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伏龙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渡海(18)

第一百四十八章 渡海(18)

        铺天盖地的丝线宛如一场兜头而来的红色暴雨,那是巨大妖花的一只手臂如礼花爆竹一样地炸裂成无数头发丝一般的细针再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这是避无可避的攻击,刚才那守卫队长即便已是先天境界的武道强者,纵然有罡气护体,在这无穷无尽的红色细针之下也只能化为一具枯骨。

        如果是张宏正独自一人面对这样的情况自然是毫无抵抗之力,不过一旁的墨无名却是早有准备,一个实战经验丰富的鬼仙修士绝不会等到战斗开始的时候才动手,在一旁静观的时候他身周就不停地有灰蒙蒙的雾气在涌现,这时候他双眼中精光闪烁,立刻就有一层灰色的半透明水晶罩将他和张宏正以及少女笼罩在其中。

        轰然巨响,就像磅礴到极点的暴雨打在屋檐上,又好似洪流猛然冲击堤坝的声音。无数的红色丝线冲击在灰色水晶罩上被弹开,随即又有更多的丝线继续冲击而来,不过一两息间,灰色的水晶罩上就出现了无数细小的白点,然后这些白点链接起来,陆陆续续形成大片大片蛛网似的裂痕。

        转金行真元。墨无名冷峻的声音在这巨大的声响中依然清晰可闻。

        这句话并不是说给张宏正听的,张宏正也听不大明白,只有一旁的银发少女闻言一怔,随即展开手掌,掌中的那颗圆球浮空而起,原本在圆球中闪烁的绿色火光转变成了白金交杂的颜色。

        少女脸上的神色极为复杂。虽然张宏正带着他一起逃到了这下层,墨无名出手掩护他们,但她其实从没将这两人当做同伴,甚至还很有提防之心,她绝不相信这两个素昧平生来历不明,而且其中一个显然是粗鄙不堪的人会帮助自己,就算之前确实向自己伸出过援手,但这种人在形势变动之下多半会利欲熏心地将自己出卖掉,所以她困于局势只能和他们一起被挤在墙边,却尽力和他们保持一段足以防备和警戒的距离。

        但是面对这满天而来的红色暴雨,她自己都已经绝望之际,这两人却不约而同地各自横移一大步将她挡在身后,然后这水晶护罩也将她护在其中。

        墨无名的话她当然是明白什么意思。她手中的这枚由真人鬼仙精心炼制的法宝,虽然以她的修为还只能勉力驱动一些最基本的能力,但真法的基础威能也早已超越了一切先天灵法的层次,直接沟通天地真灵,操控周遭元天地气在五行之间运转变动,这并不能直接变化出法术,却可以让法术运用更为灵活,威能极大地提升。她能在上层的通道中一边逃跑一边施用法术迷惑阿托托的视线就是仗着这法宝,而之前激发红针花变异将阿托托给吞噬,也正是她全力驱使这法宝提升木行元气的原因。

        墨无名自然也看出了这法宝的大概功用,这时候用出法术将少女一起遮挡在其中,也存了借助她那法宝之力的意思。

        果然,那圆球中的火光一转为金白色,光芒照耀之下那水晶罩上的蛛网蔓延的速度立刻就大大减缓,几乎完全停滞了下来,周围怒涛狂涌一样的红色浪潮并没有减弱,但灰色水晶罩却如同浪涛前的礁石般,稳固得不动分毫。

        只是守不是办法,而且迟早会守不住。洪流轰击的巨大声响中墨无名的声音还是冷峻平稳,不过他这话却是看着张宏正说的。你有什么压箱底的手段必须得用出来了。

        我就知道,只耍嘴皮子是没用的,还是要多亏你墨大哥张宏正一边叹气一边从怀中掏出一个鼓囊囊的灵晶袋,扯开之后将其中的灵晶全部倒出在手掌间。

        他压箱底的手段当然是李煜给他的那枚玄晶中蕴含的三道真人剑法。但那可是化神真人的全力一击,以他的修为别说是驾驭自如,能不弄伤自己都要全力以赴,一旦启用祭出,旁边的墨无名和少女说不定就要瞬间灰飞烟灭,而这跨海巨舟多半也要被重创甚至彻底崩溃。所以现在也只有退而择其次,全力以赴以天雷九击去试试了。

