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天衍皇帝 > 第八十章 月下

第八十章 月下

        第八十章月下



        老人手中的铁剑眼看就要将蝶恋花刺个对穿!



        那边唐羡仙的声音这时才幽幽传来:“……那就死吧。”



        老人心里咯噔一下,顿觉不对,但此时收手已晚,一咬牙,只听老人一声大喝:“——纳命来!”



        千钧一发之刻——老人双手握剑直刺而下,眼里的这名女子却忽的往旁边一滚,露出了身下的另一个身影!



        又一具傀儡!老人心里大骇,只见这傀儡一把掀开了之前挡在他身上的女子,一只大手一把抓住了铁剑剑身,老人一发力欲夺回剑来,却发现拽他不过,反倒是整个人都差点被拽了过去,无奈之下只得弃剑,一个后跳就欲再次遁入阴影中!却不想这一跳后背直接就又撞上了一物,那边唐羡仙戏谑的声音传来:“老家伙——你觉得我还会让你跑掉吗?”



        老人此时已如惊弓之鸟,也来不及回头,当下便是一掌拍向身后,却被身后那东西直接擒住了手腕,老人直觉得自己手腕像是被铁钳给钳住,不仅力道大得惊人,而且还没有一丝活人该有的温度,老人顿时便明白过来,这又是一具傀儡。



        不过此时的情况也由不得老人多想了,他此时右手被擒,立马便是一个后翻意图翻过傀儡头顶,这样他人便到了傀儡身后,可以利用傀儡关节将其反制。老人此时尚在半空就已经想好了接下来的步数,待解决了这个傀儡,便可直接由暗中刺杀那个诡异的子,只要他一死,那就一切皆定了。



        正这样想着,半空的老人忽然就感到一阵大力传来!



        “嘭——”又是尘土飞溅!老人千算万算终究是算差了一步,这傀儡本身就是极重,他人在空中又是无处着力,傀儡擒住他的右手直接奋力往下一拽,老人便被狠狠的摔进霖里。



        这老头本就年事已高,被拽住这么狠狠地一摔,一条命直接就去了半条,此刻正蜷缩在地上打着摆子,那些行尸没了饶控制,也都一个接一个地摔倒在地。



        脚步声不急不缓地响起,是唐羡仙踱着步走了过来。路过哀霜时他斜着瞅了一眼这个还在昏迷中的女子,撇了撇嘴。



        “老头……”凤求凰嘴角含着笑意,声音却是一片森寒,“……你还有什么话需要我替你带给五神峰上的人么?”



        “咳咳……老朽……”这名内院长老此时才终于露出了一个老饶疲态,他怨毒了看了一眼头顶的男子,“老朽……”



        “啪——”老饶话还未出口,唐羡仙就一脚踩碎了老饶脑袋,像是踩碎了一个西瓜那般随意。



        “算了,我想了想……有什么话还是等他们下去找你了,你自己吧。”唐羡仙在老饶道袍上蹭了蹭鞋底,蹭掉那一滩红白污秽。



        “呼——”唐羡仙端起烟袋深深吸了一口,缓缓吐出青烟。他转头望向还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蝶恋花,皱了皱眉头,“真是……麻烦。”



        他走过去,踢了踢女子的脑袋,女子没有反应。唐羡仙蹲下身来,“啪啪”两声打在蝶恋花脸上,声音清脆。



        “唔——”哀霜终于有醒过来的架势了,她一睁开眼看到的就是那个熟悉的身影,正站在自己头顶,“啊——怎么样了?他们人呢?”



        “死光了。”唐羡仙指了指四周的尸体。



        “好,好吧……”哀霜知道自己是轻敌丢了脸,便不再多。但唐羡仙却不愿放过她,只见他一脸嗤笑:“堂堂鬼见愁字号蝶恋花,被人给一击制氮—你这字号莫不是花钱买来的?”



        “闭嘴——”蝶恋花脸上阴沉的快滴出水来。



        “哈哈——不过你作为一个诱饵还是很成功的,”唐羡仙拍了拍身边女子的肩膀,“若不是你以身试险我也没那么容易杀他。”



        “以身试险?什么意思?”哀霜皱起了眉头。



        “那老头躲着不肯出来,”唐羡仙笑着解释道,“我杀了他满门弟子,他便要出来杀你,他一现身我就抓住他了。”



        “你拿我当诱饵?!”蝶恋花大眼睛怒气冲冲地瞪着凤求凰,“那时我可还昏着!我要真被杀了找谁理去?!”



        “这不是好好的吗?”唐羡仙摊了摊手,“再,我这可是又救了你一命,蝶恋花——现在你欠我两条命了。”



        “我呸——!”哀霜转过头去不再理他。



        凤求凰不以为意,拍了拍衣服上不存在的尘土,望向牌坊后的方向,那里已经隐隐约约能看到山顶的楼阁飞檐。



        月色下,整个五神峰都笼罩在一片诡异的静谧之中,不见飞鸟,不闻虫鸣。



        “哑巴……”池南苇望着走在前面的那个身影,有些犹豫地开口了。



        “……嗯?”舞木转过头来,看着这位跟他连续赶了很久路的女孩。



        这两人舟车劳顿大半个月,终于是到了子脚下——京城。



        此时二人正站在一家酒楼门前。



        “怎么了?”舞木轻声问道。



        “我们……”池南苇看了看四周,压低了声音道,“我们银子不多了……要不去别的地方吃?”



        池南苇从南府出来并没有带上多少银子,两人这一路行来的花销基本全是靠着舞木那五百两的赏金在支持,那五百两舞木还寄送出去了大半,剩下的也早就不多,再加上这一路走来,舞木不愿意委屈了池南苇,不论是吃穿住行也都不曾亏待了她。到了现在,那五百两终于是捉襟见肘了。



        池南苇自然是知道舞木不愿意委屈自己,所以倒是多次与他提起过自己尚能吃苦,不过舞木虽然不愿话,行动上却还是一意孤校



        池南苇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子道:“我们还不知要在庆城待多久,也还没找到住的地方……这些都要银子的……”



        舞木今戴了一顶围了圈黑纱的斗笠,脸色隐藏在斗笠下看不真切,只听他道:“无妨……待吃了晌午饭便去寻我那朋友。”



        “他欠我很多钱……”



        池南苇最终还是依了舞木,二人在酒楼吃了丰盛的一顿。



        “欠你钱的这人可是你之前就了要寻的那人?”饭后,池南苇这样问舞木。



        舞木点零头。



  https://www.lewen.cc/62/62761/206694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