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中国体育人 > 第九十七章 土洋体育之争(求月票)

第九十七章 土洋体育之争(求月票)

        陈强听到“轻功”这个词,不由得心中一愣。

        轻功其实是真实存在的,虽然练习轻功并不能使体重变轻,却可以大幅提高奔跑、跳跃能力、闪转腾挪能力。轻功并不是反重力的体现,但是由于小说家的渲染以及影视作品的夸张,误导了许多人认为轻功不存在。

        真正的轻功,可不是影视作品中那样一蹦就飞到天上去了,也不可能像长了翅膀一样凌空飞行,但是想要做到飞檐走壁,还是可以的。

        古时候没有什么高层建筑,在没有钢筋的情况下,靠着砖瓦能见起一个二层的楼房就实属不易了,大多数的建筑都是一层的。而所谓的轻功高手,可以徒手攀上个屋顶,然后能在房檐和墙壁上行走如飞。

        以后世的目光看,古时候轻功高手的能力,大概就类似于是现代的跑酷高手。

        现代很多跑酷的高手,也可以在楼宇间蹦来蹦去,他们在奔跑、弹跳、平衡等方面能力都超乎常人。

        轻功和跑酷,两者虽然有相通之处,但也不是完全相同的。轻功更强调对肌肉的控制,达到举重若轻的效果;而现代现代的跑酷,更注身体的柔韧性和协调性。

        此时陈强已经明白,对面的这个赵金宏大概是个轻功的高手,因为对自己不服气,或者是看不起田径运动,所以上来挑战,结果却输掉了比赛。

        若是比飞檐走壁的话,陈强肯定不如赵金宏这个轻功高手,但若是比短跑的话,轻功高手还真不是陈强这种专业短跑运动员的对手。

        所谓术业有专攻,就好比解放卡车的马力比桑塔纳轿车的大的多,但是比速度的话,解放卡车肯定比不桑塔纳轿车。

        于是陈强只好耐着性子解释道:“赵先生,田径的短跑跟国术的轻功是不同的,短跑运动,是人体最大限度的发挥速度极限的一项运动。您的轻功应该不是专门练速度的吧?所以就算是您再比一次,也不会比我跑的更快。”

        “你的意思是,我们国术的轻功,不如你们西洋体育?”赵金宏摆出一副怒不可遏的表情。

        “赵先生,您误会了,我只是向您介绍一下短跑运动的特点……”

        陈强的话还没说完,便又被赵金宏所打断:“够了,我还就不信了,国术会比不上西洋体育,我就问你一句话,咱们再比一次,你愿不愿意!”

        陈强心说,今天还真遇上不讲理的人了,自己就是表演个短跑,怎么就扯上了国术和西洋体育之间的较量。

        看着赵金宏这副架势,陈强觉得,如果自己不答应再比一次的话,赵金宏是不肯善罢甘休的。

        “好吧,就如你所言,咱们再比一次。”陈强话音顿了顿,接着说道:“不过赵先生,咱们丑话可说在前头,这次比试无论输赢,都是最后一次了。你若答应,我就与你再比一次,你若不答应,输了又要比第三次的话,那就恕不奉陪了!”

        “你把我赵金宏当什么人了!刚才我只是不小心而已,若是再输给你的话,我赵金宏以后也没有脸面在这津门武林中混下去了!”赵金宏傲气十足的说道。

        ……

        人群中,几个师弟一脸担心的望着赵金宏,刚才的比赛中,两人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师弟们并不觉得再比一次的话,赵金宏能够反败为胜。

        “都在这里看什么呢?金宏怎么在那里?”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几位师弟回过头来,脸上顿时浮现出的惊喜的色彩。

        “是大师兄!”

        “大师兄,你总算来了!”

        “大师兄,你快看看吧,赵师兄正和人比试呢!”

        “大师兄,那个人叫陈强,就是前些天在民园体育场,跑赢日本人的那个!”

