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小少爷又甜又会玩 > 第52章 一如初见

第52章 一如初见

        金少羽原本以为秦时风哄他一起泡澡,  是为了这样那样。

        他都已经做好心理准备,陪秦时风尝试各种羞耻的姿势了,谁知道秦时风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这家伙费尽心思诱惑了他一周,  居然真的是为了泡澡……

        “力度合适吗?”秦时风轻柔地帮金少羽揉着脑袋,  还特别贴心地询问力道。

        虽说他问得一本正经,  可偏偏要贴着人问,  一说话,温热的气息就扑在金少羽的耳畔。

        金少羽背对着秦时风,  被他吹得身体微微一颤,  这才回过神,小声回道:“合、合适的……”

        “你发什么呆?”秦时风的目光落在金少羽的肩膀上,  刚浸过热水的皮肤白皙水润,  甚至透着淡淡的粉色,他忍不住亲了亲。

        金少羽呼吸顿了顿,  紧张地想终于要开始了吗?

        结果秦时风浅吻则止,  又继续帮他洗头了。

        金少羽:“……”

        “我不继续?你是不是很失望?”秦时风忍着笑,故意问道。

        “才没。”金少羽矢口否认,  他原以为秦时风会继续调侃他,没想到秦时风再再再次做了出乎他意料的事——一本正经聊起天来。

        “等这次回去后,我的行程会很满,  估计连一天的假期都空不出来,一直忙到过年前。”

        金少羽闻言,方才的失落转化成了伤感,他往后面靠了靠,几乎窝进了秦时风的怀里。

        秦时风也顺势抱住了他。

        “再忙也要注意休息,  身体很重要。”

        秦时风笑道:“遵命。”

        金少羽道:“而且你放心,  只要你那边工作方便,  我就去看你,等你忙完这阵了,我们再一起出去玩。”

        秦时风将金少羽耳边的泡泡抹走,亲了亲他的耳廓,问道:“好啊,等明年有时间了,我们找个机会,可以去坐我爸的船,在海上漂一个月,那时我们或许会有更多灵感。”

        金少羽眼睛一亮:“就像你小时候一样,坐着船到处去吗?”

        秦时风温柔笑道:“对,就像我小时候一样。”

        金少羽期待道:“我想走你小时候走过的航线。”

        “那我小时候走过的航线可多了,明年的假期可能走不完。”

        “那还有后年,大后年,还有好多好多年,我们肯定能走完的。”

        秦时风听着金少羽的安排,觉得浑身都舒服,他笑道:“没问题,我就跟我爸说,他儿媳妇想坐他的船到处玩,他肯定全部帮你安排妥当。”

        金少羽脸颊一红,但也没有纠正秦时风的称呼,而是在害羞了几秒后,道:“等以后有时间了,我家也可以带你到处去玩的,我们家的金矿公园很有意思。”

        秦时风抱紧了金少羽,调侃道:“小少爷这是要带我去见父母了吗?”

        金少羽甜甜地笑了笑,承认道:“早就想带了。”

        秦时风哪想到金少羽会这么直白地承认,又听着他天真毫不掩饰的笑,鼻下还都是刚沐浴过后诱人的香味,他再也忍不住,咬了一口金少羽的颈侧。

        倒不是很疼,只是很突然,所以金少羽“哎哟”了一声,然后疑惑道:“你咬我做什么?你……”

        金少羽后面的话说不下去了,因为他清晰地感受到了秦时风贴在他屁股上不安分的东西,手也从小腹的位置慢慢往上挪。

        “我以为今天你就只是帮我洗澡……”

        秦时风忍俊不禁,学着金少羽的可爱模样,小小声地说:“当然是要洗白白,洗胖胖才能吃了。”

        话音落地,浴缸里的水荡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涟漪,情到深处时,那水花甚至都溅了出去。

