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给男主当嫂嫂 > 第98章 沐浴

第98章 沐浴

        然而慕明棠的手却紧紧抓着木盒,  颇有过年走亲戚时,面对对方塞来的压岁钱红包时的气势。

        显然丫鬟也看得无语了。其实不久之前,这个丫鬟还侍奉在慕明棠身后。

        慕明棠完全打包进入蒋明薇的屋子,身边伺候的人也全是蒋明薇的旧仆。可想而知,这群丫鬟对慕明棠指指点点,  比蒋太太还挑剔。现在蒋明薇回来了,  这些丫鬟可算能如愿回到她们真正的主子跟前了。

        慕明棠现在和丫鬟面对面,  真是相看两生厌。丫鬟嫌弃慕明棠不上台面,那么俗气的大金簪子,  也就慕明棠这种没见过世面的泥腿子喜欢。

        慕明棠同样觉得蒋明薇眼睛有问题,那些清高的玉啊石头啊,  也就盛世时能用,真遇到什么变故,玉器能变卖出去?

        还是金子好看,瞧瞧这金灿灿的颜色,  多漂亮。

        丫鬟暗暗翻了个白眼,  板着脸说:“二小姐客气了。如今太太正在给小姐置办嫁妆,小姐是要嫁过去当晋王妃的,  门面不能露了怯。这些簪子不符合晋王府的身份,  小姐用不着,  便想着二小姐这里应该用得着。”

        “没错,我都用得着。”慕明棠已经把盒子收起来了,  说,  “我这个做嫂嫂的没什么可回赠给大小姐的,  那就预祝大小姐和晋王百年好合,一辈子不分开。好了,你可以走了。”

        丫鬟气结,这个女子落到这副地步,她但凡有些骨气,就不会接受蒋家的接济。没想到慕明棠竟然二话不说收了起来,还没皮没脸,全当听不见她的暗讽。丫鬟被这个粗俗的女人气得不轻,甩袖子走了。

        慕明棠如今彻底和蒋家撕破脸,才不再乎什么形象气质,她压根就没有这种东西。虽然她白天才指着鼻子骂了蒋鸿浩一顿,可是蒋明薇给她送钱,为什么不要?

        慕明棠不需要骨气,她只需要钱。

        等丫鬟走了之后,慕明棠蹭的一声站起来,给这一盒金首饰重新换了个隐藏的地方。如今她被安置在客房,在蒋家人眼里,她这是彻底失宠,发落边疆,然而对慕明棠来说,现在的日子实在比之前那一年畅快多了。

        前一年她像个木偶一样,不许大步走路,不许大声说笑,连吃饭也要小口小口吃,在嘴里嚼七下才许咽下去。而她随便做些什么,背后的丫鬟婆子就指指点点,说她有失名门淑女的体面。

        慕明棠实在是受够这些鸟气了。现在她住在清清静静的客房,身边没有寸步不离的丫鬟,走路没有戒尺在后面盯着,除了一日三餐,再无人管她。这样多好,蒋明薇那些名门淑女的日子,爱谁过谁过去吧。

        慕明棠平白得了一盒金首饰,简直神清气爽,连今天在蒋家受到的气也消了。如果每天都有人用金子来侮辱她,那完全不必客气,尽可来践踏她的尊严。

        慕明棠天马行空想了一会,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今日蒋明薇倒是给她提了个醒,明天她得去提醒蒋家为她准备嫁妆了。

        蒋鸿浩把她买了个好价钱,若还想一毛不拔,那可不行。

        第二日,蒋太太送蒋鸿浩上朝,然后欢欢喜喜地唤了昨日说好的裁缝进来,给蒋明薇选衣料。

        蒋明薇不喜欢艳丽的颜色,但是新婚必然要穿大红,而且她是去做王妃的,有许多场合需要用正红的衣服压场子。今日,蒋太太便和成衣坊说好了,给蒋明薇选大婚跪拜公婆、见姑嫂、朝贺、祭祀等场合的正衣裳。

        几个抿紧了头发的媳妇围在蒋太太身边,嘴里生花般给蒋太太展示各种布料。其中一个女掌柜抖开布料,给蒋太太看各个角度的光泽:“太太您看,这个料子最是贵气。不光颜色正,而且织了暗纹,您看,这样看是万福如意,这个角度又成了减字回纹。”

        女掌柜展示后,蒋太太果然发出惊讶的呼声。另一个人不甘示弱,连忙扯了自家的料子:“暗纹诚然低调华贵,可是隔得远了,却看不清楚。蒋太太您不妨看看我们家的,这一匹布里面用了三层编织,白天走在太阳底下,衣料上的光就像会流动一样,晚上的时候看,又是一种颜色!”

