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惊悚直聘[无限] > 第117章 第 117 章

第117章 第 117 章

        会是秦淮舟带到这里来的吗?

        从目前查到的线索来看,  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秦淮舟来过,但郁夜泊凭直觉认定秦淮舟大概率是来过这里的。或许就是某一任住户的小孩,也可能是附近邻居家的孩子。

        关于这一点,郁夜泊已经让人去调查了。

        反正不管怎么说,  郁夜泊都更愿意相信自己的男朋友,  如果真是他做的,  那一定也是有原因的。

        结合秦淮舟现在的道具卡身份,郁夜泊又想到了a的上面,  会不会和惊悚任务也有关系?

        好的,  一个问题没解决,另一个问题又来了。

        这件事情是越来越复杂了。

        郁夜泊打住飘远的思绪,  不管怎么说先解决那个女鬼的问题,把她送走了再继续调查秦淮舟的事情。

        “秦淮舟……”郁夜泊正要说什么,一抬头突然发觉男人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他顺着对方的视线往下一看,  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臂上也出现了一层焦皮,  从手肘蔓延到了手腕。

        那张脸还在扩大,  而且五官越来越清晰,  已经隐隐可以看出拿是一张女人的脸了,一对长在他胳膊上的眼珠子狰狞地仿佛要凸出来了一般!

        像极了传说中的人面疮。

        卧槽!

        郁夜泊的视线刚移到了茶几上的水果刀上,  秦淮舟就飞快地起身把它给没收了。

        郁夜泊用力闭了闭眼睛,几乎是用尽全力才强压下拿刀挖肉的冲动,等再开口的时候语气冷静多了:“没事,我不会乱来的。”

        不得不说,人不逼一逼自己,  都不知道习惯能力可以有这么强大,  第二次三次看到鬼脸的时候,  那种头皮发麻的惊悚感褪去了不少,  剩下的是迫切的求生欲。

        必须尽快找到女鬼的尸体,否则不用等下一次鬼上身,明天天亮恐怕就全凉了。

        他穿上秦淮舟递过来的外套挡住身上怪异的黑色人脸,把保洁阿姨们叫了过来。

        等人的时候,郁夜泊有点困了,毕竟几乎是一夜没睡,连着打了两个哈切。

        “郁先生,您找我们?”

        “嗯。”郁夜泊之前问话的时候就见过这两位保洁阿姨了。

        她们表示,别墅里的所有房间所有区域平时都会打扫,不存在无人去的盲区。

        话是这么说,但不排除有密室暗道之类的地方。

        郁夜泊点点头,准备让她们走的时候,忽然问道:“这么大的别墅,只有你们两个人打扫?”

        两位保洁阿姨一愣:“当然不是了,还有别的人,需要我把她们叫过来吗?”

        “没事,我就随便问问。”

        “秦淮舟,我们去找找看。”

        郁夜泊下楼的时候四处看了看,有些意外地发现,不止是那两个保洁阿姨,别墅里的包括保安在内,所有佣人都是他前一天见过的,可假如没记错的话,这栋别墅里的佣人有十来个,但他到现在也没看见过除了第一天来时候见过的别的佣人。

        其他人呢?

        随着两人在别墅里搜查,郁夜泊惊讶的发现,有些房间莫名给了他一种熟悉感,就好像和他印象里七八年前的一模一样。

        比如吴焱夫妻的卧室、书房,甚至是玩具室都还和以前一模一样,由于失忆,郁夜泊也不太确定是自己记错了,还是这里真的没有变。

        就连别墅后面种满莲花的人工湖都一点没变……

        郁夜泊站在三楼阳台往下看的时候,脑子里一闪而过了他当初掉下去溺水的场景,那个时候湖里的莲花同样开得非常灿烂。

        说起来,他其实是学过游泳的,因为他的两个吴姓弟弟都在学游泳,吴夫人为了不让外人挑刺,也逼着他去学。

        尽管他一点都不喜欢,但被迫学了三四年的游泳后,水性比一般人好很多。这个人工湖虽然挺深,但是都是死水,当初为什么会差点溺死在里面呢?

