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惊悚直聘[无限] > 第98章 第 98 章

第98章 第 98 章

        “小夜,  你在做什么?”

        秦淮舟从阳台上收了衣服回来,看到郁夜泊脸上震惊的表情,好奇地探头。

        青年连忙收起手机,  推开他的脑袋:“没什么,  去洗澡吧你。”

        “哦好。”

        男人不疑有他,  听话地去洗澡了。

        洗完澡后,秦淮舟想上床睡觉,  这次被郁夜泊踹到了地铺。

        “不许上床。”

        郁夜泊还没心大到能跟白天才和自己表白过的男人同睡一张床。

        “小夜……”

        卖萌也没用。

        “闭嘴,  关灯,  睡觉。”

        郁渣男冷酷无情地关上台灯,拉拉被子背过身去。

        “好吧,  晚安。”秦小绿茶委屈巴巴。

        郁夜泊躺在床上,却压根睡不着,  也不知道是因为白天睡太多了还是今天发生的事情都过于让人震惊。

        他精神得不能再精神了。

        收集齐14个图鉴的特殊奖励是实现一个愿望,  而且专门备注了可以“实现心愿并且解除与app的绑定”。

        四舍五入这就是提前通关的意思啊。

        要是放在才接触惊悚任务的时候获得这个特殊奖励的话,郁夜泊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解除绑定。

        虽然他喜欢刺激冒险,也喜欢玩恐怖游戏,  但犯不着为了一个自己都不清楚的心愿拿命去赌吧?

        郁夜泊又不是疯子。

        可如果……他现在选择就此断开,  app从手机上消失,  秦淮舟是不是也就跟着消失了?

        而且不止他会消失,  郁夜泊很可能也会失去这一年来所有关于app的记忆,  恢复原本平静的生活。

        ……那样不是刚好?本来他就是个胸无大志的死宅,不奢求荣华富贵美女豪车,  当个恐怖游戏主播混吃混喝等死本就是他的人生规划。

        可如果真的断了……郁夜泊脑子里第一时间浮现出了秦淮舟失落的表情,  随后是他们日常相处的一些记忆。

        秦淮舟会叫他起床,  会给他做饭,  会闹着要出去玩,  会看他直播,会强行拉他出去散步逛街看电影。

        还有圣诞节春节,那是郁夜泊第一次过这种在他以前看来毫无意义的节日。

        他真的要彻底断开他们的联系吗?

        草,他在犹豫什么?活着不好吗?真是见鬼了……青年翻来覆去,将脸埋在被子里,却怎么也压不住胡思乱想,纠结成了一颗球。

        而且除了秦淮舟之外,他还有一些别的顾虑,这个许愿机会太过珍贵了,或许可以利用一下……

        “小夜,你怎么了?”

        睡衣的袖子被拉了拉,郁夜泊扭头看了一眼,睡在地铺的秦淮舟坐了起来,关切地望着他。

        “你还没睡啊?”郁夜泊有些意外,他都躺床上发呆半个小时了,这货竟然还醒着。

        “我一直都是等你睡着了再睡的。”男人问道:“你从回来以后就显得很焦虑,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

        “是不是和图鉴收集的特殊奖励有关系?”秦淮舟看郁夜泊表情就知道自己猜对了,试探性地又问:“是不是还和我有关系?”

        青年犹豫了一会儿,轻轻咬住下唇,拿起手机从鼻腔里嗯了声:“算是吧。”

        接下来他告诉了秦淮舟那份特殊奖励的内容。

        黑暗的房间里,男人闻言沉默了好一会儿,深邃的眸子望着郁夜泊,他低沉着声音,缓慢地说道:“我明白了,小夜,你不用顾虑这个,我是不会消失的。”

        “只是会再次回到那个黑暗空间里而已。”

        “可是……”郁夜泊记得很清楚,秦淮舟不喜欢……甚至是厌恶那个空间,他说过很多次了。

        “没有关系,至少这次我有了关于你的记忆,在那个虚无空间里就不会再那么绝望了。”

