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慵来妆 > 第15章 第 15 章

第15章 第 15 章

        翌日天气确实很好。

        许融难得起了个大早,洗漱梳妆,用早膳——一碗鲜香的元宝小馄饨配着腌笋、豆皮卷等四色小菜,半天之后,用午膳——与许夫人、许华章一起,用完小歇一刻,又半天之后,太阳落山了,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院中伺候的粗使下人们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她们已经习惯许融“情伤”之后就是这么一副颓废到饱食终日无所事事的样子,只有白芙知道不是,晚间卸钗环时,她见镜中的许融容颜若有所思,便安慰道:“姑娘别急,萧夫人多半不甘心,想拖上几天也正常。”

        许融点头:“嗯。”

        她心里觉得不是。

        萧夫人不可信也不可谋,但张老夫人是个雷厉风行之人,她放罗二、放许华章,向她许诺并随后去寻萧夫人,都是立时立地,没有一丝拖延,许融不认为她会在最终兑现承诺的时候掉链子。

        许融希望是自己想多了,因此她决定如白芙所说,再等一等。

        这一等,又一天过去了。

        新的一天太阳升起时,许融赖在床上不想起来。

        事情一定生变了,她知道。

        再有侥幸心理那是哄自己玩,她既装不了这个傻,就得起来面对新变故。

        ……她不想起来。

        真累。

        “好难啊。”许融躺在帐子里喃喃感叹。

        她不想争,不想斗,不想操心,不想劳碌,可做条咸鱼这么难。

        “姑娘?”白芙听见动静,过来把帐子撩开半边,笑道:“姑娘要起来了?我叫她们去提水。”

        许融拿被子把脸一蒙,在里面闷声道:“不起。”

        白芙如今极少见她这个模样,笑出了声:“那姑娘就再睡会儿,我先出去,不吵着姑娘了。”

        帐子重新落下,轻巧脚步声远去。

        许融懒懒躺着。

        她哪里睡得着,就是不想动而已。

        窗外的小丫头一边洒扫,一边叽叽喳喳地说话。

        “今儿的天气也好,就是又冷了点,我在茶炉子底下偷偷放了一把栗子,等活做完了,咱们一块儿去吃。”

        另一个惊喜地叫起来:“你哪来的这好东西?”

        “之桃姐姐的嫂子给的。”先说话的道,“我们两家是邻居,昨天我偷空回了趟家,正好看见她家在收拾东西,把一些带不走的笨重家什送人,见了我,就抓了一把栗子给我。”

        另一个道:“送人?她家要搬走了吗?”

        先说话的道:“是呀。之桃姐姐从府里赎身了,你不知道吗?”

        另一个显然十分吃惊,干活的动静都停了,“我到哪里去知道,又没人告诉我——恐怕连姑娘和白芙姐姐都不知道呢!”

        先说话的声音里带了一点得到“独门消息”的自矜:“这也难怪,之桃姐姐昨天才走,又走得悄无声息的,都不曾来这里和姑娘拜别,所以大家都不知道。”

        另一个急急地道:“对呀,为什么不来呢?之桃姐姐总是贴身服侍过姑娘的人,她要是来,姑娘怎么也要赏两件东西的。”

        “心里有怨呗。”先说话的声音压低下去,“之桃姐姐本来是一等,犯了回错,连二等都没保住,直接贬去做了粗使……”

        “也是,是我,我也想不开……”

        两个小丫头干完了这一段的活,换了地方,闲唠的话语也渐渐听不见了。

        之桃赎身了?

        许融目光凝注在水红色的帐子顶,她确实对这件事毫不知情,并且可以肯定白芙也不知道,否则不可能一个字都不提起。

        那结果就很明显了:毫无疑问又是许女士的个人杰作。

        许夫人之前就想把两个渎职的大丫头卖了,现在之桃主动要求离开,她大约想都不会多想一下,马上就同意了。

        其实要说“多想”,许融也并没有,但这出于她的懒怠——她不出手干涉任何与她目标利益无关的事,而不是她认为之桃没有问题。

        和另一个同时被贬的大丫头紫燕相比,之桃太“跳”了。

        跳的原因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有一点明摆着:之桃认为自己应当有戏份。

        现在许夫人把这个有戏的丫头放走了。

        许融想叹气,又想了想,把这口气收了回去。

        许夫人的正常操作,有什么好意外,她要不这样才奇怪呢。

        许融也把这件事抛去脑后,她闭上眼睛,又躺了一会,只是心不静,她躺不自在,四肢没有舒展意,反而僵僵的,许融气得翻了个身,她就不起来,起来更烦。

        但一刻之后,她还是起来了。

        白芙来报,英国公府来客上门。

        许融匆匆洗漱,问:“来的是谁?”

        白芙摇头:“不知,太太那里来传话的人只是催着姑娘快过去。”

        张老夫人终于拖不下去亲自来给她交待了?

        还是派了哪个晚辈来?

        许融按下心中猜测,简单梳妆后带着白芙往正院走。

        进去后,她发现都猜错了:来的是个大夫。

        就是一直给张维令治胳膊、医术极好的那个李大夫。

        因未曾在意过额上小伤,许融都快把张老夫人一开始释出的这道善意给忘了,张老夫人自己倒还记得,虽迟了两日,到底把人派了来。

        许夫人很高兴,忙招呼许融坐下,亲替她撩起刘海,请李大夫看视。

        李大夫将五十岁的人了,不用很讲究男女大防,他目不斜视,将许融的额头看了一回,退开,拱手道:“大小姐委实伤得不轻,之前诊治的那位太医十分尽心,能治到这个地步,已属不易,老朽医术浅薄,不敢言能更上一层楼,令大小姐的容颜恢复如昔——”

        许夫人失望道:“那你是治不了了?”

