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之网红侦探 > 第80章 第80章

第80章 第80章

        李茂听到老邵的话马上就从刚才低落的情绪中回过神来,将自己查到的东西都整理了出来。

        “梁友全于1960年响应国家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  到了y省k市岩平镇清水村下乡插队。因为时间过于久远了,  四十多年前的事情,所以我们只能通过老一辈的人了解了一些情况。当时梁友全下乡的时候才18岁,  农村的生活对于城里的来的小姑娘小伙子们来说是非常辛苦的。刚来的很多人都不太适应,  还有一些人水土不服大病了一场。梁友全也是其中一个,他去的时候身上没有带什么东西,  都是一起下乡的知青一人接济一些东西才熬过去的。后来慢慢习惯了做农活之后情况才好了一些。在几年之后梁友全和村里的一个叫黄红娟的姑娘结了婚,  结婚没多久就生了一个女儿。在结婚之后梁友全就跟着村里的赤脚医生在学习,在村里的医务室做助手,一直到他回到城里。”李茂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梁友全在下乡时候的情况。

        “那也就是说他的那些医务知识都是在当知青的时候和赤脚医生学的或者是自学的?难怪在排查懂得医疗知识的人员的时候他并没有被纳入这个排查的范围内,在龙城市根本就没有人知道他还会这些知识。”听到了李茂的介绍在场的人都恍然大悟,当年龙城大学的案子发生的时候可是几乎把所有有嫌疑的人都排查了一遍,都没有能查出什么结果。

        当时的农村并没有正式的医生,  只有一些赤脚医生。但是国家当时的情况也是缺乏在医疗这方面的人。为了让村民能在家门口就解决一些头疼脑热的小问题,所以会对赤脚大夫进行培训,  发放一些赤脚大夫学习手册,提高其业务能力。在一些村里还建立了医疗室,  方便村民的需要。而除了赤脚大夫之外,  还会配置一两名助手,在培训考察合格之后还会有公分。

        梁友全应该就是利用自己在医疗室当助手的时候学习了一些医疗知识,才会使得后来警方在排查的时候把注意力放到了医生和屠夫的身上,  转移了注意力。而几十年前的经历,  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查得太详细的。

        “有没有人提起梁友全和黄红娟为什么会结婚?他们之间的关系怎么样?”程慕瑾对于梁友全和黄红娟之间的关系倒是觉得很奇怪。

        李茂犹豫了一下,  还是将自己收集到的信息全部说了出来,“根据村里一些比较老的人说,当年其实黄红娟并没有和梁友全谈恋爱,当时是有人去黄红娟家里的时候发现两人倒在一个床上,衣衫不整。至于之后梁友全和黄家的人是怎么商议的就不知道了,结果就是这两人火速结婚了,然后在九个月之后就生下了一个女儿。当时梁梅梅也就是梁友全的女儿出生的时候村里是议论纷纷,都说这个孩子是足月出生的。至于这两人的关系的话,不好也不坏吧。两人之间看着比较客气,但是没有见到他们有吵嘴的时候。”

        李茂说完之后在场的人都很安静,只有秦铮在思考了一会儿之后对着李茂说道,“你们查黄红娟和梁梅梅的死因的时候,顺便给梁梅梅和梁友全之间做一个dna对比吧。”

        “你也觉得那个孩子不是梁友全的?”李茂问道。

        秦铮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我不要你觉得,我只看证据。你可以继续说你的调查结果了。”

        李茂讪讪地继续说他们的调查结果,“咳咳,梁友全在恢复高考之后也参加过高考,只可惜在高考考试之前吃坏了肚子,也就没能参加考试。村里的人说这个其实就是黄红娟怕梁友全在回城之后就不回来了,所以才给他的饭里下了药。当然,这些都是没有证据的传言。第二次高考的时候梁友全也报名了,但是他也没有去参加考试,而是托了关系直接回城。根据村里人的说法,当时黄红娟是不知道梁友全托关系回城的,这还是等他回来让村里开介绍信和户口转出的时候才知道的。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的黄红娟在村委那里闹了一场,死活不让梁友全回城。不过最后还是没有能阻止梁友全回城。”

        一名老警员摸着下巴总结道,“这样的话就能看出他们夫妻的关系并不好嘛,连回城这么大的消息都没有提前告诉黄红娟。他们之间的婚姻也是存在一定的问题。那为什么之后梁友全会把黄红娟和梁梅梅接到了龙城市呢?”

        “因为黄红娟在梁友全回城之后几乎就是隔几天给他一封信,信里说要是梁友全不接他们母女俩过去的话,到时候他们自己过去,会让大家都知道梁友全就是一个抛弃妻女的混蛋。没过多久,梁友全就将这黄红娟母女俩接到了龙城市。但是也没过一年,这母女俩就染病去世了。”李茂回答道。

        “信里写什么都知道?”邓佳佳突然间问道。

        李茂无奈地看了她一眼,“因为黄红娟并不认字,信件是让人代写的,她离开没多久大家都知道了这封信的内容,你要知道在农村里是没有什么秘密的。”

        “在梁友全下乡的那几年,村镇附近有无辜失踪的女孩吗?”程慕瑾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李茂严肃而肯定地回答,“我们也考虑到了这种情况,跟镇上甚至是市里了解过了,当年的人口流动还是没有像现在这么多的,而且出远门都需要介绍信。经过排查之后,确定,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失踪人员。”