        大师兄点了点头,随后开口问道:“金宏为什么上去跟他比试?是不是又争强好胜了?”

        “大师兄,赵师兄他已经输了一次了。可赵师兄不信邪,他觉得轻功能赢得了陈强的西洋体育,所以又拉着陈强比了第二场。”有人将事情的大概经过告诉了大师兄。

        大师兄却是眉头一皱。

        “金宏做事还是这么的鲁莽!不过嘛,金宏也是对的,我们的国术,自然要比西洋体育强的多!”大师兄颇为傲气的撇了撇嘴,然后望向了赛道。

        ……

        陈强和赵金宏两个人又重新站上了起跑线,这一次赵金宏没有背手直立站在那里,他放弃了之前那种“世外高人”般的装逼风范,而是双腿一前一后微微有些弯曲,上半身重心也低了下来,差不多是站立式起跑的姿势。

        可以看出来,输过一次的赵金宏并不像重蹈覆辙,他这次比赛的态度明显的认真了许多。

        陈强却知道,无论赵金宏态度有多认真,比赛的结果早已经注定了,他不可能赢得过陈强这种世界一流的短跑运动员,哪怕他改变了起跑方式,可站立式起跑依旧要比蹲踞式起跑慢得多,要不然的话1896年奥运会的百米短跑冠军就不可能是托马斯-伯克了。

        赵金宏压根就不懂田径运动,他也完全不明白这一点,否则他也不会仗着学过轻功,就来挑战陈强的短跑了。赵金宏只觉得自己一旦认真起来,就肯定能战胜陈强。

        “嘡”的一声,锣声响起,两人又是迅速的起步,冲出了起跑线。然而结果却和上一次一样,陈强从起跑便一路领先,直到终点。

        冲过终点后,陈强望着一脸失魂落魄的赵金宏,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赵先生,承让了!”陈强冲着赵金宏一抱拳。

        赵金宏则仍然处于一种迷茫的状态,他没想到自己全力以赴之下,竟然还是输给了陈强。

        赵金宏从小习武,可谓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特别是轻功,他是下了苦功夫的,当初为了练习轻功没少摔跟头。赵金宏自以为是年轻人当中轻功的佼佼者,然而今天输给陈强,却像是一记重锤,击垮了赵金宏的信心。

        此时的赵金宏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多年来所苦练的国术,到底有没有用处,如果真的有用的话,为什么十几年来练就的轻功,会输给一个“西洋体育”。

        就在此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金宏,赶快回来!”

        赵金宏猛的惊醒,向着声音的方向望去,看到一个约莫三十多岁的平头男子。

        “大师兄!”赵金宏开口叫道。

        大师兄冲着赵金宏点了点头,然后走上前去,来到陈强的面前,依旧是一抱拳,开口说道:“陈健将,鄙人振武国术馆古天志,刚才我师弟赵金宏多有得罪,还望陈健将海涵。”

        “古先生客气了,我们只是互相切磋一下,体育比赛嘛,有输有赢,都是正常的,赵先生也不要往心里去。”陈强开口说。

        “陈健将说的是。”古天志微微一笑,话音一转接着说道:“不知道鄙人有没有机会,可以和陈健将比试一番?”

        陈强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个大师兄是来给师弟报仇的。

        “师弟输了,师兄出马,武侠小说的套路啊,不知道师兄输了的话,会不会师傅出马,然后轮到师傅的师傅……”陈强心中暗自想道。

        只听古天志接着说道:“陈健将已经连续跑了数场,若是觉得劳累的话,不妨先休息一下,我可以等陈健将休息好了,再进行比试。”

        古天志说话间,不自觉的流露出一幅武术大家的风范。

        “不用了,我不累。”陈强笑着答道。

        跟普通人比赛,陈强完全不用尽全力,随便跑跑就可以了。这种比赛强度甚至比不过陈强平日里的训练,所以也谈不上什么体能消耗。

        而那赵金宏,虽然是练过轻功,但短跑的水平比普通人强不了多少,陈强也是没有用多少力气就赢得了比赛,现在的陈强,依旧是体力充沛。

        不过陈强还是开口问道:“请问古先生,您也是轻功高手?”

