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惊悚直聘[无限] > 第61章 第61章鬼躲在那里

第61章 第61章鬼躲在那里

        秦淮舟:!

        男人看着掌心的糖果,  怔了一秒,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郁夜泊莫非是在哄他?

        乖宝宝居然在哄他?

        乖宝宝居然会哄人了?

        秦淮舟小朋友顿时不生气了,  不闹别扭了,  把糖收回黑暗空间小心翼翼地放好,  然后主动牵牵郁夜泊的手,  握住他的手腕,美滋滋地问道:“小夜,  你是在哄我吗?”

        看到“哄”这个字,郁夜泊眨了下茶『色』的眸子,莫名联想到了网上那些哄对象的段子。

        对象?秦淮舟?

        靠!不对,  他为什么要把秦淮舟跟对象联想在一起?!

        郁夜泊耳朵尖儿又不自觉地红了一下,  当然他自己并没有察觉,十分别扭地回答道:“没有,只是因为我不高兴的时候你会给我糖。”

        有来有往,  兄弟情义,没『毛』病。

        郁直男想当然。

        可秦淮舟已经被哄到了。

        男人立刻想到:如果下次郁夜泊不高兴了,他要亲亲他。

        看秦淮舟恢复正常,郁大渣男一秒都不带耽误的,  立马把心思又转回了任务上。

        直觉告诉他,相机里多半有重要线索。

        他先是检查了一遍室内,确定没有鬼影后,  坐在床边拿出胖子男的相机,虽然屏幕坏了一个角,  但他跟秦淮舟一阵捣鼓后还是打开了胖子男的相机,发现他竟然从早上下飞机就开始录了。

        什么早饭吃了什么、偷拍了哪个漂亮小姐姐、用网图撩妹,甚至在出租车上偷偷浏览黄□□站。

        ……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看得郁夜泊嘴角直抽搐,  生理不适,于是他直接拉动进度条跳到了后面。

        凌晨12点半,除了已经进入房间的郁夜泊之外,其他玩家刚分好队伍,胖子男拒绝了想和他组队的新人愣头青,跟同样过过两次任务的杜明亮进了同一个房间。

        胖子男睡觉的时候将相机放在了桌子上,正对着自己拍摄。

        他显然也睡得很浅,室友走动一下都会被惊醒,这期间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直到凌晨3点,胖子男的室友叫醒他,两人换班守夜,胖子男起来给相机换了块电池,重新戴上它。

        如室友所说的那样,胖子男最初就坐在沙发上四处张望,随着时间过去,干坐了半个小时后,他大概是觉得无聊了,玩起了手机游戏。

        就在这时,他突然打了个寒战,嘴里嘀咕了一声“怎么这么冷”,随着凉风侧头一看,这才发现,房间门无声无息地打开了!

        胖子男被吓了一跳,小心翼翼地走到门边,四处张望,只见外面漆黑的走廊上空无一人,他不敢独自出去,回来后又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确定没有任何异象,于是他重新关上门回到了沙发上,浑身紧绷地四处张望。

        又干坐了20多分钟,胖子男逐渐放松了警惕,开始一个哈欠连着一个哈欠,为了避免睡着,他不断喝着自带的特浓咖啡。

        连着一个保温杯的量灌下去,他起身去了卫生间。

        他死的地方。

        ——重点来了。

        郁夜泊将快进停止,捧着相机,紧盯着屏幕上的画面,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胖子男进入卫生间的时候还一切正常,可就在他解决完三急问题准备离开的那一刻,异变突生!

        身后“啪”地一声,房门自己关上了。

        胖子男一个激灵,他还没来得及回头,就突然浑身一僵,满脸恐惧,缓缓地侧过头,颤抖地摄像头随着他扭头,画面从洗手台上平移过去,刚拍到一个黑影。

        黑影就瞬间出现在了他的身后,狠狠地掐住了他的脖子,硬生生将他提了起来,他拼命挥舞着双手。

        “啊啊啊啊啊!”

        “救命!杜明亮!救命!鬼出来了!”

        下一秒,噗一声,血如泉涌,马桶后面的墙壁上顿时鲜血飞溅,哗啦啦地往下流!

        血腥地画面看得郁夜泊直皱眉,他倒退回去按下了暂停,画面因为晃动加上血『液』覆盖,非常的糊,只能勉强看出……

        那是一个面部漆黑的男人,他没有眉『毛』鼻子跟嘴唇,只有三个圆洞洞的黑孔。

        可怕的是,他的眼睛又圆又大,可里面却只有两颗白森森的眼仁,在卫生间的灯光下,就像两颗死鱼眼珠子!

