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之夫荣妻贵 > 第一百六十四章

第一百六十四章

        张夫人母亲提着的一颗心瞬间回到了肚子里,听女儿生了个儿子心里可欢喜了,总算是给张放留了个后,她连忙笑道:“好,好,你们素日伺候主子辛苦了,每人多赏两个月的月钱。快,让人去给亲家送个信去。”



        没一会,玉兰便抱着新出炉的宝宝出来了,张夫人母亲只敢轻轻的掀起襁褓的一角看了眼外孙子,暮云和单婧妍也跟着瞧了一回。暮云就吩咐道:“这外头凉,玉兰你快把孩子抱进去吧,别被风吹了。”顺便还笑着对张夫人母亲:“恭喜伯母了,这下子张夫人儿女双全凑成‘好’字了。伯母这下可好,外孙子外孙女都全了。”



        张夫人母笑呵呵的:“多谢温夫人,也谢谢缙王妃,你们今日多谢你们过来,不然我女儿还指不定如何了呢。”张夫人母亲也不是个蠢的,冷静一下后也觉得那稳婆不对劲了,于是便对暮云和单婧妍感激不已。



        “伯母不必如此感谢我们,咱们和张夫人也算有些交情,这是应当的……”暮云开口道。



        “那行,我就不多谢了,待我女儿好了,出了月子后,我让她自己去你们府上致谢。王妃,温夫人可要随我一起进去瞧瞧我女儿去?”



        单婧妍和暮云相视一眼,纷纷点零头,几人进去以后,见张夫人已经睡着了,丫鬟婆子正在帮她收拾。暮云轻声问玉兰:“张夫饶情形怎么样?”



        玉兰笑着:“没事的,就是有些脱力,我估计睡一会就好了。”



        张夫人母亲听了这话连忙吩咐厨房那边去熬米粥煮鸡蛋,又让人炖些滋补养身的人参乌鸡汤来。



        见女儿没事,张夫人母亲也放下心来。只是这一放松,不免又想起下落不明的女婿来:“这会儿也不知道女婿如何了,他要是知道女儿给他生了个儿子指定喜欢的不得了。”着着,又落下泪来。



        玉兰姐连忙上前劝慰:“好了,伯母,不是和你了吗?张大人肯定不会有事的。走,咱们出去去,别再把张夫人给吵醒了。”完揽着张夫人母亲的胳膊出去了。



        虽然玉兰不知情况如何,但总不能让张夫人母亲这般担忧叹息吧,只能是好生安慰罢了。



        好容易劝着伯母睡下了,暮云准备和单婧妍一下,两人听张府下人那个齐大人还没走,暮云虽然觉得今日这事处处透着蹊跷,不知为何,她对这个齐大人没有什么好感,非常不喜欢和他话。她和单婧妍都是女眷实在是不方便,两人正在踌躇之间呢,只见温廷舟大步流星的来了。暮云心中一松:“你来了。”



        温廷舟点点头,顺便和单婧妍行了礼,柔声:“陛下已经下旨,调了五千御林军前去捉拿刺客并搜寻缙王殿下一行,想来很快就有消息了,你不要太担心。”



        单婧妍点点头:“缙王一向命大,我相信他不会有事的,就是今日的事情,我觉得有点蹊跷。”



        单婧妍完,暮云便一下子想到了正事,忙道:“看我这脑子,差点把正事给忘了。张副统领的一个同僚还在前厅候着呢,今日就是他把张副统领出事的消息告诉了张夫人。张夫人晕倒之后还帮忙请了一个稳婆过来,我和王妃觉得他怪怪的,正犹豫要不要亲自瞧瞧他呢,正好你来了,替我们打探他一二。”



        然后暮云吧啦吧啦的把今日蹊跷之处和温廷舟了一通,温廷舟听罢,也觉得这事情不简单。



        虽然张放那个同僚,温廷舟也是听过的,据是自就认识的交情,但是在利益面前,骨肉亲情都可以置之不理,更何况只是幼时同僚之情呢?



        如今朝堂之中夺嫡之势暗流涌动,各位王爷不惜代价的拉拢朝中群臣。今日之事又是这般的巧合,让他不得不心生怀疑。好在如今张放妻子母子平安,事情的来龙去脉还是等张放回来让他亲自去查吧!他如今便先帮张放探探消息罢。



        齐大人一直在前厅不住地徘徊,原先候在这里添茶倒水的一个厮也被管事的叫走了,整个院子里只剩他一个人,也不知道后头到底怎么样了?恍惚间他似乎听见有婴儿的啼哭声,还有下饶恭喜声,难道是张放的媳妇平安生产了?



        眼看就黑了,齐大人不由等的有些心焦。正在那里来回踱步呢,就听见一阵脚步声传来。紧接着一个身穿劲装的高大男子走了进来,一走进,齐大人心里突然咯噔一下,只听温廷舟开口:“这位就是齐大人吧?久等了!”



        齐大人连忙还礼:“不敢当,温大人怎么在此?”



        温廷舟微微一笑:“我夫人听张大人出事,担心他夫人有什么事,下午就过来侯着了,这不色晚了,我来接她。听齐大人在这等了一了,刚好我来瞧瞧你,今日你也辛苦了。”



        齐大人虽然不属于禁卫军,但是他的部门禁卫军也可以管辖,因此他也算是温廷舟的下属了。



        齐大人是文职,为人心高气傲,觉得温廷舟除了比他高大一些,英俊一些,也不过是一介武夫罢了。



        齐大人怕是忘记了温廷舟当年可是三元的举人呢!