        “高手谈不上!”古天志笑着摇了摇头:“不过年幼时曾经拜过几个师傅,苦练过一阵的轻功!”

        “古先生,国术的轻功,和田径运动的短跑,其实是两码事,这个是没有可比性的……”陈强又打算解释一番。

        古天志和赵金宏一样,根本不吃这一套,他开口打断了陈强的话:“陈健将,您无需多解释。我不懂西洋体育,我想陈健将也没有学习过国术吧?我来跟你比试,一是为了我振武国术馆的颜面,二则是为了向世人证明,我们国术并不比西洋体育差。”

        “现代体育是现代体育,传统国术是传统国术,两者各有所长,你怎么非得用解放重卡跟轿车拼速度,这人怎么就解释不通呢!”陈强心中颇为无奈。

        但下一秒,陈强却突然想起了一个事件,那就是近代中国的“土洋体育之争”。

        二十世纪初,现代体育传入到中国,包括田径、体操、篮球、足球、网球等等,由于这些体育运动都是从欧美国家传入中国的,所以被称之为“洋体育”。

        而“土体育”,指的就是以武术为代表的中国传统体育项目。

        土洋体育之争,实际就是当时一场关于中国是走民族传统体育的发展道路,还是走西洋体育发展道路的争论。

        关于土洋体育之争,最早始于“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后期,当时关于中西文化的争论十分激烈,也波及到了体育方面。

        1922年颁布的“壬戌学制”明确规定学校应该设有体育课,而体育课应该以田径、球类等运动为主,随后中国第一批的体育教育家学成归国,再加上远东运动会、全国运动会、华北运动会、华中运动会等的举办,中国的“洋体育”得到了极大的发展。

        然而以国术为代表的“土体育”,一直在主张以“土体育”代替“洋体育”,提倡土体育的认为,中国的体育盲目模仿西洋,妄自菲薄,走入了岐途。当前国家外受列强欺凌,内陷贫困动乱,西式之运动,即暇学,亦不必学,且不可学。因此应脱离洋体育,觅取中国独有的体育之道。

        同时在提倡“土体育”的人对体育本质和价值的理解也有所偏差,他们心中体育的定位是去病延年、强筋健骨的手段,仅此而已。

        而事实上锻炼身体只是体育运动的一部分,提倡“土体育”的人并不了解体育对于社会发展的作用,也不明白体育对于政治、经济和外交的服务作用,更不明白体育运动可以增强人民的民族荣誉感,提升民族的自信心。

        为了让“土体育”代替“洋体育”,国内的武术家还创编了“新武术”,提倡发扬国粹,也是迎合国内部分复古派的政治需求。对此鲁迅先生在《新青年》杂志上发文,认为这是在推崇封建文化,反对接受新的民主和科学思想,有当年义和团的影子。

        土洋体育之争,在三十年代进入到了一个激烈的高峰期,特别是192年刘长春代表中国人第一次参加奥运会,结果却是比赛失利,这大大的刺痛了国人的民族自尊心,这也引发了“土体育”对“洋体育”的发难。

        比如就有人在报纸上发表文章,称“应舍弃过去模仿西洋之运动竞赛。从此不惟不必参加世界奥林匹克,且应决然脱离远东奥林匹克。”而是应该以武术、养生为主体,来一个“远离洋体育,提倡土体育”。

        也有人为土体育设计了发展大纲,比如要系统整理和传授中国的养生术,学校里应教授拳脚棍棒等武术技巧。试想一下上个体育课,学生去器材室里拉来的不是篮球足球,而是刀枪剑戟等十八般兵刃,然后每个人拿个红缨枪戳啊戳,画面也挺震撼的。

        客观的分析,这些提倡“土体育”的,看似是为了民族生存和发展,却不知近代的中国早已经被卷入了世界发展的洪流当中,继续自己玩自己的,无疑是另一种闭关锁国。

        因为某项体育运动输给了别人,或者不擅长某项体育运动,所以整个国家就不搞这项运动了,只从事自己擅长的项目,那么跟鸵鸟把头伸进土里又有何区别!

