止是人类,那些鬼魂付出的代价也很大,当初方芸书和囡儿听到的声音正是那个人的,实际上他也夺取了鬼魂的力量。”

        否则有怎么会被削弱成如今的模样?还成了a里的一张道具卡呢?

        因为郁夜泊对道具卡们都很不错,想要什么买什么,家里没人就放出来玩,几只鬼都过得比生前还好,自然没有怨言。

        而有些任务者手下的鬼就不一定了,它们把灵魂交给了a,再想离开也是不可能的了。

        “所以它不想再和那个人一起合作干这种事情了,但问题就在于,第一,它当初答应了和那个人合作,以此换取心愿值,除非对方死亡或者先背弃承诺,它才能离开。

        第二,对方手上掌握的心愿值早已远远超过了它,它就算能违抗承诺也跑不掉,只能一边继续为那个人收集心愿值,一边想办法,而我就是它想出来的那个办法。”

        “它需要一个足够强大的人来打倒那个人,这样它才能逃出他的控制。”

        “它看上了你?”郁夜泊问道。

        “我只是其中之一,它在任务中物色了很多有潜力的人,我是第一个完成了所有任务的人,它原本就是打算和我做个交易,它把它私藏的心愿值给我,我帮他干掉那个人。”

        “可那时候……”秦淮舟不想再提起郁夜泊死亡的事情,哪怕已经是过去了,但每每想起来还是心脏绞痛。

        郁夜泊轻轻握住了他的手,给了他继续说下去的力量:“你死了,于是我提出要是能将你复活,我就答应他这个交易。”

        “它复活了你,但我没打过那个人,所以我当时差点又死了。”

        “它用最后的力量把我连人带肉/体拉进了那个黑暗空间里藏起来,那里是它的精神世界,我在里面养伤。”

        “它说哪怕是昏迷,我的执念都太深了,精神力远远超过了它,不断从它那里吸走本就不多的心愿值,加上在它精神世界里待了太久,我的身体虽然复活了,但变成了一个半灵体的东西,所以被a判定为了活死人。我拥有的非人力量也是因为它的心愿值都被我吸走了。”

        “那次我被地铁碾压差点死亡,感受到的那股神秘力量还是它,它说把刚存一点的心愿值又给我了。”

        郁夜泊:“……”

        突然有点同情。

        “后来我终于醒了,它赶紧在被我吸干之前把我送回到了你的身边,还搞了个养成任务,为的就是让我快点解锁属性,让我恢复记忆。”

        这也就是为什么郁夜泊明明没有心愿也被惊悚任务选中的原因,既是因为秦淮舟的执念,也是因为惊悚任务意志的想法。

        它需要秦淮舟恢复记忆,继续履行他们的交易。

        结果它费心费力,好不容易才等到这一天,却被郁夜泊一通臭骂喷到了自闭。

        郁夜泊揉揉鼻子,有点尴尬:“……”

        靠,这么一说,这货好像还挺可怜?

        “那它为什么不早点说?”

        早点说的话,郁夜泊刚才就不骂它了。

        “因为它不能说,它得瞒着那个人,那个人虽然目前还没有怀疑它,但如果动作太大还是会被发现,它之前给我发的信息都是经过加密的,结果……”

        秦淮舟根本看不懂。

        “那它现在为什么能说了?”

        “因为你的许愿。”秦淮舟指了指手机:“你当时许愿想做惊悚任务a的主人,它看到了逃脱的机会,私自同意了这个愿望,尽管a很坑爹,但根据系统设置,只要达成了愿望条件,还是一定会实现的。所以这样它就能避开那个人和我们沟通了。”

        换句话说,郁夜泊现在的确是惊悚任务意志的主人了,但是他们什么都不能做,因为一旦做了被那个人发现的话,他肯定会动手直接杀人,然后把它抢回去。

        “它说的话能信吗?”

        秦淮舟没怎么犹豫就点了头:“嗯。”

        他在刚才也逐渐回忆起当初的事情了,它没有撒谎。

        “那那个人……厉害吗?”旁边听故事的囡儿好奇地问道。

        一个从几百年前的古代活到了现代的人,一个拥有了无尽财富和寿命的人。

        不,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是个怪物了,所以……

        秦淮舟:“你说呢?”

        郁夜泊则问道:“我们加在一起硬碰硬有胜算吗?”

        秦淮舟很肯定地回答:“没有。”

        听到这话,囡儿苦恼了:“那可怎么办……”

        先不论“诚信”问题,哪怕没有那个“小精灵”,没有这场交易,郁夜泊迟早会完成任务,一旦完成任务他就会忘记所有和a相关的事情,包括秦淮舟。

        作为道具卡的秦淮舟自然得回到a里,好不容易在一起的两人又将分开。

        这次是永远分开。

        郁夜泊当然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而且他很快便想到了一个办法:“没事,不和他正面刚,我们可以……”

        “嗯?”

        “抢他生意。”

  https://www.lewen.cc/81/81012/330116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