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惊悚直聘[无限] > 第114章 第 114 章

第114章 第 114 章

        这一幕像极了很多人的童年阴影《驱魔人》里的女孩被恶灵附体趴在地上倒着爬下楼的场景!

        这个画面本身已经有够恐怖的了,  更何况主人公还是自己呢?

        “嘶——”

        郁夜泊当场倒吸一口凉气。

        “怎么会……”秦淮舟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小夜,你当时是没有意识的吗?”

        郁夜泊面无血色地摇头,当时的他正被困在噩梦里跟假秦淮舟斗智斗勇,  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鬼上身了!

        屏幕里的青年还在笑,脸色惨白得就像一张轻飘飘的纸,  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摄像头,  仿佛在与这头的人对视,  那嘴角大开的弧度如同《小丑回魂》里的怪物,阴森到了极致!

        这模样连秦淮舟看了心底都有些发怵。

        随着监控画面不自然地闪烁了一下,楼道里的郁夜泊竟直接消失了,紧接着瞬移一般出现在了客厅的地板上。

        整个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又过了几分钟,整个人突然抽搐了几下,  随后猛地醒了过来,  起身惊恐地四处张望。

        “……”

        看完这段监控录像,不知何时郁夜泊的背心已经被冷汗浸透了,身体里流动的血液如同凝固了一般,  四肢都变得冰冷,  他无法控制地颤抖起来:“秦淮舟……”

        “别怕,  我在。”秦淮舟连忙握住他的手,  看了看四周,  当机立断道:“小夜,  我们现在就走,离开这里。”

        对他们而言别墅里有鬼没什么可怕的,  鬼应该怕他们才对,  作为一个地铁都没碾死的存在,  秦淮舟怕过谁?

        来了就是送鬼头的。

        但假如这个鬼会上身就很恐怖了。

        因为无论如何,  秦淮舟都不可能对郁夜泊下手的。

        而且那个鬼很可能会控制郁夜泊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

        “回去?”郁夜泊看向窗外,  书房面朝别墅的后面,外面一片漆黑,凉风袭来,成群的树枝摆动着,就像张牙舞爪的猛兽,令人心生不安。

        “……不,还是明天再走吧。”

        你郁大爷还是你郁大爷,哪怕经历了这么恐怖的事情,他也没有慌张,仍可以冷静的考虑问题。

        现在是凌晨两点多,太晚了,从这里开回市区至少要一个小时,如果那鬼可以跟着他们的话,现在出去恐怕会更危险。

        一旦发生车祸,他们就死定了。

        “也好。”秦淮舟不敢从郁夜泊身边离开,生怕一个走神鬼就又来了,他拨号叫晚上值班的佣人泡了杯暖茶端上来。

        郁夜泊捧着手里热乎乎的茶杯,头靠在男人的肩膀上,那种心悸感才逐渐消失,逐渐平静下来了。

        “小夜,要不要再去睡会儿?”秦淮舟将一床毯子裹在他的身上:“我今晚不睡了,守着你。”

        “……不用。”郁夜泊从毯子里露出脸来:“我已经睡不着了。”

        他还没有心大到刚看了自己的真人版《鬼上身》还能立马睡过去,哪怕现在房间里开着灯,秦淮舟也在身边,他却仍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好像在某个黑暗的角落里,正有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

        在哪?它在哪儿?

        由于不在任务中,除了召唤类道具卡之外,一般的道具卡都没有作用了,所以郁夜泊也无法使用小红书来判断鬼是否就藏在身边。

        “那……”男人想了想,突然神秘兮兮地凑近郁夜泊,挑眉轻笑道:“现在所有人都睡了,我们要不要来那个?”

        郁夜泊眨眨眼:“嗯?你是说我们一起那个吗?”

        “对。”秦淮舟侧过脸,用暧昧不清的语气在他耳边低声强调道:“那个。”

        郁夜泊抬头,茶色的眸子望着他,侧面线条柔和而精致,一口答应:“好,那你拿出来呀。”

        秦淮舟:?

        这么干脆?不过拿什么?

        “游戏本啊。”郁夜泊疑惑道:“你不是说要一起玩游戏吗?”

        秦淮舟:“……”

        不愧是他!

        虽然秦淮舟也没真想在这种情况下那个,但调戏下小男朋友让他别那么紧张总是有趣的,然而他低估了郁夜泊的“直宅属性”,他们又进行了一次完全不在一个频道的交流。

        男人又气又好笑,强行碰住他的脸,轻轻咬了咬耳朵,把郁夜泊咬得脸红了才松开,叹息着拿出两台比笔记本电脑。

        没错,一个敢于在生死劫难后还能打游戏的人才是最强王者!

        就这样秦淮舟和郁夜泊打了一晚上游戏,当初的秦小菜鸡在郁大佬冷酷无情的鞭笞下,如今也是个能独当一面的打野了。

        就是爱黏在郁夜泊身边,用着cp角色就算了,还用着情侣皮肤,整个一人形跟宠。

        深夜的队友们无能狂怒:可恶,为什么半夜三更的也有情侣党撒狗粮?!

        更可恶的是,为什么还这么强!想喷都没借口。

        一直到第二天天亮,郁夜泊感觉到的那股冰冷视线才彻底消失了。

        “小夜,我们回去吧。”秦淮舟立刻开始回程计划,如果可以,这辈子都不想再来这里了。

        可经过一夜,郁夜泊彻底冷静下来以后却又有些不甘心了。

        作为一个喜欢寻求刺激的恐怖游戏up主,哪有被鬼吓跑的说法?

        最重要的是,他还是很想帮秦淮舟找回失去的记忆,找回他们的过去,也想弄清楚这别墅背后的真相。

        为什么这次会在任务之外遇到鬼?

