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惊悚直聘[无限] > 第32章 第 32 章

第32章 第 32 章

        郁夜泊说完将早就攥在手上的定身符狠狠地拍在了“郁女士”的脸上。

        好家伙!菜刀堪堪落在他的面前,    距离鼻尖只有不到两厘米,再晚一点他就要和自己的鼻子说再见了。

        看着眼前锋利的菜刀,郁夜泊腿都有些软了,    还是那句话,郁夜泊不算怕鬼,    但他怕死啊,    而且作为对口专业,    假如死在“恐怖游戏”里未免也太丢人了。

        成功定住女鬼后,    郁夜泊拿出手机正要联系秦淮舟。

        可字打到一半,却忽然浑身一软,    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后仰。

        这一刻如同镜头慢放一般,眼前的场景随着眼皮缓缓地合上,    直到一片漆黑,意识陷入短暂的空白。

        这一切发生地很快,    几乎就是一瞬间,    可等郁夜泊再回过神来的时候,    却躺在了床上!

        如噩梦惊醒般,他猛地坐了起来打开床头灯,四处张望,胸口挤压着心脏砰砰砰狂跳,    背心全是冷汗。

        随着橙色的灯光照亮四周,赫然发现自己仍然在房间里,四周都是他平时最熟悉不过的装潢摆设。

        深色的墙纸,    游戏主题的地毯,一体式透明黑色玻璃电脑桌,    深蓝色的电竞椅,    专业的直播麦,    靠墙那儿一排放满手办模型的玻璃柜,桌子上还放着两瓶喝了一半的快乐肥宅水。

        一切都那么正常。

        而床头柜上的电子闹钟显示此刻是凌晨4:44点——一个非常不吉利的数字,难道说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噩梦?

        郁夜泊蹙眉,可如果是噩梦,那也太真实了。

        他不能不在意。

        郁夜泊拿出手机解锁,屏幕上恰好是app任务栏的界面,一眼看到里面空空如也。

        呼——果然是在做梦。

        郁夜泊松了口气,重新锁上屏幕,躺回去继续睡,朦朦胧胧中有了几分困意,就在他快要睡着的时候。

        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有些不耐地拿起来,是秦淮舟发来的信息。

        “小夜,我马上到了。”

        ?!

        再一看对话框里他刚才打了一半的文字,如同一道惊雷迎面劈脸上,郁夜泊瞳孔骤缩。

        他飞快地打开手机后台,这才发现,刚才那张app空白任务栏的是很久以前的截图,但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了解锁的屏幕上。

        而在真实的app任务栏里:【在倒计时结束前逃出“家中”。】

        每一个字都无比清晰地告诉他,刚才发生的一切根本不是梦!

        郁夜泊正要下床,感觉到衣兜里有什么东西在动,拿出里一看,是沈月月的画册,小红书中间又出现了那张女孩的脸,她在疯狂扭动“尖叫”着,整张脸几乎快从纸页上跃出来了一般。

        危险!

        下一秒,门锁传来咔嗒一声。

        郁夜泊来不及多想,立刻躺回了床上。

        咔嗒。

        门锁又响了一声,这次……门开了!

        郁夜泊浑身紧绷到了极点,房门在他床的右侧,所以他是侧躺在床上的,半眯着眼睛,藏在被子里的手攥紧了定身符。

        然而随着房门缓缓打开,门外却是一片黑暗,空无一人。

        她没来?

        不,不对,目前看来小红书就是一警报器,没理由乱叫啊。

        就在这时,郁夜泊听到身后似乎有极其细微的布料摩擦的声音。

        “莎——莎——莎——”

        他猛地转身。

        措不及防地对上了一张恐怖的人脸!

        那个女鬼竟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就站在床边低头看着他!

        她仍然顶着郁夜泊亲妈的脸,一身白色睡衣裙。

        像极了郁夜泊小时候老妈半夜查房的模样。

        只是那原本温柔动人的笑容此刻在郁夜泊的眼里只剩下了瘆人!

        饶是郁夜泊也被吓了一跳,他正要拿出定身符拍上去,却听见女鬼幽幽道:“小夜,怎么还没睡?你要乖乖睡觉哦~”

        “妈妈出去看电视了。”

        说完她竟然真就转身出去了,只不过是飘出去的,还带上了门。

        ???

        这盗版狗该不会以为他还没识破身份吧?深更半夜看电视?当他是傻子吗?

        郁夜泊满脸问号,他不太懂这个女鬼到底想做什么。

        “嗡嗡嗡——”

        拿出手机看到秦淮舟发来的信息。

        “我到楼下了。”

        郁夜泊一直提在喉咙口的心落回去了几分,微微松了口气,等秦淮舟回来,他就可以逃出去了。

        然而两分钟后,秦淮舟又发来的信息。

        “我遇到点麻烦。”

        “麻烦?”

        “鬼打墙。”

        秦淮舟:“不过放心我会想办法回去的。”

        “你保护好自己,定身符都用上。”

        鬼打墙?

        这任务到底几个意思?

        如果是别的任务者就算了,秦淮舟明明是他的道具卡,道具卡抽出来不就是为了使用吗?那为什么进入任务后反而被分开了?