        后来,金少羽很庆幸,他们回国的机票买的是头等舱的票,可以躺着。

        转眼,到了过年,因为秦时风大年三十和初一都要参加电视台的春晚,所以他是在初二的时候才跟着金少羽回家的。

        秦时风能说会道,都能让金少羽变得活泼开朗起来,更不要提金家人了。

        尤其是金妈妈,她特别特别喜欢秦时风,尤其是在知道秦时风的父母早已离婚,而且小时候在国外过得并不开心,甚至还差点被亲人害死之后,母爱大发的她对秦时风又多了一份心疼。

        秦时风在金家也过得乐不思蜀,就连金家最难搞的大哥,他都能谈得来,甚至一早还跟着金少城夏臣出去打靶场练枪了,直到中午才回来。

        这让金少羽震惊不已:“我哥这人气场很强,好多人第一次看到他,都不敢说话。”

        秦时风笑道:“那是对外人,我不一样啊。”

        金少羽原以为秦时风会厚脸皮的自吹自擂,没想到秦时风却道:“我是你带回来的人,你哥怎么也要给你面子。”

        金少羽眨巴眨巴眼,嘿嘿一笑,然后用力点点头。

        秦时风在金家待了几天,离开那天,金少城还特意送了他一艘纯金打造的帆船摆件,祝他事业一帆风顺。

        说实话,秦时风收到这么实在的礼物,差点没笑死,

        金家人做事的风格,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过完了春节便到了元宵节,金少羽在家度过最后一个节日后,便去了米国,虽说离毕业音乐会还有四五个月的时间,但金少羽是个特别严谨的人,他在国内虽然放松了大半年,但在音乐的事情上,他不会放松丝毫,所以他早早就回校做准备了。

        他的老师和师兄得知他回来,还特意去琴房见了他,在听了他的即兴演奏后,他的老师眼含泪花的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太棒了,实在太棒了,小羽,这才不到一年,你进步就那么多,实在太让我惊讶了,你回家的这段时间,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金少羽笑了笑,道:“是的,我遇到了奇迹。”

        “我懂了。”老师会心一笑,然后拍了拍金少羽的肩膀,道,“期待你的毕业表演。”

        老师之后,阮轻云也抱了抱金少羽,祝福道:“恭喜你。”

        金少羽不好意思道:“说起来,我还要感谢师兄。”

        阮轻云好奇道:“怎么?”

        “因为你的鼓励,我才鼓起勇气和他直说了,我们是在你独奏会那天在一起的。”

        阮轻云回忆了一下,惊奇道:“是他来看我独奏会的那天?”

        金少羽高兴地点点头。

        阮轻云逗他道:“那时我就在后台,你怎么没告诉我?”

        金少羽:“诶!”

        金少羽不好意思的样子把阮轻云逗乐了:“好了,我逗你玩的,我知道你们啊,肯定一告白就忙着谈恋爱去了,哪有功夫管我。”

        “……”金少羽感觉阮轻云和卡罗师兄在一起后,也变得活泼了,都知道捉弄人了,他想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

        金少羽在米国筹备毕业音乐会的日子里,秦时风也偶尔会漂洋过海来看他。

        金少羽都不需要带秦时风去其他地方逛,他光是带秦时风参观学校,旁听那些已经是古典音乐界大师的老师们的课,秦时风就已经很满足了。

        秦时风第三次来看他的时候,已经是毕业音乐会的前夕。

        金少羽坐在琴房里紧张地练习,他的情绪影响里他的音乐,琴音里充满了急迫感。

        秦时风来了之后,阻止了金少羽无休止的琴房练习。

        “我想这个时候,你需要一些特别的练习。”

        金少羽松开放在琴键上的手,一脸期待地看着秦时风,满脸都是“我等你的安排”。

        “你闭上眼睛,我带你去。”

        金少羽歪头想了想,道:“要全程闭上眼睛吗?”

