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之网红侦探 > 第79章 第79章

第79章 第79章

        程慕瑾的话让在场的几个人都愣住了,这回倒是李茂的反应最快,  差点就蹦了起来,  “你是说这个血迹很有可能就是当年出现在现场的那个小孩子的?而且他很有可能就是梁友全的亲属?那个人是谁?你去哪里弄到这个的?你又怎么知道这个人就是那个小孩子的?”

        李茂激动地上前拉住程慕瑾的手,  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这个着急的样子恨不得马上就知道所有的事情。

        秦铮眼神落在了李茂的手上,  上前将李茂拉了回来,“走吧,到会议室一起讨论,  调查的结果也出来了。”

        “对对对,先去会议室,  不然等会还要再说一遍,耽误时间。”老邵说着就带头往会议室走去。

        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大家都看着进来的四人。老邵将手里刚才程慕瑾递给他的证物袋交给了法医,  “马上把餐巾纸上的血迹提取dna和梁友全的dna比对一下,看看两人的关系。”

        老邵的话说完,  所有的人都盯着那个证物袋,  眼神炽热,  然后转过头看着程慕瑾。刚才邵局出去的时候可没有这个东西,大家也都在,只有程慕瑾是刚回来的,所以这个证物应该是她发现的。

        “好了,讨论会开始。小程,这证物是你拿回来的,  你先跟我们说一下具体的情况。”老邵坐了下来对程慕瑾说道。

        程慕瑾也没有废话,  直接说道,  “根据甘薇房间地面上划痕的印记可以判断的出当时的情况是那个因为对面的状况滑了一下,所以伸手去撑住了墙。在根据手印位置距离地面的高度可以推断的出他当时的身高在157左右,大概也就是13岁到15岁的年龄。当然,这个前提是男生的话。”

        “这个都是关于现场痕迹的推断,但是对于你拿回来的血液样本你还没有解释啊。”老邵焦急地问道,现在在场的所有人对于这个血液样本都很关注。

        “这个血液样本是梁友全隔壁店铺的那家卖盐水鸭的徒弟在看到警察冲进梁友全的饭馆的时候不小心划伤了手留下的。这个是我从垃圾车李翻出来的,他还不知道。根据盐水鸭店铺的老板的话,他的徒弟有时候会过去帮梁友全做些事情。我认为当年在案发现场留下手印的人很有可能就是于胜。”程慕瑾马上就将自己想法直接说了出来。

        “理由呢?”秦铮接话道。

        程慕瑾停了一下,然后暼了李茂一眼开口说道,“首先,梁友全饭馆里的摄像头安装等问题可以知道有人在帮助梁友全,他并不是自己一个人。其次,以之前梁友全直接否认自己有同伙这个态度来看,他对于这个人还是看得比较重的。这种情况或许这个人跟他关系真的非同一般。最后就是,你们看于胜的照片和梁友全的照片对比一下。虽然这两人脸型长得不像,但是五官轮廓还是能看得出来显性基因遗传特征,特别是那双眼睛。而且在现场留下的是左手的手印,正好这个于胜也是一个左撇子,惯用手就是左手。”

        程慕瑾在说到眼睛的时候语气沉沉地,像是想到了什么。

        秦铮将手上于胜和梁友全的照片对比了一下之后递给了老邵,“既然于胜有嫌疑,我会通知留守在鹏飞路的人密切关注于胜。至于店铺的老板,让人把他弄走。就说遇到老家亲戚,在那住一天,聊聊天。等dna的结果出来了再做进一步的安排。还有,于胜那边的情况我们也会派人去调查的。”

        程慕瑾有些不自然地轻咳了几下,“刚才我和老板聊天的时候谈到了他的徒弟,我怕后面他和他的徒弟谈起这件事情会打草惊蛇,所以让留守在附近人装成他老家那边来的年轻人,越聊越谈得来,请他出去吃饭去了。嗯,我这只是想拖住他,回来让你们处理。毕竟刚才于胜的状态看着随时可能有危险,而且时间比较紧,估计他们来不及通知你们了。你看,我们这想法都差不多。”

