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惊悚直聘[无限] > 第95章 第 95 章

第95章 第 95 章

        “……”

        季叶芳就是鬼!

        郁夜泊用最快的速度将马甲给穿了回去,  同时喊道:“秦淮舟,把她丢下去!”

        秦淮舟得到指令,立即行动。

        作为一个能把鬼按在地上锤的男人,  丢个人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大概是没料到郁夜泊的反应速度会这么快,“季叶芳”没来得及动手就被秦淮舟给抓住,跟拔萝卜似得抱了起来。

        这么大个成年人竟然轻得就像一张薄纸,  秦淮舟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她从旁边打开的车窗给丢了出去。

        在被扔下汽车的那一刻,“季叶芳”显出了原形,那是一个浑身溃烂血淋淋的男人,他趴在地上,头朝地,  身体却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扭曲到了正面。

        他抬起头狠狠地盯着公交车的方向,眼里充满了怨恨,  身上似乎穿着件撑了吗的蓝色马甲,  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像只四脚动物一般姿势诡异地追了过来!

        虽然这一秒红灯倒计时结束,汽车启动了,但由于公交车行驶速度缓慢,它啪一声又爬到了车的外皮上。

        “小心!”郁夜泊立刻叫道。

        于是某个在四处张望的任务者抬头就看见了那样一张骇人的鬼脸从后面的车窗外伸了进来,  他毫无心理被吓得魂飞魄散,叫出了声。

        “啊啊啊啊啊!!”

        好在郁夜泊提醒了一声他才没被鬼抓到,  秦淮舟及时赶到,  抬腿就是一脚再次将那恶鬼给硬踹了下去。

        鬼摔在地上还想爬上来,  这次却没那么容易了,  它被旁边另一辆大巴车给撞了个正着,  纸片一样轻的身体被卷入了轮胎。

        在剧烈的痛苦中他发出无声的嘶吼,  发誓要将这些人全部杀掉,  可他爬起来要继续追杀公交车的时候,大巴车后面跟着的小轿车就碾了上来。

        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是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碾压,上班高峰期,一辆又一辆不间断地从他身上轧过,直到704路公交车彻底消失在视野里,他只能不甘心地消失了。

        车上,两个红伞女孩终于刷到了下一个视频,里面传来了熟悉的土味bgm,窗外香团外卖小哥跑得没了影子,一同消失的还有那些恐怖的死亡预告。

        即将发生的死亡事件被打破,车上总算恢复了正常。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其他任务者都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危机就已经被解除了。

        唯有那个任务者惊魂未定地问道:“鬼呢,那个鬼呢?!”

        “丢下去了。”郁夜泊语气平静地回答。

        “什么?!”其他几人都目瞪口呆。

        “郁哥牛批!”卓小迷弟激动地直鼓掌,得意得仿佛是他解决了这一系列问题一般:“季姐,我说我郁哥很厉害吧?季姐?嗯?”

        “咦,季姐人呢?”卓黎这才发现人不见了,慌忙问道:“你们看见她了吗?季叶芳怎么不见了!她刚才明明一直在这边的!”

        “她死了,被鬼顶替了。”郁夜泊轻轻叹了口气。

        “怎么会?”卓黎难以置信:“她怎么会被鬼给顶替了?明明一直和我们在一起的……”他拿出手机点进惊悚任务的群里一看,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季叶芳的名字也变成了灰色。

        “就在刚才。”哪怕没有看到过程,郁夜泊也猜到了经过。

        就在季叶芳因为紧张发热脱下衣服的那一刻,她赫然发现站在自己身边的一个乘客不见了,随即立马意识到了那就是鬼!

        可就在季叶芳发现鬼的同时,鬼也发现了她,在将这个线索传递出去之前动手杀死了她,并且变成了她的模样。

        当时就只有几十秒了,所有任务者都忙着在车上找到鬼的踪影,根本没注意到群里又灰了一个名字。

        “怎么会这样……”

        如果季叶芳那个时候能够保持冷静,看到了也假装没有看到,然后偷偷将线索告诉队友的话,她或许不会死。

        哪怕没有秦淮舟,他们几个任务者合作丢一个装成乘客的鬼下去也绝对没问题。

        “哎……”卓黎一直是个没什么心眼的人,喜怒哀乐都挂在脸上,此时一脸难过:“我还以为季姐能活下来,刚才在车下我跟她说704路终点站有一家肠粉很好吃,她说等到了一定要试试。”

        郁夜泊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其实和卓黎一样,他也不希望有人死去,从第一个任务开始就在尽力去救每个人。

        可惊悚任务就是如此残忍,与恶鬼博弈,稍有不慎就会丧命。

        但他毕竟是成年人了,很快就能把心情调整过来,抬手想拍拍卓黎的肩膀以示安慰,结果手刚举起来就被另一只手握住手腕拉了回去。

        “主人。”秦淮舟将他的手拉到面前,食指轻轻摩挲着他的手腕,柔声问道:“不疼吗?”