        起初吴家说是郁夜泊不小心摔下去的,但明明人工湖的周围也是有栏杆的。

        后来他们还是推卸责任,说监控都拍下来了,是郁夜泊自己半夜三更不睡觉贪玩跑去游泳,还下去了两次,第一次平安上来了,回家待了会儿,又跑去游泳,这次才溺水了。

        没死已经是他运气好了,怪不了谁。

        但这到底是不是真相,如今也不得而知了。

        等等……郁夜泊看着一池莲花,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对,这花是这个季节开的吗?

        “小夜,来这边。”秦淮舟从门外叫他,打断了他的思路。

        郁夜泊回过神来,应声走到隔壁房间。

        这是一间不起眼的客房,男人正站在床边,往床头后面的墙壁上敲了敲,传来一声声空响。

        没想到还真有暗格。

        “砸开看看。”郁夜泊让人拿了把锤子过来递给秦淮舟,男人没砸几下,表面的墙壁就全碎了,石灰跟水泥块儿落了一地,露出了底下的人形黑色塑料袋。

        像极了电视剧里墙壁藏尸的场景。

        好家伙,还真在这里面!

        秦淮舟将那一大坨塑料袋扯了出来,莎莎莎的响,落在了地上。

        郁夜泊蹲下,却没有急着把塑料袋打开,反而是问秦淮舟:“秦淮舟,你说它怎么会在这里?”

        秦淮舟想了想,猜测道:“可能真的是和我有关系吧。”

        “为什么你会这么想?”郁夜泊又问,可没想到这次问出口,秦淮舟居然卡壳了一样直勾勾地盯着他,不说话了。

        然后他的眼神逐渐变得阴沉诡异起来——郁夜泊被盯得有些头皮发麻,沉默了半晌,在男人动手之前,他先一步捡起了地上的锤子,狠狠地砸了上去。

        “秦淮舟”的脑袋立刻像西瓜一般砰一声裂开了,再一看,那哪是人,根本早就已经是一层被烧焦的皮了!

        他果然又在噩梦里了!

        难怪这里只有他见到过的那几个佣人,因为没见到过的当然是无法梦见的,同样的,房间怎么可能整整八年都没有改变还是郁夜泊记忆中的模样?

        人工湖里的莲花也是六月才会开放的,他记得很清楚,因为那是郁女士接他回家的日子。

        这些都是郁夜泊潜意识里记忆中的东西!

        除此之外还有个最大的疑点,太顺利了。

        从女鬼那里看到幻觉与查找真相,再到找到尸体,这一切就跟按了快进键似得,简直就像是他怎么想的剧情就怎么发展。

        从发觉不对到现在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一般人很容易反应不及时。

        所以这一切都是在引导他放松警惕!

        他这次又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是刚才搜查房间的时候吗?还是泡澡的时候?又或者他压根就从未醒来过?

        郁夜泊往旁边的镜子看了一眼,发现那些黑色的人脸已经布满了四肢,它们面容扭曲着,像是在无声的嚎叫。

        郁夜泊简直要被恶心吐了,他正要起身往外跑,身后传来哗啦一声,塑料袋里又出现了那只被烧得焦黑的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

        青年扭头一看,女鬼正慢慢地慢慢地往他的背上爬,一张漆黑恐怖的脸紧贴在他的肩膀上,露出了满口尖牙。

        “嘻嘻嘻……”

        已经烂掉的嘴里发出了得意的笑声,她的手臂从后面抱住郁夜泊的腰,被她所碰触到的皮肤立刻就像是被火烧一般,火辣辣的疼!

        她的确想要找到身体,但她现在想要的是郁夜泊的身体啊!

        眼看着她整个人已经快要爬到郁夜泊身上的时候。

        “叮铃铃——!!”

