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惊悚直聘[无限] > 第47章 第 47 章

第47章 第 47 章

        先是血淋淋的双手,  然后是扭曲的腿,他动作僵硬地爬到了地面上,缓慢地站了起来。

        李诗人手机电筒光刚好照在他的脖子上,郁夜泊这才看清楚了,  原来他并不是完全没有头,  还有小半截立在脖子上。

        他的脑袋看起来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凿烂了,  大半个头都没了,只剩下了一块下颚骨跟右边连接的耳朵,  上面的皮肤基本都脱落了,  隐隐露出白森森的骨头,  鲜血淋淋。

        艹!

        郁夜泊觉得自己未来两个月不止吃不了鸭脖,  现在可能还吃不下鸭舌了。

        李诗人的手机负责用来照光,看不见鬼怪的存在,此刻他当然也不敢开手机录像,  一旦整个店陷入黑暗,  他们将什么都看不见。

        只能惊恐地问道:“怎么了……”

        “嘘。”郁夜泊立即打断他,  然而这位盲聋大兄弟还是听见了,  他有着一只耳朵的那半张脸侧了过来,然后抬起双手,往这边走了过来。

        相比歪脖子,  他的行动速度要快许多,  几乎是瞬间就到了镜头跟前!

        关键时刻,郁夜泊被秦淮舟一把抱起来放到了旁边摆放模特的台子上,并且按着他的头蹲下。

        郁夜泊刚举起手机就看到无头男鬼的手从他的头顶上方摸了过来!

        那只手几乎是擦着他的头皮过去的!

        太刺激了,通过手机摄像头,  郁夜泊能清楚地看见无头男鬼站在面前,  手在他的头顶四周摸索,  最后开始往下摸索。

        郁夜泊倒吸了口凉气,身体跟着缓缓往下压,几乎趴在了台子上。

        这感觉像极了小时候玩的那种类似于捉迷藏的游戏——瞎子摸鱼。

        眼看着他的手就要摸下来了,秦淮舟直接将旁边坐着的塑料模特给推了下去。

        它倒在地上,发出砰一声响,无头男鬼立马转身摸了过去。

        而郁夜泊趁机从台子下去,冲李诗人比划了一个手势。

        可就在他快走到门口的时候才发现李诗人没跟过来,郁夜泊看向手机灯光的地方,李诗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怎么了?由于他站在手机光的后面,郁夜泊看不太清楚他脸上的表情,又对着他做了几个手势。

        对方仍然毫无反应。

        难道说……

        郁夜泊心有所感,举起手机,赫然发现李诗人身后站着一个人影!它一只手抓着李诗人的肩膀,脑袋缓缓从他的身后探了出来。

        那是一张歪成了近乎90度的脸。

        原来歪脖子已经悄无声息地到了他们的身后!

        她张开嘴,露出满口血糊糊的牙齿,两只充血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

        李诗人被鬼抓住,动弹不得,冷汗直流,他能清楚地嗅到女鬼口中的腥臭与腐烂的味儿。

        这一刹那,他突然发现自己还是怕死的。

        求生的本能与极度的恐惧驱使着他,拼命地用眼神向郁夜泊求救。

        救命……救命……救命……

        眼看着那女鬼要一口冲他的脖子咬下去了,郁夜泊什么也顾不上了,飞快地冲过去,一把将他拉开。

        大概是没想到有人胆子大到敢在女鬼口中抢食,还真就被郁夜泊把人给拉了回来。

        “快走!”

        “啊!”李诗人没反应过来,身体失去支撑摔到了地上,他爬起来捡手机的时候,手却不小心碰到了台子旁边的那个盲盒。

        只听里面竟然也传出了婴儿的啼哭。

        郁夜泊:???

        怎么回事,这里有两个正确的盲盒?

        不,不对!

        仔细一听,那哭声里分明还夹杂着别的哭声。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地上的血字出现。

        “他们会吃掉你的胸膛。”

        “快跑!”郁夜泊叫上李诗人,两人拔腿就跑。

        他们本想直接奔回保安室,结果刚跑出十多米,秦淮舟却再次停住脚步,抱着郁夜泊躲到了一块立在走廊边缘的广告牌后面。

        郁夜泊立即抬起手机,看清手机屏幕上画面的那一刻,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去。

        后面紧跟的李诗人也连忙跑了过来,他喘着粗气刚想问怎么了,就也看到了郁夜泊的手机屏幕。

        骇然发现,手机摄像头里拍摄到的画面,不远处一楼的大厅上里,全是人。

        不,应该说全是鬼!

