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惊悚直聘[无限] > 第79章 第 79 章

第79章 第 79 章

        “什么?”李龙一怔,    气笑了,激动道:“你当我是在开玩笑编故事么!?我可以对天发誓,我刚才说的每个字都是真的,    我没有骗你!我……”

        “不。”郁夜泊打断他:“李先生,    我相信你说的话,    其实……”

        青年顿了一下,    表情突然变得无比正经,    他理了理领口,严肃道:“其实我们是国家灵异调查局的人,    专门处理这类灵异案件的。”

        还好因为粉丝提出露脸直播,他换下了居家服穿得比较正常,    否则穿着冬季咸蛋超人的毛绒家居服真是怎么看都没有说服力呢。

        “啊?国家什么局?”

        “灵异局,  你不信?秦淮舟,  给他看看。”青年高深莫测地抬了抬下巴。

        看?看什么?

        秦淮舟一怔,  随即竟奇迹般地领悟了,抬抬手,同样一脸高深地从黑暗空间里拿了个水瓶出来。

        李龙惊了:“魔术?”

        “不,这是我搭档的特异功能。”郁夜泊语气依旧正经八百:“空间法术。”

        他说完,秦淮舟又从空间里拿出了郁夜泊的糖,    郁夜泊的饼干、郁夜泊的switch、郁夜泊的暖宝宝、郁夜泊的衣服等等物品,看得李龙一愣一愣的。

        秦淮舟身上就穿了件深色衬衫,    就算是变魔术也不可能从身上变出那么多东西啊,  而且变完转手就又不见了。

        李龙绕着他转了三圈,  愣是没看出端倪,    人都傻了。

        “那、那你呢?”他问郁夜泊。

        “我?”郁夜泊想了想。

        他走向院门口依墙摆放的几块木板,  抬腿一脚,  使出了那一百多点爆发力,    三块叠在一起木板“咔嚓”一声,就这样被一脚踹断了!

        那三块木板放一起近10公分厚呢,没点力气不可能踢断,可是郁夜泊看着这么瘦,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力气?

        难道还真是奇能异士!?

        那他们一定有办法对付这件嫁衣!

        李龙下巴都要落地上了,不愧是守了鬼嫁衣四十多年的人,连鬼都见过了,惊讶归惊讶倒也没叫出来,呆了半晌,突然红着眼,感动到抽泣:“太好了,太好了!终于有人来管管了!以前我报警都没人信!”

        这不废话吗?人警察叔叔都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怎么可能相信世界上有鬼?就算是以前的郁夜泊,虽然喜欢玩恐怖游戏,但也根本不相信这世界上真有鬼。

        “太好了,太好了……”李龙不断重复着这句话,激动万分,立马点头同意把嫁衣给郁夜泊了,连这小楼都说要送给他们,巴不得立刻马上办转房手续。

        那到不必,死过人的房子,就算是郁夜泊也觉得不吉利。

        得到主人的许可,两人返回二楼去取嫁衣。

        上楼的时候,秦淮舟轻笑道:“小夜,我发现你真的很有当渣男的潜质啊。用你这张嘴哄小姑娘,肯定一哄一个准。”

        “你要不要哄我试试?”

        郁夜泊的嘴,骗人的鬼。关键时刻什么鬼话都说得出来,还说得跟真的一样,唬得老实人一愣一愣的。

        郁夜泊瞪了他一眼。

        作为他亲爸那个渣男最直接的受害者之一,他心底最厌恶的就是对感情不负责的人了,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去哄什么小姑娘。

        等上了二楼,青年却突然蹲在了地上。

        “怎么了?”

        秦淮舟跟着蹲下,听到郁夜泊压低了声音,悄咪咪地抱怨道:“妈的,好痛。”

        爆发力大归大,他就是能一拳砸碎玻璃,可手还是会受伤啊,刚一脚装逼踹太猛没收住,差点崴到了。

        感觉到秦淮舟凑近,郁夜泊立马摆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男人嘛,面子最重要,只是微红的眼眶暴露了他。

        秦淮舟:“……”

        小病猫过分可爱。

        “我帮你揉揉。”秦淮舟伸手拉开他的裤腿。

        “不,不用。”郁夜泊十分要面子地推开他:“你手也受伤了……”

