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惊悚直聘[无限] > 第 13 章

第 13 章

        变态?!

        大帅哥表情一凝,他看着面前疯狂擦脸恨不得把嘴唇都撕下来的炸毛青年,嘴角牵出一个兴味的弧度,眼神却几分透着无辜,控诉道:“明明是你自己凑上来索吻的……”

        怎么能说他是变态呢?

        “闭嘴!”

        郁夜泊的皮肤很白,近乎透明,脸上有任何变化都相当地明显,比如此时,肉眼可见的,这张白皙的脸上从耳根一直烧到了脸侧。

        红晕勾勒出的脸部轮廓比平时看起来柔软不少,连带着嘴唇都多了一抹血色,像是滴血的白玫瑰。

        他鲜少有如此激烈的情绪波动。

        虽然事实的确是他凑上意外地吻了这个帅哥,还举起刚加满了爆发力属性的拳头揍了人家一拳,但是有个词语叫做“恼羞成怒。”

        郁夜泊红着脸咬牙切齿地吐出一个字:“滚!”

        于是大帅哥被扫地出门。

        当晚,郁夜泊冲进浴室洗澡的时候疯狂洗脸,一直搓到嘴唇都快破皮了才出来。

        然后第二天,郁夜泊就发烧了。

        他一夜都没怎么睡好,过于亢奋的大脑让人处于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仿佛闭上眼睛就回到了那栋灰黑色的大楼里。

        大脑混沌不堪,太阳穴针扎似得突突狂跳,胳膊一动就牵扯着浑身的肌肉都酸疼得要命,散架了一样。

        而且还很饿。

        喉咙也疼得发不出一丝声音,郁夜泊使出浑身的力气唤了一声,然后才想起他妈这半个月都不在家。

        更糟糕的是,胃也开始一抽一抽地疼了。

        郁夜泊难受得要死了,他想打电话,但实在提不起力气,只想睡觉,迷迷糊糊中他听到耳边有人在说话。

        “你没事吧?”

        “乖宝宝,你家药在哪里?”

        “喂,醒醒。”

        郁夜泊烧糊涂了,紧拧着眉,沙哑的嗓子不耐烦道:“你出去……别烦我。”

        那个声音识趣地闭嘴,转身出去还带上了门,似乎就真不打算管他了。

        然而二十多分钟后,房门再次被推开,郁夜泊嗅到了一股浓郁的甜香味,鼻翼动了动。

        好香,芝士?

        哪家人在做饭?

        然后他听到一个低沉好听的嗓音在耳侧:“你醒了?我买了点吃的,你尝尝?”

        郁夜泊费力地睁开眼睛,赫然发现床头柜上真放着一碗他最爱的芝士红薯。

        更离谱的是,竟有人蹲在床边,扶他坐起来,舀着一勺红薯送到了他的嘴边。

        满满的芝士入口又软又眠,浓郁的奶香霸占了味蕾,底下的红薯入口即化,甜齁了。

        郁夜泊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啊——再吃一口。”

        原本是低沉冷洌的声线却带着几分哄小朋友的味道。

        郁夜泊听话地张嘴,喂食的人也耐心十足,不催不急,勺子一口接着一口慢慢地喂他吃完了这份红薯,糖粉缓解了低血糖,胃也没那么疼了,白得发青的脸上这才有了几分血色。

        胃里暖和,人也舒服多了,他心满意足,正要躺回去,那个声音又对他说:“先别睡,吃药,你还在发低烧。”

        直到温水过喉,郁夜泊才清醒了两分,反应过来好像有哪里不对。

        这他妈是谁啊?!

        郁夜泊猛地睁大眼睛,顶着凌乱的鸡窝头和床边的俊脸来了个正面暴击。

        凌厉的黑色短发,剑眉星目,从额头到下巴的轮廓线分明,眼睛虽大,却半点没有水光潋滟的感觉,反倒是透着一股冷戾,墨黑色的瞳孔比寻常人要大一些,眸底的深渊像是要把人的魂儿给吸进去。

        男人望着他,没忍住,轻笑着骚了两句:“乖宝宝,你刚睡醒的样子还挺可爱啊。”

        ?!