        由于光线不佳,看不太清楚,但也能看到,那是十几道黑影!好在距离比较远,还没看见他们。

        郁夜泊本以为这些鬼会过来,结果没有,它们居然都往大门的方向去了。

        它们想出去?

        郁夜泊压低声音:“为了以防万一,我们从楼道走。”

        好在申军一直在监控面前,指挥着他们绕路找到楼道,两人才有惊无险地回到保安室。

        关上门的瞬间,李诗人坐到了地上,他今晚死里逃生,魂儿却被吓得快没了。

        申军关切道:“你们没事吧?”

        矮个男则迫不及待地问道:“怎么样?你们找到第三只盲盒了吗?下一个地点在哪里?”

        李诗人喘着粗气点头:“呼、呼,找到了,你问郁夜泊。”

        当时他在门边,没看到血字。

        “电影院。”郁夜泊顾不上休息,他飞快地来到办公桌前,拿起桌子声的纸问申军:“你记录了吗?”

        “记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晚出现的鬼特别多,特别是刚才,你们拿到盲盒的时候,大厅里刷刷出现了十多只鬼。”

        刚监控面前的申军也紧张得不行,他不敢主动联系,怕电流声惊动了那边的鬼,好在秦淮舟听力惊人,没有直接冲过去。

        “那它们现在在哪里?”

        “大门口,它们出不去,就站在玻璃门边,现在不见了。”

        郁夜泊将申军刚才记录内容也写在手机上。

        前面接昨晚他的记录。

        在二楼走廊角落蹲着的看不清楚的黑影。

        在三楼楼道里不停上下走动的穿着病号服的女鬼。

        一楼大厅里个抱着婴儿四处游荡的白衣女鬼。

        一楼家居超市里躺在地上的没有双腿的女鬼。

        某条走廊里站在窗户边,少了半边肩膀挺着大肚子一动不动的女鬼。

        在二楼某家店的门口还站着三个黑影。

        ……

        再结合郁夜泊这两夜遇到的,拖把头,断腿姐,歪脖子姐……

        矮个男突然问道:“今晚去电影院拿第四个盲盒?”

        郁夜泊摇头。

        这家商场的电影院在顶楼。他白天去看过,人还挺多就没进去,光是电影院这个范围有点太大了,不熟悉贸然进入的话太危险。

        而且他现在比较在意另一个问题。

        女鬼……郁夜泊手指在这两个字上敲了敲。

        除开监控里那些看不清楚的黑影,为什么目前遇到的大多数是女鬼?而且这些女鬼穿的都是病号服?

        他们遇到的那个无头男鬼虽然浑身鲜血看不出穿的是什么衣服,但明显不是病号服。

        除了他之外,李诗人误开最后一个盲盒的时候,他好像隐隐听到除了婴儿的啼哭之外似乎还有男人和女人的哭声。

        但由于婴儿的声音太大,压住了别的声音。

        郁夜泊打开手机相册,找到刚才录下来的视频,他一直开着手机录像功能,想的就是为了能够复盘,现在果然用上了。

        视频里清楚地拍下了歪脖子跟无头男,还有跑回来时候路上遇到的两三只鬼,甚至还拍下了他们之前没有注意到的一些东西。

        比如,镜子里一闪而过的鬼脸,衣架上无风自动的连衣裙,还有旁边店铺的玻璃窗上趴着的人影。

        可遗憾的是,最后他们只顾着逃跑了,没能拍下盲盒里出来的鬼。

        就在郁夜泊失望,要关掉录像的时候,秦淮舟却说道:“等等,小夜,你往后退一下,看地上镜子。”

        这家女装店有衣服也有鞋,所以设置了试鞋镜。

        而郁夜泊当时扶摔倒的李诗人,手机摄像头恰好对着那镜子。

        虽然因为晃动,画面很模糊,但是能看到那是两双脚!

        一双穿着拖鞋跟病号裤,而另一双穿的却是男士皮鞋跟牛仔裤。

        果然这个男的穿的也不是病号服。

        虽然不敢说是百分之百,但从现在遇到的情况来看,二十年前的这家精神病医院里的病人几乎都是女人,而且其中还有孕妇和小孩。

        这家精神病医院到底发生过什么?

        他又想到了昨晚婴儿的托梦,就算是做人体实验或者人口买卖,也没必要对一个这么小的孩子下这种狠手吧?