        但即便是这无奈之举,也是让后面的银发少女看得瞪大了眼睛。那些灵晶在张宏正掌中堆积得老高,看起来足有近百粒,这就算是对一般的世家子弟来说也是一笔相当了不起的财富了,在散修来说绝对可以令之疯狂,但就这样一大把灵晶,却在他另一只手所持的长刀刀锋掠过之下纷纷粉碎化作乌有。

        若不是法宝已然启动转化元气,无须如施法一般要随时以心念牵引操控,少女这一下就要心神失守,受元气冲击精神反噬。她以生法境巅峰的鬼仙修为感知得清清楚楚,那可是实打实的灵晶,绝不是什么徒具外表的样子货。

        灵晶崩碎化作五色烟雾,那是最为精粹的天地元气,或者说是极为靠近天地真灵的本源振动,只是杂乱混沌无序完全无法形成法术而已。原本这些天地元气会慢慢散逸消失,但在那刀锋划过之后却好像被吸收了一般,转眼间就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则是那长刀上开始有雷光电蛇开始跳动,好像那些崩碎的灵晶全都化作了雷电缠绕在这长刀上。

        大概四五息之后这一击应该就会力竭。墨无名看着水晶障壁外那仿佛无休无止的红色洪流忽然说道。张宏正和少女看不出的变化,他却能凭借先天境界的元气感知和经验判断出来。我会伺机放开这金土玄界,你把握住机会。

        张宏正深吸一口气,双手握刀,扎马而立,全身气血运转劲力游走,筋骨微微发出嗡鸣。

        果然,五息之后,水晶罩外的红色洪流忽然减弱下来,就如同狂暴的海啸转变成为了山间溪流。透过那些稀疏的红线,能隐约看到那红色人形妖株的一双手臂已经没有了,那已经爆碎成无数红色丝线并散落得到处都是,正在如溪水回流一般地重新流淌会那红色的躯体中去。

        乒的一声轻响,已经布满了无数细微裂痕的水晶罩破碎了,随后张宏正的身影激射而出。

        半空中依然还有零零散散的红色丝线朝着张宏正而去,其实这些细如牛毛看似不起眼的丝线对于普通的武者依然有着极大的杀伤力,可以轻轻松松地破开皮肉顺着筋脉直入脏腑,但是此刻一旦靠近他却是立刻崩碎飞散烟消云散,因为他身上正旋绕着一层雷光。

        这不是张宏正自己所散发的雷法气劲,他的神仙道修为还远不足以造成这样的护身雷法,这是他手中的长刀,他这即将劈出的这一刀所带出的余波。

        张宏正刚刚从水晶罩中冲出的时候还是只有长刀带着耀眼的雷光,在半空的时候雷光已经蔓延到了他身周的一尺之外,而等到他举刀而起的时候,刀上的雷光已经蔓延到方圆丈余的范围。犹如无数蛛网密密麻麻交织而成汹涌起伏的雷光波涛随着张宏正的一刀挥起而高涨,再随着他的猛烈下劈而轰然炸裂。

        九霄沉雷狱。这是张宏正目前为止所能勉强掌握,运用出来的最强一击。

        当然,这一击的威能九成九九还是靠着那粉碎的近百灵晶,张宏正自身的雷法修为最多只能起到导引的作用,但就是这近百灵晶所转化而成的天雷之力也不容任何人小觑,毕竟一些天地真符的制作也不过花费上这些灵晶而已。

        怒涛般的雷霆在巨大人形妖花的胸腹间炸裂,就像一盆滚水拦腰泼在了雪人身上,巨大花妖那直径足有两丈余粗,坚韧得足以抗拒先天高手全力斩击的身躯猛然就消融掉了一大片,凡是被雷光所及之处的所有躯干全都灰飞烟灭消失不见,连那巨大的兽头也消失了一小半。

        残存的巨大兽头发出一声怪异低沉的哀鸣,花妖的整个上半截身躯就垮塌了下来,那些原本正如溪水一样流淌过来的无数红色丝线也停止了动作。

        断开的两截身躯再没有了丝毫的动力,只是像是两个巨型垃圾一样滚落在那里,似乎还在慢慢软化,恢复成原本乙木之躯那软泥菌类一样的模样。这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巨大木行妖兽此刻就这样被一刀斩杀了。