        郁夜泊又清醒了几分,这下他认出眼前这个大帅哥是谁了,并且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情,脸瞬间黑了下来,柔美的轮廓线条阴得能滴出水来,脱口而出:“你怎么还在这里?”

        “好好,我现在就出去。”

        病人最大。

        男人摆摆手起身:“你要是不舒服就叫我,我在门外。”

        完了他退到房门外继续对着墙壁“面壁思过”。

        他轻倚在门框上,视线的右侧有一块浮空的蓝色屏幕,上面写着关于郁夜泊的身体属性等信息,最底部有一根绿色长条,旁边写着三个大字“好感度”。

        长条里面是空的,证明现在的郁夜泊对他半点好感都没有,非但没有,可能还是负数。

        “你在这里守了他一晚上,但是大哥哥好像并不喜欢你。”

        男人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抱着熊娃娃的红衣女孩。

        这个女孩正是沈月月,从大楼离开后,她身上那些骇人的伤口全部愈合了,失语症也被治愈了,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孩子。

        秦淮舟似乎并不在意这个问题,侧过脸看了她一眼:“你怎么还没走?”

        男人的语气十分不客气,冷漠又霸道,那张英俊的脸上不见丝毫笑意,透着一股高高在上的冰冷与狂傲。

        一点不像刚才对着郁夜泊时候的温柔体贴模样,判若两人。

        小姑娘不服气地撇嘴:“哼,你别得意,我的画册给了他,只要我想,我也可以一直跟着他……”

        她话还没说完,冷不丁地对上了一双冰冷阴鸷的眼眸。

        男人那双极黑的眸子眯了眯,紧抿着的嘴角扯开了一个冰冷的幅度,脸上明明在笑,却给人一种令人胆战心悸的压迫感。

        露出的两枚犬牙又尖又利,像是极度护食的恶狼。

        按理来说作为厉鬼的沈月月不应该怕一张道具卡,还是个种族不明等级也不明的道具卡,可这一刻,沈月月心里却莫名发毛。

        小姑娘立马抱紧玩偶熊哆哆嗦嗦地往后飘了飘:“我、我开玩笑的,我处理完阳间的事情就走……”

        见她如此识趣,男人满意了,不再理会她,等了会儿,见里面没有声音,他轻轻拉开一点门缝看了看里面。

        吃了药的郁夜泊睡得很沉,脸埋在枕头里,柔软得像是猫咪皮毛的发丝散开来,随着呼吸平稳地起伏。

        他无意识地哆嗦了一下,瘦长白皙的手臂抱着膝盖缩成了颗虾米。

        男人进去,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床单轻轻地盖在了郁夜泊的身上。

        “你……是认识这个大哥哥吗?”小女孩有些好奇。

        她不明白,为什么才见面这个男人就对郁夜泊表现出如此强烈的占有欲,而且——她看向旁边他对郁夜泊的好感条。

        这黄黄的颜色,已经满得都快溢出来了啊喂!

        ……

        吃过退烧药以后,郁夜泊睡得安稳多了,一直到了晚上才醒来,喉咙还有点疼,嘴很干,他刚咳嗽两声便有温水杯送到了嘴边。

        “你醒了?”

        男人坐在床边,语气透着几分关切。

        郁夜泊睁开眼睛,眉头微皱:“你……”

        男人起身,往前踏了半步,恰到好处的挡住了刺眼的光,在郁夜泊模糊湿润的视线里,深邃锋利的轮廓线逐渐清晰起来。

        “忘了吗?”对方微抿着薄唇,无害轻笑道:“我是你抽出来的道具卡。”

        他当然忘不了!昨天意外亲到就算了,这家伙还伸舌头!