        她就要坐下哭许融苦命,李大夫噎了一下:“夫人,老朽的话还没说完,虽无十分把握,老朽受张老夫人所托,必将用尽所学,想来让大小姐的伤痕再淡上一些,还是能做到的。”

        许夫人立刻转哀为喜:“那也好,你用心地治,我重重谢你。”

        她见李大夫敢说这个话,可知医术果然比杨太医要强,便又想起来一事,吩咐人:“去把章儿叫来,让神医也诊一诊。”

        许华章在牢里呆了这么些天,无论他本人看上去多么活蹦乱跳,许夫人都不放心,必然要让大夫来给他请个脉的,之前大夫其实就已经来过,不过以许夫人的慈母之见,眼下有更好的上门,那顺道再诊一遍也不费事。

        丫头去了好一阵,终于回来,气喘吁吁地:“太太,侯爷——侯爷出门去了。”

        许夫人一惊:“什么?什么时候出的门?去哪了?”

        丫头为难道:“奴婢不知。奴婢到前院时,侯爷已经不在了,奴婢问了一圈人,才知道侯爷说在家里闷得慌,一早就出去透气去了。”

        许夫人一下气得不轻:“这个章儿,明明答应了我好生在家呆着,这才几天就耐不住性子了,等他回来,我必要好好罚他!”

        许融侧目。

        她传达的意思太明确,许夫人脸颊微微一热,加重语气道:“我一定狠狠罚他,叫他下回再不敢了!”又吩咐丫头,“去前面守着,章儿一回来,就速领来见我。”

        丫头答应着去了。

        接下来暂无他话,李大夫开方抓药,指点着下人炮制了一回,待许融将熬出的药膏敷到额头上后,他又留下几句医嘱,便提起医箱告辞。

        也是巧,他前脚刚出府门,后脚许华章回来了。

        眉飞色舞,满面春风。

        许夫人端坐上首,喝问:“你做什么去了?!”

        许华章笑嘻嘻进门:“娘,我干了件大好事。”

        许夫人狐疑:“什么?”

        “我把萧伦那厮的好事搅了,哈哈。”许华章一扭脸,见许融在座,又向她邀功,“姐姐,这回我可给你出了口气。”

        许融小半天都闷得慌,叫这小纨绔弟弟一搅心头那股郁气倒散了些,她抬手倒了杯茶,往前推了推,扬眉示意:“说吧。”

        许华章得意了,到她旁边坐下,先咕咚咚把茶喝了,一抹嘴才道:“我今儿原想找张维令去——”

        许夫人急了:“你还找他干什么?我都叫你离这些人远些,再闯出祸来,你还叫不叫娘活了!”

        许华章道:“娘,你别着急,我不是去找他麻烦,只是想把话说开,他有什么意见,当面划下道儿来,我都接着,免得叫小人再夹在里面捣鬼。”

        他话说得糙,理是这个理,许夫人勉强接受了:“然后呢?和萧伦又有什么关系?”

        “我半道上看见他了。”许华章眯起眼冷笑,眼角溅出点杀气来,“娘,你不知道吧?今天是他的好日子,他去向郑国公府下定,骑在匹高头大马上,身后带了半条街的定礼,哼,好风光哪。”

        许夫人怔住:“……”

        她真的不知道。

        许融问:“你去捣乱了?”

        “我瞅了个空,把他的大雁放跑了。”许华章憋了这么一会,实在也憋不住了,冷笑转成嘿嘿傻笑,“娘,姐姐,你们不知道那场面多解气,他们家人都傻了,乱糟糟去追,想把大雁逮回来,可他们又没长翅膀,哪里逮得到?萧伦的马还被下人惊了,拉着他满街乱跑,我躲边上看,他脸都吓绿了,哈哈哈。”

        他捂着肚子,倒在椅子里快活直笑。

        以雁为聘是古礼,也是所有定礼中的主礼,取其守信、忠贞之意,分量极重,以长兴侯府与郑国公府这样的人家来说,那半条街的定礼未必及这一对大雁体面。

        “你——”许夫人要晕了,她承受不来这样的刺激,“日子才消停下来,你何必又生事呢!”

        许华章脸垮了下来,显然被数落得很不服气。

        “这点事,生就生了吧。”许融淡然道,“又没毁损他家什么贵重财物,若找过来,赔他一对雁就是了。”

        许华章立刻把胸脯挺起来,讨好地冲她笑了笑,又辩白:“姐姐,你放心,我没那么傻,蒙了脸才去的。”

        许融把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头脸没伤,衣裳也齐整整的,是个全身而退的样子。

        想及当时乱局,她还是问了一句:“身上没伤着吧?”

        许华章感动非常,瘦弱的胸脯又往外挺了挺:“没有,当时人多着呢,我瞅空子就往看热闹的人群里一钻,一根汗毛也没叫他们碰着。”

        许融点点头,连着许夫人也松了口气:“唉——”

        “太太!”

        在院门外管传报的一个小丫头跑进来,声音清脆地道:“门房上叫报太太,长兴侯府的萧世子来了,要见太太!”

        许夫人:“……!”

  https://www.lewen.cc/67/67994/199407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