        “对,我会扶着你,当你的眼睛。”

        “好。”金少羽甜蜜的笑容里满满的都是信任,他闭着眼,任由秦时风牵着。

        当视觉被剥夺,人陷入黑暗中,内心就会感到无限的恐慌和不安,起初金少羽也是这样的,但稍微适应了一下后,他就放轻松了,因为有秦时风在他身边。

        一路上,他也没有问秦时风到底带他去哪,只是跟着秦时风走啊走。

        大约走了二十多分钟,他忽然听到了吉他的声音,再走得近了些,还闻到了淡淡的酒香味以及人说话、酒杯碰撞的声音。

        金少羽不由停下了脚步。

        秦时风捏了捏他的手心:“猜到是哪了吗?”

        金少羽闭着眼,侧过头,面向秦时风问道:“bwv846?”

        秦时风轻笑一声:“答对了,睁开眼吧。”

        金少羽这才乖乖睁开眼,果然是那熟悉的酒吧。

        吧台里的酒保还是他去年说过话的那个,酒吧里的氛围也和往常一样,只是台上的主乐器已经换成了酒吧老板新淘来的乐器。

        金少羽问道:“我们来这练琴?”

        秦时风揉了揉他的头发,道:“不是练,是玩,相信我。”

        秦时风说着,就拉着金少羽,走向了表演台。

        “喲?老板又换了一台架子鼓。”秦时风说着,又看向金少羽,道,“选一个你想要玩的乐器吧。”

        金少羽也没有扭捏,而是很坦然地走向了竖琴。

        秦时风问道:“你会?”

        “不会。”金少羽摇摇头,“但我想玩,我们不就是来玩的吗?”

        秦时风轻轻一笑:“好。”

        金少羽在酒吧里,跟着秦时风把各种乐器都玩过了,无论是会的还是不会的,在秦时风的带动下,他再次感到了玩音乐的酣畅淋漓。

        最后,他和秦时风还是玩回了本命乐器,也算是给今晚受他们荼毒的观众一点安慰。

        当他们正儿八经的琴音响起时,酒吧里的观众们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放心享受了。

        秦时风的琴音热情,金少羽的琴音宁静,他们就像火与水,但又能奇妙的融合在一起,发生美丽的化学反应。

        台下的观众们完全被他们的琴音吸引。

        金少羽看着越来越多的人望向自己和秦时风,他忽然想起了他第一次在酒吧里遇到秦时风时候的情景。

        只是这一次不一样。

        这次,不再是他在台下看着秦时风,而是他们一起在台上,自由自在地演奏,有没有发光,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很轻松,他很快乐。

        金少羽的手指还在琴键上跳跃,而他的目光和心都已经飘向了秦时风。

        秦时风总说,他是他生命里的阳光。

        而他想,秦时风也是他的良药,一味可以让他感受到喜怒哀乐,能让他从紧绷的情绪里解放出来的良药。

        无论是秦时风遇到他,还是他遇到秦时风。

        他们都是幸运的。

        翌日,金少羽的毕业音乐会如期举行。

        他的家人和朋友以及老师和师兄都到了现场,当然……还有那个对他而言很重要的人。

        金少羽站在后台,高兴地朝他们挥了挥手,然后目光落在秦时风的身上,久久不曾挪动。

        秦时风也笑着朝他挥了挥手,然后张了张嘴,无声道:你今天真漂亮。

        金少羽笑了笑,脸颊上露出甜甜的酒窝。

        五分钟后,毕业音乐会正式开始。

        只见金少羽落落大方地走上舞台,然后向台下行礼致意,再走到琴凳前,轻轻将燕尾服一甩,潇洒落座。

        纤细的手指落在黑白琴键上,饱满而有力量的音乐响起。

        台下的秦时风深深注视着金少羽,他觉得金少羽的手指像是清晨时分,从天上投下的金色光束,神圣而优雅。

        一如初见时那般温暖。,,网址    ,:

  https://www.lewen.cc/78/78481/303342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