        “你是那个变.态……”见青年的脸色又难看起来,男人微微叹息,看起来无辜又无奈:“乖宝宝,你还在生气啊?我又不是故意的,更何况我也是第一次,你没吃亏……”

        你他妈还提!郁夜泊凶狠地瞪了他一眼。

        “好好,不提了,你先把水喝完。”男人不怎么在意,又把杯子送到他嘴边。

        这货生病的时候脾气非常大,刚才迷迷糊糊醒来几次看到他都脸色难看得要命,他习惯了。

        郁夜泊本来想自己拿水杯,奈何手没有力气,这个时候逞强又显得太小家子气,只能硬绷着喝完水。

        “还想吃点东西吗?我喂你。”

        “……不用。”

        他有种自己被当成了小动物的感觉。

        “好,那我出去了。”男人眸底有几分明显的失落,他的睫毛很长,但并不弯卷,直直的下垂,投在眼睑上的阴影平添几分脆弱。

        让人不忍。

        落在郁夜泊眼里也是如此,甚至于动作比思维快了一步:“等等。”

        “嗯?”男人扭头,嘴角牵起一个明朗的弧度。

        “……”郁夜泊差点被他脸上的笑闪瞎了眼,倏地移开视线。

        退烧以后,他脑子也恢复了一贯地清醒冷静,惨白的脸上有了几分血色,精神也好了一些,他坐起来伸手去够床头柜上的烟,含进嘴里,靠在床头上又打量了一下坐在床边的男人。

        平心而论,长得是真的很帅,比如今娱乐圈很多男星都帅不少,近距离看着,那深邃的轮廓还有些混血的味道。

        “怎么了?”男人嘴角又勾了起来,好像十分愉快,有意无意地在放电。

        郁夜泊眼皮一跳,又移开了视线:“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我也不知道。”男人回答地直接且干脆。

        郁夜泊想起这家伙属性栏里密密麻麻的马赛克,他从床头柜里拿了盒烟,眉心压了压:“你也不知道?”

        “嗯,乖宝宝你……”

        “打住!”郁夜泊叫停:“我叫郁夜泊,不叫什么乖宝宝。”

        “哦,这样吗?”男人摆出恍然的模样。

        “……”郁夜泊一时间分不清这人到底是真傻,还是在装傻。

        男人继续说道:“你是第一个把我抽出来的人,在今天之前我都在一个完全黑暗的空间里,记忆是断断续续的。”幽深的视线在他手里的烟上停了一下,实话实说:“关于我的个人属性及技能,我也不太清楚。”

        “那你……”郁夜泊把烟放进嘴里,懒懒地靠在床头上:“其实没什么用?”

        男人薄唇微抿,用着像是在推销自己的语气:“我会点外卖。”

        郁夜泊:“我也会。”

        男人:“我可以为你学做饭。”

        郁夜泊:“我不需要。”

        男人:“你生病了,需要照顾。”

        郁夜泊:“我已经好了。”

        “……”男人脸部肌肉微不可闻地抽了抽。

        郁夜泊轻轻嗤了声,低下头拿出手机,开始研究怎么把这看起来没什么用的废物小点心卡给收回去。

        虽然这个男人看起来对他没有恶意,今天也的确是照顾了他一整天,但不管怎么说,家里突然多个陌生人,还不知道是人是鬼,这感觉令人不安。

        他正在手机上寻找召回按钮的时候,耳边啪一声,一只强有力的胳膊伸过来撑着他耳侧的墙壁,抬头又对上了那两只黑色的眼眸。

        “有没有人说过,你还是生病的时候比较可爱?”

        男人盯着这个过河拆桥的大渣男,脸上笑容不减,修长的手指抽出他嘴里的烟扔进垃圾桶里:“我叫秦淮舟。”

        郁夜泊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啧了声,挑眉看着他:“你不是不记得了吗?”

        “靠近你我就想起来了。”秦淮舟伸手捏住青年的下巴,指尖在他的唇角轻轻点了一下:“如果再近一点,可能我会想起更多。”

        “要不要试试?嗯?”