        这个任务难道是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不过现在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当务之急是逃出去。如果可以,郁夜泊当然想等秦淮舟上来开门,但是条件不允许。

        虽然不清楚这女鬼到底想做什么,但既然都进来了,肯定是想弄死他。

        先不说他打不打的过,在过任务的条件里除了逃出家中之外,还有个限制。

        ——“倒计时结束之前”。

        这个倒计时在哪里?它结束后会发生什么?

        显然不会是什么好事。

        坐以待毙不是郁夜泊的风格,他不打算干等。

        对了!郁夜泊突然想起,他家应该还有把备用钥匙,就在他妈的房间里,他拿到钥匙就能离开这里。

        计划说来简单,实施起来却没那么容易。

        郁夜泊起身穿了件衣兜多的外套,把各种符纸道具都放在了里面,然后他趴在地上从门缝往外看。

        外面很黑,只有楼梯旁边的一个小夜灯亮着。

        郁夜泊唯恐有诈,观察了五六分钟,确认她不在门外以后才小心翼翼地将房门打开。

        他脱了走路会响的拖鞋,光脚踩在地上,外面静悄悄的,整个屋子里的灯都灭了,唯有电视机还开着,屏幕照射出来的灯光反射在墙壁上,不断闪烁变化着色彩。

        郁女士的房间在楼下,因此他必须要下去,而且还得从客厅后面走过。

        他轻手轻脚的下楼,只见一道白影子垂着坐在沙发上,黑发垂下来挡住了她的脸,标准的一日韩系白衣女鬼造型,郁夜泊完全可以想象出底下的那张脸。

        电视机里,那被鬼敲门的男孩已经死了,他死得很惨,手脚都被女鬼用菜刀给剁了,脸上更是面目全非,眼珠子都滚出来了,整个人直挺挺地躺在客厅里,满地鲜血。

        可奇怪的是,电影并没有结束,镜头以一个很奇怪的角度停留在男孩的尸体上,郁夜泊注意到他后面的电视仍在播放着恐怖片。

        电视里的画面是两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她们表情惊恐地躲在被窝里,小声啜泣着。

        “嘘——她走了,小心,她待会儿会睡觉,我们快走,不要吵醒她。”

        “呜呜,我好害怕,都怪你讲鬼故事,她来了吧。”

        “姐姐,你别哭,如果吵醒她,她会杀了我们的。”

        稚嫩天真的童音在这样沉重压抑的环境下显得格外诡异。

        再看看沙发上的女鬼。

        郁夜泊想起很久以前在网上看到过的一张黑白照片,那是一间光线昏暗的小房间,一个老头面带微笑地坐在台老式电视前,里面播放着米老鼠的卡通片。

        老头的身体坐得笔挺,仿佛看得很认真。

        可脑袋却歪成了人类根本无法做到的角度,使得他脸上原本慈祥的笑容也变得无比渗人。

        有人分析,那照片里的人早就死了。

        而现在,郁夜泊几乎可以脑补出女鬼的正面,或许在黑发底下,她也歪着头,红唇裂开,电视屏幕的白光照在她的脸上,泛着青色的光,笑容扭曲。

        两只漆黑的眼球一动不动地盯着电视屏幕……

        打住!

        郁夜泊控制住越飘越远自己吓自己地思绪,将定身符紧握在手里,背贴着墙壁,脚踩着墙根跟作贼似得轻手轻脚地慢慢从沙发后面走过。

        当他移动到女鬼正后方的时候,郁夜泊防备着她来个扭头杀,心脏几乎跳到了嗓子眼。

        他全程目不转睛地盯着客厅的方向,冷汗顺着脊梁下滑,终于到了郁女士的房门口,僵硬地手指缓缓转开房间的门把。

        “咔嗒——”

        好的,打开了,现在只要进去找到钥匙,在用定身符控住沙发上的女鬼就能离开了。

        他并不知道,在他开门的时候,沙发上的女鬼缓缓扭过头来,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怪笑,然后消失了。

        于是当郁夜泊一边关门一边转身看向房间内的那一刻,简直倒抽了一口凉气。

        床上居然躺着一个人!

        他百般防备的女鬼竟然出现在了身后的卧室里!

        转角遇到“爱”,就问你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咔嗒。”

        门在他面前关上了。

        郁夜泊反应迅速,立即拿出了定身符,寂静的黑暗里,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又快到了极致,咚咚狂响。

        十多秒后,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窗帘没有拉上,窗外的光恰好照在床上。

        好在她仍在床上。

        白裙子女人正面朝上,直挺挺地躺着,漆黑的头发密密麻麻地散开,挡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了那红艳得像是能滴出血来的嘴唇。

        偏偏郁女士少女心严重,床上用品都是粉色的,还支棱了一架子,上面挂着各种饰品、丝带,明明没有风,可这些丝带却自己飘了起来。

        可以想象一下这惊悚的画面——一个躺在粉色公主床上的红唇女鬼。

        太他妈阴间了。

        郁夜泊今晚的头皮已经不是发麻那么简单了,他快要炸了!

        更让他蛋疼的是,老妈提到过,说家里的备用钥匙在床头柜的抽屉里。

        也就是说——他得近距离靠近女鬼,在她的旁边把钥匙拿出来。

  https://www.lewen.cc/81/81012/309107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