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惊悚直聘[无限] > 第112章 第 112 章

第112章 第 112 章

        什么鬼?

        “哈?”郁夜泊一脸懵逼。

        男人冲他挑眉,  打个了响指,手上变魔术一般多了把跑车钥匙,甩了甩:“不喜欢吗?”

        郁夜泊又瞥了眼面前的车。

        蓝黑色的布加迪超跑,  车身线条流畅帅气,  火焰尾灯+OLED光源及飞机造型的档把设计,  十分炫酷,  充满了未来科技感,  像极了科幻大片里的小型飞船。

        从车身到轮胎都百分之两百贴合郁宅男的喜好。

        不喜欢?不喜欢才怪了!

        郁夜泊双眼发光。

        秦淮舟笑着把钥匙丢给他,也不管是在大街上,搂着他的腰亲了一口额头:“走。”

        郁夜泊坐上驾驶位,期待地搓手手,  待秦淮舟系好安全带,立刻一脚油门踩到了底。

        体验了一把开超跑的快乐,爽得飞起,  心底那少许不悦的情绪都全部冲淡了,一路高速畅通无阻,  引无数路人围观,回头率max。

        完美get到了装逼的快乐。

        不过郁夜泊对于接下来的打脸剧情其实没多少兴趣。

        故事他都懂,就跟武侠小说里写的一样,某大世家的废材弟子被各种排挤欺辱甚至给赶出了家门,然而作为主角,他是有挂的,所以在经过种种磨难以后,  他最终成为了一代大侠,  回去以后受到万众瞩目,  众人追捧。

        而那些曾经欺负过主角的人这时就全部出来讨好求原谅和抱大腿了。

        正所谓当初的我你们爱搭不理,  如今的我你们高攀不起。

        放在现代,  不说高攀不起吧,就郁夜泊这又是包机又是超跑还一身奢侈品的“暴发户回乡”架势,也足够让吴家那几个势利眼刮目相看了。

        但以郁夜泊的个性,他对此没有多大的兴趣,也并不想被曾经厌恶的人讨好,他只想快点办完事好走人。

        秦淮舟又怎么会不了解他呢?

        两人来之前郁夜泊联系过亲生父亲吴焱,但没联系上,不过想到反正吴家人都要面子,哪怕是心里讨厌他讨厌得要死表面上也会装得大度善良的接待他们,索性就直接来了。

        而且他们也只是过来查点事情,又不打算在吴家待多久。

        可等到两人到吴家的时候,眼前的情况却有点出人意料。

        吴家的独栋别墅是那种古老的欧式建筑,占地面积很大,门口有座大花园,旁边还有一个人工湖。

        郁夜泊记得以前大门口会有保安守着,没预约是不能进的,而如今大门敞开着不说,门口还停着几辆黑色的商务车。

        刚进别墅就看到有一群穿着西装的人,个个都拿着小本子在清点记录着什么。

        郁夜泊疑惑,观察了会儿才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

        吴家居然破产了。

        如郁女士所说的那样,吴家公司近几年一直在走下坡路,一方面是行业不景气,另一方面是几个儿女都不成器,只知道赌博玩乐。

        直到上个月彻底破产了,如今不得不低价卖房来补上欠银行的窟窿。

        卖房抵债,这是来交接房的人。

        郁夜泊是真没想到,自己一回来还没来得及调查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正琢磨着该怎么搞的时候。

        屋子里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走了过来,礼貌恭敬地问道:“您好,请问您就是秦先生吧。”

        秦淮舟退了半步,看向郁夜泊:“这是我老板。”

        郁老板:?

        西装男转儿面对郁夜泊,毕恭毕敬道:“郁老板您好,房子里的东西都已经清点好了,您看看,如果没问题的话,请您在这里签字,所有交房手续都办理好了。”

        郁夜泊这才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秦淮舟,你把这房子买了?”

        “买了。”

        没错,秦淮舟知道郁夜泊不想和以前讨厌的人碰面,干脆把这些人全部赶了出去。

        “……花了多少钱?”

        “没多少,就几千万。”

        郁夜泊:“……!”

        “霸道秦总”本以为这波从言情小说上学来的操作,“可爱小娇妻”郁夜泊一定会感动万分,然而他忘了这货是个小财迷,立马开始痛心疾首。

        这都可以买多少手办模型了?

        没错,郁夜泊的第一反应是心疼钱!

        之前秦淮舟吃他的穿他的玩他的睡他的就不说了。

        养成任务是他们一起过的,奖励当然也算是一起赚的,所以郁夜泊用起秦淮舟的钱从来没有半点不好意思。

        哼,本来就是app偏心,凭啥他要死不活拿个s评分就只有20万,秦淮舟随便一个养成任务就几千万?