        “竟有如此技艺!”蒋太太由衷感叹,她将两匹步拿在手里,左右比较,竟然拿不定主意,“暗纹吉利,流光好看,这可该怎么选?”

        “太太拿不定主意,一起买了就是。”

        蒋太太一怔,抬起头来。丫鬟试图挡在慕明棠身前,瞧见蒋太太抬头,无奈地躬了一身:“太太,奴婢拦不住二小姐。”

        丫鬟也觉得很冤,她都明着说了太太没空,结果慕明棠就像听不懂场面话一样,不管不顾往里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几个丫鬟都是在高门大户里行走惯了的,哪见过这种粗人。她们一路追一路说,还是被慕明棠闯到了最里面。

        蒋太太看丫鬟们的表情,大概能猜到发生了什么。她挥挥手,说:“没你们的事了,下去吧。”

        丫鬟又行礼,鱼贯退下。慕明棠像是完全看不到眼色一样,自来熟地走上前,还伸手摸了摸布料:“果然是好料子,摸起来像流水一样。我觉得两匹都好看,母亲何必非要选一样,都买下吧。”

        蒋太太陷入尴尬,旁边几个女掌柜面面相觑,赔笑着行礼:“二小姐。”

        这些女子专门做官宦女眷的生意,对这些高门大户的人际关系自然是门清儿的。

        “各位娘子不必多礼,起来吧。”慕明棠完全不觉得拘束,大大方方叫众人起来后,还笑着说,“我和长姐近日要成婚,婚期赶得急,劳烦几位娘子为我们跑腿了。”

        我们?蒋太太微妙地皱了皱眉,但是当着外人的面,只好隐晦地咳了一声,提醒道:“明棠,今日在看你姐姐的嫁妆,你的还不急。”

        “不急吗?”慕明棠手指恋恋不舍地在布料上摩挲了几下,才放开,说,“我被指婚给岐阳王,岐阳王和晋王同是皇族,还是堂兄弟,我以为我和姐姐的嫁妆是等价的。”

        等价?她在说什么!这下就是蒋太太也急了,她委婉地说:“长幼有序,毕竟明薇才是大小姐,你和她的嫁妆一样,恐怕不太能。”

        “不可能?”慕明棠笑了笑,说,“岐阳王是先帝的嫡子,连皇帝都说了岐阳王与他的亲子无异,太太同家嫁女,竟然区别对待两位王爷?”

        蒋太太脸色不太好看,她抿住嘴唇,朝几个女掌柜扫了一眼。众掌柜了然,立刻躬身请辞:“蒋太太和二小姐有话要说,我等不便打扰,今日就先走了。”

        “众娘子慢走。”慕明棠一脸笑容地招呼客人,说完后,还自然而然地对几人摆了摆手,“娘子们辛苦一趟不容易,这些布料不用往外搬了,全留下来吧,我都挺喜欢的。一共多少钱,你们暂且记在账上,之后蒋太太会结账的。”

        几个女掌柜悄悄去看蒋太太,蒋太太的脸色已经快憋不住了:“蒋明棠,你适可而止。”

        “我姓慕,太太。”慕明棠抬起胳膊,轻轻弹了弹袖子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嚣张地挑起一边眉毛,说,“我身为岐阳王妃,竟然连这点权力都没有吗?”

        蒋太太说不出话来,她朝几个女掌柜的方向看了一眼,咬牙道:“先放下吧,之后我派人去你们店上结账。”

        几个女掌柜顿时都喜笑颜开,连声赞美蒋太太大方,二小姐有福。然后就脚底抹油溜走了。

        等人走了之后,蒋太太无需掩饰,脸色顿时沉下来:“你到底想做什么?你最好记住自己的身份,莫非真以为当了岐阳王妃,就能在蒋家头上撒野了?”