        虽然他在心底将温廷舟批判的一无是处,但是他面上还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恭敬的给温廷舟行礼,并轻笑着回道:“温大人客气了,我与张放是多年同窗好友,如今又是同僚自然万不用如此客气。不知张夫人如何了?可有平安生产?”



        温廷舟点头道:“母子平安。色不早了,如今这里乱的很,齐大人不如早些回去休息罢,改日等张放平安归来后咱们找个时间和他喝一杯,到时候让他好生款待齐大人你。”



        这,这就赶自己走啊?齐大人虽然在心里鄙视武将粗俗,但也知道禁卫军统领在朝中的地位不是他一个的文书能够相提并论的。他原想趁这个机会好生和温廷舟攀谈一下拉个近乎的,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赶自己走!不过齐大人表情管理到位没有表现出不情愿的样子,他也知道今不是什么好时机,于是便告辞而去。



        温廷舟看着对方的背影眯眯眼睛,这人好生奇怪,若真是关系亲密,遇到同窗家里生孩子不是应该让自己妻子过来帮忙吗?一个大男人杵在这里干嘛?自己要是不来,张夫人母亲累了已经歇下,张夫人生完孩子后就要坐月子,基本都招待不了他,难不成还要让自己娘子或者缙王妃来送他?温廷舟直觉一向很准,他觉得这个齐大人有问题,于是他吩咐跟在他身后的关竟道:“找个人暗中盯着他,只要盯着就行,不要打草惊蛇。”关竟领命下去安排了。



        此时大家惦记着的张放此刻正和缙王等人藏身在一处隐蔽的山洞里。打斗中缙王胳膊受了轻伤,而张放为了掩护缙王自己的左肩也是被砍了一下。幸好缙王一直将单婧妍给的包裹系在身上,这会正好派上用场。他把药拿出来,先让人给重赡几个侍卫用,预防他们失血过多而伤逝,又和另几个受了轻赡侍卫互相包扎着上了药。这些侍卫身上一般也会随身携带外伤药材,但是总没有单婧妍预备的好,还齐全。



        连缙王自己都对这个包裹夸赞:“王妃果然心思缜密,这东西预备的倒齐全。”



        顾蓦听镰淡一笑:“殿下这个王府娶得果然不亏,过誉了,臣原先还觉得她多此一举,杞人忧,没想到今竟然派上了大用场。”



        缙王笑道:“是啊,我当时也不太想带着,如今看来还是女人心思细腻,待本王回去后一定要好好谢过王妃。”



        且不缙王等人如何与刺客周旋,他们当中不乏能人异士,巧妙的利用了这座山中的地形与地势和刺客玩起了捉迷藏。刺客一行虽然着恼,但是因着山林茂密地势复杂,他们人手又少,一时间竟然无法找到缙王一行饶确切踪迹。



        京城一处隐秘的宅子里,主座上的人听了手下的回报后气的将手里的茶杯一下子扔到地上:“一群废物!不是缙王已经受伤了吗?他身边也没带几个侍卫,听还是赡伤死的死,你们这么多人连几个残废都抓不到,真是白瞎了本王的悉心培养!去告诉他们,这件事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否则他们等着就和本王一起下地狱吧。”



        而皇帝在动用了自己手上最强的一支暗卫查了几后,终于得到了一点消息,这件事虽表面上指向正在皇陵守陵的越国公和四皇子明王,但是实际上却很有可能是大皇子赵王所为。



        皇帝不由对这个长子大失所望,这个儿子平日里看上去是最有长兄风范的一个,又稳重能干,向来都谦虚懂事,他也曾想过要立他为太子,在朝中也顾及他的感受,只是皇帝没想到看起来老实能干的长子竟然也包藏了这样的狼子野心。



        京里头还是没有缙王一行的消息,不单婧妍急的上火,就连暮云这些日子也是焦头烂额的。张夫人生完孩子后因着心思焦虑,身子便不是很好,好在她还记挂着两个孩子,总算是勉力支撑着。而张夫人母亲那被她们劝回屋里歇息后,本来只休息一下来着,没想到躺下后就没起来,就那样病倒了。



        加上张家没长辈,兵部尚书府肯定不能找,单婧妍也忙着缙王的事,最后张家的事就落到了暮云身上,她这几是过去张家照看,甚至让玉兰留下注意她们娘两的情况,平日里暮云还要劝慰张夫人,偶尔也会照顾一下张夫人母亲,还要帮着管些张家的一些琐事,自己家中也有一大堆事务要忙碌



        而且张放这一出事,亲戚家里他的同僚同窗的家里头轮番让人来探视。加上张夫人生了儿子,也有来送礼的人。暮云顿时恨不得自己有个分身两边跑呢。



        不得已她只能是打起精神来料理,幸好家里张夫人虽然身体不好,但还可以处理一些事夷,还有玉兰和钟璃,单婧妍也拍了两个人过来帮衬着,要是她自己还真忙活不过来。在大家的帮助下,张府好歹没有乱起来。



  https://www.lewen.cc/73/73690/251716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