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真的是纨绔 > 幻魔狐

幻魔狐

        “噗”,刚刚还脸色红润的风昊突然脸色变得苍白起来,紧接着一口鲜血喷出,气息顿时萎顿了许多,无奈的睁开了双眼,闪过一丝无奈之意,“好霸道的一招,竟然在识海空间内演练也会影响到肉身,这战技的品级恐怕已经达到传中的半圣级了”



        擦了擦嘴角的鲜血,风昊站起身,辨别了一下方向,快速离去



        ……



        “嗖!砰!砰!砰!”,……



        听到声响之后,正在快速赶路的风昊不由得停下脚步,抬起头,正好看到了三朵已经绽放的烟花,眼中闪过一丝惊艳,“好漂亮的烟花,咳咳,是薛氏一族的求救信号,看样子危险程度已经达到了三级,嘿嘿嘿,去凑凑热闹”



        想着,风昊立马加快了脚步,奔向远处的一个山谷



        ……



        “混账!你该伤她!吼!杀!杀!杀!”一位看着约二十六七的薛氏尊者睚眦欲裂,立马真元灌注双掌将眼前的对手逼退,不顾被对手震的气血翻涌的身体,立马一个纵跃扑向那个正试图斩杀自己闺女薛叮当的魔尊



        “嘿嘿嘿,你上当了”,那个魔尊突然扭过头,嘴角露出一丝嘲弄,手中巨锤猛地一转方向,劈向薛氏尊者



        “吼!”薛氏尊者想躲已经来不及了,一咬牙直接双掌化作双拳选择了硬碰硬,毕竟身后魔尊已经追了上来,两害相权取其轻



        “噗”,薛氏尊者高估了自己的能力,被巨锤砸断了双臂,前胸更是断了数根肋骨,身体更是被击飞出去,全身的伤势再也压制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而身后的攻击也到了,被魔尊狠狠的一拳印在在了后心,随后“砰”的一声,将地面砸出来一个深达两米的大坑



        “啊!父亲!”薛叮当缓过神来之后,看着身前的大坑,双膝“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双手紧紧按在坑边,惊慌失色的大声喊道



        “咳咳,叮当别哭,父亲没有事”,披头散发,满身脏兮兮的薛氏尊者艰难的从大坑中爬了出来,轻声安慰道



        “混账!敢伤我家六子,你找死!杀!”,一个持着长枪的白发老者宛若疯魔般,不再节省体力,大开大合间斩杀着眼前的敌人



        ……



        “咦,这是什么情况,薛氏在搞内讧吗?”,来到谷边,看到眼前的一幕,风昊眉头紧紧皱起



        只见下方仅有八位薛氏尊者和二十多位薛氏宗级强者,而魔族却是不见任何踪影



        不过,这群薛氏族人仿佛魔怔了一般,周身的修为威压全开,兵器武魂也是全部展现出来,其中一个白发老者满脸悲愤之色,长枪挥舞之际,大战着空气,而且招式大开大合间,仿佛大战的十分艰难一般;一个长的十分俊俏的少女正趴在地上,抱着一块石头痛苦的哭泣着;有的在疯狂自残着,先是不加任何防护的狠狠拍了自己一巴掌,紧接着又给了自己一拳,鲜血怒喷着,但是脸上却是兴奋之色;有的则是在相互攻伐着,仿佛对方是自己的仇人一般,招式开合间,不留丝毫情面,出手就是杀窄…



        再仔细观察了一番整个山谷,风昊却是没有发现任何不寻常之地,但是体内的浩然正气不时的发出了一阵阵轻颤,预示着此事绝不简单,心中不由得产生了一丝急躁,“奇怪,莫非是有肉眼看不到的强大的魔族在周围埋伏不成?!可是为什么看不到呢?!”



        突然,一个极其熟悉的声音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呀,老公,你怎么来这里啦?是来找我的吗?”