        “我没事。你别乱动,好像有点肿。”秦淮舟握住他的脚腕,隔着袜子揉了揉。

        别说,揉了下真的好多了,郁夜泊难看的脸色恢复了一些,正要起身,他感觉到那只手突然往上钻了一下,不轻不重地摸了摸他的小腿。

        “啪!”郁夜泊被激得一抖,抬手一巴掌:“走了。”

        秦淮舟委屈地甩甩咸猪手跟上。

        两人回到闺房,那件嫁衣及红盖头仍被钉在墙壁上,一动不动。

        在知道它背后的故事后,郁夜泊多少有些同情,放弃了让秦淮舟把它打到服,不给图鉴就割成碎片的想法。

        还是以德服鬼吧。

        于是郁夜泊拿出还算和善的语气道:“你别找了,你的躯体早就没了……”

        都一百多年了,以那个家主残暴的个性,绝对不会给夫人埋尸立碑的,天晓得尸骨被丢哪里去了,就是立了碑,经过这么长的时间,也不可能找得到了。

        事实虽然是这样,但说得那么直白不就是故意揭鬼伤疤么?原本已经放弃挣扎的嫁衣怒不可遏,再次暴动,血红色的裙摆飞舞。

        顿时阴风阵阵,吹开了小楼里的门窗,砰!砰!砰!狂响,风声中还夹杂着女人绝望的抽泣声。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的身体,我的身体……还我的身体来……”

        裙摆扭曲,嫁衣撞得墙壁哐哐作响,呲啦一声,那被匕首钉住的布料竟然划开了一条口子,在女人痛苦的尖叫声中,人皮的那一面渗出暗红色的血液。

        它从墙壁上挣脱下来,扑向了郁夜泊,秦淮舟早有准备,锋利的刀尖划过,嫁衣的领口上顿时破了条口子。

        血如泉涌,鬼嫁衣惨叫着滑落在地上。

        这时,红盖头也挣脱了束缚,顶着个破洞,整个张开,挡在了嫁衣的前面,发出小声的哀鸣。

        “……你们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怎么搞的像是他又在迫害她们一样,整得郁渣男都有了点罪恶感。

        不过这么一闹,也证明它们是能听到人话的,有部分理智,夫人和小妾的鬼魂很可能还在这件嫁衣上。

        有商量的余地。

        “以前那个家主的确对不起你们,他做了不可饶恕的事情,但是都这么久了,他的后代又没做错什么,冤有头债有主,也别祸害人家了。不如跟我走,我可以试着帮你找一个新的躯体。”

        果然,听到这话,嫁衣和红盖头都像是怔住了。

        郁夜泊让秦淮舟拿了个干净的鞋盒出来,放在地上。

        “你们同意的话就进来,不愿意的话……”郁夜泊耸耸肩:“那我也不能留你了。”

        他话都放出去了,顶着国家的名号,自然得帮李龙解决问题。

        也不知道是“找躯体”这件事情诱惑了鬼嫁衣,还是不得已屈服在了秦淮舟的拳头下,红盖头先进入了盒子,然后嫁衣才进入,把自己叠得整整齐齐的,那镶满各种珍珠宝石的领口露在外面,非常漂亮。

        随后是那双红绣鞋,从房间阴暗的角落一步步走出来,踏进了盒子里,秦淮舟盖上盖子,找了个塑料袋套上,两人离开小楼。

        李龙在楼下等着,见他们真把嫁衣带走了,千恩万谢,恨不得跪下来给他们磕两个头,兴奋地连抽自己两个巴掌确定不是在做梦。

        “四十年了,四十年了!”

        这场噩梦终于结束了,他的女儿以后也不用背负这个可怕的诅咒了。

        李龙高兴得跟过年似得,乐颠颠地回家了,打算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家里人。

        “秦淮舟,叫个车。”郁夜泊之前的房间里开着空调暖气,穿得不是很多,现在在外面待久了,冷得直哆嗦。

        秦淮舟从黑暗空间里拿出一件外套给他披上:“得去大路上,这里没车。”

        现在都快0点了,这种小路上哪来的车?

        就在两人顺着小路往外走的时候,突然遇到了5个年轻人,大晚上,这几个人走在这么偏僻小路上,十分引人注意。

        其中一个染着深蓝色头发的妹子过来拦住他们,询问道:“你好,我想问一下,你们知不知道这里有栋红院墙,里面种着枇杷树的小楼在哪里?”