        况且世界性的运动竞技,本来就是国际交往的一部分,无论是强大的民族,还是弱小的民族,都力求通过体育竞赛来表现自己的至高无上和自强不息,使之成为唤醒、激发、振兴民族意识的重要手段。

        这一点,即便是在2019年,仍然有很多人不明白,很多人意识不到。一个扑街网络作家写了一本有关民国体育的小说,然后书评里一大群人说,民国搞体育有什么用?民国那么落后,拿了金牌有谁会知道?饭都吃不饱,还搞什么体育?国家危难,应该上战场去跟侵略者拼命!体育不能救亡图存,所以不应该去做!

        按照这套理论,梅兰芳先生不该去唱京剧、郭沫若先生不该投身文学、徐悲鸿先生不该去从事绘画、冼星海先生不该去学习音乐、侯宝林先生也不该去说相声。因为老百姓饭都吃不饱,因为不能上战场去跟侵略者拼命,因为不能救亡图存!

        那些各行各业的民国大牛们也都应该拿着枪上战场和侵略者拼命,拼死一个算一个,至于国家的其他行业,完全不用去发展了!

        一个国家本来就是由各行各业组成的,或许有的人做的事情很伟大,有的人做的事情很卑微,但每个人都在用自己方法,为国家富强做着贡献。难道说因为运动员不能让国家富强,不能痛击侵略者,所以就不应该存在么?

        哪怕是在2019年,国人都不能理解体育的作用,都有这种体育无用的想法,191年的人就更不理解了。

        陈强现在所面临的,正是“土体育”对“洋体育”攻势最猛的时代,虽然也有很多中国武术家喜欢西洋传入的体育运动,但也有很多的传统武术家,却是在逢洋必反,不管是什么体育运动,只要是“洋体育”,那就要反对!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今天陈强的这个跟观众互动的表演赛,莫名其妙的成为了国术轻功跟田径短跑之间的对决!

        所以赵金宏可以输,但国术轻功不能输,振武国术馆的面子更不能输。

        于是乎大师兄古天志亲自出马了!虽然事情是赵金宏挑起来的,但事到如今,大师兄必须要亲自要捍卫振武国术馆的面子,更要捍卫国术!

        陈强却觉得自己真实遭到了无妄之灾。

        “我就是来做个营销活动,跟路人互动一下,顺便帮老板卖个药啊,怎么就摊上这种事情了!跑到庙会上表演个短跑,都能上升到国术跟西洋体育之间的较量。我怎么就这么招黑!”

        陈强无奈的看了看大师兄古天志,以目前古天志的态度,这场比试是免不了的。

        而且即便是陈强战胜了古天志,说不定还会有其他的轻功高手,陆续来挑战陈强。

        陈强虽然是“洋体育”的拥护者,但他并不想看到局势演变成国术轻功和田径短跑之间的较量。陈强可不想当蛇精,这挑战者要是像葫芦娃救爷爷一样来送人头,他也受不了。

        最好的办法,自然是陈强放放水,故意输给古天志,让轻功赢了短跑,那什么事情就都没有了。

        但陈强却不能那么做,因为他是一个运动员,他有运动员的尊严!

        运动员就是应该去追求胜利,这是一名运动员的责任,是对运动员这个职业的尊重,更是对挑战者的尊重。

        “罢了,比就比吧!说不定这个大师兄输了的话,脑子会开窍呢!”陈强走上了起跑线。

        ——————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啦!

  https://www.lewen.cc/62/62725/163179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cc。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cc