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惊悚直聘[无限] > 第63章 第63章他又知道了

第63章 第63章他又知道了

        一声巨响,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脑子里轰然炸开!

        这一刹那,猥琐男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片空白,密密麻麻的恐惧铺天盖地压了下来,  冷汗刷刷地浸透了背心。

        怎么会?怎么可能!

        明明他们都检查过了,  这房间里的每个角落、每个东西他们都检查过了,  这间屋子是正常的,  鬼怎么可能藏在这里?

        难道是鬼料到他们会在这里休息,早就躲在房间里了?

        不,  这概率太低了。

        他哪有那么倒霉。

        对,这一定是错觉!

        猥琐男抱着几丝侥幸心理,努力控制住已经紧张到开始抽搐的面部肌肉,  缓缓睁开眼睛向下看去。

        赫然发现,  他的感觉没有错,那块原本浅『色』的毯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变成了一块黑『色』的冰冷的人皮,它的四肢展开来盖在猥琐男的身上,  将整个侧身笼罩在了里面,就像是一只巨大的人形蜘蛛!

        啊啊啊啊啊!鬼出来了!鬼出来了!

        尖叫声已经到了喉咙口,可那只黑『色』的手却一把捂住了他的嘴,然后这只冰冷光滑的手如同蠕动的黑蛇开始一点点地往他嘴里爬!

        “江……呜呜……救……呜呜……呜……江……”

        浓郁的腥臭味在口腔中蔓延开来,  猥琐男惊恐不已,他拼命地挣扎,想拿出衣兜里的道具卡,  可却被身上的“毯子”压得死死的,动弹不得。

        江浩,  救命,江浩,救命!

        明明就躺在他后面,  可对方却没有任何反应。

        该死的,他听不见吗?

        救命啊!救命啊!

        有没有人能救救他?

        猥琐男肠子都悔青了,草,真他妈倒霉,他就不该睡觉的!他就不该去招惹郁夜泊的!如果跟那个大神一个房间,他是不是就有救了?

        而且……1/16的概率都被他撞上了,他是不是遭报应了?是不是之前被他间接害死的新任务者来报仇了?

        很快他就没有心思去悔过了,那只手爬进口腔硬生生挤进喉咙,爬进食管,强行将这些器官乘碎。

        当整只手臂都没入口腔从胃里穿过去的时候,猥琐男已经半死不活了,他再也没了力气,无声地瞪大了眼睛。

        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团黑麻麻的东西从他的肩膀上缓缓抬起头来,如摄像里看到的那样,那是一张同样漆黑的男人的脸,它没有鼻子跟嘴,只有三个洞,两只圆滚滚的白『色』眼珠直勾勾地看着他。

        大嘴缓缓张开,『露』出了一个恐怖的笑容!

        嘻嘻嘻~你没找到我。

        ……

        凌晨两点。

        守夜换班时间到。穆莉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脚,在沙发上干坐了两个小时,她也有些疲倦了,不过好在房门一直紧闭着,鬼并没有进来。

        希望后半夜同样平安。

        “江浩,杜明亮,该你们了,你们谁守后两个小时……”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穆莉的脸『色』瞬间变得卡白,她一连后退了三步背撞在了柜子上才稳住没有摔倒。

        不知道什么时候,床单被鲜血浸透了,大量的血『液』顺着床单滴答滴答地落在可地板上,猥琐男直挺挺地侧躺在床上,满脸恐惧与绝望,五官扭曲到了极致,那张开的嘴巴简直比碗还大,颌骨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硬生生撑开到了极致!

        更可怕的是,和猥琐男同样躺在床上的江浩竟毫无所知,盖着自己的衣服在这样一具血淋淋的尸体旁边躺了不知道多久!

        听到动静,江浩睁开眼睛,一眼看到了自己衣服上的血,然后才看到了旁边的猥琐男。

        “怎么了?”

        他从后面看不见他的脸,下意识地伸手握住了对方的肩膀,晃了两下想翻过来。

        “杜、杜明亮?杜明亮?”

        江浩怎么也没想到,这一晃,猥琐男直接来了个“骨肉分离”,身体竟从侧面裂开了,鲜血哗哗得往外流,那靠近床边的一面软软地滑到了地上,发出烂肉才有的吧唧一声。

        于是当猥琐男的尸体正面朝上的时候——就像是一个打开的铅笔盒。

        或者说江浩看到了一个真实版的人体横截面标本。

        “啊啊啊啊啊啊啊!!”