        红院墙,枇杷树?这不就是李龙家的鬼楼么?

        郁夜泊见五人个个都握着手机,满脸紧张和焦虑。

        他们该不会也是app的任务者吧?

        “你们是任务者?”

        蓝发妹子一愣,点头道:“哦,你们也是这次的任务者?原来我们有7个人啊。”

        头一次在任务之外遇到别的任务者,郁夜泊多问了几句。

        原来这几个人接下了名为“李家鬼楼”的任务,app要求他们1点半到达这栋鬼楼,在里面住下并活过5天,白天可以离开,但晚上必须在鬼楼过夜,而且得一人一个房间。

        郁夜泊这边任务1点结束,1点半就开始新的任务,这鬼嫁衣还挺忙的啊。

        郁夜泊:“……你们放心去吧,安全的。”

        五个任务者一脸懵逼。

        他们当然不会知道,郁夜泊已经把任务boss打包带走了,还是搁在塑料袋里拎走的。

        车上的时候,恐怖游戏狂魔郁夜泊顺带猜测了一下原本这个“李家鬼楼”的过任务方式,五个人、五天。

        以鬼嫁衣吞噬人体的速度,目测一天会杀一个人,第一天能不能活下来全靠个人能力和运气。

        而第二天开始,白天可以离开,那么找到李龙,就能得到不上二楼的生路,晚上可以在一楼休息,应该能平安度过前两三天。

        但肯定不会一直那么简单,随着时间过去,鬼嫁衣多半就能突破限制到一楼了,到时候“  满足冤魂的愿望”或者找到“对付它的方法”就是过任务的关键了。

        房子里已经翻遍了,既然惊悚任务允许任务者离开,那么过任务的方法应该是藏在古镇里。

        回到家的时候,刚好12点半,大金毛早到家了,蹲在门口一脸嫌弃地看着现在才回来的两个家伙。

        柯家镇虽然是个古镇,但其实就在市区里,距离郁夜泊并不远。

        作为一个旅游景点,白天人来人往,游客络绎不绝,可谁又能想到,穿过一条隐蔽的小巷子——在那仅仅隔着两条小路的后面会藏着一栋可怕的鬼楼呢?

        说不定曾就有旅客误入,看见了那套嫁衣,被裹入其中,怎么也脱不下来,最终成为又一桩新的离奇失踪迷案和网络上的怪谈故事……

        郁夜泊换了拖鞋回到卧室里,悬浮的古镜之门已经消失了。

        他拿出手机,打开那个还没有关闭的直播间,上面飘着三条半个小时前的红色弹幕。

        “郁夜泊,你怎么还不关闭直播?你该不会是想我明晚也来找你吧,嘻嘻~”

        “看来你是真的想我再来找你了,那明晚见。”

        “我走了,拜拜。”

        走了?拜拜?郁夜泊勾了勾唇角,他分明看到观众人数仍显示为“1”,果然,只要他不主动关直播间,这个鬼就走不掉!

        他打开摄像头和特效,举起手机,脸上出现了猫耳朵和猫胡须特效,在屋子里转了半圈,找到了另一个特效。

        “秦淮舟,它在衣柜旁边!”

        男人立马打开盒子,把里面的红色嫁衣抛了过去。

        虽然郁夜泊看不见摸不着这个鬼,但假如同为鬼呢?既然是直播间里的鬼弄出红盖头阴了秦淮舟,还让他们瞬移的,那鬼嫁衣多半能对付它!

        果然,红盖头稳稳地落在了鬼的头上,手机屏幕里猫咪特效消失,红嫁衣也立马缠了上去,蟒蛇一般紧紧裹住猎物。

        屏幕上立马弹出一条条鲜红的弹幕。

        “郁夜泊,你居然把她们带回来了?!”

        “让她们松开我!”

        “放开我!啊啊啊啊,郁夜泊我要杀了你!你完了,你死定了!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郁夜泊,你不得好死!我诅咒你!诅咒你活不过30岁,诅咒你七窍流血,诅咒你全家死绝!”

        “啊啊啊啊啊!!”

