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传送双生 >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不屑的资格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不屑的资格

        秦秘书只觉夜风似乎又凉了些。

        看来,简小姐的身份,在接下来的谈判中,也将成为会长打压她的工具。

        虽然有些不耻这种嘲弄对手出生的低劣手段。秦秘书却是很清楚,往往就是这种与议题无关的打压,很有可能成为击溃对方心理防线的突破口。而这样的手段,也是上位者在对待后辈时,最常用也是最实用的办法。

        不知道怎的,这个想法让秦秘书有了一丝倦怠。曾经一心只想出人头地,登上高位的他,在见识了真正立于上方的这些人后,心中的羡艳却是在渐渐退去。或许是知晓了这条路上的艰辛,或许是看多了各种令人作呕的打压争斗。

        在微冷的夜风里,秦秘书第一次有了一点麻木。

        而就在他的身边,一直被他搀扶着的宋会长却像是来了兴致,口中还在絮叨着刚才秦秘书感兴趣的那个问题。

        “除此之外,计划提前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宋会长不疾不徐的声音随着缓缓的夜风慢慢飘荡。

        “文葆的事情已经被爆了出来。

        和我们手中小满消失的这个把柄一样,文葆的去世,同样是小简要了旁人的性命。这两起事件说起来都是差不多的性质。

        所以,若是此时放任不管,任由小简想办法度过文葆这一关。等到我们拿出小满一事时,小简怕是就没有我们所希望的那样害怕了。

        已经成功经历过文葆之死的舆论洗礼与制裁逃脱,会让她知晓,面对这种事也就是那么回事。弄死个人而已,只要处理的好,也没什么大不了。”

        宋会长没有去看秦秘书脸上越来越僵硬的表情。依然自顾自的说着。

        “所以,我们要将计划提前。要在她本就因为文葆一事焦头烂额之际再补上一拳。只要这样,她才会更加的恐惧。也只有这样,恐惧才会让她乖乖听从我们的话语。”

        说到这里,宋会长停顿了一下自己的脚步,似乎的有些得意于自己的安排。他的声音也变得洪亮了几分。

        “干脆就在她将要上位之前,在这大.选临近的最紧要时候,趁她还不知道法老对她的另眼相待,借着文葆一事带来的心理压力,我们率先出击,打她个措手不及。”

        看着面前的宋会长,就像是又回到了年轻时意气风发的时候,秦秘书的心却是愈发的麻木起来。就像是一个爱喝粥的人,在连续数年只喝粥后,终于在看到粥时也有了想吐的冲动。

        就在秦秘书的眼神变得有些迟钝之时。宋会长却是目光晶亮的看向了他。被这突然投来的目光弄得有些狼狈,秦秘书随口问了一个问题,掩饰自己的尴尬。

        “可事后简小姐还是会知道法老对她的看重。只要她成功当.选也一定能获得更多的权利。到了那时,她若是反悔,我们怎么办?”

        “这没什么好害怕的。”宋会长目光继续盯着秦秘书。“若是她反悔,我们就将今晚的协议直接爆出来就好。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

        反正你也知道的,基金会这一局若是无法控制住简仁那丫头。在未来的联盟好,我们也就再没有任何的生存空间。

        早晚一死的结局,到时候鱼死网破的威胁才会显得更真实不是?”

        秦秘书机械的点了点头。他就知道,会长肯定还有后手。未来若是简小姐返回,他就拉上整个基金会给对方陪葬。虽然只是威胁,但秦秘书相信,这样的事,会长肯定做的出。

        他明白这一点,未来的简小姐肯定也会懂吧。

        看来,会长又要成功了这一次。

        就在秦秘书失神的短短一瞬,宋会长却像是早已看出了些端倪。他用自己发皱的干枯左手轻轻拍了拍秦秘书馋着他的一只手。

        “小秦啊。你还记得最开始的时候吗?就是我们刚刚找到小简的时候。

        那时候的小简,一心就想着隐藏起来,过自己安稳的日子。

        可你再看看现在。现在的她,却是站在了全联盟最显眼的地方。要去争夺那数一数二的管理员职位。

        你有想过这是为什么吗?”

        还没等秦秘书回答,宋会长已经自言自语的答道。

        “是因为权力。

        正是因为她看到了,尝到了权力的味道。她才变得狂热,变得有追求,变得越发向上努力。

        而你,你还没有尝过那种味道,怎么就能轻言放弃呢?”

        秦秘书下意识就想要反驳。宋会长却是再次拍了拍他的手,笑着说到:

        “年轻人,当你从未得到过一件东西时,你是没有资格对其表示不屑的。

        这个道理很简单,就好比是一个从来没有拥有过金钱的穷鬼,大言不惭自己对于奢华生活的不屑。

        或许他是真心不屑,但他的这一举动在我看来,也是真心的愚蠢与可笑。

        在我的理解里,只有真正拥有过无数财富的人,才能对财富表示不屑。才能硬气的说,自己甘于选择简单的生活。

        至于那些穷的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的家伙,他们口中对金钱的不屑,要么是自大愚蠢,要么就是可怜的自尊心在作祟。

        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与你。

        在你还未真正获得过权利之前,在你还没有真正尝过那搅弄风雨的味道之前,你还没有资格对‘权利’这两个字表现出不屑。”

        当宋会长淡淡的话语随着夜风飘远,消失在长廊之外的漆黑星幕之中,秦秘书依然呆呆的站在原地。

        他没有想到宋会长竟然看出了他的犹豫。更准确的说,就在他自己还未看清自己心头的麻木究竟来源于何处时,宋会长便已经轻巧的挑开所有外物,将他的内心剥了个干净坦白。

        但秦秘书却是没有机会去看看自己被剖开的内心。那个穷人与金钱的例子已经在第一时间将他的大脑占据。

        如同被洗脑了一般,一个念头开始扎根盘踞。

        “是了,我还没有摸到过那无上的权利。又凭什么看它不起?”

        这一刻,秦秘书心头的麻木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升腾起一股比过去更加坚韧的信念。

        “总有一天,我也要站到那里。哪怕只是为了说出一句‘不过…而已’。”

  https://www.lewen.cc/66/66992/338626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