        所有的人顿时心里松了一口气,没有发现新的受害者就好,要是再发现新的受害者,这个案子真的就是太可怕了。

        程慕瑾点了点头,“那也就是说梁友全是在回到了龙城市之后才开始制造了这一系列的连环杀人案。但是到底是什么事情导致了他突然间痛下杀手呢?”因为梁友全的不配合,所以他们目前还不知道这些案子发生的原因以及具体的经过。

        “目前梁友全似乎是觉得自己不管是开口还说不开口,都没有活路,所以干脆就什么都不说。我们还是需要一个突破口,于胜或许是能让梁友全开口的一个因素,所以目前还是要等dna的比对结果出来。”秦铮开口说道。

        “这个审讯的工作还是需要加把劲啊,还有那个于胜那边一定要把人看紧了。要是他跑了,别说是你们,就是我自己这一身制服都不好意思再穿了。”老邵语重心长地说道。

        就在老邵的话刚说完的时候,会议室的门被打开了,一个警员急匆匆地走进来对老邵说道,“邵局,这是您加急要的调查结果。所有的资料都已经在这里了。”说着警员将一个档案袋交给了老邵。

        老邵急切地点了点头,然后接过警员递过来的档案袋马上打开了档案袋,将里面的资料拿了出来。

        其他的人都安静地盯着老邵手里的那份资料,十分好奇,要知道这个会议是局里最紧要的案子了,还有什么事情能让他们新任的局长这么着急的?

        “小程、秦铮,你们也看看这份资料。”就在众人都好奇地盯着那份资料的时候,老邵江自己看完的资料转给了两人。

        程慕瑾下意识地接过资料,然后开始看里面的内容。刚看到开头程慕瑾就有些惊讶,因为这是关于于胜的调查资料。而老邵知道于胜和这个案子有关系还是在刚才。所以,老邵刚才加急叫人查了这个于胜的资料?

        程慕瑾抛开自己心里的杂念,开始认真地研究这份资料里的信息,提取对他们有用的内容。

        于胜今年25岁,曾用名周海生。在他还是婴儿的时候就被遗弃在孤儿院的门口,父母的信息不详。在五岁的时候被一对夫妻领养,这对夫妻结婚多年却没有孩子,因此想领养一个孩子。但是在领了他一年多之后周海生的养母就怀孕了,剩下了一个男孩。

        夫妻两在有了自己的亲生孩子之后对于周海生便没有之前的样疼爱,甚至是想把他退回孤儿院。因为这个孩子实在是和他们不亲,性格也比较孤僻,平时也很少说话。在周海生十五岁的时候他离家出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再回去过。离家出走的周海生一直都是下落不明,但是夫妻两人也没有找过就是了。

        而他们查到了周海生在离开了家之后就在开始四处打工,但是因为年纪小,也没有身份证,所以没有多少人雇佣他。甚至有的人看着他年纪小孩想骗免费的零工,在他昨晚工之后就直接将人轰走,一分钱不给。知道他遇上了当时很有善名的梁友全。

        周海生是走在街上的时候被梁友全看到,并请他来到饭馆吃了一顿饭,之后梁友全看对方的年纪以及身世惨淡就提议让他留在饭馆里帮忙,还可以资助他上学。周海生留了下来成了饭馆里的服务员,但是在一年之后他就离开了。具体的原因也没有人知道,梁友全对外称是找到了他的父母,把人接回去了,之后这附近的人就没有再见过他。

        但是事实上,他们查到了梁友全并没有将周海生送回他父母家,而是将人送到了城郊的一所职校里读书去了,并且改名为于胜。不过于胜对于读书并不感兴趣,读了两年职校还没毕业就辍学了。

        辍学后的于胜也已经成年了,所以一直在龙城市内辗转打工。直到两年前李福来的盐水鸭店说是找学徒,他就来到了店里,一直到现在。

        程慕瑾看完了些资料大概了明白了老邵之前的担心,不过确实是很棘手,“于胜十五岁那年就在梁友全的饭馆里当过服务员,但是时间不是很长,并且他比较孤僻很少和人沟通,所以鹏飞路的人对于他的印象不深。而李福来可能是因为时间太久了,而且名字和之前完全不一样,所以也没能认出来。而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梁友全把于胜悄悄送走,对外谎称是送回他父母那边去了呢?这件事情是不是和我们在案发现场发现的那个手印有关呢?不过这也就是说这十年间,于胜就在龙城市里生活着。如果于胜自己作案的话,那这个地点就在龙城市内。”

        程慕瑾的话让在场的人都明白了刚才那份资料是什么内容,但这句话里的信息却让整个会议室都安静了下来,现场的气氛都凝滞了。

        “你是说,于胜活动的地点就在龙城市内,所以如果他作案的话就在龙城市内,而且在我们市里很有可能还有一个像龙城大学旁边的山那样埋白骨的地方?”李茂听到程慕瑾的话声音有些颤抖地问道。

        程慕瑾抬头看了他一眼,虽然不是很想点头,但是不得承认,“如果他真的作案的话,那也只有在龙城市里,他没有去过别的地方。所以,现在我们或许需要做好心理准备,很有可能你们再一次面对之前在山上的场景。不过也有可能于胜并没有自己单独作案。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圈定于胜这几年活动的范围,排查在他活动的范围内失踪的人。因为他和梁友全的经历不一样,所以他们选择的目标也不一定一样。还有就是看看在他便利的活动范围内是不是有能大规模藏尸的地方。或许我们还需要去那里看看。”,,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https://www.lewen.cc/66/66910/199409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