        ——在没有你的黑暗中独自守着那些美好的回忆,直到消失。

        被子里,郁夜泊手指无声地收紧了,他只觉得喉咙发紧,像是有一只手揪住了他的心脏。

        秦淮舟起身,在床边俯下身,薄唇轻柔地碰了碰他紧锁的眉心。

        “别皱着眉。既然有这样的机会,那就好好的活着,忘了我也没关系。”

        落在他眉心的吻异常温柔。

        郁夜泊一怔,在他愣神的这几秒里,薄唇就得寸进尺地吻到了嘴唇上,下巴上,然后是他的喉结。

        还发出了“啾~”的一声响。

        心满意足。

        这一秒,郁夜泊清楚地听到秦淮舟的心里话。

        “可能是最后一次了,亲个回本吧。”

        ???

        神他妈的亲个回本!

        今天第二次被亲懵的郁夜泊回过神来,再度炸毛,猛地从床上坐起,气得破音x4,一脚踹他腿上:“秦淮jiu!你给我起开,谁他妈说要解除绑定了?”

        秦淮舟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疼得一声闷哼,语气里却难掩惊喜:“小夜,你不解除绑定吗?”

        “我说了我要解绑吗?”郁夜泊指着手机,冷笑道:“凭什么它让我解绑我就得解绑?”

        他哔站恐怖游戏区顶梁柱不要面子的吗?

        “秦淮舟,你听好了。”郁夜泊坐在床上,黑暗里他的眼睛亮得惊人,气势汹汹,说出的话更是霸道至极:“只要我郁夜泊还活着,就不会让你再回到那个黑暗空间。”

        “明白了吗?”

        “……”

        为什么不说话了?郁夜泊正疑惑,却见男人突然半跪到了床上,两只结实的胳膊倏地将他抱进了怀里,那只冰冷的手掌仓促地摸着他的后背上,像是无处安放,又像是不敢用力。

        仿佛捧着什么最珍贵的宝物,令人痴迷。

        秦淮舟压着嗓音在他耳边轻语:“小夜,谢谢你。”

        心里话:他怎么这么好这么可爱呢。

        ???

        郁夜泊被肉麻得不行,红着耳根用力推开他:“滚开!”

        这个不要脸的狗男人,真是给点阳光就灿烂!

        既然话说开了,两人索性都不睡了,爬起来琢磨许个什么愿比较好。

        都送上门来了,肯定不能浪费啊。

        但是许个什么愿望性价比会比较高呢?

        许愿的备注写着“包括但不仅限于”,也就是意味着这个愿望似乎是没有条件限制的。

        “那么理论上来说……”郁夜泊坐在床上,摸着下巴思考:“如果想要长生不老,永远不死,也是可以的?”

        秦淮舟学他的模样用手支着下巴,趴在床边看着他:“应该可以。”

        “不过没意思。”郁夜泊也就说说,孤家寡人的永生又有什么意义。

        他看了这么多动漫电影打了这么多游戏,不论主角配角,永生的就没一个好下场的。

        “对了,秦淮舟。”郁夜泊问道:“你有什么愿望吗?”

        男人不假思索:“想要你。”

        郁夜泊面无表情:“换一个。”

        “那……”秦淮舟满脸失望,思索片刻后打了个响纸,回答:“我的记忆。我想知道我以前到底是什么人。”

        和郁夜泊不一样,他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并非惊悚任务app做出来的数据,因为在那黑暗的虚空里,他偶尔会看见一些类似于记忆片段的东西。

        他会对郁夜泊一见钟情,绝对不仅仅是见色起意那么简单。

        看到他的瞬间,那种整个人都活过来的感觉让他记忆犹新。

        他以前很可能是认识郁夜泊的。

        郁夜泊下午也才思考过这件事情,现在提起……那要许愿让秦淮舟恢复记忆吗?

        可是相比这个。

        “不如直接让你脱离app,那不是更好吗?”

