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惊悚直聘[无限] > 第49章 第 49 章

第49章 第 49 章

        在不知道是又第几次进入门里,  郁夜泊的眼前突然明亮旷阔起来。

        习惯了昏暗的丹凤眼眯了眯才适应眼前的光线,亮堂堂的的大厅、宽敞的玻璃门……

        ——这是商场,他又回来了。

        “郁夜泊!”李诗人正好从保安室那边的走廊出来,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

        早上寸头出去以后,  申军也出去了,  他在一楼的角落抽了会儿烟又吃了点东西才去厕所解决三急问题,  结果他推开门后也进入了医院的世界。

        毕竟是过过两次任务的人,哪怕申军一直是个“信奉滴水成河,  活命更重要,  心愿值慢慢攒”的苟且派任务者,  但肯定也是有一定经验的。

        不至于像寸头一样被吓得当场乱了方寸,  但也吓得够呛,他当然没有郁夜泊那种探索任务背景故事的想法,只想赶紧逃离这里,  所以迅速退了回去。

        接着和郁夜泊一样连着穿了几个房间,  被鬼追得哇哇大叫,  肩膀被咬伤不说,  还消耗了两张道具卡,好不容易才死里逃生。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运气不错。

        作为他们这个非洲人队伍里唯一的四等奖获得者,进到第五个房间的时候就打开了通往商场的门,  然后他飞快地逃回了保安室。

        好在保安室的门里是正常的。

        李诗人听到这情况连忙出来找郁夜泊,  见他没事,真切地松了口气:“还好你没事,申军说他差点都以为自己再也出不去,要被困死在里面了。对了,  你看到过刘勇吗?”

        刘勇就是寸头的名字。

        “见过,  但他……”郁夜泊摇摇头。

        寸头多半是凉了,  本来在任务中被鬼抓到就凶多吉少了,更别提他那样的状态,在惊悚任务任务中最忌讳的就是不冷静。

        “哎。”李诗人叹息:“对了,郁夜泊,我之前看你这里有绷带,申军受了伤,可以借用一下吗?”

        “嗯。”

        两人回到保安室,李诗人帮着申军处理伤口。

        矮个男突然道:“喂,你们看监控,它刚才突然成了这样。”

        右侧墙壁上的70多块监控录像刷刷黑了三分之一,那一个个方形的监控画面里,除了大厅、走廊之外的宽敞空间之外,别的区域有一半都没了。

        申军猜测道:“那些鬼魂恐怕正在吞噬商场,所以今天的夜间时间延长了,现在很危险,我们就躲在保安室吧,等安全了再出来。”

        郁夜泊却说:“不,是得赶紧完成任务了。”语气少见的多了几分凝重:“现在只是随机性的空间错位,我们还能回到商场,可如果继续这么下去,明天、后天从盲盒里出来的鬼更多,等监控全黑,我们可能就再也无法离开这里了。”

        假如这个猜测正确的话,哪怕躲在保安室里那些鬼怪就进不来,但他们也再没了出去的路,将被永远困在这家医院里!

        直到死。

        “什么……”李诗人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忙问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虽然现在白天的商场也不安全了,但相对的,我们可以找盲盒的时间也延长了。”

        原本只有晚上才会出现的盲盒白天也会出现了,这意味着他们现在也可以寻找盲盒了。

        至于任务背景故事——郁夜泊现在也有了些猜测,但要先找到盲盒才行。

        申军骇然:“那岂不是得加快速度了。”

        李诗人:“那我们等会就去电影院找盲盒?”

        两人说这话的时候都是看着郁夜泊的,等他发话。

        虽然论年纪在场的任务者都比郁夜泊大,但从任务开始郁夜泊始终表现得镇定自若,而且胆大心细,所以不知不觉中都将他当作了领导者。

        毕竟只要能活下去,谁又会在乎这些?

        “嗯,但先休息会儿。”郁夜泊作为死宅,刚才跑来跑去有些累了,要不是秦淮舟抱着早就趴下了。

        此时坐下准备休整会儿,结果刚点烟,就又被秦淮舟塞了颗糖。

        他皱眉不满道:“秦淮舟,你到底想干嘛?”

        这三天来只要他点烟,这货就会塞糖来阻止他抽烟。

        他又不是小孩子了,谁不知道吸烟会有害健康呢?熬夜还有害健康呢,但你能做到完全不熬夜吗?明显不能。

        秦淮舟:“我不喜欢烟味。”

        郁夜泊嗤了声:“呵,谁管你喜不喜欢。”

        刚想把糖吐了点烟,就看到屏幕上弹出一句:“主人,你又凶我。”

        郁夜泊:???

        什么叫又?不对,他啥时候凶他了?就秦淮舟这样的,谁敢凶他?

        秦淮舟:“你有。”

        郁夜泊:“没有。”

        秦淮舟:“你就有。”

        郁夜泊:“我没有。”

        “每次我叫你起床,你都会起床气发作,至少得有半个小时不想理我。”

        “是你非要7点叫我起床去锻炼身体的。”

        “我想出去逛街,你说太无聊,不陪我去。”

        “都是网上就能买的东西,为什么非要出门?”