        程慕瑾这会儿有些囧,因为这个案件的指挥还是警局这边,她这算是越界了,而且这两位现在还不知道。重要的是那几个蹲守的警员会不会被她连累,要知道有的领导是很忌讳自己的下属听别人的指挥。

        秦铮倒是没有什么不满地地方,但是因为两人的关系他也不能直接说没事,只能在桌子下伸手拉住了程慕瑾的手,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程慕瑾的手一僵,但是也没有抽出来,任由他握着。只是在另外一边手,却能看到她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秦铮转过去看了她一眼,拍了拍她的手,然后就放开了她的手。

        老邵接过秦铮递过来的照片之后就一直在对比这两人的长相,听到这里才抬起头来不在意地摆了摆手,“只要案子能破,这些都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不过下回你可记得通知我们,免得和之后的任务有冲突。这两个人确实是有些像,你真的是一员福将啊。店铺老板那边先让他们把人留住,不要和于胜接触,以防到时候狗急跳墙。”

        程慕瑾这才放下心来,“对了,你们的审讯结果怎么样了?梁友全说了什么吗?”

        “梁友全承认了龙城大学的案子以及在山上发现的白骨都是他做的,但是他对于作案的动机和作案的过程闭口不谈,同时也否认了自己有同伙这件事情。”秦铮是负责审讯工作的,直接将笔录递给程慕瑾。

        程慕瑾翻看了一下,梁友全对于这几个案子供认不讳,但是他也只承认了是自己做的,具体的作案过程和动机之类的问题都沉默不语。

        李茂突发奇想地说道,“这梁友全死活不承认有同伙不就是想把罪名都自己揽下来,让这个人逃脱吗?我们现在找到了于胜,你们说这个消息能把梁友全的嘴撬开吗?”

        秦铮摇了摇头,“目前还没有确认,太过于冒进最后会功亏一篑。等dna比对结果出来确定了他们的关系之后再进行突击审讯。只是就算是确定了于胜和梁友全的关系,我们也不能对其进行抓捕,只能进行传唤,并没有直接地证据能证明于胜和这些案子有关。”

        “那饭馆那边的勘察有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程慕瑾之前只想着确定一下于胜和梁友全的关系,确实忘了就算是确定了他们真的是父子,也不能因为其父亲犯罪了就把儿子也抓起来。

        “我们在二楼的几个房间内的床板上都发现了血迹,经过对比后确定了,这些血是来自我们在山上发现的那些受害者的。甘薇住的那个房间的墙上和床板上分别检测出了四个人的dna,也就是说至少有四个人是在那个房间被害的。而且房间的墙壁已经重新粉刷过好几回,之前你们看到的那个手印和血迹其实并不是来自同一个时期,而是重叠后的效果。”法证人员瞅了一眼程慕瑾的反应说道。

        程慕瑾对于这个结果倒是眼前一亮,赶紧问道,“意思是那个手印和那团血迹并不在同一层?那你们一层一层处理的的话,是不是可以直接得到一个清晰的手印?清晰程度怎么样?能不能确定人?”

        如果凶手真的是每次染了血迹就粉刷一次,那被粉刷的那一层将会被腻子覆盖,也可以保存下来。一层一层地铲掉的话或许能够得到一个完整的手印,如果掌纹清晰或者上面留下皮屑之类的就能找到人。只是这个工作需要比较细致,不然的化一切就可能功亏一篑了。

        “手印因为血量的原因并不是很清晰,所以靠手印来找到人的话不行。不过,我们在手印上发现了有一处血液并不属于任何一个受害者的,也不属于梁友全的,应该是这个手印的主人手掌手上流血后留下的。所以,现在只要用这个血液的dna和你拿回来的于胜的dna进行比对就能知道那个出现在现场的人是不是他。”邓佳佳嘴角带着笑意说道。

        听到这个消息,所有的人都露出了惊喜的表情,实在是这个案子到现在转折太多,现在终于能看到曙光了,怎么能不开心呢。

        “太好了。这回这个王八蛋跑不了了吧?”李茂高兴地拍着桌子说道。

        老邵也是肯定地说道,“很好。后面的工作你们注意跟进,现在就等你们这边的消息了。你们辛苦一下。”