        江浩被这一幕吓得魂飞魄散,腿一软,从床上摔了下去。

        可怜的小伙子,连着两次近距离目睹同伴惨死,人都快崩溃了。

        好在关键时刻穆莉倒还算冷静,她飞快地把江浩抓起来,拖着他往房门楼走去,打开房门,对外大喊道:“鬼出现了!鬼出现了!”

        虽然别墅房门的隔音效果很好,但任务者门都睡得浅,一听到声音,对面的房门立马打开了。

        白领女第一个冲出来,扶住发抖的江浩,问道:“鬼在哪儿?”

        穆莉绝望地回答:“在里面!杜明亮死了!”

        郁夜泊后一步赶到,他想开门,穆莉拦住他:“别,千万别开门,鬼在里面,快找东西把门堵上,别让那鬼出来了!”

        愣头青和白领女连忙去找。

        “等等。”郁夜泊看着穆莉,问道:“鬼是怎么进去的?门是几点打开的?”

        “没有打开过。”说到这个,穆莉也是满脸不可思议:“我敢发誓,我一直盯着房门的,除了眨眼之外一秒都没移开过视线!”

        经历了这么可怕的事情,谁还敢托大?穆莉全程没敢移开视线,为了避免睡着,还专门准备了一瓶风油精不断涂抹在太阳『穴』位置刺激自己。

        “我可以发毒誓!”

        郁夜泊又问:“那你们确定这个房间都检查过了?”

        穆莉再次点头:“对,你问江浩,我们反复检查了至少有五遍!”

        事关自己的生命,当然不会有人划水,傻到认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们之前连屋子里的每本书各有多少页都记录了。

        江浩滩坐在地上,还没从惊吓里缓过来,结结巴巴地说道:“对啊,怎么会这样……门没开,东西没有动。那鬼是怎么进来的?难道说我们的推测压根就错了,这房子里根本就不止一只鬼?!”

        或许每个房间里都有一只鬼!

        “不可能。”郁夜泊仍然十分淡定,冷静地反道:“那样的话任务者根本不可能赢。”

        鬼化为的物体跟普通物体毫无区别,江浩还上手捏过,手感也完全一致,光凭肉眼无法分别,假如每个房间都有一只鬼,那还怎么玩?

        所以,那鬼到底是藏在了哪里了?

        愣头青突然一拍脑门:“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是不是鬼在下午杀完人以后就提前埋伏在这里了?它在你们检查的时候,不断变化,让人抓不到。”

        “也不可能。住在哪个房间是我们最后才决定的,那鬼难道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么?”

        今天一整天他们都在忙着排查别墅里的东西,直到10点才决定了住在哪里。

        这别墅几百平方米,卧室有整整十六间,还有五六个娱乐房,两个厨房,随手指两间房都能和鬼在一个房间?

        呵呵,这事情落郁夜泊头上还有可能,普通人?能有这么倒霉吗?

        呸,什么叫普通人能有他倒霉?

        芋啾啾有被自己丧气的想法气到,撇撇嘴,抱着胳膊抖了抖,他需要暖气:“我进去看看。”

        穆莉劝道:“别,千万别进去,那鬼多半还在那里面!”

        “没事。”郁夜泊巴不得,出来就让秦淮舟揍他丫的。

        郁夜泊独自进入房间,一眼看到了床上及地上死相凄惨的两半边猥琐男。

        对于这个变态的死,郁夜泊没多少伤感,只觉得恶心。

        同样是被分为两半,他的前半段里没有骨头,就像是一滩烂泥软叭叭地摊在了地上。

        看得青年胃里又是一阵翻滚,今天光忙着比对别墅里的物体了,没空吃东西,加上寒冷冻人的加持,此刻再也忍不住,胃一抽一抽地疼了起来,他捂着胃缓缓蹲了下去。

        胃疼不是病,疼起来非常要命。

        秦淮舟忙扶住他,垂眼便看到青年脖颈上多了一层薄薄的冷汗,稍有些长的黑发软软地贴在上面,削瘦的身体轻微战栗着,腰一只手就能揽完,脆弱得就像一只小猫咪。

        为什么每天想办法做他喜欢吃的食物,每顿监督他好好吃东西,好好睡觉,不让他抽烟,还是那么瘦啊?