        随后相机掉落在地上,滑到了垃圾桶后面,画面戛然而止。

        即便是隔着屏幕,郁夜泊都能感觉到胖子男的恐惧与绝望。

        他求救了,可是外面的杜明亮却什么都没听见。

        郁夜泊原本还想多看几遍,结果胖子男的相机里的电池可能摔坏了,竟又显示没电了。

        早上6点半的时候,别墅外面的暖气恢复了,任务者们陆陆续续走出房间聚集在客厅,看得出来,昨晚都没睡好。

        本来在这种情况下就没人真睡得着,更别提4点的时候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后半夜都是心惊胆战度过的。

        其中最惨的莫过于猥琐男,他昨晚被秦淮舟揍得鼻青脸肿几乎毁容了,别说睡觉了,动一动都疼。

        最倒霉的是,恰好跟出房门的郁夜泊撞了个正着,他立马跟见了鬼一样,鬼哭狼嚎地逃走,下楼梯的时候摔了一跤,直接又崩掉了颗牙齿。

        郁夜泊估计他这辈子都不敢再耍流氓了。

        郁夜泊并没有急着下楼,他又去了趟胖子男尸体所在的房间,他死后自然没人再敢待在屋子里了,房间里的布置摆设照旧,只是在暖气的作用下,那股腥味更加浓郁了。

        郁夜泊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他努力屏住呼吸,秦淮舟用最快的速度从胖子男的背包里找到了另一块电池及相机充电器。

        拿到这两样东西,两人也下楼去了客厅,郁夜泊在客厅的饮水机里接了热水,让秦淮舟冲杯『奶』茶,正要喝下去,扭头就看到愣头青一脸惊愕地盯着他。

        郁夜泊瞄了这位新人一眼,发现他精神倒是意外的不错,该说不知者无畏么?青年挑了下眉,用眼神问他“干嘛?”

        愣头青怔怔地问道:“……你竟然敢喝这里的水?你不怕有毒吗?”

        郁夜泊回答道:“没必要,如果只是想毒死我们不需要大费周章地把我们丢到这里来玩什么捉『迷』藏。”

        既然是捉『迷』藏游戏,双方都得遵守游戏规则,否则没得玩。

        站在一边的另一个老任务者也顺口解释道:“在惊悚任务里一般情况下提供给任务者的水和食物都是不会有问题的。”

        说话的是一个高高瘦瘦的短发女人,穿着一身干练的紧身衣,耳朵上戴着两枚非常漂亮的绿『色』玛瑙耳环,在白『色』的光照下非常显眼。

        “你好,穆莉。”女人主动和郁夜泊打招呼。

        “郁夜泊。”青年客套地回应。

        愣头青则好奇地追问道:“为什么没问题啊?”

        穆莉耐『性』很好地给他解释道:“虽然通常情况下我们任务者都会自带口粮,但也有突然进入任务或者任务时间过长,带不了那么多食物的情况。”

        毕竟不是人人都有秦淮舟跟他的黑暗空间,过任务需要的必备品很多,什么电筒、绳索、衣物、『药』品不可或缺,如果再加上水和食物的话一个包根本装不下,而背太多包又会影响行动。

        遇到鬼怪跑都跑不掉。

        所以通常情况下,惊悚任务都会提供一些食物,或者购买食物的机会。

        比如郁夜泊先前的任务,除了只有一夜时长的无名尸跟养成任务之外,其他的几个任务都有能购买食物的渠道。

        而这次的别墅里不但有饮用水,厨房的大冰箱里还放满了食物,方便面、饼干、牛『奶』等等应有尽有,甚至还有各种酒水及可以自己烹饪的生鲜食材,橱柜上佐料齐全,完全足够8个人过五天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来别墅度假呢。

        但实际情况是别说度假了,但凡是看了胖子男尸体的人都不会有胃口吃东西了,想想那画面都会反胃。

        本来那个女新人昨晚躲房间里没敢出去还没什么,结果早上出来的时候听人讨论好奇去看了一眼,现在是被吓得魂不守舍,先是吐了一地,然后又哭闹着要出去,结果试了几次都是刚跑出大门一米就被透明墙壁给拦住了,折腾了半天,这才消停下来。

        待她冷静一些后,任务者们开始交换信息,白领女先开口。

        “我们房间昨晚什么都没发生。”

        穆莉摇头:“我们也是。”

        “一样。”

        然而这交流了就像是没交流,一群任务者面面相觑:“怎么办?我们今天继续找?”

