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万虚阁 > 第四十一章 五国会盟大典篇(二十一)

第四十一章 五国会盟大典篇(二十一)

        五国会盟大典已进行了四五日,说书人的文卷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黑字。

        晨光绚丽,乘风细细,新一天的比试即将拉开序幕。

        今日的台上,置了金丝楠木桌一台,上有暗色香炉一个,从中冒出缕缕烟气,沁人心脾。吸入鼻中,顿觉神清气爽。

        见校场之上人已到齐,兵部大臣于台下正对着百溪帝,向众人讲解着今日所要进行的比试:“礼、乐毕而射启。六艺之五射:一曰白矢(shi四声)、二曰参连、三曰剡(ya

        二声)注、四曰襄尺、五曰井仪。”

        思及校场之人并非都懂射箭之术,兵部大臣便耐着性子解释道:“所谓白矢,即箭穿靶子而箭头发白,表明发矢准确而有力;所谓参连,前放一矢,后三矢连续而去,矢矢相属,若连珠之相衔;所谓剡注,谓矢行之疾;所谓襄尺,臣与君射,臣与君并立,让君一尺而退;所谓井仪,四矢连贯,皆正中目标。而经商榷,所测为白矢、参连、剡注、井仪四项。”

        说完,兵部大臣又拿着金灿灿的折子念道:“请百溪国二皇子、东凌国八皇子、西泽国四皇子、南笙国五皇子、北筱国二皇子到校场就位。”

        五人动作迅速,不到片刻便已排列整齐。

        “这南笙国五皇子是不是不会笑啊?感觉他一直都是一副冰山脸。”

        “谁知道呢。”

        “不过这五人站在一起,还真养眼哈。”

        “瞧你那点出息。”

        台下之人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用细若蚊蝇的声音攀谈着。

        此时,兵部大臣眉毛已是川字形,厉声厉色喝道:“不得闲谈!”

        众人闻言,屏气凝神,不敢再张口。谁让这位穿着官服的大臣太过吓人呢,一看就不是好惹的。

        校场上共有五个靶子,另外,分别给每位皇子各配了一个专门拿箭筒的侍卫。

        倏地,五支利箭从五人头部右侧的空隙穿过,只听得“嗖”的一声,便见五支箭已不偏不倚正中靶心。

        “渊儿!”皇后惊呼一声。

        此情此景,让所有人瞠目结舌,就连台上的百溪帝也惊站起,那箭离他们的脸不过几寸,但凡出了一丁点差错,以其锋利程度,五人不死也得毁容。

        而扶华等人,当时竟是毫不知情,只觉头皮发麻,耳边突然有一个尖锐又短暂的声音响起。速度奇快无比,以至于根本来不及作任何反应。

        见顾南渊毫发无损,皇后那颗悬着的心慢慢放了下来。

        而这时,从校场左侧走出一个人来,他手里拿着一把银色弯弓,约摸着有三四十来岁,五官分明,很是健壮。

        身高比在场的人都要高些,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觑。

        又高又挺的鼻子,薄厚适中嘴唇,利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

        如墨一般的黑丝束着一根红色锦带,一身藕色暗花绸缎。腰间束着一条紫绫长穗绦,上系一块羊脂白玉,外罩软烟罗轻纱。

        “他的箭竟快到这种程度了吗?”长孙成悯暗自嘀咕了一句,双手不安分的搓着。

        一旁的夙清风诧异万分,双目瞪得溜圆,他的箭完全不给人反击的机会,他究竟是谁?

        “这人谁?”夙清风弯下腰,低声询问长孙成悯。

        “一个射箭大能,五国到目前为止唯一一个可以百步穿杨和五箭齐发的大能——令狐庚。”长孙成悯说这话时特别忐忑,他不知道为什么消失了二十多年的他会突然现身。

        关于他的身世,世人可能并不陌生。

        昭月二十四年初冬,西泽国令狐长庚降世。

        昭月二十五初冬,细密如银毫的雨丝若轻纱一般笼罩天地,一弯绿水似青罗玉带绕林而行,远山黛隐,身姿影绰。

        那天的抓周宴上,一个刚满周岁的孩童在数十人的围观下爬向了有银弓的地方。

        令狐长庚看向那弓那箭时,眼里好似迸射出了火花,他快速的朝着它爬去。

        在抓住弓箭的时候,他咯咯咯笑出了声,后来怎么也不肯松手,吃饭睡觉都抱着。

        昭月二十七年,蹒跚学步的他已会拉弓射箭。世人都说令狐长庚是奇人。

        那时在位的西泽国帝君听后十分欣喜,从帝都城里挑选了最好的射箭师傅教导他。令狐长庚声名大噪之际,西泽国的经济也强盛到顶峰,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昭月三十九年,正当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带领令狐一族坐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乃至让整个西泽国笑傲天下之时,十五岁的他突然发狂,一箭射穿了他父母双亲的喉咙。

        公孙府上七十一口无一幸免,鲜血染红了铺满青石板的小路。

        时至今日,那里仍是血迹斑斑。

        他双眼发红,拿着一把银弓,背着箭筒向皇宫奔去,遇人便杀,老弱妇孺皆不例外。

        宫门守卫望而却步,不敢上前,不敢与之血拼。他们深知,公孙长庚的箭一旦射出,就没有能活下来的人。

        有些胆小怕死的守卫丢了兵器,还没逃开五十步,就已倒地。其余人见状,心里愤懑,与他开杀起来。

        不到两刻钟,宫门外便已是尸骨累累,而他身上不过多了几处小窟窿罢了。他邪笑着舔了舔左臂上的鲜血,眼里的火越烧越盛,让人悚然。

        就在那时,宫门从里面开了。先西泽帝坐着车輿凝视着他,眼里的悲悯神色并不是因为那些死去的守卫,而是因为令狐长庚不明由来的失控。

        令狐长庚并未收手,而是笑着把箭搁在了弦上,两只手指夹住箭的末尾,用力地向后拉,瞄准了西泽帝。

        西泽帝身旁的宫人侍卫见状,纷纷挡在了他前面,形成人肉护盾。然而,久久不见令狐长庚松手,随着一声响彻天地的甩鞭子声,令狐长庚的神色慢慢恢复正常,他缓缓放下弓箭,仰天一吼,吐血晕倒……

        自此五国再未出现过他的身影,有人说他清醒后内疚而亡,有人说西泽帝为平民怨私自处决了他,也有人说他从此更名改姓隐居起来……

  https://www.lewen.cc/73/73755/266635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