        男人心疼不已,拿出白天灌的热水袋贴在郁夜泊疼的地方轻轻『揉』了『揉』,戾气满满地想道:还不如当时就打死他。

        活着恶心人也就算了,死了还来恶心他家乖宝宝。

        甚至于他的心底冒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不如在那些人被虐杀之前也……

        不过这个想法只是一晃而过就被秦淮舟重新收回了心底,就像潘多拉的魔盒,关进了这个深不见底的黑暗空间里。

        郁夜泊不会喜欢的。

        这个我行我素的小渣男看起来是又冷又傲,强大而坚强,实际上内心深处却有一片温柔。

        面对鬼怪,他会选择帮助那些有冤屈的鬼,而在面对同伴的时候,他会尽可能去救每个人。

        他或许天生就很适合当一个任务者。

        郁夜泊在秦淮舟的照顾下,缓了一阵,胃疼才好一些了。

        秦淮舟:“你站在我身边,接下来我来找线索。”

        郁夜泊:“不……”

        他平时虽然经常使唤秦淮舟,可在任务里不一样。

        有秦淮舟这么一张强力的道具卡,要换做别人估计就直接让卡带飞了。

        但郁夜泊不愿意。

        秦淮舟却是少有的强势,强行把郁夜泊抱到了身边坐下,不让他『乱』动:“我知道你喜欢体验自己探索通关游戏的感觉,可我是你的道具卡,我应该照顾保护你。”

        “你现在不舒服就好好休息,我给你展示一下我的能力。”

        “嗯?好不好,主人?”

        郁夜泊的确还有些胃疼,只能苍白着脸同意了:“行,你把看到的东西都报告给我。”

        “遵命。”

        秦淮舟先是检查了一下周围,然后蹲地上撩起掉落的白『色』毯子,在做这些的时候,他每过一两分钟就会扭头看一眼身后的郁夜泊,确保他的安全。

        毕竟那椅子也可能是鬼变得。

        毯子上面只有少量血迹,看来那鬼杀死猥琐男的时候,多半是伪装成毯子骗过了穆莉跟江浩的眼睛,血迹是后面滴在上面的。

        可床上多条毯子,难道不明显吗?

        “秦淮舟,你再看看床底有没有东西?”

        秦淮舟看着床边满地的血,眉头拧成了川字,但也立马趴在地上往里看了看,床底什么都没有。

        郁夜泊:“血『液』呢?”

        秦淮舟:“少量,只有正常流进去的。”

        看来那鬼并不是藏在床底,偷偷拉下床单替换掉的。

        那它到底藏在了哪里?该不会是变成了空气吧。

        不,那不可能。

        变成空气了还怎么玩?

        算了,试试运气吧。郁夜泊轻轻挠了挠鼻尖,拿起手机,不报希望地召唤出了无名尸的丑人头。

        点下使用按键,人头咕噜咕噜地吸掉里面的福尔马林,玻璃壁上多出了一列绿豆大小的文字。

        【老鼠可以变成别墅里的任何物体,但必须是所有猫都能看到的物体。】

        郁夜泊嗤笑一声,他果然还是一如既往地黑,这刷出来的提示也是他已经找到的游戏规则。

        他敢肯定,如果是才进游戏时候使用,绝『逼』得不到这么关键的一条!

        对于非洲人来说,玄学是不存在的,他们只有一种最黑的结果。

        所以郁夜泊连新拿到的【春天医院系列盲盒】道具都不想试了,看名字都知道,百分之百也是个运气型道具,他就不浪费时间了。

        不过这个提示的后面半句倒是确定了一点,他之前的推测也是对的:鬼的确不可能变成空气灰尘细胞病毒等等人肉眼看不到的东西。

        郁夜泊收起道具,脑子里不断思考着种种可能,也不知道是不是受胃疼的影响,很难集中注意力,假设道:“秦淮舟,如果你是鬼,你会藏在哪里?”

        “当然是最能无声无息杀人的位置。”秦淮舟不假思索道。

        毕竟要完全不引起另外两位任务者的注意,杀完人以后还得要全身而退。

        “在床的四周?”

        可秦淮舟刚才也检查过了,墙壁、床头柜、床头灯、地毯等等东西都没有异样。

        “不,就是床上。”秦淮舟从后面轻轻搂住郁夜泊:“床上没有多余的毯子、枕头、床单、衣服或者任何可疑的东西,但还有一个物体……”

        “还有一个物体……”郁夜泊感觉到秦淮舟冰冷的身体贴上来,顿时不寒而栗,倒吸一口凉气,他明白了:“秦淮舟,原来你也挺有两把刷子啊。”

        他知道那鬼藏在哪里了。

  https://www.lewen.cc/81/81012/316586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