        这次郁夜泊听清楚了,电话铃声是从顶上的阁楼里传来的。

        紧接着,青年整个人下坠般,浑身抽搐了一下,然后又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床单绑在了椅子上,嘴里咬着秦淮舟的虎口。

        “秦淮舟……?”郁夜泊连忙松口,下意识地想站起来,忘了人还在椅子上,整个倒进了秦淮舟的怀里。

        “小夜,你醒了?”看到郁夜泊脸上的表情恢复正常,男人猛地松了口气,把他给扶了起来,郁夜泊注意到对方额头上紧张得都冒出了冷汗。

        他一看这架势就知道自己刚才是坐在沙发上等佣人上来的时候被鬼上身了,然后又想自残,秦淮舟没办法了只能把他给绑了起来。

        然而他那一百多点爆发力也不是吃素的,一口气挣脱了床单,就把手腕给抽了回来,张嘴就往手腕动脉上咬。

        以人类的咬合力把手指咬下来都没问题,更别说是咬破血管了。

        秦淮舟又不敢用全力把郁夜泊的手拉开,估计得折断,只能把自己的手塞了进去,让他咬。

        “笨蛋,你不会拿个东西塞我嘴里吗?”郁夜泊看到男人的虎口位置上有一个血肉模糊的牙齿印,被他几乎咬了一大块肉下来,脸都黑了。

        “我不舍得。”秦淮舟看着郁夜泊低下头专心的给他包扎,那双茶色的眼睛因红了一圈,难过得都像是快要哭出来了,故意打趣道:“我都没有塞过,怎么能让别的东西先塞进去了?”

        “……塞……什么?”

        郁夜泊呆了两秒才明白过来,刚才有一辆两百码的玛莎拉帝从他脸上碾了过去,他顿时不内疚也不难过了,深吸了口气,强忍着揍人的冲动,给这个狗男人包扎完才用力拍了一下他的头:“你还想干嘛?”

        秦淮舟顶着张帅脸,正色道:“那可就多了。”

        恰巧男人之前忘了关技能,于是郁夜泊不小心又听到了秦淮舟的心里话。

        ……不,这次已经不是心里话了,直接出现了画面啊喂!!

        那些少儿不宜的画面让郁夜泊目瞪口呆,第一反应是,这个姿势真的可能吗?

        秦淮舟像是看出了什么,贴在他耳边低沉道:“我们试试不就知道了?”

        然后他就久违地被揍了一拳。

        嗯,乖宝宝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暴脾气呢。

        不过现在也的确不是的时候。

        郁夜泊身上的黑色人面焦皮还在扩大,虽然没有梦里的那么快,但现在也已经蔓延到胸口了,而且鬼的力量似乎也越来越大了。

        之前还是晚上等郁夜泊睡着了动手,而现在是白天郁夜泊有点精神恍惚就立马上身了。

        照这么下去,等今晚天一黑他人就没了。

        郁夜泊把梦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秦淮舟。

        “那三个人没有说错,其实何月就是女鬼……不,应该说何月就是被那女鬼害死并且上身了。”

        这个女鬼现在对郁夜泊所做的事情不就是想在梦里困住他的灵魂,然后占据他的身体么?

        奈何郁夜泊个人意志太强大,三番五次地都被他给挣脱了。

        还有那个来路不明的电话铃声神助攻,屡次在关键时刻让他清醒过来,死里逃生。

        “所以说那三个人当初所做的事情的确是封印女鬼?那她当年应该是被封住了才对,不然不会平安度过五年。”秦淮舟在心里算了一下时间线。

        “何坤三人在1983年封印了那只女鬼,随后三个人死在了1988年的6月份,为什么是1988年?是有人打开了封印么?”

        “然后女鬼为什么又在三十二年后的今天出现了?”

        这也是郁夜泊最想不通的地方。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我或许知道该怎么查到过去发生的事情了。”郁夜泊把电脑搬到床上,开始搜索各种枪械武器的图片及视频。

        “你看这些做什么?”秦淮舟好奇道。

        “我发现我的主观意识在很大程度上也能影响梦境。”

        比如他潜意识记忆里的场景都出现在了梦里。

        “既然阻止不了女鬼上我身,让我做噩梦,那我不如开点外挂进去。”

        郁夜泊可不是个习惯挨打的人,一旦被他抓到机会,当然要疯狂反击!

        秦淮舟想了想,把笔记本的盖子啪一声按下去,脸凑到他的面前:“男朋友,你最大的外挂难道不是我吗?”

  https://www.lewen.cc/81/81012/329531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