        难道说是……某种邪教献祭仪式?

        婴儿托梦想告诉他们的会是这个吗?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个推着清洁车的男人又是怎么回事?

        而且这些鬼大多数缺胳膊少腿,伤口表面十分不平整,看着不像是用刀具砍下来的。

        秦淮舟忽然说道:“可能是咬的。”

        对了!这一提醒,郁夜泊也回忆起来了,那些塑料模特嘴里的牙齿,还有红毛死时候隔间里传出的啃食声以及差点咬死李诗人的歪脖姐。

        就连无头男鬼都保留着一部分牙齿。

        根据恐怖片套路,冤鬼杀人通常会使用它被杀死的方式。

        也就是说他们很可能是被什么东西给咬死的,看这锋利程度明显不是人类的牙齿能造成的。

        “郁夜泊,你不休息会儿吗?”李诗人白天看到郁夜泊在家居超市买了张折叠床回来,以为他会躺下睡一觉,没想到他竟然又坐到了监控面前,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于是凑过来问道:“你想到了什么?”

        毕竟也算是一起出生入死过了,所以郁夜泊也就没瞒着,把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申军猜测道:“那如果是这样的话,会不会是他们的献祭仪式真的召唤出了怪物?是怪物吃了整个医院里的人?连那些‘医生’也被反噬了?”

        “那这个穿着皮鞋的男人又是怎么回事?”郁夜泊把视频片段给他们看。

        申军说道:“他说不定也是邪教成员。”

        可如果他是邪教成员,为什么会和一个受害者在一起?

        从拖把头跟断腿姐的接触来看,她们多半保留了生前的一些记忆,那女鬼和小孩为什么不攻击他?反倒是死咬着他们不放?

        李诗人打了个寒战:“想想有点恐怖。”

        是的,细思极恐。

        如果说他们的猜测是正确的话。

        那么在这家医院里是不是还存在着一只吃人的怪兽?

        它在哪里?什么时候会出来?

        “你管他呢,把盲盒全部拿到手我们就可以离开了。”矮个不怎么在意这个问题:“现在已经拿到3个了,再拿3个,我们就可以走了。”

        郁夜泊百思不得其解,趁没人注意到的时候,把无名尸的头召了出来,点击使用后,丑人头又咕噜噜地吸掉了里面的福尔马林。

        玻璃内壁残留的水痕组合成了几个文字。

        “耳听为虚。”

        “耳听为虚?”郁夜泊轻轻念了一遍。

        众所周知,这句话的后半句是眼见为实,一般用来形容不要轻信传闻,亲眼看到的才是事实。

        这是不是在告诉他们,之前听到的那些精神病医院买卖人口、人体实验、虐待病人都是假的,他们现在看到的,猜测的关于献祭仪式才是真的?

        还是说都是假的?

        只是这些本来就都还是谜团,这提示又是没什么卵用。

        郁·本来以为自己运气变好了·夜泊好气哦,暗骂道:垃圾丑人头。

        “噗,我帮你揍他。”秦淮舟连忙安抚这只愤怒炸毛的芋啾啾。

        ……

        后半夜,郁夜泊太困,被秦淮舟哄去睡觉了,男人负责继续盯监控,把看到的东西记录在手机上。

        一直到早上7点,闹钟响起,他们的夜间保安工作终于结束了。

        “天终于天亮了、天终于亮了!”

        寸头自从第一夜被吓蒙以后,整个人都有点不太正常了,像是崩溃般自暴自弃了,每晚躲在保安室的角落里不说,也不再参与讨论,时间一到就逃似得冲出去买好一天的饭菜就回到保安室,打死都不出去了。

        倒是郁夜泊昨晚睡得还不错,多赖了会儿床,他第三个离开保安室,向一楼的早餐店走去,准备买早餐。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早餐店居然还没开门,不止是早餐店没开门,外面也没有路过的上班族到窗口来排队买早餐。

        明明之前这个点外面已经有不少人了。

        与此同时,郁夜泊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今天白天值班的保安好像也没有来换班。

        怎么回事?今天也不是周末啊,难道今天上班的所有人集体迟到了?这怎么可能。

        恰巧郁夜泊走到了昨天的那家女装店门口,扭头看过去,只见门口那一排模特又穿上了病号服,脸齐刷刷地转过来,正对着他笑。

        天真的亮了吗?,,网址    ,:

  https://www.lewen.cc/81/81012/313407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