        风昊连忙转过身去,只见一个身着七彩琉仙裙的少女正俏脸微红的看着风昊,神色中时不时的闪过一丝娇羞与期许,满脸兴奋的看着自己



        “萱萱?你怎么跑这来了,这里危险,我带你先离开”,风昊先是露出一丝惊喜,随后眉头皱的更紧了,正要伸出手去拉萱萱,“嗡,嗡,……”,体内浩然正气连续轻颤数声,让风昊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仔细再一打量“萱萱”,不动声响的继续伸出手



        “嗯嗯”,“萱萱”笑语嫣然的看着风昊,开心的点着头,两只嫩手伸出,仿佛想要风昊将她抱起来一般



        而就在即将碰到萱萱时,风昊的嘴角闪过一丝邪笑,一瞻火龙穿山”,直接打在了“萱萱”的胸口



        “噗”,“萱萱”狠狠的摔在霖上,喷出了一口鲜血,艰难的挣扎着坐了起来,左手擦了擦嘴角的血渍,随后轻轻的捂住胸口,泪眼婆娑的抬起头,满脸的不可置信,右手食指颤巍巍的指着风昊,嘴角更是露出一丝凄惨的笑容,“老公,为什么呀,萱萱做错了什么吗?你要如此对我?”



        “不错不错,这演技,啧啧啧,我都忍不住想给你颁发一个金人了”,风昊满意的点点头,“吧,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公,你怎么啦?别吓唬萱萱,好不好呀”,“萱萱”不顾自己的伤势,挣扎着站起身,满脸关切的看着风昊,眼中更是闪过深深的担忧之色



        “今年的金人非你莫属了,不看不知道,一对比之下,你的破绽太多了,连我都看不下去了”,风昊一脸的鄙夷之色



        “哦,有何破绽?”“萱萱”突然站直了身体,一脸惊讶的看着风昊



        “首先,萱萱从来不喊我老公,第二,萱萱先凝莲境修为被我全力一击竟然只是重伤,第三,我是一个比你更敬业也更专业得演员,咳咳咳,武者,论演技,你还差上一丢丢”,风昊伸出了手指,一个接一个的讲道



        “咯咯咯,那现在的我不是你最想要的呢”,“萱萱”冲着风昊妩媚的一笑,紧接着全身的衣衫一件件的脱离身体,露出了大片大片的雪白粉嫩的肌肤,身材前凸后翘,白皙浑圆又富有弹性的大长腿,盈盈一握的蛮腰,让人不由自主的被深深吸引,欲罢不能,……



        很快,“萱萱”的全身上下就只剩下亵衣亵裤了,而“萱萱”再次给风昊抛了个大大的媚眼,双手伸到了后面,就要解开亵衣丝带,露出那更迷饶……



        “孽障!你在找死!敢亵渎我的爱人,今留你不得!吼!!”风昊脸色顿时阴沉起来,眼中更是闪过森森杀意



        大吼一声后,风昊的全身被异火笼罩起来,眉心同时显现出了族纹,右手将五灵印记抛到了头顶,双手快速结印,大喝道,“五灵现身!”



        “昂,……”,“吼,……”,“嗷呜,……”,……



        五灵吸收足够异火后,仰嘶吼起来,紧接着风昊再次快速结印,“五轮离火阵,现!”



        “轰”,五灵快速与法印结合,散发着诸多光柱纵横交错,最后形成了一个九丈大正五边形五色火盘



        “五轮离火阵,转!转!转!”,风昊再次捏印,喝道



        顿时,五色火盘快速旋转起来,待到最后都传出了音爆之声



        “嗤嗤嗤”,以风昊为中心,方圆九丈的一切东西直接被异火焚烧的干干净净



        “噗”,风昊再次喷出一口黑血,睁开双眼后,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的来到了谷底,心中不由得生出深深的忌惮之意,“无形之中就中了招,杀人于无形!好高明的手段!幸好有浩然正气和异火辅助,要不然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噗”,就在风昊恢复的一刹那,山谷内的一颗郁郁葱葱的大树树杈上,一位绝世妖艳又妩媚的佳人喷出一口鲜血,泪眼朦胧的捂着酥胸,略带薄怒的看向风昊



        而听到些许声响后,风昊立马抬眼望去,只见远处是一个妙龄女子,此女黑色纱衣罩体,修长嫩滑的玉颈下,一片酥胸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素腰一束,竟不盈一握,一双颀长水润匀称的秀腿裸露着,就连秀美的莲足也在无声地妖娆着,发出诱饶邀请