        “只能继续找啊,昨晚那个胖子是被秒的,说明鬼的杀伤力很强,我们一定得在它现身之前找到它。”

        事到如今,连新人都看出来了,如果真的等鬼自己现身,那他们就死定了。

        “我猜那个鬼应该也有一定限制,不然不可能一晚上才杀一个人。”

        “既然如此,那我们更应该抓紧时间找鬼了,指不定它现在还不能杀人。”

        “别,我觉得还是别分开吧,晚上是不得分开,白天好不容易能聚到一起,我们今晚3人一组,去卫生间也别一个人,5天能熬过去的。”

        “你怎么知道聚在一起鬼就不会杀人了?它的战斗力你也看到了,万一后期它能把一个屋子里的人全杀了呢?而且你能保证你一直不落单吗?”

        他们争论的时候,郁夜泊独自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等胖子男的相机冲好电了,才睁开眼睛,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把『插』头拔了,叫他们过来看。

        “这是啥?”

        “胖子的相机?!”

        “太好了!”

        “快给我看看!”

        一个个眼睛都亮了,争先恐后地扑过来看。

        然而很快,这又化为了失望。因为鬼是从胖子男后面出来的,而且一晃而过,太快了,根本没拍到它是怎么出现和消失的。

        “就这……?”

        任务者们都很失望。

        这段视频除了确定鬼是个成年男『性』之外没有任何作用,但这点他们早在看见衣服的时候就知道了。

        没办法,任务者们只能又分头去找线索了。

        郁夜泊没吭声,等相机又回到手上了,他让秦淮舟盯着周围保护好自己,又反复看了起来,一遍又一遍不断刷新重播。

        看到第十遍的时候,他注意到一个细节,低声唤道:“秦淮舟,你过来看看,注意胖子进去时候的洗手台上。”

        “嗯。”男人凑过来,下巴轻轻搁在了郁夜泊的肩膀上。

        青年似乎习惯了这种亲密行为,没觉得哪里不对,反倒是抬了抬相机,方便肩膀上的秦某人看。

        郁夜泊先播放了胖子男走进卫生间的一幕,然后跳到了鬼脸出现的时候。

        来回跳了两三次。

        当重复第四的时候,秦淮舟也看出哪里不对了:“小夜,洗手台上的洗手『液』不见了?”

        “对!”

        尽管只有个瞬间晃过的镜头,可很明显,那个白『色』的瓶装洗手『液』不见了。

        “你看胖子进去的时候那个洗手『液』明明还放在洗手台上,可是鬼出现的时候,它却不见了。”

        坐在他旁边的愣头青新人似乎对这个特立独行相貌出众还喜欢自言自语的大帅哥好奇很久了,闻言凑过来问道:“大神,是不是鬼给碰掉了?”

        有这种可能。

        但郁夜泊不打算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细节,他习惯『性』咬了咬食指,思索起来。

        到底是为什么?

        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秦淮舟发来信息:“小夜,看看你之前拍的照片,说不定有线索。”

        对了!还有这个!

        郁夜泊打了个响指,拿出自己的手机,里面有胖子男死时候他拍下的照片,洗手『液』还在洗手台上,只是位置变了。

        “咦?”愣头青也看出不正常了:“它怎么从台子边缘移到了洗手池的旁边,难道说鬼杀了人还要洗手的?”

        “不,不是的。”

        郁夜泊心底已经有了几分猜测,起身往二楼走去。

        “大神,大神,你等等我!别丢我一个人在客厅啊!”愣头青赶忙跟上。

        郁夜泊再次来到胖子死去的房间,他的尸体仍然躺在地上,可是洗手台上的洗手『液』却又不见了。

        “去哪了?”郁夜泊皱着眉:“是谁拿走了它?还是说……”

        秦淮舟一如既往地眼尖,在洗手台的底下找到了它,它似乎是掉地上后一路滚到了最底部,被水管给挡住了。

        愣头青刚才进来看到尸体就吐得站不起来了,见郁夜泊拿着洗手『液』瓶子出来,问道:“找到了?我就说是碰掉了嘛。”

        郁夜泊:“可是上面没有血。”

        愣头青:“哈?”

        什么意思?

        “意思是它根本不是掉在地上的。”

        郁夜泊径直走到昨晚撞鬼的房间,抓起被他随便丢在床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数。

        “一、二、三、四、五、六。”

        “六件!”郁夜泊猛地转身,激动地对秦淮舟说道:“秦淮舟,我知道了!”

        他终于知道那鬼昨晚躲在哪里了!

  https://www.lewen.cc/81/81012/316586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