        “我想和你一起打cs,你说我太菜,带不动。”

        “本来就是。”

        电子竞技,菜是原罪。

        “还有,明明说好一起去看场电影,结果你每次都说下次一定。”

        “我忙嘛……”

        “还有还有……”

        男人把郁小渣男的事迹件件道来,怼得郁夜泊无话可说。

        郁夜泊:“……”

        心虚jg

        “咳。”

        算了算了,郁渣男把烟收了回去,不抽就不抽吧。

        男人得逞*n,给郁大爷递上水杯。

        青年浅色的嘴唇抿着杯沿,低着头,柔软地黑发贴在白皙的脖颈上,倒是耳垂尖红润润的,十分可爱,让人想捏一捏。

        秦淮舟动作比思想还快一步,直接上手捏了。

        完了还用鼻尖悄悄蹭了蹭青年柔软的发丝,狠狠吸了一口,一股子香香的甜味儿。

        勾得喉结滚了滚,舌尖舔过尖利虎牙。

        真的好想吃啊。

        郁夜泊敏感地抖了一下,但并没有想多,当他又在搞什么恶作剧小动作,只是瞪了眼手机。

        接着他又吃了些之前从家里带出来的零食填饱了肚子。

        6个任务者现在就剩下了4个,申军还受伤了,能动的就只有他们三个。

        矮个男也很怂,从任务开始就一直躲在保安室里,看现在这情况也不打算离开这个安全区域了,美其名曰:“我留下来照顾申军。帮你们看监控。”

        离开之前,郁夜泊从尚存的监控里找出了一条通往三楼的路,虽然绕了大半圈,但好在是平安到了三楼影院。

        这家影院的装修配置跟外面普通的影院一模一样,设有卖爆米花可乐的柜台、自助取票机、影视周边柜、电影广告立牌、检票口等等。

        只是这里空无一人,只有检票入口旁边的墙壁上挂着的显示屏在无声地播放着某影片的预告片。

        也不知道是影片本来的效果还是别的什么原因,里面的画面都成了黑白色的。

        郁夜泊本想走过去仔细看看,结果就在他们靠近检票入口的时候,远处却传来了“啪咔”一声。

        抬头一看,只见走廊深处的灯灭了。

        “啪咔”,又是一声,走廊中部的灯也灭了。

        “啪咔、啪咔、啪咔……”一声接着一声,灯一个接一个地灭掉!

        黑暗由远及近,逐渐向他们靠近。

        李诗人被吓得直往后退。

        等第六声响起的时候,影院里的灯全灭了!黑暗席卷而来,将两人全部吞噬。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郁夜泊早有准备,迅速打开手机电筒,白色光线扫出去,影院还是那个影院,因为的东西倒是没什么变化,只是黑暗的走廊尽头亮起了一束闪烁的光。

        “去看看。”郁夜泊压低声音,拿着电筒率先走了进去。

        影院的走廊也很宽敞,两边仿木质的复古墙壁上贴着各种电影动画的海报,里面还有几个玻璃立柜,立柜里站着一些电影人物的等身模型。

        做得特别精致,晃眼看过去就像个真人。

        郁夜泊下意识地停下来多看了一眼,没想到就是这一眼,他从柜子里的镜子中发现李诗人背上竟然趴着一个身着病号服的女人!

        “怎么了?”李诗人看他盯着自己表情突然骤变,不由地心底一寒,猜到了什么。

        “没什么。”郁夜泊控制住脸上的表情,淡定地向他靠近:“就是——你背上有个人。”

        他说完,一把将手里的定身符拍出去。

        结果没打中,女鬼消失了。

        “什么?!”李诗人听到自己背上爬了个鬼,顿时魂飞魄散,不用郁夜泊提醒了,拔腿就跑。

        秦淮舟扛起郁夜泊追上。

        黑暗中,郁夜泊扭头一看,发现那是个歪脖姐20,同样是脖子上被咬了一大口子,脑袋无力地往左边歪去,空洞洞的脖子中间只剩了一根血淋淋的脊椎支撑着,平衡极差,她趴在地上四肢占地,就像一只巨大的白色蜘蛛,飞快地追了过来。

        他们很快跑到了走廊尽头。

        那光束的来源是一间大门虚掩的放映厅,顶上亮着血淋淋的红字。

        “44号”厅。

        一个非常不吉利的数字。

        但他们没有选择,两人冲进去以后飞快地关上放映厅的门,秦淮舟熟练地在两个门把上捆上了绳索。

        20跟10显然是一个路子的,也搞起了撞门的的阴间行为。

        “咚、咚、咚……”

        又来了,这个恐怖的bg。

        关好门以后,郁夜泊和李诗人背贴着墙壁谨慎地走上楼梯。

        出去之前,郁夜泊把手机贴着墙壁挪到楼梯外面,先把秦淮舟丢出去看看情况。

        秦淮舟回复了两个字:“安全。”

        确认安全后,郁夜泊小心翼翼地从楼梯背后探头,只见影厅的大屏幕亮着,和外面一样,播放的是黑白的无声画面。

        只是里面的这一个个人物脸色都十分苍白,面无血色,而且表情僵硬,就像是戴了面具一般,嘴生硬地一张一合地,一举一动都透着说不出的怪异。

        而更诡异的是,影片播放着,可整个影厅的座位上空无一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连歪脖子20也没有再继续撞门了。

        咚咚咚的声音消失。

        于是诺大空洞的影厅里除了屏光之外没有任何别的光线,空无一人的死寂将本就压抑的气氛推到了极点。

        浓郁的不安感在心底蔓延开来,郁夜泊收紧手指,用力握住手机,一步步从楼梯往座位的后排走去。

        在快走到最后一排的时候,秦淮舟发来信息:“左边有盲盒。”

        郁夜泊扭头看过,只见左边最后一排座位上每一个都放着一只盲盒!

        这么多?

        而随着郁夜泊跟李诗人走近看清楚都是齐刷刷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那些盲盒竟然全部都是打开的。

        就在这时,郁夜泊余光突然瞄到了白色的影子,他猛地抬头一看,只见影厅中间的那一排不知道什么时候坐满了人!,,网址    ,:

  https://www.lewen.cc/81/81012/313407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