        而且每次养成任务明显都是他被折腾得最惨啊!

        哪怕秦淮舟以钱赚钱,投出去的本金已经翻了不知道多少倍。

        可郁夜泊一想到花了几千万跑来这鸟不拉屎的破地方买别墅,还是十分心疼!

        西装男领着两人进了客厅。

        郁夜泊看到了他的亲生父亲吴焱。

        几年不见,他哪还有一点英俊潇洒的渣男样,中年发福了不说,头上也秃噜了大半,神情落魄沮丧,吴夫人在他旁边,也是如此,穿着早没了当初的荣华富贵,也没有了装出来的优雅高贵。

        她满脸憎恨,死死地瞪着他,又骂了一句:“废物,我真是瞎了眼了才会嫁给你!”

        “我的首饰保不住就算了,房子你也保不住!你赔我嫁妆!”

        “我告诉你,老娘要跟你离婚,别想我能跟你一起还债,我跟你没完!”

        “怪我?呵呵,白佳莲你还好意思说?还不是你养出来的那几个白眼狼搞出来的烂摊子?”吴焱怒道:“妈的,他们赌博吸.毒偷公司钱的时候你不是还惯着?还一起骗我?”

        “呵呵,吴焱,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又在背地里搞女人啊!”

        看到这一幕,郁夜泊和秦淮舟立刻化身喜闻乐见的吃瓜群众。

        一边走过去一边看戏的同时,郁夜泊还不忘给秦淮舟介绍一下:“诺,那个男的就是我爸,女的是我后妈。”

        秦淮舟认真地打量了一下那个男人:“宝贝儿,我发现了,你长得更像你妈。”

        正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至于那个后妈,长得就一副尖酸刻薄样,看着就不像什么好人。

        两人说话的这声音引来了吴焱和白佳莲的注意,他们看过来,先是看到了个子更高的英俊男人,然后才看到秦淮舟身边的郁夜泊。

        作为亲生父亲,吴焱竟然看了半天,才不太确定地问道:“你是吴……夜泊?”

        这七八年里,他没有再和郁夜泊见过面就不说了,甚至从来都没打过一个电话发过一条信息,要不是郁夜泊相貌和小时候还有几分相像的话,他肯定完全认不出来了。

        “吴先生。”郁夜泊礼貌地冲他点了下头,和秦淮舟一同坐到了对面的沙发上。

        西装男笑道:“原来三位认识啊,那太好了,郁老板,您看看清单,没问题的话,签个字,就可以完成交房手续了。”

        “郁老板?!是他买了我们的房子?!”

        白佳莲先惊讶出声,他哪来的那么多钱?

        “不可能,张经理,你是不是搞错了!”白佳莲之前就听说了,买他们房子里的是一个特别有钱的大老板,怎么可能会是郁夜泊?

        郁夜泊这种小乞丐?!

        然而张经理立马给了她明确的肯定答复。

        脸被打得啪啪作响。

        白佳莲愣愣地看着眼前一脸淡漠的俊美青年,除了相貌相似之外,实在很难将他和记忆中那个又瘦又矮的闷葫芦小乞丐联系在一起。

        没错,当初她看不起的那个小乞丐现在比他们有钱多了。

        吴焱也是震惊不已,他呆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脸上立刻挂上了谄媚的笑容:“儿子,你出息了啊,不愧是我们吴家的子孙。”

        “对对,不愧是我们儿子!”白佳莲换脸比翻书还快,跟着说道:“是不是知道你爸和你妈我破……不,是公司经济出了点问题所以来帮我们啊?”

        郁夜泊:?

        吴焱也是喜笑颜开:“哎,早说嘛,儿子,你早点来的话,窟窿就没那么大了,现在得麻烦你多还几千万了,你哥哥姐姐都不懂事,哪像你这么有出息啊!”

        郁夜泊:??

        “就是可能还需要你帮衬点,帮哥姐还一下钱,再帮他们开一家公司,麻烦你了。”

        郁夜泊:???

        不是,他脸上是写了“大傻子”三个字吗?