        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一片寂静,难以置信地看着半跪在地的张宏正,他手中长刀插入甲板,上面还不时跳动着丝丝的电光,而他则低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没空去理会周围震惊的目光,张宏正只感觉全身筋脉犹如炸开一般。这蕴含了近百灵晶的雷法之力,这样的一招果然还不是他所能彻底掌控的,在望峡堡中劈开那运转什么荒神残骸的石台的时候还不觉得,那毕竟只是全然不动的死物,而这次是在实战中的全力施为,身周的气血筋脉在刀招雷法牵引之下运转,就算是有之前的蓄力准备,也让他感觉自己几乎也一同被这一刀中的狂暴雷法给撕成碎片。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捉住他!一声大喝响起。

        这声大喝让所有人都一愣,连那阴郁青年和干瘦汉子都没有反应过来,他们同样被刚才这一刀给震惊得呆若木鸡,和那些守卫和世家高手们单纯的震惊不同,他们心中更多的是畏惧和恐怖,明明这样强力甚至足以震慑真人的盟友,怎么可能被这样的一个小子一刀就消灭了?

        而能击杀这样一个怪物的张宏正,可是他们所能对付得了的么?

        所以这一声大喝响起的时候,他们两人都还没能反应过来,而且他们还真不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还会有谁站在他们一边。

        一个人影从那些世家高手中冲出,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张宏正掠去。这是个高个男子,身上头脸上都满是干涸后的血迹,行动间也微微有些别扭,看得出应该是有伤在身,但他奔跑得依然是极快,如同受伤的猎豹拼死冲向最后能给自己带来生机的猎物。

        嗯?墨无名眉头一跳,他已经认出了这人就是他和张宏正之前在这里伏击过的那个男人,和嘉兰兰一起追踪他们来这里的汉斯。只是这人居然会和森罗殿的勾结一起实在是让他没想到。

        一道流水平地而起卷向飞奔中的汉斯,但这流水眨眼就化作了泥浆,然后成为了一滩再也无法流动的泥团被汉斯一脚踏过。随即汉斯身周又有数十根藤条拔地而起,但又飞速枯死落下,一团火焰,一些浮空冰屑出现在汉斯身前,然后也是随即熄灭,崩碎散落就在这短短一两息的时间中,飞奔中的汉斯身边不断地呈现出各种稀奇古怪的现象,但却都没有对他造成阻碍,他也顺利地飞掠到了张宏正的身边,毫不费力地就抓住了他。

        抓住张宏正的第一件事情,汉斯就是卸下了他手中的刀。握住这刀的瞬间他的眼中闪过一抹惊异和惊喜的寒芒,不过立刻就反手将刀丢出直插入舱壁,然后双手在张宏正的身体上一阵连拍,将他手脚上所有大大小小的关节能卸的全都卸下,暗劲到处所有能封的筋脉穴位也全都给封死,让他除了眼皮和呼吸之外所有的行动都再不能自主。

        做完这一些后,他在张宏正的胸腹腰间一阵搜寻,居然一共搜出了十余个大大小小的灵晶袋,他随手扯开一个,其中的灵晶就顿时哗啦一下倾倒散落在地,如果这些灵晶袋都是如此的话,这些加起来一共能有上千灵晶。

        看到这些灵晶,汉斯的脸上又浮现一阵惊喜之色,随后他掐住张宏正的后颈将他提起,像是展示战利品一样对着众人,另一只手拿出身份玉牌高声喝到:我乃纳法提家光翼城城主府亲卫,在这里搜捕要犯,这人偷取我光翼城灵晶和重宝一路潜逃至此。此前我已向李家真人告知此事,此刻此人终于落网,惊扰诸位了!

        所有人都继续地目瞪口呆中,这一会中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转变太快,即便他们中有不少人也算见识不凡,多经风浪的,这一刻也是有些发懵。

        唯一没有看向那里的人只有墨无名,他此刻面无表情,死死盯着的却是人群中的一个女人。那女人头脸上满是淤青血污,衣衫不整,好像被人狠狠殴打蹂躏过一般,原本美艳的容貌此刻看起来极为狼狈,不过迎着墨无名的目光她却还是一笑,笑得既开心又狰狞。

  https://www.lewen.cc/80/80117/307833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