        秦淮舟以前要真的是个人的话,这次说不定能借此机会让他复活,从app里出来,成为一个独立的人。

        “可如果脱离app,我就不能保护你了。”

        秦淮舟能和郁夜泊一起行动是因为他是他的道具卡,一旦变成普通人,他还能不能保留关于惊悚任务的记忆都难说了。

        “那样的话,我宁愿一直呆在app里。”

        “……行吧。”郁夜泊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把这两个愿望放进了备选项里,思索起其他可能。

        “你呢?小夜,有什么想法?”秦淮舟趁机爬起来,厚着脸皮顺势躺到了郁夜泊的旁边。

        青年一时间也没发现有哪里不对,还往里躺了躺给他腾位置:“你应该知道,我一直在试图破解惊悚任务app。”

        “嗯,有什么进展吗?”秦淮舟不懂这个,侧过身子专注地望着身边的人,一副乖巧听讲的模样。

        “的确有进展,其实这个app本身不难搞,我能做出一模一样的来,问题是……”郁夜泊顿了顿,组织了一下语言继续说道:“我不知道它那股超自然能力来自哪里,怎么才能获得。”

        写程序敲代码是郁夜泊的本职,但超自然玄学就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外了,他又不是什么驱魔天师或者算命大师。

        而app的事情又不能告诉任务者之外的人,想求助一些专业人士也不行,所以这个问题十分无解。

        郁夜泊起初做这件事情的确是为了脱离惊悚任务app,而现在,这一年来遇到的人和事让他有了一些新的想法。

        “原来鬼也不全是恶鬼,更多的是可怜鬼。”

        他做过的七个任务里,彻头彻尾的坏鬼是少数,大多都是被迫害的可怜鬼。

        像沈月月那样的,甚至一开始没想杀人,还放了任务者一码。方芸书和囡儿的本意也不是要杀人,只是想找到自己的躯体。而今天遇到的司机亡妻更是救了一个车的人。

        “人也一样。”郁夜泊望着身边的男人,缓慢地说道:“虽然有些人的确有着强烈的心愿想去实现心愿。”

        比如卓黎、汪蕾还有李诗人。

        “但更多人并没有这样的觉悟,可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app都是没经过同意就强行绑定了。”

        “导致大多数任务者根本不可能完成任务。像卓黎,他只是一个普通高中生,绑定app的时候都还没成年,他死里逃生四次任务都只完成了总心愿值的十分之一。”

        尽管那精神小伙子天性乐观,运气很好,但总有运气也不管用的时候,从客观条件来看,他能活到最后的几率极低。

        秦淮舟微微一怔,猜到了什么:“难道说……小夜,你是想许愿让他们全部完成任务么?”

        “你觉得呢?”

        “我ok。”他对郁夜泊的决定没有任何异议:“这样也挺好,反正我的记忆做养成任务也可以恢复,不用浪费这个机会。”

        只是速度慢了点,但只要能在郁夜泊身边,过去的事情就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郁夜泊却摇了摇头:“不,这还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强行绑定、不清不楚的心愿值、全靠自己摸索的游戏规则。

        不管是鬼怪被收还是任务者丧命对于app而言都没有任何损失,它只需要找下一个就行了。

        郁夜泊这个没有心愿的人指不定就是被抓来凑数的。

        这根本就不公平。

        “我不想再被这破app牵着鼻子走了。”

        不管是惊悚任务还是秦淮舟,又或者是那些任务者。

        ——小朋友才做选择,他都要。

        秦淮舟一怔,随即挑了下眉,望着黑暗里青年那张过于苍白和精致的面孔,长密的睫毛下,那双茶色眼眸亮得像夜幕中的星辰,光彩夺目。

        都说浅色的眼珠生来就薄情。

        可郁夜泊不一样,这双眼睛的主人是个表面上看着比谁都冷静淡定,实则善良正义的……疯子。

        “秦淮舟,既然要玩,那不如和我玩把大的?”

        “我很荣幸。”

        秦淮舟欣然接受邀请。

        于是郁夜泊点下那个按钮,输入了自己的愿望。

        “我想成为惊悚任务app的主人。”

  https://www.lewen.cc/81/81012/325213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