        郁夜泊突然有点怀疑自己小时候是不是因为不爱说话比较宅,让他们产生了“智商低下弱智”的错觉。

        客观来说,郁夜泊作为一个私生子,原配夫人会不喜欢他,甚至是私底羞辱他,他都觉得挺正常。

        但是今天一下简直刷新了他的三观。

        他真的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语气强硬地纠正道:“吴先生,我现在叫郁夜泊,还有吴夫人,我不是你儿子,请你们自重。”

        “嗨呀,夜泊,说什么呢?阿姨小时候也是看着你长大的,咱们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更胜亲生母子……”

        “对呀对呀,夜泊,当初是爸爸不对,其实爸爸也是爱你的,只是工作忙,没有时间来看你……”

        郁夜泊被肉麻得抖了一下,他实在不喜欢应付这种局面,撇撇嘴,看向秦淮舟,意思是“你惹出来的,你看着办。”

        男人看戏是看爽了,现在见男朋友不爽了,赶紧冲旁边的人挥了下手。

        张经理立刻拿着交房合同过来了。

        郁夜泊刷刷签下自己的名字。

        对于如今的他来说,眼前这个男人就是个陌生人罢了,没追究他对郁女士当初造成的伤害,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郁夜泊都懒得跟他们多bb,拿下了这套房后,后面那一排保镖就直接把两人给“请”了出去。

        吴焱夫妻两难以置信,等被赶出大门了才确信郁夜泊根本不care他们,后悔莫及,狗咬狗地又撕了起来。

        “都怪你!恶毒的女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当初故意针对夜泊,表面上对他好,私底下专门整他!”

        女人也被气死了:“呵呵,你又好到哪里去?这可是你儿子,老娘帮你养着就不错了!滚!”

        随着房产中介的人也离开后,屋子里终于清静了,郁夜泊舒了口气。

        扭头就看到旁边的某张道具卡正摇着尾巴等夸奖。

        “咳。”郁夜泊故意板着脸:“你为什么做这件事情之前都不跟我商量?”

        小事情就算了,这么大件事居然都不告诉他。

        秦淮舟伸手一伸,把人圈进怀里,低头靠近,鼻尖轻轻蹭了蹭他的鼻尖,轻笑着问道:“不开心?”

        郁夜泊:“幼稚……”

        当演电视剧呢?

        秦淮舟却又问:“爽不爽?”

        郁夜泊:“……”

        来之前事情会这么发展他是真没想到,但说实话,看着他们“后悔”的反应,嗯,还是有点爽的。

        青年嘴上不说,表情却十分诚实,诚实的过于可爱了,秦淮舟凑上去用力地亲了一口,吻刚落下去。

        就响起了敲门声。

        “请进。”

        郁夜泊刚想从秦淮舟怀里出去,却被男人紧紧抱住不让走。

        “……郁先生,秦先生,打扰一下,请问你们中午想吃些什么?”

        于是当管家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一幕,良好的职业素养让他强压下了震惊。

        秦淮舟买房的时候顺便雇佣了这里愿意留下来的佣人,毕竟这么大栋别墅,就他们两个人住肯定是收拾不过来的。

        更何况,他们要调查过去事情的话,也需要问到一些经常在这里干事的人。

        吃饭的时候,郁夜泊通过询问知道了当初照顾他的那个保姆还在这别墅里干事,于是把她叫了过来。

        对于这个保姆他也还有点印象,想到她以前对自己冷漠以待,爱搭不理,再看到如今一副小心翼翼毕恭毕敬的模样都觉得有些好笑。

        打死李淑芬都想不到,她当初轻视的小孩如今竟成了她的老板!

        “郁、郁先生,您有什么问题?”

        郁夜泊等管家关门离开后,才问道:“你还记得我以前的事情吗?”

        李淑芬心头一惊,迟疑地点头:“……记得。”

        “那我问你,我以前是不是有一个特别要好的朋友?”

        李淑芬仔细回忆了一下:“我没记错的话……您应该没有什么特别要好的朋友。”

        郁夜泊打小就不是个活泼开朗的性子,和别的小孩不一样,他既不爱说话也不喜欢出门玩,每天放学了就躲在房间里做作业,然后看看书,偶尔会一个人去阁楼“探险”,和家里其他几个小孩都合不来。

        这么孤僻不合群的孩子,哪有人愿意和他做朋友?

        “那你没有没听说过秦尽天?”

        保姆还是摇头。

        看来不止是郁女士,连老宅的人都没有见过他。

        ……难道是亲妈记错了,秦尽天这个人压根就不存在,或者是郁夜泊有妄想症,因为太孤独了才幻想出了这么一个朋友?

        嗯,这是各种电影常见套路。

        如果没有接触过惊悚任务,后者的可能性极高,但事到如今,前唯物主义者——现鬼怪小专家郁夜泊却立刻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性。

        “秦淮舟,你说……会不会其实你早就死了?”

        秦淮舟也瞬间get郁夜泊的意思。

        “小夜,你的意思是说,你当初遇到我的时候,我就已经是鬼了?”

