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惊悚直聘[无限] > 第91章 第 91 章

第91章 第 91 章

        黑暗中,  Siri那甜美的声音也迅速回应道:“嗯,乖宝宝,我在呢。”

        ???

        这一刹那,  电风扇上那颗恐怖人头脸上的笑容明显是僵住了,  表情显得有些滑稽。

        郁夜泊嘴角也是狠狠地抽了一下。

        神他妈的乖宝宝!

        他立马行动,  在黑暗中狂奔向声音发出的地方,  可就在他要跑到的关键时刻,  地上的黑发突然动了起来,  如同藤蔓般一拥而上,  紧紧地缠住了他的双腿并且将整个人拽倒往后拖了两三米。

        郁夜泊不慎摔倒在地,但眼疾手快地抓住了旁边的栏杆,然后借助自己超人的爆发力,  硬生生扯断了那些黑发,趁着女鬼吃痛,  立马爬起来,又问了一句:“嘿Siri,  你在哪里?”

        “乖宝宝,我在这里。”

        郁夜泊再次起冲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手机里的秦淮舟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开始不断循环播放这句话。

        “乖宝宝,  我在这里。”

        “乖宝宝,我在这里。”

        “乖宝宝,  我在这里。”

        “……”

        这一声声乖宝宝听得郁夜泊是羞耻到了极点,  好在也总算顺利找到了手机所在的地方,感觉到地上的黑发又开始蠢蠢欲动,  他什么也顾不上了,  双手并做,  一把把抓起地上那密密麻麻令人作呕的头发。

        好家伙,  抓了至少有五次才终于露出了地面,他的手机就躺在那下面。

        郁夜泊立马拿起来关掉了还在狂喊“乖宝宝”的Siri,第一句话又是气到了破音。

        “秦淮jiu,你特么乱改了我的Siri!”

        “小心!”秦淮啾再次面临翻车,赶紧拉着郁夜泊躲过又席卷而来的黑发,顺势岔开话题:“小夜,我们先出去再说!”

        他拉着郁夜泊就往后门的方向走去,或许是一开始笃定了郁夜泊找不到手机走出去了也没用,女鬼并没有封门,而现在封也来不及了。

        只能呆在电风扇上眼睁睁的看着两人离开,可就在要出门的时候,秦淮舟听到了一个细微的求救声。

        “救命!救命!”

        “郁哥,你们在哪!救救我!”

        秦淮舟停下了脚步,将听到的声音告诉郁夜泊。

        “哪边?”郁夜泊立刻毫不犹豫地转身。

        秦淮舟拉着他往一条黑暗的走廊走去,走廊两边的教室门都关着,门牌上写着“大班、中班、小班。”

        那些原本温馨可爱的墙纸贴画全部成了阴森恐怖的鬼脸,一个个文字上流着血,整个一标准得不能更标准的鬼片现场了。

        而卓黎的求救声也突然一下中断了。

        关键时刻,秦淮舟又凭着绝佳的听力听到了某个教室里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打开门一看。

        这是小朋友们的娃娃屋,那些本应该收在箱子里的娃娃们全部被摆放在了小木桌子上,它们的脸齐刷刷的转了过来,脸上竟然都长出了细密的黑发!!

        想象一下,这些原本可爱的毛绒小熊、兔子等平时被女孩儿们摆在床边晚上抱着睡觉的毛绒玩偶,满脸黑发。

        简直是人间噩梦。

        这要有个女性任务者在这里的话估计会当场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回家就得把娃娃全扔了。

        更可怕的是,在那些娃娃的后面有一大团黑发紧紧包裹着一个人形的东西。

        秦淮舟拿出一把剪刀,剪开来,里面正是蜷缩的卓黎!

        “呜呜呜!”卓黎的手脚和嘴都被缠住了,只能从喉咙里发出激动的呜咽声。

        等剪开他嘴上的黑发,卓黎一边激动一边恶心得直抽抽,连着打了几个喷嚏:“这女鬼身上的香水味儿太浓了,差点给我闷死了。”

        的确,这女鬼的头发是香的,一股子浓郁的劣质香水味儿,让人反胃。

        其实最初卓黎并没有被缠上,毕竟他只是个普通难度的任务者,鬼怪没有针对他,但他当时发现郁夜泊突然不见,一时担心,脑袋一热就又偷偷溜回来了。

        他在寻找郁夜泊的时候一路到了走廊里,等回过神来才发现不知道何时,那密集的黑发已悄然跟在了他的身后。

        然后他也在黑暗中被黑发给拖走了,手机虽然还在身上,但却拿不到了。

        他没有郁夜泊这么大的爆发力来挣脱头发,只能被越勒越紧,无法动弹,女鬼虽然无法直接杀人,但却能困住他,关键时刻,卓黎这机灵小伙干脆来了个原地装死,假装被吓晕了,蜷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黑发这才没有收紧到极致,随后他听到了外面的声音,开始大声呼救。

        好在秦淮舟听力极好,两人才从头发中把他给刨了出来。

        郁夜泊伸手准备拉他起来,嘴上直白道:“下次不用进来救我,如果我都出不去了,你进来了也没用。”

        他一身道具卡,秦淮舟就不说了,小骷髅跟鬼嫁衣哪个不比卓黎能打?