        郁夜泊完全不在意,这鬼要有这么能早称霸世界了,无能狂怒罢了,就是这满屏幕的咒骂简直没眼看。

        郁夜泊索性锁了屏,和秦淮舟坐在地毯上乐滋滋地看戏,出人意料的,这直播鬼宛如键盘侠也就在网上厉害点,现实里一点都不能打,虽然挣扎得厉害,但还是在三分钟内就被鬼嫁衣跟红盖头联手给制服了。

        等鬼嫁衣再站起来的时候,那原本空荡荡轻飘飘的裙子里明显有了个立体的支撑物了。

        郁夜泊拿起手机再一照,看到那个带着特效猫儿的人头骨碌碌地滚落在了地上。

        手机上黑白直播间的在线人数变为了“0”,时间到1点的时候,它自动关闭,人头也消失了。

        任务彻底结束。

        这只讨厌鬼怎么也没想到郁夜泊这么多骚操作,它阴沟里翻船,躯体被自己召来的鬼嫁衣给征用了,“死”得不明不白。

        鬼嫁衣飘到镜子前,红盖头下,那颗苍白的人头又出现了,她打量着镜子里的爱人,轻轻摇了摇头。

        尽管她没说话,但郁夜泊竟然从那两颗灰白的眼珠子里读出了嫌弃的味道。

        郁夜泊:“……”

        有就不错了,还挺挑剔呢,难道是嫌人直播鬼的身材不行?

        这时,嫁衣的袖子抬起来,轻轻摸了摸脖子上的头,像是在安抚她,人头立马露出了惊喜的表情,两只眼睛瞪得老大,感动的眼泪哗哗流了出来。

        小芸……你终于想起我了吗?

        她的爱人失去理智太久了,久到她都快忘记了她的名字,但她始终守着她,尽一切可能保护她,帮她寻找失去的身体。

        嫁衣抱住了红盖头,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发出小声的呜咽。

        解决鬼嫁衣的怨念,夫人的鬼魂恢复了理智。百年了,她们仍深深地爱着对方。

        郁夜泊兑现了诺言。

        这次连秦淮舟都有点惊讶:“你怎么知道鬼的身体可以?”

        “因为她的尸骨肯定是找不到了,至于人?她吞了那么多都没解决问题,说明人肯定不能满足怨念,肉.体承受不了人皮的腐蚀。”

        所以郁夜泊决定拿鬼试试。

        人有人体移植,那鬼就有鬼体移植,没毛病。

        “厉害啊,小夜。”秦淮舟揉揉头。

        于是这位逻辑鬼才成功拿到了又一枚二维码。

        【已将“血色嫁衣”“断头红盖头”加入图鉴】

        背景故事同李龙说得差不多,而那面破碎的铜镜原来就是夫人送给小妾的定情信物。

        而现在,夫人方芸书与小妾囡儿这对有情鬼终成眷属了。

        郁夜泊发现这两图鉴跟之前的【脐带】、【鬼婴】一样可以合成,合成以后成为了一张新的召唤卡。

        【B++级召唤物】

        【姓名:方芸书&囡儿】

        【种族:冤魂】

        【年龄:163】

        【体能:C+】

        【敏捷:B+】

        【力量:B++】

        【技能:吞噬】

        【特殊能力:可在任务中存在半个小时。】

        明明能吊打B+级的小骷髅,成了召唤物却只多一个加号,这削弱得……一个比一个离谱。

        郁夜泊在心里默默吐槽。

        手机住户+1

        方芸书&囡儿:“谢谢公子,还望日后多担待。”

        两只一百多年前“活生生”的清朝女鬼诶。

        郁夜泊的好奇之心燃了起来,正想问问她们关于古代的事情,就听到身边的秦淮舟吸了口凉气。

        “怎么了?”

        “手痛。”男人成功吸引回注意力,顺势把下巴搁到了他的肩膀上,像只垂着耳朵的大狗。

        “啊?你不是说不疼吗?”郁夜泊说完这话都觉得自己有点“渣”,手上的皮都掉了一层,怎么可能真不疼?

        “要不你今晚别回手机了,就在外面休息?”

        反正他们也不止一次睡一张床上了。

        “好。”秦淮舟就是这么想的,但还不够,他用下巴轻轻蹭了蹭郁夜泊的肩膀:“我想洗个澡。”

        “去呗。”

        “主人,我的手不能沾水,你帮我洗?”

  https://www.lewen.cc/81/81012/321732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