        而且看别墅里其他人的反应,他们显然是都不知道鬼魂存在的,否则谁又愿意在鬼宅里待着呢?

        因此那鬼肯定是冲着他和秦淮舟来的!

        那么到底是为什么呢?看那烧死鬼的模样,这里很可能发生过火灾,那会不会和秦淮舟的死也有关系?

        郁夜泊还是想调查清楚。

        可秦淮舟说什么也不肯了,执意要把人打包带回去。

        什么过去和真相都不重要了,他只要郁夜泊平安。

        “可是……”

        “小夜听话,我们先离开这里。”秦淮舟语气少见的强硬:“反正火灾的事情回去也可以查。”

        这倒也是……

        假如以前别墅真的发生过火灾还烧死过人的话,这种消息很容易查到。

        于是两人离开了别墅,但暂时不离开Q市。

        目前看来白天别墅里还是挺安全的,可以今天先回去补个瞌睡,明天白天再过来,晚上不在这里过夜就行了。

        两人坐车回到市区在酒店开了个房间,郁夜泊给工具黑客邓翔同学发了条信息,让他查以后就躺下补瞌睡去了。

        哪知白天睡得也不怎么安生,倒是没再梦到鬼,只是回忆起了一些童年时期的事情,父亲的冷漠,继母的白眼,佣人的轻视,还有同龄人的排挤。

        这些都曾让年幼的他痛苦万分。

        不过在那些不堪的回忆中,他忽然听到了另一个声音。

        “小夜,以后我来保护你。”

        “嗯,小夜,说好了!这是最后一次了,等我,我们马上就可以一起逃出去了。”

        “……”

        在郁夜泊的梦里,那个少年的声音逐渐变得清晰起来,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底却涌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不舍,不想他离开。

        甚至在梦里大喊了出来:“别,别走!”

        仿佛这一走,他们就再也无法见面了。

        “小夜,小夜?醒醒,快醒醒!”

        直到这个声音和耳边的呼唤声重合,他睁开双眼,对上身边男人关切的眼神。

        秦淮舟跪在床边,紧张地问道:“小夜,你是不是又做噩梦了?”

        郁夜泊睡觉的时候男人一直守在旁边,眼睛都没眨一下,刚才看到他突然皱起眉头,表情也越发难过,以为他又陷入了恐怖的噩梦,立刻把他唤醒。

        “秦淮舟……”郁夜泊从被子里伸出双手,搂住秦淮舟的脖子,紧紧抱住,他刚睡醒,嗓音软软的像是在撒娇,头还埋在男人的脖子上轻轻蹭了蹭。

        秦淮舟:啊!太可爱了,他死了!

        头一次被小刺猬投怀送抱的秦淮舟简直有点受宠若惊。

        “小夜,你怎么了?

        “……”郁夜泊缓了好半天,心情才恢复平静,松开抱着男人的手,摇头道:“没事了,没事了,我没事了。”

        还好又见到了。

        秦淮舟不明所以,但还是揉揉头表示安慰。

        郁夜泊打开手机,看到邓翔在半小时前回的信息。

        他查过了,那栋别墅最初修建于六十多年前,第一任主人是个外国富商,房子是他修建的,但住了没两年便因病去世了,而后房子被他的儿女给转卖了,这六十年间被转手了很多次,经历了数任主人,也在不断被翻新和重建,从最初的十几万卖到现在已经价值好几千万了。

        邓翔忍不住感叹了一句:“真是房价飞涨啊,我等打工人什么时候才住得起豪宅别墅呢?郁老板,你可真是吾辈楷模,这么贵的房子说买就买。”

        郁老板冷酷无情:“说重点,什么时候发生的火灾?”

        哪知答案仍然是“没有,没有发生过火灾。”

        而且不是近几年没有,而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火灾。

        “我说郁夜泊,你一恐怖游戏大佬还忌讳这个的吗?我以为你根本不怕鬼呢。”

        邓翔想当然的以为郁夜泊是忌讳新买的房子发生过火灾还死过人。

        “不是。”

        “那是为什么?”

        邓翔现在是真的好奇了,又是查死人又是查火灾的,如果只是随便查一下就算了,可郁夜泊每次都是“重金悬赏”,砸钱让他彻查到底,这到底是在干嘛?

        郁夜泊偏偏就不满足他这个好奇心,转而问道:“你能查到别墅历届主人的资料吗?”

        “这恐怕有点难。”邓翔把已经查到的所有信息都发到了郁夜泊的邮箱里,上面只有第一任和最新两任的资料。

        不用说,最新的当然就是昨天才接房的郁夜泊跟上一任房主吴焱了。

        吴焱一家子在老宅里住了近三十年,而再往前的三十年就基本都是空白的了。

        “别看好像就几十年,但要知道当年大多数地方都是没有联网的,连电话都没有普及,很多东西根本没有网络记录,那个商人恰好比较出名我才给挖出来了,要是换个普通人,根本找不到。郁夜泊,你真想知道不如问问当地人。”

        这倒也不失为一种方法。

        最后,郁夜泊又问了一句:“邓翔,你确定那栋别墅没有发生过火灾么?”

        “确定。还有,叫我Adonis!”

        郁夜泊放下手机,习惯性地咬住手指关节,思索起来。

        奇了怪了,既然别墅没有发生过火灾,那么别墅里那个明显是被烧死的鬼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别墅里究竟发生过什么?秦淮舟又是怎么死的?

        一个个谜团萦绕于心头,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明天去问问别墅周围的邻居吧。

        “好,我们先去吃个晚饭,不管怎么说,今晚好好休息吧。”秦淮舟安慰道。

        可是……今晚真的就能睡个好觉了吗?

  https://www.lewen.cc/81/81012/328721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