        秦淮舟也颇为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这种可能性,觉得几率挺大。

        小时候的郁夜泊的确可能因为某种原因和鬼魂秦淮舟做了朋友,而别人都看不见秦淮舟,所以当然不知道他的存在。

        这样就能说得通了。

        唯一的问题是,既然如此秦淮舟又为什么会被定义为“活死人”?而且郁夜泊记忆中的那个声音,应该也是个16.17岁的少年。

        鬼难道还会长大的吗?

        想到这里,郁夜泊再次把保姆叫了回来,询问她自己小时候有没有什么在别人看来很奇怪的行为。

        保姆哪敢说有,一个劲儿摇头。

        郁夜泊只好又问了当年就在这里工作的佣人,没想到还真问到了两个。

        一个是园丁。

        在吴家别墅的后面以前有一块小荒坡,有至少三次,他看到郁夜泊在那里挖东西,本来吧,小孩玩玩泥巴挺正常,可每次园丁询问的时候,郁夜泊都说是在找东西。

        但问他又不肯说在到底是在找什么东西,也不要他帮忙找。

        另一个则是负责收拾房间的保洁,据她说郁夜泊偶尔会带一些脏兮兮的金属盒子回来,因为会在地毯上留下不好清理的泥土,所以她印象深刻。

        不过那些盒子也早就已经被扔掉了。

        小荒坡挖东西?脏兮兮的盒子?泥土?

        难道说……郁女士收到的礼物就是这么来的?

        郁夜泊从地下挖出秦淮舟给的礼物转送给亲妈?那么……秦淮舟该不会就是被埋在别墅的地下吧?

        郁夜泊立马叫园丁带他们到了当年他挖坑的地方,如今这里也变成了一块花圃,满园的海棠花盛开,非常漂亮。

        然后就被郁夜泊和秦淮舟辣手摧花,叫了两个工人过来,把地给挖开了。

        然而他们忙活了一下午,几乎翻开了整块花圃,向下挖了一米多深,还是什么都没有。

        既没有金属盒子,也没有秦淮舟。

        折腾了一下午却一无所获,郁夜泊也累了,被秦淮舟抗了回去,吃了晚饭7点不到就打算休息了。

        郁夜泊当初住的是三楼背光最小的一间卧室。

        如今成了一间客房,佣人告诉他,他当年一走,所有的东西就都被吴夫人叫人给处理了,不过这房间几年来也一直没人住。

        郁夜泊不想去住别人睡过的房间,就让人收拾收拾,今晚和秦淮舟在此住下了。

        秦某人本来想引诱郁夜泊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但看他实在太累只能作罢。

        躺上床,钻进毯子里,从后面搂住了自家男朋友的腰,鼻尖凑到发丝里,美滋滋地吸了口可爱的芋圆香。

        郁夜泊却无情地推开了他的手,嫌弃到:“硌人……”

        呵,渣男!

        秦淮舟习以为常,等小刺猬睡着了在整个打包入怀,美滋滋。

        *

        半夜,郁夜泊睡得正香,被尿憋醒了。

        他迷迷糊糊地推开秦淮舟搂着他的手,又迷迷糊糊地爬起来,然后迷迷糊糊地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才反应过来没在家里了。

        三楼的这个小房间里没有配套的卫生间,厕所在外面,走廊的尽头。

        可随着他关上房门,突然莫名地打了个寒战,一股寒意不知从何处袭来。

        郁夜泊立马清醒了几分,好在走廊上的感应小夜灯亮了起来,倒不至于一片漆黑,整条走廊上的房间门都是关着的。

        然而就在他解决完三急问题从卫生间里回来的时候,却忽然发现,对面的房门不知道被谁给打打开了。

        门缝里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

        郁夜泊没记错的话,这是个杂物间,白天看到过,那个时候门明明是锁起来的,半夜三更怎么会有人过来开门呢?

        郁夜泊心里咯噔了一下,然而等定睛一看,却发现刚才好像是看错了,眼前的门和白天一样是锁好的。

        看错了吗?

        郁夜泊看着眼前光线昏暗的走廊不敢多想,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房间里。

        他摸黑爬上床,却越想越觉得有些不对劲儿,黑暗里,他侧过头正想叫秦淮舟,身边的人突然动了动。

        竟然发出了塑胶袋摩擦一样的声音!

        “莎莎莎——”

        黑暗里,这个声音无比诡异刺耳。

        郁夜泊瞬间意识到了不对,他猛地抓起枕边的手机照过去一看。

        赫然发现,床边躺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秦淮舟了!

  https://www.lewen.cc/81/81012/328193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