        郁夜泊翻过手腕,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那里擦了条小口子,都没流血,就破了点皮。

        他自己都没注意。

        正想说不疼的时候,他就看见秦淮舟已经拿出消毒的棉签和止血贴。

        “不用。”

        秦淮舟却固执地给他贴上了:“有用。”

        然后他感觉到男人柔软冰冷的嘴唇贴了上来轻轻吻了一下:“主人,我刚才也出力了,你怎么不安慰安慰我呢?”

        *

        第十一站以后,公交车开过了商业区和学校逐渐接近终点站,车上的人变得少了起来。

        任务者们各自找了座位坐下,卓黎坐到了郁夜泊的旁边,又询问起怎么刷道具卡好感的事情。

        虽然是A级道具卡,但却不怎么听他的指挥,他刚才想把她召唤出来来着,却被拒绝了。

        “你的道具卡背景故事是什么?”

        小迷弟对于大哥从来都是问啥答啥,甚至直接把手机掏出来打开惊悚任务给郁夜泊看。

        那是一个Q版拨浪鼓样的米黄色小图标,名为“一只材料奇怪的拨浪鼓”。

        根据里面的故事来看,卓黎所到的那个村庄位于j市偏远的农村,叫做田港村,及其封建落后,在2021年的今天都还重男轻女到生下女孩就会直接丢到河里淹死!

        卓黎所获得的这张道具卡就是一个刚出生就险些被残忍淹死的小女孩,只是她的母亲于心不忍,将她从奶奶的手里抢了回来。

        可即便如此这个女孩也没能活过十岁。

        在她五岁的时候,她妈妈因为意外去世了,此后的五年里,她受尽了来自家人的辱骂跟毒打,爸爸、爷爷、奶奶后妈,这些恶毒的大人用各种堪称残忍的手段虐待她。

        最后女孩因为失足跌进地窖里,原本还有救的,可是她的父亲竟见死不救,甚至顺手封了地窖的门。

        从那以后她化为厉鬼,凡是进入地窖的人都被她杀死了,要不是卓黎身上带着那只拨浪鼓,他也死定了。

        “那另一只恶鬼呢?”

        卓黎之前说过还有一只鬼,他是待在地窖里才躲过去的。

        “我也不知道,那次任务者中有好几个都是新人,没有大佬,所以到最后都没搞清楚是为什么,不过那些鬼会在半夜啼哭,走路有水印子,可能是和那些被丢弃的女婴有关系吧?但比较奇怪的是有个任务者和它们撞上了也没死,倒是村民先死了大半。”

        卓黎摸了摸后脑勺,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况,试图思考线索——试图认真分析——试图得出结论……

        最后选择放弃思考。

        “那个鬼……”郁夜泊却在看完故事背景以后就猜到了真相:“恐怕是小女孩的妈妈。”

        “她不是意外死亡的。故事里从来没说过那只鼓是母亲送的,只是说‘当她看到那只鼓的时候看到了妈妈’。”

        “什么意思?”

        这句话乍一看就像是在说女孩看见拨浪鼓以后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妈妈,得到了救赎,可实际上呢?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修长的手指点了点屏幕上的那句话。

        当说她看到那只鼓的时候【看到了妈妈】……?

        细思极恐!

        卓黎明白了,他倒吸一口凉气,惊道:“材料奇怪的拨浪鼓?等等,难道说是人皮?!”