        男人倾身贴近,以一个非常标准的壁咚姿势霸道地把他抵在了床头上,黑眸里看不见底的深渊像是要把他的魂儿给吸进去。

        “喂。”郁夜泊皱了下眉,有些别扭地侧过脸:“说话就说话,别摸我,也别凑这么近。”

        gay里gay气的。

        “你嘴上沾了水。”秦淮舟把手指上的水珠给他看,笑得很无害。

        呵,又是这种无辜的笑容。

        郁夜泊撩起眼皮,看着他坐回椅子上,突然发现他身上穿的是自己的衣服,是那件他打死不穿,郁女士强行给他买的又蠢又幼稚的迪x尼联名衬衫。

        穿在对方身上倒是意外的挺好看。

        这世界上有一种人叫衣架子,俗称穿啥都好看。

        只是黑色长裤穿在他腿上略短了一些,两条长腿随意地交错着,男人敛去嘴角的笑,正经了几分:“我想我对你来说还是有一定价值的。”

        “你现在是新人,手上的道具卡肯定不多,我现在的确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我的所有技能属性都是以后可以解锁的,只要解锁我就能使用。”

        哦。听到这里,郁夜泊明白了,这张马赛克道具卡应该是属于成长型道具,就像很多游戏里的神器,才拿到手的时候没什么威力,需要做一系列任务或者积攒经验来解锁它的技能or属性,后期才会发光发热。

        “如你所见,我的体能属性是s+,这是最高级的属性,保底也是一张a级稀有度以上的卡,别的属性肯定也不会差,在任务里我能帮你做很多事情。”

        男人像是一个精明的谈判家,一点都不像是个失忆的人,思路清晰条理清楚,语气诚恳,不紧不慢地诱骗着对手掉进他的圈套里。

        “我也很想恢复记忆,所以我们可以合作。”

        刚才沈月月问秦淮舟认不认识郁夜泊的时候,其实他自己也不清楚。

        在他的记忆里他并不认识他,可在见到郁夜泊的那一刻,却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

        寂静已久的心脏鲜活地跳跃起来。

        “以后我会保护你,你就是我的主人。”

        ——你是我的master吗?

        郁·资深宅男·夜泊脑子里非常应景地出现了这句动漫经典台词,只可惜人家抽出来的是金发美女骑士,而他的是张一问三不知的废物小点心卡。

        不过略思索了一会儿,还是答应了。

        他虽然习惯单独行动,但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这个秦淮舟目前虽然技能全锁属性不明,背景故事还是个失忆人设,但知道的明显比他多,以后还有成长的可能。

        反正作为他抽出来的道具卡,不管怎么样都不会背叛他。

        而且他已经为昨天的行为道歉了,态度还算诚恳,又都是男人,郁夜泊就不计较了。

        当个app说不明书也不亏。

        郁夜泊挑了下眉毛:“最后一个问题。”

        “嗯?”

        “既然不是故意的,你……为什么伸舌头?”提到这个的时候,郁夜泊努力作出不在乎的表情,却不知脸侧浮现的红晕已经出卖他了。

        秦淮舟配合他的演出,假装无事发生,满脸无辜地眨了眨眼,食指却不太老实地点了点座椅的扶手,透着几分玩味,语气一如刚才的诚恳,说出口的话却像是在耍流氓。

        “我说那是情不自禁,你信吗?”

        作者有话要说:  郁娇娇:你这个道具卡坏得很!

        ps:微博有本文的转发抽奖活动哦~目前转发的人很少,中奖率高,可以来试试运气233微博名就是笔名,mua~

        感谢在2020-08-28  00:28:56~2020-08-29  19:28: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命题不是憨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友人夏目  152瓶;长江很长  56瓶;望仔的小白眼  21瓶;今天也是被小雩亲醒的、47184344  20瓶;爱吃鱼  10瓶;栖兮  9瓶;夏至风诺  4瓶;月转时更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https://www.lewen.cc/81/81012/308512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