        卓黎小朋友有被打击到,小声bb:“我也是想着我有张召唤卡的嘛,好歹是个A级呢。”

        郁夜泊:“……”

        他面无表情收回手,让卓黎抓了个空。

        告辞,欧洲狗还是躺回去吧。

        说话间,外面大厅的黑发又涌了进来,见卓黎也成功逃脱,女鬼心态崩了,她从密集的黑发里爬了出来,以极为扭曲的姿势趴在他们出去的必经之路上。

        哪怕知道她不能直接杀人,卓黎的腿也有点发颤。

        郁夜泊就不一样了,既然这鬼不能直接杀人哪还会惯着她?居然还跑下来?这可正好。

        郁夜泊走到她面前,一个眼神暗示,秦淮舟立刻把欲爬起来掐人的女鬼又给按了回去,脸朝地发出呜呜的声音。

        卓黎先是一怔,然后从这熟悉的残暴的手法里明白过来是郁大佬那张帅得一批的道具卡,在心底疯狂鼓掌。

        秦淮舟轻轻咦了声。

        郁夜泊:“怎么了?”

        秦淮舟:“它好弱。”

        虽然现在任务中的大多数鬼都是打不过他的,但用一只手按地上打还是用两只手按地上打还是有区别的。

        女鬼还想挣扎,黑发从四面八方袭来,秦淮舟却丝毫不懂怜香惜玉为何物,残忍地拿出了一只打火机。

        看到火苗从打火机里冒出来的那一刻,她发出尖叫,头发立刻散开,再也不敢了。

        看她老实了,郁夜泊也就直接问了:“你们究竟是怎么死的?”

        女鬼盯着他,眼神里竟透出了几丝迷茫,但却一言不发。

        郁夜泊又问第二个问题:“你们为什么缠着我们?”

        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别人做没做坏事不知道,反正他郁夜泊是连鸡都没杀过。

        卓黎这货也是个24k傻白甜,不像是会干出坏事的人。

        女鬼还是不说话,脸上迷茫的神色却越来越重,就好像她也不知道一般。

        “你叫什么名字?”

        这次女鬼终于说话了,吐出一个名字:“郑佳。”

        *

        离开这家恐怖幼儿园以后,三人开始送卓黎的订单。

        路上,郁夜泊把刚才获得的名字发给场外援助——邓翔同学。

        “刚得到一个信息,有个死者,25岁左右,叫郑佳,也可能是郑嘉,能确定的只有读音。”

        “还有,除了车祸之外,你再查一下有没有和外卖员相关的意外死亡或者杀人事件。”

        雨天、上班族、外卖员、大规模死人,这几个元素联合在一起,很容易让人想到公交车、地铁出事或者是外卖投毒事件。

        邓翔更加迷惑了:“郁夜泊,你到底在干嘛?”同时还有点小兴奋:“你该不会是在干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吧?我当初邀请你来和我一起干,你还拒绝我!”

        这不废话吗?郁夜泊没那么中二病,他是也有技术,但他只想安稳的当条咸鱼,并不想在被警察叔叔抓的边缘伸jio。

        “你快查。”

        “好好好。”邓翔一口答应。

        对他而言有了名字就好办多了。

        把信息发给邓翔以后,郁夜泊又将刚才获得的情报分享到了群里。

        “这些鬼好像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也不明白为什么要缠着我们。”

        “我刚才遇到的那只鬼叫‘郑佳’。”

        立刻有人问:“郁夜泊,你是怎么弄到名字的?”

        郁夜泊实话实说:“威胁的。”

        这下群里的任务者又惊了。

        “真的假的,你威胁鬼??”

        “你怎么威胁的??”

        “你还能打鬼不成??”

        对不起,他还真的可以。

        绝大多数任务者都对鬼都近而远之,哪怕知道这次任务里的鬼怪不能直接杀人还是会有多远躲多远,像季叶芳那样敢近距离拍照的已经是少数了,而郁夜泊这种第一次任务开始就胆敢独闯鬼屋,跟鬼近距离接触的更是稀有品种了。

        经历了郁夜泊的困难模式以后,再帮卓黎送单就简单多了,20分钟解决问题。

        此时距离下一单,也就是最后一单还有近50分钟。

        最后一单……

        郁夜泊直觉肯定不会轻松,他并不怕真来个几百只鬼搞事情,只怕里面藏着什么必死的陷阱。

        这次任务给的探索时间很长,鬼怪也不算恐怖,对于普通难度的任务者来说,它们只是边缘ob吓唬吓唬人而已,实际伤害几乎为0。

        只要无视就能过。

        但怎么可能那么简单?

        雨天、上班族、外卖员、大规模死人……他们到底是怎么死的?难道是天灾?

        那就尼玛离谱了,外卖还能引发火山地震不成?

        群里的季叶芳忽然又私聊他:“你刚才说女鬼叫郑佳?”

        郁夜泊:“对,你认识?”

        季叶芳:“不,那好像是我刚才送的一个女顾客,她在外卖单上写的郑,我送到门口的时候,正好听到她家里人在说‘佳佳,怎么还不睡?这都几点了,点什么外卖?既然生病了就早点休息啊’。”

        姓郑,爱称还是佳佳。

        会有这么凑巧吗?

        可如果真是同一个人的话。

        那就很恐怖了,他们的顾客到底是人还是鬼?

  https://www.lewen.cc/81/81012/323941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