        “难怪我当时觉得那个鼓面摸起来特别柔滑细腻!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郁夜泊没亲眼见到那只鼓也说不好,但**不离十了:“她应该也不知道她妈妈就是那只恶鬼,所以你要是能把她亲妈也带回来,她应该就能够接受你了。”

        A级召唤卡,哪有那么好摆平。

        郁夜泊也算是知道了,获得召唤卡其实有很多种方法,可能只要恰好满足了鬼怪的某个需求就能得到,但是想要召唤使用它却没那么容易。

        郁夜泊手上除了秦淮舟这个抽来(的见色起意)的家伙之外,其余的都是彻底了却了对方的心愿,心甘情愿为他所用。

        一听到又要回那个恐怖的村子,卓黎脸都白了:“……那得等我再厉害一点。”

        那次除了他之外就只有三个任务者活了下来,及其凶险。

        二十分钟后,公交车平安抵达了704路的终点站,郁夜泊下车后看到司机掏出手机,他立刻打了个电话过去。

        果然,这位司机就是他们的订单顾客。

        司机接外卖的时候,郁夜泊看到他的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30岁左右的女人,穿着一身浅色的居家服,长得不算漂亮,但却笑得非常温柔幸福,头轻轻靠在司机的肩膀上。

        当注意到郁夜泊视线的时候,这个女人莫名其妙地冲他鞠了个躬。

        随着订单签收,手机上弹出了【恭喜您成功完成任务】的文字。

        然后是熟悉的老年ppt与《开门红》,郁夜泊注意到这次给的心愿值比以前多了近一倍,应该是困难模式的缘故。

        那么按照这个速度的话,他再做3到4次任务就能够结束了。

        可是后面不是还有炼狱模式么?

        难道炼狱模式指的是最后一关?

        他的愿望又到底是什么呢?

        郁夜泊若有所思地抿了抿唇,打开任务栏,一枚熟悉的金色徽章。

        郁夜泊注意到除了他之外,其他任务者身上的外卖马甲都消失了,他翻开自己身上的马甲,内侧有一个二维码,扫描后app上弹出信息。

        “已将【外卖马甲】加入惊悚图鉴。”

        【——一件可以看见死亡的马甲】

        点开来里面有部分任务背景故事。

        原来今天是司机亡妻的生日,他提前请了半天假,等开完这班车就去祭拜妻子,外卖里点的全是妻子生前最喜欢的饭菜。

        郁夜泊刚才看到的那个温柔女人应该就是他亡妻的鬼魂了。

        人有好人和坏人,鬼当然也有好鬼和坏鬼。

        她预感到了爱人和那一车乘客的死亡通过app委托了这个任务。

        而之所以说是这只是部分背景故事,是因为完全没提及那只公交车上恶鬼的。

        它又是谁?为什么要杀车上的人?

        郁夜泊本就喜欢将解密类游戏的故事背景深挖到底,更别提那在他眼里就是一活生生的图鉴。

        必须搞到手。

        不过在搞之前,郁夜泊要先回家睡一觉,这一夜的神经紧绷和奔波让他精疲力尽,放松以后只想原地瘫下。

        简直又提前预支了他整整一年的运动量!2021年,又是死宅的一年呢。

        和卓黎告别后,郁夜泊就准备闪人了。

        “秦淮舟,回家!”

        然而还是那句话,上班高峰期,打车也不易。

        秦淮舟好不容易才打到了车,还堵在了三公里外,折腾了半个小时也没走得成。

        郁夜泊爆脾气发作,干脆就近找了家小旅馆洗澡补瞌睡。

        洗澡前他把秦淮舟给放了出来,让他去买点早餐。

        他给别人送温暖送了一夜餐,自己还一口饭没吃呢。

        秦淮舟买完早餐回来就看见郁夜泊已经睡着了,他太累了,头发都没有吹就湿漉漉地躺下了。

        这怎么行。

        秦淮舟直皱眉,他太了解这只小病猫了,这样睡了起来铁定会感冒。

        “小夜……”

        他碰了碰郁夜泊的脸,刚从浴室里出来的皮肤还透着股暖暖的热气,白皙光滑,摸起来嫩嫩的,秦淮舟没忍住多捏了两下。

        这要放在平时他敢这么造次的话早被打了。

        而现在……毫无防备就穿了套睡衣躺在床上的青年看起来异常乖巧,秦淮舟的**禁不住肆虐蔓延,心底的恶魔在疯狂叫嚣。

        ——这可是你勾引的,不怪我。

        男人理直气壮,低下头靠近,缓缓地碰上郁夜泊柔软温润的嘴唇,见他毫无反应,又贪心地轻轻蹭了蹭。

        的确,一般而言郁夜泊睡着后是不怎么容易醒的,除非是有人在他脑子里说话。

        而且说的还是黄色发言。

        “好可爱。”

        “闻着好香。”

        “石更了。”

        “想日。”

  https://www.lewen.cc/81/81012/324632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