        程慕瑾对于这个消息的反应倒不是很大,而是低着头在想着什么。

        “怎么了?还有什么问题吗?”坐在离程慕瑾最近的秦铮看到了她的不同寻常的样子,关心地问道。

        程慕瑾的脸上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的那么高兴,而是显得有些郁郁的。因为现在一看到秦铮她就想起了他倒在血泊时候的样子,那一大滩的血、眼中逐渐暗淡下去的光以及冰凉的体温。

        在上一世的时候虽然她也经常会梦到这些画面,但是现在一个活生生的人在你的面前和他在你面前逐渐死去的画面不断地在你的眼前交替出现的时候这种感觉让人分不清楚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中。还有那一双眼睛,在上上辈子被人杀死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双眼睛,不带一点感情,仿佛看见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猎物。只是当时她并没有看到那个人的脸,而这个于胜在查这个案子的时候她也没有注意过,才没有认出来。

        “我没事。我只是在想,你们说这个人如果真的是和这个案子有关的话,那他有没有可能会自己单独行动,自己一个人犯下别的案子呢?”程慕瑾这么说并不是什么猜测或者推理,只是因为自己上上辈子的经历,她和秦铮是真的死在了这个人和另外一个人的手里。

        刚才在盐水鸭店的时候她才恍然想起自己好像见过他的眼睛,等看到秦铮的时候冒出了以前的场景,这才惊觉这双眼睛就是当时那个人的。那当时另外一个人就是梁友全了吧?

        虽然这事情发生在几年之后,但是当时于胜的反应和熟练程度来说并不是生手,还很熟练。所以在杀害她们之前应该是还有遇害者。

        程慕瑾想着这些,脸色很难看,但是在旁边的人都以为她是因为这个猜想觉得还会有更多的受害者才会这样。

        不过其他的人听到程慕瑾的这几个问题的时候纷纷屏住呼吸,全场都凝滞了一般地看着程慕瑾。实在是之前程慕瑾说的话和推理的事情,虽然看起来没有确实的证据,但是最后都验证了是真的。

        如果想现在她说的话也是真的的话,那岂不是说明其实还有更多的受害者被于胜杀害了,但是他们还没有发现?一直想到很有可能在某一处地方也埋着几局甚至是十几具白骨,并没有人发现的时候,他们内心的痛楚是难以言明的。

        他们是警察,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是他们的职责。但是他们也只是人,并不是是神。他们能努力着把自己手上的案子解决,但是却没有办法阻止所有的犯罪。这是一种无力的感觉,也是一种痛心的感觉。

        “你的意思是说,于胜很有可能会自己单独犯案?”老邵在全场沉默的情况下喑哑着开口问道。

        程慕瑾叹了一口气,“我也只是提出这么一个可能,但是目前没有任何的证据表明于胜自己犯下案子。根据犯罪心理学来说,如果他从小就接触到这些的话,心理很有可能会扭曲。他会模仿或者试图尝试以相同的方法来取得快乐,而杀戮就是他的快乐。在甘薇的房间发现的手印是13岁到15岁之间的小孩子的。而目前于胜看起来有二十多岁,从两年前开始他在盐水鸭店开始当学徒。但是在这之前呢?他在哪里工作?他自己是不是有可能自己犯案?”

        秦铮看着程慕瑾的脸色真的很差,给她递了瓶水,拍了拍她的背,“放心。我们将会对于胜之前的一切行踪和社会经历进行调查。同时,我们也会排查之前他所在的城市的失踪人口,做好最坏的准备。”

        会议室里因为这最后一个猜测而变得比之前更压抑,老邵拍了拍秦铮的肩膀,“我会跟所涉及到的市公安局对接,请他们协助我们的工作的。目前,我们需要排查的事情很多,你们都辛苦了。对了,梁友全那边调查结果怎么样?”,,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https://www.lewen.cc/66/66910/199409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