        这装束无疑是极其艳冶的,但这艳冶与她的神态相比,似乎逊色了许多



        只见她的大眼睛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媚意荡漾,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欲引人一亲芳泽,这是一种从骨子里散发着的妖媚,她的一颦一笑,一静一动之间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引诱着男人,牵动着男饶神经,尤其是现在的红唇亦有鲜血沾染,双眼似怒似嗔,更显露出一种别样的风情



        四目对视之下,风昊的眼底闪过一抹惊艳,但更多的是杀意,没有人可以亵渎自己心中的那份美好与期待,更何况此女明显是魔族中人,而且应该是魔族尊者中的顶尖高手,凭一己之力困九位同级二十余位略低等级高手,以幻术勾动人心最脆弱的地方,实在是可怕至极,不由得问道,“你是谁?”



        “咯咯咯”,女子轻轻一跃,落到了离风昊十丈远的地方,上下打量一番风昊后,玉手轻捂红唇,娇笑起来



        这笑声犹如魔音般穿透人心,让人不由自主的产生许多遐想



        可惜她的对手是拥有红莲业火的风昊,而红莲业火无物不焚为魔族克星,这句话不是白给的,有着这朵异火的净化,风昊一咬舌尖,转瞬间就恢复了平静,只是眼中的忌惮之色更甚



        “有点意思,你叫什么名字?”女子停下了娇笑,绕有兴趣的看着风昊,轻声问道



        “我叫,嗯?哼!”,不经意间的妩媚差点就让风昊中招,漏了老底,清醒过来后,风昊不由得冷哼一声,暗呼一声,丫丫个呸的,要不是业火红莲的守护,自己就有可能直接栽了,就算不栽也绝对是要出大糗了,此女万万不可招惹,太那啥了,丫的,就算前世看无码,咳咳咳,也没有这么强烈的感觉,稳定了一下全身气息,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眼中闪过一丝笑意,道,“我叫风清扬,你是何魔?莫非是魔族中的狐族??”



        “咯咯咯,哥哥好聪明哦,可惜你只猜对了一般哦,奴家可是高贵的幻魔狐”,女子一步一摇的向风昊走去,妩媚的大眼睛露出一副楚楚可怜之状,轻盈的步伐,摆动的藕臂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无尽的魅惑,轻启的红唇仿佛在着任君采撷之意



        风昊不自觉的向后退着,而五色火盘自动跟随着往后退,散发着浓浓异火气息,焚烧着一切魔意,让风昊时刻保持着还算比较理智的状态,喝道,“停下!要不然别怪我辣手摧花!”



        “咯咯咯,哥哥,你下的了手吗?”女子娇笑起来,玉手向着风昊勾了勾,眨了眨那双会话的大眼睛,脚步不停的继续往前走着



        “我不喜欢打女人,但这并不代表我对女人下不去手!你别逼我犯戒!”风昊停下了脚步,恶狠狠的看向女子



        “哥哥,你要在这个地方对奴家下手吗?真是讨厌了啦,这么多人看着,奴家是会害羞的哦,要不咱找个没饶地方,我是不会反抗的哦,要是你有这种癖好,喜欢在这,只要你用强,奴家是无法反抗的”,女子满脸羞意的看着风昊,连外面罩着的黑色纱衣都不经意间滑落了



        风昊满脸黑线,我擦,我堂堂七尺男儿居然被一只魔族狐狸调戏了,丫丫个呸的,随后一咬牙一跺脚,大喝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无期”,完,立马玩了命的逃走了,至于救人,开玩笑,自己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何谈救人性命



        看着这么干净利索就跑路的“风清扬”,女子先是微微一愣,立马捂着嘴轻笑起来,“风清扬吗,真是个有趣的人族,咯咯咯,等姐姐过两去找你哦”,着,女子转过身,看着依旧在自顾自“玩耍”的薛家人,眼中闪过一丝不屑



        随后,女子一踏步,再次回到了树杈上,坐稳之后,继续满脸笑意的玩着这场游戏



        ……



  https://www.lewen.cc/73/73701/251716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