        “对啊。”慕明棠笑了笑,说,“是蒋大人举荐我去做岐阳王妃的,不是吗?怎么到了给我准备嫁妆的时候,太太和蒋大人就和失忆了一样,忘了我要嫁给岐阳王了呢。”

        “你!”蒋太太指着慕明棠,怒而骂道。慕明棠却很反感蒋太太这个手势,她啪的一声打开,挑眉道:“看不起谁呢,这是你对王妃的态度吗?皇上都说了要大办岐阳王的婚礼,各项仪制甚至要高于晋王,你们疏忽我的嫁妆,就是在拆皇上的台。我说了,蒋明薇有什么,我就要什么。但凡我发现有一点缺的,我就剪头发做姑子。到时候岐阳王府来迎亲的时候,没人上花轿,你们就推你们的宝贝女儿去补吧!”

        慕明棠说完后,哼了一声,大摇大摆地走了。这时候蒋太太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她不由捂住心口,两边丫鬟见状连忙围上来:“太太!”

        没想到丫鬟们才咋呼完,慕明棠竟然又回来了。慕明棠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走近,弯腰抱起一匹布料。布料上手才发现比她想象的沉,慕明棠断没有余力再多抱几匹,她眼睛扫了两圈,指着几个看起来最结实的丫鬟,说:“你,你,还有你,把剩下的布料都抱着,和我走。”

        慕明棠走了两步,发现身后没动静,不由回头,斜着眼睛瞥向众人:“我是御赐的岐阳王妃,你们想抗旨不成?”

        “奴婢不敢。”丫鬟们飞快地看了蒋太太一眼,低头抱着布料往慕明棠那里走去。慕明棠发现狐假虎威的感觉真好,她得意洋洋地哼了一声,吃力又十分顽强地往外走:“我最喜欢这种红彤彤的颜色了,看着就喜庆。都给我小心点,若是掉了,碰脏了,我拿你们是问!”

        慕明棠和那堆红彤彤的布料走远后,大丫鬟围上来,担忧地扶住蒋太太:“太太,您看……”

        “小人得志,我看她能猖狂到何时!”蒋太太怒而喊完之后,又捂着心口往下倒,丫鬟们连忙扶住:“太太息怒,切莫气坏了自个儿的身子。”

        绥和三年,夏。

        蒋府,树木深深,绿影重重,回廊在树丛中掩映可见,人走在其中,很不容易发觉。

        慕明棠穿着一身浅蓝色纹银交领上襦,下面系着六幅百褶裙,站在树丛之后。外面的两人正专心说话,并没有发现她。

        她这一身本来就穿的淡,混在斑驳的树影中,不仔细看确实不容易发觉。但是慕明棠知道,真正的原因是,晋王失而复得,重遇旧爱,太过开心了。以致于素来警惕的他,都没有发觉树木后还站了一个人。

        “济哥哥,当年是我对不起你。怪我魔怔,被奸人所骗,误会了你不说,还抛下父母双亲离家出走。所幸你这一年一切都好,要不然,我真的……”

        穿着碧衣的女子突然哽咽不能语,她不施粉黛,衣妆素净,第一眼看着并不惊艳,可是越看越清丽,越看越耐看。她眼睛大,眉宇高,看着很有些刚强倔强,现在一双眸子含了泪,还努力忍着不让眼泪落下,就尤其让人心疼。

        谢玄济便是心疼不已,他忍不住靠近一步,握住眼前女子的双臂,明明想要用力却又忍住,不敢唐突佳人:“明薇,都没事,只要你回来了就好。这些年蒋家的位置一直给你留着,只要你回来,一切就都没有变化。”

        被称为明薇的女子眼泪扑簌扑簌而落:“可是,济哥哥,我已经配不上你了。我当初被戎人蒙骗,不知道怎么陷入魔怔,竟然怀疑你的用心,还在上元节逃婚。我这一年想了很多,但是越明白,就越不敢回来见你。即便是戎人挟持我,但是说白了,还是我识人不明,落得今日地步全是我自找的,怨不了别人。得知你一切都好,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不敢再奢望其他。听说你已经和她订婚了,这样很好,她一定会替我好好照顾你。”

        “不,明薇。”谢玄济似乎是着急了,更加上前一步,几乎已经贴在蒋明薇身前。他躬身看着蒋明薇,一双眼睛专注又幽深:“我说过,只要你回来,我就永远都在。将婚约顺延给蒋明棠,不过是因为圣旨已公告天下,蒋叔叔不能违抗圣旨,只好在外面认领了一个女儿,回来顶替你的位置而已。但是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你现在已经回来,还要替代品做什么?晋王妃,永远都只会是你。”

  https://www.lewen.cc/65/65577/251687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